返回第二千四百一十七章 算人者人亦算之  武侠世界大穿越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袁绍的脸色难看之极!

    林沙却是不以为意,此时的袁绍在他眼中,就跟一只蝼蚁差不多,想要捏死容易之极,只需轻轻一按就是!

    他端坐在骏马之上,居高临下看着袁绍脸色阴晴变化,心中无有一丝波澜。

    袁绍作为汝南袁氏出色的子弟之一,走的正是这个时代最正统的养望之路。

    有汝南袁氏的资源帮忙宣传名望,袁绍本人在年轻时也很有些能力和才华,一来二去就混成了名士。

    然后,几次推拒朝廷征辟,使得其名望更甚一筹,身上的名士光环更甚。

    到了这时,入朝为官的起点就很高了,不过他依旧没有走正常入仕途径,而是加入了大将军府,成为大将军何进手下的谋士兼属官。

    以袁绍的能力和汝南袁氏的门第,很容易就混成了何进的心腹,共同谋划朝政以及对抗宦官一党。

    话说大将军何进真是个眼大心空的草包,白白浪费了皇后兄长这个大好身份,明明是外戚偏偏要附庸风雅,跟一帮所谓明石混在一起。

    结果,大将军府养着一帮所谓名士,何进志得意满以为自己已经收得了众名士之心,却不知自己被当傻子玩。

    无论是袁绍,还是许攸等主动靠拢的名士,不过就是想要借助大将军的权柄,行心中之私事罢了,哪会将屠户出身的何进放在眼里?

    当是时,整个士族有一大敌,那就是手握极重权柄的宦官集团。

    党锢之禁虽是灵帝一手掀起,可具体的执行者却是皇帝身边的亲信宦官,外头有个响亮名号:十常侍!

    不知多少名士受了波及身死家灭,也不知多少受到牵连的士族对宦官一党恨得咬牙切齿。

    在这种形势下,谁要是能够解决了宦官一党,那他的声望将在士族之中一时无两,成为真正的士族领袖!

    这是多大的忧患,又是多大的馅饼?

    朝堂上的那帮老狐狸,比如袁绍和袁术兄弟俩的父亲已故司空袁槐,以及叔父袁隗等无不心知肚明。

    他们倒是想要这样的名头,可惜灵帝又不是傻子,又有家族牵累不敢轻举妄动。

    袁绍便起了心思,打上了主意。

    他之所以主动跟大将军何进拉近关系,甚至不惜主动加入大将军府属官行列,目的就是为了借助大将军何进的权势干掉宦官一党。

    其余加入大将军府的名士,可能没有这么大野心,但干掉宦官一党的恶心司同样不落人后。

    袁绍等人的心思,也就只能骗得了依傍庸才,比如大将军何进这样的角色,哪里又能够骗得了真正的聪明人?

    卢植和蔡邕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们虽然痛恨宦官一党,可跟着林沙交流多了,受了影响也觉得世家豪门不是什么好鸟,就没有跟着大将军何等瞎参合。

    林沙尽管身在豫州,又忙着发展豫州民生经济,还要跟豫州豪强斗法,可对于大将军何进的行为,以及袁绍等所谓名士的做法洞若观火。

    他没心思参合,替旁人做了嫁衣裳!

    何进也是傻的,他是外戚啊!

    又出身屠户之家,自身还没什么能力,更没有在文坛有所建树,怎么可能会得到世家豪强的认可?

    他的天然盟友,就是宫里的那帮宦官啊!

    可何进是个糊涂蛋,竟然听信所谓名士的话,撸起袖子跟宦官一党干起来了,简直不知所谓。

    在林沙看来,到了大将军这等高位,已经什么所谓的意气之争,有的只是纯粹的利益之争。

    只要何进脑子稍稍明白点,就知道他这个大将军真正的敌人,乃是在地方和朝廷占据绝对优势的世家豪强!

    看不清形势就算了,竟然还被人怂恿着当了出头鸟不自知,简直糊涂透顶无可救药!

    这也是林沙在雒阳时,一点都不想答理大将军何进的主要原因。

    跟个糊涂蛋有什么好说的,他可不想被人当作出头鸟使唤,也没有参合宦官一党的事情当中。

    说老实话,要林沙说,宦官一党还好相处些,只是赤落落的利益交换,你情我愿的事情,而且宦官们拿了钱绝对会把事情办好。

    反观所谓的士人集团,除了少少几位品行不错的,其余人等都是吃人不透骨头的玩意,跟他们打交道就得时刻提防,就算说好的事情都能临时变卦。

    这也是林沙宁愿花费大把银钱,惹卢植等几位先生不满,也愿意花钱在宦官一党那里消灾的缘故,也不愿意跟豫州地方豪强有太多的牵连。

    所谓壁立千刃无欲则刚,他在豫州刺史位置上就是这么个情况。

    万事不求地方豪强,又有四千精锐支持,还有三十万黄巾俘虏作为底气,只是随便出招就能叫豫州豪强难受不已,根本就不敢轻易相抗。

    至于手下官员是宦官一党也好,或者是士人一方也罢,他只划好规矩和道道,凡是越线的一律干翻,谁的面子也不卖。

    如此行径自然不会得来什么好名声,不过林沙在朝堂有卢植和蔡邕两位先生帮忙,又舍得花钱消灾,更能在短时间内使得赋税大增,给皇帝大笔银钱孝敬,他的刺史位置别提多稳当了。

    有权有钱又有兵,谁来了都得按照他制定的规矩来,这就是林沙的底气!

