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1053:攀枝花(三)  女帝直播攻略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带我去看看——”

    姜芃姬目光灼灼地请求,虽是请求,但万秀儿没有拒绝的余地。

    万秀儿道,“府邸距离营寨有些路程,不要先派人准备车马和护卫?你可是坐拥一方的诸侯,若是落单了,保不准会出什么意外——它们还种在先前的府邸内院,跑不了的。”

    姜芃姬可不听这些话,拉着万秀儿出了军帐,对着外头等候的勤务道,“备马!”

    她是雷厉风行的性子,棉花又是关乎民生的大事,她片刻都不想等。

    打仗的时候太粗暴了,不知道有没有惊扰那几株棉花。

    勤务将大白拉来,姜芃姬翻身跃上马背,对着万秀儿伸出手。

    对方下意识伸出自己的手,只觉得姜芃姬一个用力便将她抱上马。

    惊——

    没等万秀儿反应过来,姜芃姬已经纵马跑出营寨,后头几个勤务颠儿颠儿地上马跟着。

    奈何自家主公的坐骑太厉害,大白也是好久没有火力全开,一跑就停不下来。

    等几个勤务和护卫心惊胆战地抵达目的地,姜芃姬已经绕着那几株棉花瞧了好久。

    万秀儿则惊魂未定,衣衫凌乱,清爽的鬓发散落两肩,原先用来固定的珠翠也不见了。

    瞧那模样,还以为自家主公把人摁在地上怎么了。

    “你们怎么才来——”

    气喘吁吁的兵卒一脸懵逼,下意识请罪。

    姜芃姬道,“算了,你们去拿铲子过来,把这几株树全部挖走,记得别伤了根系。”

    “哦?哦!”

    众人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纷纷去找铲子了。

    “小心点儿,挖出来的时候,根系务必都包裹着泥土——”

    姜芃姬全程指挥,那几个兵卒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不是他们胆小,但凡是见过姜芃姬战场杀敌那副模样的人,多半都会怕她。

    忙活到落日时分,那几株树才被小心翼翼移出来,为了方便移动,他们还找了特大的陶缸!

    姜芃姬在几只陶缸下面打了几个洞,日后浇水方便。

    棉花不高,三株个头都仅有四五尺,攀枝花稍微高一些,但也就一丈出头。

    看着它们都被安然移出来了,姜芃姬才松了口气。

    万秀儿心中添了几分好奇。

    她知道姜芃姬是做大事的人,若这东西没什么用,对方可不会那么紧张——

    “此物——可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万秀儿种了几年,除了花样别致,干花能用来填充枕褥,好似没别的用途。

    因为棉花和木棉树,姜芃姬对万秀儿的好感度又上了一个台阶。

    她直言不讳地道,“自然有,它能让天下万民都不至于受冻挨冷。”

    万秀儿眨了眨眼。

    她当然不会怀疑姜芃姬的话,但——这几株用来观赏的东西,真有这么大本事?

    令天下万民不至于受冻挨冷?

    这事儿,哪怕是圣人转世都做不到吧?

    “你立了大功!”姜芃姬双手摁在她肩头两侧,“大恩不言谢,但凡你有所需,我必满足。”

    虽隔着厚重的衣料和貂绒披风,但她仍旧能感觉到姜芃姬精瘦的双手。

    很有力,莫名给人前所未有的安定——

    这般普通的许诺,万秀儿以前是信都不信的,但说话的人是姜芃姬,她相信了。

    “这般诺言,我可受不起。”

    “君子一诺,五岳相倾!”姜芃姬强调,她可不是随便说的。

    万秀儿的脸倏地红了,丢给姜芃姬一枚白眼,嗔似地道,“你这人——这么多年过去了,油嘴滑舌的本事倒是没退步。当年对静娴这么说,如今换成了我,你以后还想对谁说这话?”

    她记得清清楚楚,当年姜芃姬性别被戳穿,诸多贵女嘲讽,万秀儿也酸了一句。

    未曾想姜芃姬把哄魏静娴的话,照搬到她这里。

    真是——

    不能改改么!

    姜芃姬:“……”

    万秀儿噗嗤一笑,“罢了罢了,我信你就是。我所求也不多,你给我一处容身之所就行。”

    姜芃姬哦了一声,道,“嗯,肯定会将你好好供着。”

    这话让万秀儿乐不可支,这两天的笑容抵得上前些年总和了。

    姜芃姬虽然知道棉花,但她并不会养,倒是万秀儿和这些打了几年交道,经验比她多。

    于是——

    姜芃姬问她,“你往后可有什么打算?”

    万秀儿拢了拢凌乱的长发,笑道,“受你庇护,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打算?”

    姜芃姬摇头,她解释一番。

    “我的意思是——你以后可想过做一番事业?”

    万秀儿的手僵在耳边,她耳朵没听错吧?

    “我、我一无长处,一介女子,还能做什么事业?”

    姜芃姬道,“你现在有一项旁人不及的长处。打完沧州,我必然要稍微休整几个月,穷兵黩武不是正道,多少也要给底下兵将和百姓喘息修养的机会。这些棉花,我打算挑几片良田试种一番,积累经验和良苗之后,再挑拣合适的地方扩大种植规模。丸州那边还传来一个消息,慧珺弄的纺车有突破了,纺织速度极快。若是二者合一,不知有多少百姓能收益。”

    万秀儿怔在了原地,脑子乱哄哄的。

    虽说听不大明白,但万秀儿知道姜芃姬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她。

    这肯定是一桩好事!

    万秀儿没出嫁前是士族贵女,出嫁后是贵妇,婚姻不如意,但生活质量不错。

    让她去折腾棉花种植,的确强人所难。

    不过,万秀儿经历一番灾劫,知道乱世之中无人庇护,她的生活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莫说这事儿有好处,哪怕没有好处,姜芃姬建议她去做,她也不会拒绝。

    另一头,丰真从知道自家主公纵马离开军营,这可把他吓坏了。

    外头还有敌方残兵,若是主公不慎碰到宵小之徒,小心翻车啊!

    丰真心中焦急,调拨一批人,护送他去找姜芃姬。

    那战马颠得他屁股腚儿都疼了!

    紧赶慢赶,正好赶上几个兵卒扛着栽着棉花和木棉树的陶缸,将它们挪到车上。

    乖乖——

    这不是万娘子的宝贝么?

    主公带着万娘子来这里,还让人把这些树都挖出来,她想干嘛呢?

    丰真狼狈下了马,抬手将绕上脖子的束发发带甩向脑后,眼睛一瞥。

    猜猜他看到什么?

    他看到自家主公和万秀儿并肩出了院门,前者有说有笑,后者“羞怯”地垂着头,绞着袖。

    万秀儿散着发,衣衫也像是整理过,惊得丰真五雷轰顶。

    凸(艹皿艹)艹!

    卫慈——

    卫子孝——

    你踏马过来收了这个祸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