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23章 别怪哥们儿手黑  调教大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张孝杰稀里糊涂就被咔嚓了......

    此事传回开封,文彦博楞了半天才缓过神来,随后进宫觐见。

    ......

    ————————————

    “啧啧啧啧....”

    唐奕见了文扒皮都直咧嘴,调笑道:“看来,得换个外相了,如此下去,大宋的形象却是要让文相败光了。”

    语气尽是调侃,却全无计谋被耶律洪基拆穿而落空的担忧。

    而文彦博也是淡若止水,一点都不担心,“彦博只当子浩这是在夸老夫了。”

    “没错!”唐奕极是干脆。“就是夸!!”

    “继续保持,大宋就需要文相公把形象败光。”

    ......

    二人这赤果果的追捧,倒是把赵曙弄的有些迷糊。

    如今的越曙与从前已经大不相同,与唐奕之间再无从前的小心、忌惮,倒是多了几分亲近,疑声插话:“姐夫,朕不明白,我们不要渤海的制海权了吗?”

    “为何计谋被耶律洪基拆穿,姐夫与文爱卿却全然不见担忧,反而如此轻松呢?”

    唐奕闻罢,淡淡一笑,“陛下要明白一个道理,拆穿是一回事,断然拒绝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哦?”赵曙还是不明白。“姐夫是说耶律洪基即使拆穿,但也还是不会拒绝??”

    “没错。”唐奕肯定点头,随之反问:“陛下觉得,张孝杰做错什么了吗?他答应大宋什么了吗?”

    “......”

    赵曙低头沉思,缓缓摇头,“似乎没有......”

    “就是嘛!”唐奕笑呵呵地回道。“他除了被文相公戏耍,其实还是很称职的。”

    “至少没有对大宋做出任何承诺,更没有答应大宋任何要求。”

    “甚至此人谨慎到,没有以书面奏请的形势报知辽帝,而是自己亲自回辽了。”

    “以臣子的标准来看,张孝杰是合格的。”

    “那耶律洪基为什么要杀他呢?”

    “这....”赵曙有点明白,却还是有点不明白。

    “为何?”

    “因为,耶律洪基需要一个人来背负所有的骂名。”

    “他需要一个替罪羊!”

    “他更需要表现一个姿态,告诉大宋,即使吃了这个哑巴亏,也不代表他是傻子!他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

    唐奕太了解耶律洪基了,两千多万的赔款,让大宋把战舰开到家门口的耻辱......

    此等奇耻大辱,即使有宋辽边境不退兵的诱惑,他又怎么有脸默默吞下呢??

    耶律洪基杀张孝杰,不是因为张孝杰做错了什么,而是因为他正好处在那个位置,大辽的群臣和百姓们要恨也得恨张孝杰,不能恨他这个皇帝。

    ......

    “可是....”赵曙还是有疑问。“可是,辽主完全可以不答应我们的要求啊!”

    “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其实也不想打,那又何必为了虚势,吞下所有苦果呢?”

    说完,赵曙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问的太多了。

    局促地挠着后脑,“朕是不是太笨了,老是把事情想的简单?”

    对此,唐奕没说话。

    赵曙此言有点不和时宜,不能安慰,也不能教训。

    看向文彦博,文扒皮立时会意,拱身下拜。

    “陛下多心了!此事只是角度不同,陛下若身处辽主之位,也就什么都明白了。”

    “哦?”赵曙疑声。“玄机何在。”

    “在于边境不退兵!”

    “对耶律洪基来说,这既是诱惑。同时也是警告。”

    “警告?”

    “对,警告!”

    文彦博说到此处,一脸傲然。

    “边境不退,让耶律洪基安心的同时,也让他没法安心。”

    “因为,如今的大宋已经自信到不在乎大辽在边境设不设兵,设多少兵的地步了。”

    “这是在暗示辽主,我皇宋要是想打你,随时可以打你,不论你的防线有多稳固!”

    赵曙立时恍然:“原来如此!”

    看似简单的讨价还价,原来里面还藏着这么多的门道,赵曙知道,他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

    ——————————

    唐奕已经断定耶律洪基一定会同意割让渤海,来换取边境稳固了。

    “大辽现在是何表现?”

    文彦博作答:“耶律洪基已经另派耶律乙辛担当使臣,启程入宋。”

    “耶律乙辛?”唐奕一皱眉头。

    有些出神道:“如此看来,他确实改变不少啊....”

    “什么?”

    这回文彦博也是一楞,不明白唐奕在嘟囔什么。

    “没什么。”唐奕回过神来,“以后再不能把辽主当一个昏君庸主了。”

    说完,也不管文彦博和赵曙明不明白,继续问道:“五国部那边是何动向?”

    可是,唐奕没想到,他一提到五国部,文彦博立时来了精神,一脸的得意。

    “完颜劾里钵此时当是如坐针毡了吧?”

    “完颜劾里钵?”唐奕拧头眉头嘟囔,这个名字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呢?

