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1050:故人相逢(三)  女帝直播攻略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先前有妾室辱骂万秀儿是生不出蛋的老泼妇,真相真是如此?

    非也。

    万秀儿体质有些阴寒,受孕几率比普通女子低一些,但好生调养之后和普通人没区别。

    成婚两年之后,她盼来了殷切渴望的孩子。

    不过,后院倾轧严重,丈夫更是荤素不忌,什么香的臭的都往自家后院拉,真以为自家是垃圾堆呢。万秀儿为了孩子考虑,忍让了一阵,但那些女人盯着她的正室之位,屡屡出招。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她挡得了其他女人的暗算,万万没想到会栽在枕边人手上。

    丈夫难得柔情,送给她的吃食中添了令女子落胎的阴毒之物!

    她疼了一天一夜,堪堪两月的孩子,竟似葵水一般从她身体流出。

    万秀儿调查才知道,蠢笨的丈夫竟然听信贵妾的话,相信贵妾真心想和她这个正室化干戈为玉帛!不仅如此,丈夫还将贵妾亲手做的吃食编成他专门让人为她做的,骗她吃了下去。

    万秀儿能下床之后,带人冲到贵妾的院子,打算将她打杀丢出内院。

    凭什么她硬生生没了孩子,对方却没有半点儿损伤?

    奈何贵妾有依仗——

    对方嚣张道,“若非你拦路,嫁予表哥的人便是我,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耍正室的威风。是!的确是我哄骗表哥给你喂了药,这又如何?你腹中的孩子,表哥和婆婆都不认呢!”

    万秀儿曾经身陷匪寨,哪怕有姜芃姬给众位贵女作证,但女四书在河间郡和沧州流行之后,这个污点又被人拿出来当成谈资,甚至是攻讦的理由,这也是万秀儿举步维艰的主因。

    除此之外,丈夫和婆婆还相信他们祖籍那边的说法——

    女子第一胎所怀之子是初次男子的血脉。

    若想生出丈夫的孩子,头一胎一定要流了,冲刷干净。

    因为这等荒诞的理由,万秀儿这一胎硬是没了。

    丈夫还恬不知耻地对她说了句。

    “既然你能生,我们总会有嫡子的——我都不嫌弃你不洁了,你矫情作甚?”

    万秀儿每每想起对方的嘴脸和这句话,恶心得胃酸翻涌,恨不得将对方戳成筛子!

    去尼玛的嫡子!

    自那之后,万秀儿连每月初一十五都懒得让丈夫留宿,若对方硬要留下,她便将那些想要出头的丫头推出来。不管如何,她是恶心死这个男人了,多看一眼都想吐,更别说同床共枕。

    “那——那些女人和孩子?”

    姜芃姬见万秀儿面色阴沉,应该是想起什么糟糕的记忆。

    万秀儿心情不错,“随缘吧,兰亭说了算。”

    “可你先前——”

    姜芃姬没记错的话,刚见到万秀儿的时候,她还护着院内的妇孺呢。

    万秀儿轻嗤一声,平淡道,“唇亡齿寒罢了,她们若是遭了殃,我一个柔弱妇人也安然不了。如今情势又不同,因为过往的些许交情,你是不会折辱我的。不过你和他们又没有交情,我这人也要脸的,为何要为了几个平日里恨得牙痒的人,白白损了我在你面前些许脸面。”

    万秀儿和姜芃姬这点交情,顶多保全她一人,以后好歹有个安身之处。

    她和那些贵妾、贱妾、陪床丫头和庶子庶女没什么干系,凭什么要留着一串拖累?

    姜芃姬哑然。

    万秀儿看得太清楚了。

    “以前过得不如意,往后总会否极泰来的。”

    成长伴随着伤痛,痛得越狠,成长越快。

    若是过得稍稍好一些,多少也能保住年少时候的浪漫,如今却似看开了一切。

    万秀儿扬起一抹浅笑,语调带着几分轻快。

    “乱世浮萍,能活就好。只求你恩赐些许余荫,庇护残生。”

    姜芃姬许久没见故人,万秀儿脾性又合她胃口,说着说着便聊开了。

    话题还是围绕当年的旧事和故人。

    万秀儿道,“当年陷入匪寨中的人,除了你和静娴,几乎没哪个落得好下场。”

    前者是雄踞一方的诸侯,还杀了万秀儿的丈夫,算是半个恩人了。

    后者嫁入上阳风氏,虽说不是宗妇,但听闻风瑾婚后多年不曾纳妾,爱重妻子,作风干净。

    对于女人来说,嫁人当嫁风怀瑜啊。

    姜芃姬说,“旁人我是不知,但婉儿还行吧。”

    “婉儿?”万秀儿呢喃一声,脑海浮现上官婉的面容,“我嫁得早,隐约听人说婉儿冥婚嫁给一个早死的短命鬼,当了望门寡,后来又被人偷走了。这般下场——竟也算好么?”

    “原来,他们是这么解释婉儿失踪这事儿啊。”姜芃姬诧异,笑着解释道,“婉儿不是被人偷走了,她是自己跟着我旗下部曲,千里迢迢跑到象阳县寻我。如今改嫁汉美,育有一女。”

    “汉美?”

    “帐下先锋校尉,姓李,单名赟,表字汉美。”

    听后,万秀儿长叹一声,隐隐带着些许的艳羡。

    “她有好运道。”

    说是艳羡,最令人羡慕的还是眼前这个人。

    雄踞一方的诸侯啊,若非姜芃姬开了先例,万秀儿想死也想不到,竟有女子能做到这一步。

    过了不久,姜芃姬从卫慈那边知道丰真“徇私”这事儿。

    “啧——美色当头!”

    卫慈笑着道,“若这美色能让子实收心,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收心?就他?”姜芃姬面露嫌弃之色,“他还是别祸害人了。”

    让浪子收心?

    这难度堪比愚公移山。

    卫慈讪笑,若非有前一世记忆,他也嫌弃丰真啊。

    “对了,俘虏的事情解决了?”

    卫慈道,“正在商议。”

    虽说是六四分,但数量不代表质量,总要慢慢商讨才行。

    若是讨来一堆老弱病残,还不如什么都不要呢。

    姜芃姬道,“万秀儿亡夫那堆妻妾庶子庶女,全部推给伯高得了。”

    卫慈凝眉,“若是这么做,她们——”

    姜芃姬这边没有妓营,更不允许有类似事情发生,但黄嵩那边不同。

    若是那些妾室被分到那边,幸运一些被哪个小将领收了当妾,倒霉的,说不定就成了营妓。

    “那几个女人我瞧了,朽木不可雕,没有一个有根骨的,留着浪费口粮,一不能当人丁,二不能进女营,留着何用?”姜芃姬笑了笑,她道,“我虽有善心,但也不是善人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