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1057:渡河?不!分兵(二)  女帝直播攻略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姜芃姬暴躁,直播间观众也是万分失望。

    他们还以为能看到古装电视剧中堪比航母的豪华战舰,结果——

    【旷夏默食】:这种木船能用来干嘛?主播这里兵马数万,靠这种船只,根本不可能一次性登岸,说不定需要分四五波。一来一回需要耗费多少时间?这种船——拿来搞笑的吧?

    【鲛鮹】: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我们这边的古代历史,三国时期便有载人三千的楼船。看主播这个社会背景,应该等同于魏晋南北朝这个阶段?没道理制船技术这么差吧?

    【太空漂流瓶】:我想应该是地理问题,说到底这里还是偏向北方地界,交战多以陆战为主,水战没有充足发育的环境。建造楼船,耗费钱财精力,打仗又极少用上,所以才没有。

    【要取个好名字好难】:我之前看直播,主播说过沧州陆路和水路发达,所以生意做得多,经济很繁荣。河上行驶的大多都是商用船,渡河没问题,但是打水战便不够了。进入乱世也才几年啊,松河长期被沧州孟氏霸占,貌似没什么战争,怎么可能准备那么多军用船只?

    观众们各抒己见,船只用于渡河没问题,但用来打水战却太勉强了。

    不少观众想得更远,沧州还没啃下来,他们已经想着水域复杂的南方。

    【北鼻宝贝】:不如主播沿着松河寻找河面最窄的地方渡河?

    姜芃姬拧眉深思,丰真指着桌案上的地形图。

    “松河中下游的峡江,此处河面宽敞而水势平缓,不如绕至此处渡河,迂回进攻沧州。此处渡口极多,船只应该足够我军渡河。”说到这里,丰真蹙了眉头,双眸闪过缕缕精光,意味深长地道,“再者,峡江毗邻昊州和谌州,地势极好。若主公选择此处,以后——”

    进可攻打沧州,退可图谋谌州。

    至于丰真为何不选择从松河最狭窄的地方渡河?

    松河湍急,越是狭窄的地方,水流越强劲,水底也不知藏了多少暗礁。

    若是用这种船只渡河,可行性基本为零,人未渡岸,船已经翻了。

    丰真这个浪子,不仅性格浪,胃口也是大。

    沧州、谌州,他都要!

    姜芃姬眯了眯眼,笑着道,“君子不夺人所好。”

    丰真心神领会。

    “主公是担心黄州牧也想从峡江入手?”

    “不是担心,他一定会这么做。”姜芃姬笑了笑,说道,“伯高也有自己的心思了。”

    过了会儿,她笑着道,“伯高帮我们阻拦沧州孟氏近一年之久,他若是选择走峡江这条线,我们还能和他抢?更何况,沧州孟氏本就冲着我来的。伯高愿意帮忙是情分,不肯帮忙是本分。与其让损伤两家联盟,不如主动一些——我们绕松河上游,这样压力能小一些。”

    丰真不言语,帐内其他人精倒是明白姜芃姬的打算。

    她看似退让,实则以退为进,黄嵩想要谌州,她便拱手相让。

    不过——

    孟氏霸占的沧州,黄嵩也别想沾染。

    孟恒看似无意地道,“若是绕道松河上游,我军运粮压力倒是小了。”

    姜芃姬的势力聚集在北方,运粮基本依靠陆路。

    若是走峡江这条路,势必要沿松河南下,这会导致后勤运粮太长,极有可能被敌人拦截。

    北方势力打水战,不仅拼双方势力的底蕴,还要拼后勤。

    若后勤跟不上,先锋主力孤军深入敌人的地盘,结局只能是有来无回。

    相反,若是绕道松河上游,那便是姜芃姬的北方地盘,运粮能得到最大限度的保障。

    孟恒低声道了句,“再者,峡江偏向江南,气候湿润,浅滩淤泥甚多。兵卒容易水土不服,若是倒霉一些,甚至会染上疫病。峡江虽有地势之忧,但对于主公而言,无异于是鸡肋。”

    姜芃姬的目的在于吞并沧州。

    若是得到沧州,她便有了两个盛产战马的地方,具有极大的战略意义。

    相较之下,地势平坦、物阜民丰的谌州对她的吸引力便没那么大了。

    丰真想通其中关节,他对孟恒投去钦佩的眼神,丝毫没有自己的建议被人否决的不快。

    “一旦拿下沧州,主公再图谋琅琊、河间、嬛佞等郡,便能串联整个北面领土,呈现鲸吞虎啸之势。问鼎天下,亦有可能。”孟恒说得时候,语调平淡,但内容却让人忍不住激动。

    相较于眼前的蝇头小利,不如将目光放长远一些,做好战略部署。

    对于姜芃姬而言,沧州的意义比谌州大。

    若是不拿沧州,到时候黄嵩拿下谌州,再染指沧州领土,姜芃姬反而会陷入被动状态。

    众人商议一番,心中已经有数了。

    观众们听得云里雾里,虽然不是太懂,但他们明白一件事情——

    【云天泣雨】:两家还在结盟,主播已经开始算计黄嵩了?可怜的黄嵩宝宝。

    碰见一个两面三刀的小伙伴,他死得不冤枉啊。

    姜芃姬唇角勾起冷笑。

    她在联盟关系续存期间算计黄嵩?

    人家也算计她了呀,礼尚往来罢了。

    本就是****,讲什么道德仁义!

    正如姜芃姬预料的那样,接到沧州援军已经抵达松河对岸的消息,黄嵩向她建议分兵渡河。

    姜芃姬主动提议带兵顺松河往北,黄嵩则想要带兵沿松河往南,南北夹击沧州。

    对于这个布置,两军皆无异议。

    为了不引起敌方警觉,两军连夜拔营撤离。

    至于寒昶关?

    黄嵩留了兵力驻守,重新布置,以免沧州孟氏来个“围魏救赵”。

    大军拔营起寨前——

    黄嵩有感而发,对着风珏道,“不去看看?说两句话也好。错过这次机会,以后也许没机会了。”

    黄嵩性情多疑,但对于真正信任的人,他也是掏心掏肺。

    风珏曲居人下,多年来为他精心谋算,他又怎会无动于衷?

    风珏沉了沉眸子,口吻疏离。

    “不用了,二兄并非优柔寡断的妇人,怎会不分公私?”

    当年上京地动,他便和风瑾说过——

    他日刀戈相见,生死有命,不必留情。

    沧州孟氏虽然讨厌,但这股势力的存在却平衡了黄嵩和姜芃姬的关系。

    毕竟,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一旦没了共同的敌人,内斗也不远了。

    黄嵩轻叹,不过让他发愁的事情可不止这么一桩。

    第二日行军途中,原信偷偷跟黄嵩说了一件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