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百三十一章 以后不是了  逍遥小书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一壶清茶竟敢要价一百两银子,李县侯莫非是忘了,曾某还有一个户部侍郎的身份?”

    一百两银子自然是没有的,曾仕春将钱袋扔给了那伙计,匆匆的追赶出门,遥望着前方的背影,冷哼一声说道。

    李易转过头,问道:“户部侍郎又怎么了,户部侍郎就可以整日早退,消极怠工,喝茶不给钱?”

    曾仕春回头看了一眼,说道:“本官若是追究起来,这茶馆,明日就不必开门了。”

    “那正好,我也不用手下留情了,曾大人明日记得穿厚实一点,也不知道曾大人身体如何,这几百板子下去,还能不能像今天这样威胁我……”

    李易无所谓的一笑,转身便要走进院子。

    “留步!”

    曾仕春脸色一变,快步走上来,站在原地,沉吟了片刻,才道:“曾某还有几句话,要和李大人说……”

    李易摆了摆手,“先不急,我进去说几句话,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有什么话,等我出来再说,”

    “咦,李公子,你怎么又回来了?”小翠蹲在廊下,双手揉搓着木盆里的一件小肚兜,看到李易进来,慌忙的将木盆藏到背后,扬起脸问道。

    李易若无其事的扫了一眼,问道:“你们家小姐呢?”

    “小姐在画室。”她飞快的回了一句,挪动着身体,护住身后的木盆,看着李易走进去,这才端起木盆,风一样的跑到后宅去了。

    画室之内,曾醉墨正在伏案作画,此时正画到某处关键部分,听到门口传来动静,并未抬头,说道:“小翠,你洗完了,帮我捏捏腰……”

    李易有些意外,有些话虽然已经说开了,但两人目前的关系,却是还处在很纯洁的地步。

    除了那几次意外的牵手,拥抱,吻,看到她换衣服,洗澡……,好像也没有别的了吧?

    认真的说起来,就连一次正常情况下的牵手都没有。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过来啊,站了好久,酸死了……”

    李易怔怔的点了点头,缓步走过去,站在她的身后,双手放在了她腰身的位置。

    她从小就有极强的舞蹈功底,平日里也会刻意的做一些塑性的运动,因此纤腰部位的紧绷细腻,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一些。

    李易只是失神了一瞬,就心无旁骛,眼观鼻鼻观心的按揉起来。

    她平日里站着作画,时间久了,腰和肩这样的部位就会很不舒服,等这一段日子忙完了,应该教她一些基础的武学,不求她变的像柳二小姐和长公主那么厉害,有个强身健体的作用就行了。

    “小翠,你这几天大有长进啊,手法也和以前不一样了,从哪里学来的?”曾醉墨终于画完了这部分,放下画笔,转头望了过去。

    “不对,没有六十三……”李易和她目光对视,问道:“你最近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怎么又瘦了?”

    “啊!”洛水神女却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身体一颤,便立刻跳开,红着脸道:“怎么是你?”

    “小翠在外面洗肚兜呢,我就自己进来了。”李易解释了一句,目光瞥了一眼桌上的画卷,诧异道:“这画的是谁,如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曾醉墨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呸,不要脸,哪有这样说自己的。”

    李易皱了皱眉,说道:“不过囡囡,你这里处理的有些不好……”

    “哪里?”说到画的事情,她便认真起来,再次走过来,目光望向桌上的画,然而在下一刻却抬起头,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他,问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李易指了指桌上的画作,说道:“我说你这里处理的有些不太好。”

    她疑惑的看了李易一眼,只以为自己刚才听错了,再次低头,问道:“哪里不好了?”

    “这里,这里应该棱角再分明一点,才配得上英俊潇洒嘛……”李易指了指画上人脸部的某处轮廓,随后又摇了摇头,说道:“不过这不是你画技的问题,毕竟囡囡你最擅长的是山水画……”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曾醉墨后退几步,羞红了脸看着他,什么画技的问题,早就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是她的小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乳名,自她记事起,除了爹娘,还这么叫她的,不过两三人而已。

    李易诧异的问道:“什么,囡囡吗?”

    “不许说!”

    “囡囡怎么了?”

    “不许这样叫我……”

    “为什么,囡囡,囡囡……,挺好听的啊。”

    “啊,小翠,快来,帮我堵上他的嘴!”

    ……

    看到李易从院子里走出来,站在原地的曾仕春诧异道:“李县侯,你的脸怎么了?”

    “没什么,曾侍郎有什么话,现在说吧。”

    小翠那个傻丫头,玩闹起来没个正形,张牙舞爪的就将他扑倒在床上,她们两个人力气小,自己又不能真的和她们较真,结果脸都被搓红了,还被抹上了一点颜料,洗了好久才洗干净。

    曾仕春和他并肩走出巷口的时候,才停下脚步,转头看着他,问道:“你们……,到什么程度了?”

    李易知道他问的是什么,看着他,并未说话。

    “看来是我多此一问。”曾仕春脸上浮现出一丝了然,摇了摇头之后,肃然道:“醉墨这十几年来,受了不少苦,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你好好待他,日后千万别让她再受委屈。”

    “我定然会好好待她,不让她再受委屈,不用等到日后。”

    李易看了曾仕春一眼,说道:“反倒是曾侍郎,还有你们曾家,可千万别再做出什么多余的事情了……”

    十几年前,曾家遭逢的巨变,到现在还是她心中一道不能轻易揭开的伤疤,那些事情,就连李易也不敢轻易提起。

    曾家虽小,但对她,却能产生极大的影响。

    曾仕春抬眼看着他,说道:“李县侯别忘了,醉墨姓曾,她是我们曾家的人,这句话你来说,怕是有些不太合适。”

    “那是以前。”

    李易目光平静的看了他一眼,“以后不是了……”

    “你……”曾仕春脸上露出怒色,李易却再也没有看他一眼,转身离去。

    看着他上了马车,曾仕春伫立在原地许久,在某一个瞬间,脸上的怒容消失,逐渐的爬上一丝浅笑。

    “如此,本官就可以放心了。”他这样喃喃了一句,转身离开,脸上的笑容收敛,似是陷入沉思。

    “蜀王,白费心思……”

    马车上,老方偏头望了一眼,“姑爷,回家吗?”

    “回……”李易想了想,说道:“先去东街。”

    “去东街?”邋遢老者睁开眼睛,问道:“去东街干什么,从这里过去,几乎要绕半个京都了。”

    “让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老方抖动缰绳,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

    从福记出来,老方嘴里面鼓鼓的,还不忘赞叹说道:“姑爷,这福记的蜜饯味道真的不错。”

    邋遢老者扔了一块果干在嘴里,点头道:“福记的果脯和糕点,京都闻名,十几年前,应该是叫做徐记来着……”

    “徐记,福记……,以后不如就叫做徐福记吧。”

    李易拎着装满了果脯糕点的盒子上了马车,回头指了指一旁的店铺,对老方说道:“买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