    ……

    本来以为,在雒阳多次拒绝大将军何进的邀请,这厮会彻底消停下来,毕竟林沙已经摆明了态度。

    只是没想到,袁绍这厮竟然还在半路堵人,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袁本初,有话就说,某还有公务在身,急着返回谯县!”

    见袁绍脸色不停变幻就是不哼声,林沙没好气道。

    袁绍咬牙,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僵笑道:“君侯,大将军欲联合君侯一同对付十常侍!”

    “没兴趣!”

    林沙摆了摆手,不耐道:“如果只是此事,那某就不奉陪!”

    说着,一扬马鞭准备离开。

    “君侯,这可是大将军的意思!”

    袁绍脸色再变,没想到林沙如此不客气,只得咬牙提醒。

    “那又如何?”

    林沙嗤笑,没好气道:“堂堂大将军,已是位极人臣,对付几个宦官还要联合外臣,就这能力某也不会跟他搅合到一起的!”

    “君侯,你可是士人一员!”

    见林沙不吃这套,袁绍拦在林沙马前,又换了一套说辞:“就算为士人着想,君侯也不能袖手旁观!”

    “不要胡乱给人扣帽子!”

    林沙嘿嘿一笑,马鞭轻甩一指满脸‘刚直’的袁绍,声音一沉不屑道:“只怕这是你袁本初的意思吧!”

    “君侯何出此言?”

    被道破心思,袁绍神色不变大声反问。

    果然不愧是汉末枭雄,睁着眼睛说瞎哈的能力不俗!

    轻轻一笑,右手卷起马鞭,轻轻拍击左手掌心,林沙轻笑道:“袁本初,跟某耍这样的手段没意思,玩弄阴谋诡计上不得台面!”

    袁绍不为所动,好象完全没听到林沙话中的讥讽一般。

    “要靠别人的手,完成自己的目的,袁本初你做得不错,起码何进何大将军对你深信不疑!”

    林沙双目微眯,轻声笑道:“只是你那小聪明别拿到某跟献丑,某是不可能听你胡言就帮你火中取栗的!”

    说着,一扯缰绳,挥鞭将袁绍惊退,慢慢启动悠然道:“你小站,可是不如袁公路远矣!”

    招呼等候在数十丈外官道上的亲卫,提同策马轰隆隆消失在夹道尽头。

    可恶!

    目送林沙一行消失在视野尽头,袁绍脸上的僵笑没能继续维持,变成满脸狰狞,目光森寒咬牙道:“某一定会叫你好看的!”

    心念一转,就生出了几条拉林沙下水的毒计。

    ……

    对于袁绍这样的枭雄角色,林沙虽然不至于太过重视,却也不会将之随意轻忽过去。

    既然这厮都亲自出面半路拦截,又被他狠狠训斥一通,恼不得会做出一些龌龊之事,强行将他拉下浑水。

    等到一路马不停蹄赶到沿途城镇休整,他立即书信几封,派出斥候将信第一时间送到雒阳数人手中。

    “袁本初,你也只能玩这样的小手段了!”

    袁术看着林沙派人紧急送来的书信,满脸讥讽嘿嘿冷笑,眼神之中满是不屑和恼火。

    怒气稍歇,他便想到了哼袁绍的主意,急忙招来心腹谋士商议一番,而后迅速布置好了计划和人手。

    与此同时,卢植和蔡邕都接到了林沙的紧急书信,看完后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两人私下里商量一阵后,最后决定还是依照林沙的想法行事。

    这日正好出宫享受的大宦官张让,突然接到豫州刺史林沙的书信,满脸阴沉嘿嘿冷笑数声,挥了挥手召来身边心腹小黄门,如此这般这般叮嘱一番。

    很快,雒阳城中突然流言四起,全都是有关大将军何进和袁绍的。

    内容无外乎大将军何进瞎了眼,竟然把袁绍这样的白眼狼视作心腹,殊不知袁绍只是把大将军当作可供利用的工具,位起扬名成为士人领袖罢了,还被蒙在鼓里真真可笑之极。

    据闻,大将军何进听到流言后差点没气得吐血,之后几日都躲在大将军府里不出,生怕同僚取笑于他。

    而等袁绍满心恶意返回雒阳后,听到汹涌流言顿时傻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