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章 就你们还想插队?  我的末世基地车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星种已经和基地车绑定了,江流石只要念头一动,他的脑海中就立刻浮现出基地车的所有信息,他将视线投向面前的仪表盘,旁边立刻就会出现关于这些按钮和操作杆的使用说明。

    “启动”,“加速”,“武器使用”,“冲撞”……

    江流石的开车技术很一般,基本都是靠自己了解到的一些理论知识,实际经验只有一次好奇心起而进行的试驾。他原本就有要考驾照的打算,只不过驾校太贵了,所以一直也没去。

    江流石驾驶小轿车还没有多大的问题,但是驾驶中巴车和小轿车的难度却是完全不同的。

    不过星种除了对基地车有操作方面的提示外,在江流石驾驶的时候,也会不断地给出提示和警告。靠着星种,还感觉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江流石,慢慢将车开出了这片空地。

    周围到处都是灰蒙蒙的,就连前方的道路,以及道路左右的情形都看不太清楚。江流石一边忍着轻微的头痛恢复着,一边眯着眼睛仔细地看着前方。

    就在江流石即将把基地车开上马路的时候,一团黑影突然从旁边扑了出来,一下子就扑在了他的驾驶室车门上,发出了“嘭”的一声闷响。

    江流石被吓了一跳,他转头看去,看到一张脸正紧紧贴在自己的车窗上,双手拼命地抓挠着他的车窗和车门,一副疯狂地想要钻进来的样子。

    这张脸有半边都鲜血淋漓,嘴巴里和牙齿上也满是鲜血,而且最让江流石感觉到心里一突的是,这张脸江流石还有些面熟,正是之前那个出现了晕厥的搬运工!

    眼睁睁地看到一个大活人变成了这样的怪物,尽管之前已经有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但江流石还是感觉到一股凉气从脚底直蹿到了头顶,头皮一阵发麻。

    而且变异成怪物的搬运工和那种影视剧里行动缓慢的丧尸不同,他刚刚蹿出来的时候非常突然,动作敏捷,抓挠车门时发出的声音很刺耳,拍打的时候“嘭嘭”直响,力气显然也不小。他充血的双眼瞪得大大地一眨不眨,紧盯着车内的江流石,喉咙里不断发出“嗬嗬”的嘶吼声。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这搬运工制造出的动静的吸引,从搬运工后方的灰雾中,又出现了几个人影。

    江流石顿时从惊骇中回过了神来,他立刻踩下了油门,惯性一下子将搬运工甩开了,而江流石驾驶的基地车则冲到马路上。

    一看到马路上的情形,江流石更是感觉浑身发冷。到处都是尖叫声,惨叫声,奔逃的人,以及追逐他们的丧尸。

    江流石刚将基地车完全开上大路,就看到一个人朝自己这边跑了过来,这人在惊恐中一眼就看见了刚刚出现的这辆中巴车,以及驾驶座上坐着的江流石。

    “救命!”然而这人刚一伸出手来,从他侧面的一辆轿车后就猛地扑出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影,一下子将他扑倒在地。

    伴随着一声惨叫,这人顿时鲜血四溅,而那个咬住他的西装男则抬起头来仰起了脖子,露出了一张表情狰狞扭曲的脸,以及完全充血的眼睛。

    十几只丧尸立刻扑了上去,将这人完全围住了,只剩下他高高举起,还在挣扎求救的手,不过仅仅一秒的时间,他的惨叫声便消失了,大滩的鲜血从他所在的位置流出。

    这样的情景几乎到处都在上演,江流石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自己眼前被这样活生生地被撕碎。

    而这个时候,那扑倒了这人的丧尸已经发现了车内的江流石,他一下子朝着中巴车扑了过来。

    江流石见状,连忙猛地一踩油门,顿时将这丧尸给撞了出去。江流石继续往前开去,马路上有不少车辆发生了碰撞,道路拥堵,不过江流石的中巴车在其中算得上是外壳坚硬,遇到一些斜着停放的车辆时便直接撞了过去,硬生生地挤开了一条道路。

    不少丧尸都被江流石的中巴车吸引过来,前仆后继地往上扑来,被江流石靠加速和转弯甩开。这些丧尸的力量果然都很大,哪怕是那些原本只是小孩,女性,老人的丧尸。

    当他们的数量太多的,江流石甚至感觉自己的中巴车都晃动了一下,让他顿时心头一跳。

    有几只丧尸从正面扑来,被江流石撞倒,之后中巴车便颠簸了一下。江流石没有回头去看,这种情况下,碾死几只丧尸,已经不算什么了。只是作为一名普通人,江流石还不想去面对那种血肉模糊的场景。

    “申北高速路口……”一路上看到马路上的惨烈状况,江流石也不知道李雨昕所说的高速路口那边情况怎么样了,他决定现在就去看看。

    当然,江流石并不会去申海安全岛,不过他也需要通过申北高速,前往江竹影所在的金陵城。灾难已经发生了,通过高速公路,他可以在一天之内就赶到金陵城,然后找到江竹影。

    江流石知道江竹影也没有变异,但是病毒感染时的痛苦经历就已经很够呛了,而且在目睹了这些丧尸的危险性后,江流石心中就更加担心了。

    哪怕已经让江竹影做了充分的安排,而且以江竹影的性格,在发现世界变成了这么一个人间地狱后,她应该也会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但江流石还是觉得担忧,这毕竟是他相依为命的唯一一个亲人了。

    越接近申北高速入口,出现的活人数量就越多了起来,一些人也开着汽车,但因为都争先恐后地往前挤,所以反而造成了拥堵。

    江流石在后面按了几次喇叭后,看到还有人不断开着车从后面挤上来,插入前方的缝隙中。很快江流石的去路就被堵住了。

    其中一辆车从他旁边超过时,将车窗摇下一条缝隙,凑过来一张激动而疯狂的脸,对江流石大骂道:“傻叉啊,开这么大一辆车挡道!”

    骂完就朝着江流石前面开去。

    这时后面的车也在疯狂地按喇叭,不断有人伸出头来大骂:“前面那个是不是有病啊!开一边去啊!”

    “是啊,这车这时候开出来干毛啊!要死自己死去!”

    这些车和之前那辆即将挤过去的车,看起来都是一起的,因为车身上都有同样的标志,加上之前插到前面的好几辆。

    江流石估计他们是什么集团的车,因为上面写有XX集团公司的字样。

    看到这些人不仅拼命往前挤,还骂自己骂得越来越恶毒,江流石也顿时火起,大家都求生心切,凭什么你们就往前面这么挤!他开的车虽然大,但也在好好排队啊!

    他踩下油门,继续往前开去,那辆车刚要从江流石的车头前插过去,就听到“嚓”的一声,整辆车顿时晃动了起来,然后这辆中巴车就从挤开它过去了,而它则被硬生生挤到了一边。

    这名司机看到贴着自己的小轿车过去的中巴车,先是一愣,接着便是愤怒,不过很快,他就彻底傻眼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中巴车就像是个蛮横不讲理的大力士,一路从车流中挤过去,刚刚那些强行插队的小车甚至都被这辆中巴车挤得贴在了一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