    文彦博立时搭话,“就是金五部的使臣。”

    “哦,”唐奕点头,暂时放下心绪,应当是完颜部的某个首领吧?

    “说下去。”

    “不出意外,完颜乌古乃有可能会亲自入宋请降!”

    “真的假的!?”唐奕差点没跳起来。

    行啊,文扒皮还真有两下子,要是把完颜乌古乃诓到大宋,那特么省多少事儿?

    “留住他,让他永远埋在大宋!”

    “姐夫....不太好吧??”赵曙又插话了。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人家要是来求和,就算不答应,也没必要杀人,于名声有损。

    “陛下记住!”唐奕一脸狰狞。

    “任何礼数还有仁慈,都是有底线的!”

    “像这种永绝后患之机,绝不能放过!”

    赵曙一滞,不明白姐夫为何如此醉心于弄死金五部。

    他哪知道,杀了完颜乌骨乃,那完颜阿骨打也就没影儿了。不管这个人将来还会不会威胁到大宋,也特么不能留这个祸害。

    另一边,唐奕的说辞倒是得到了文彦博认可,“陛下当知,先帝之仁,并非妇人之仁。”

    “如今五国部初定未兴,除去一个完颜乌骨乃,并无大贤能臣。”

    “若除此一人,五国部必乱!”

    “换了是先帝,也不会放他苟活于世的。”

    “好吧!”赵显终是点头。“可是...完颜乌骨乃会乖乖入宋吗?”

    “现在大宋视其为血仇,他若不傻,当不会以身犯险。”

    文彦博略有沉吟,最后道:“应该会....”

    “为何?”

    “因为他别无选择!五国部现在打不过大辽,也打不过大宋,他想求活,就必须按照我们的路数来走。”

    “况且,完颜劾里钵是乌骨乃之子。”

    “亲儿子如果力劝他入宋,那最后的一点疑虑当也能抹平了。”

    哪成想,文扒皮说完这句,赵曙没怎么样,唐奕差点没蹦起来。

    “不是,你等会儿......”

    歪着脑袋看着文彦博,“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文彦博被唐奕弄的一怔,下意识作答:“他,他别无选择啊?”

    “不是这句!!”

    “他....他当无疑虑?”

    “也不是这句!!”

    那是哪句啊??文彦博都蒙了,不知道唐奕闹的是哪一出。

    憋了半天,“完颜劾里钵是乌骨乃的儿子。”

    “操!!!”唐奕直接暴了粗口。

    面色潮红,指着文彦博大吼,“那特么还废什么劲儿,把完颜劾里钵给老子宰了!”

    “立刻!!马上!!”

    他就说听这个名字耳熟嘛,原来玄机在这儿。

    可是赵曙和文彦博却是傻眼了,唐疯子这是几个意思?杀完颜乌骨乃全家啊?

    可是,完颜乌骨乃还没来呢,你着什么急?

    “要不,再等等?等完颜乌骨乃入宋之后,再行处置。”

    “他还来个屁!”唐奕大叫。“有亲爹,老子还杀他爷爷做甚?”

    “啊???”

    二人更是迷糊,“什么又亲爹,又爷爷的?”

    全完听不懂。

    “呃....”唐奕这时也反应过来,特么说秃噜嘴了。

    “没,没什么。”

    “听我的,现在就把完颜劾里钵给我宰了。”

    “......”

    文彦博一阵无语,这也太太漏骨了吧?想让一个人消失,什么方法不行?非得这么明目张胆?

    “不行...”却是唐奕那又变了挂。

    “你把完颜劾里钵给我叫来,我见见他。”

    ......

    “好,好吧!”

    文彦博虽然不知道唐奕这是闹的哪一出,不过这么多年了,一个眼神他就明白,这货要发疯,躲远点,别问为什么,不然会崩一身血。

    乖乖去传完颜劾里钵。

    而完颜劾里钵那边也挺纳闷儿,大宋这回是摆足了姿态,除了一外相文彦博,还有馆驿小吏,谁也没见着。

    这下可好,突然让他去面圣,而且还有大名鼎鼎的唐疯子。

    更摸不着头脑的是,一见面儿,礼数还没拜完,唐疯子就冲到他面前。

    “你有儿子没有?”

    完颜劾里钵虽是不解,你查我家谱做甚,但还是老实作答。

    “让宋皇见笑,育有一子,刚刚两岁。”

    说完就见对面的唐子浩脸儿都绿了,好像极为愤怒,良久才又蹦出一句:“叫什么??”

    这回劾里钵有点害怕了,支吾道:“叫...叫乌雅束.....”

    “哦.....”对面的唐奕闻罢,长出一口浊气。

    又追问了一句:“就这么一个儿子??”

    “呃...就这么一个。”

    “好吧!”唐奕彻底放心。

    “你下去吧,在馆驿之中,好生修养,想吃什么就吃点,想干什么,就尽管享受吧!”

    “这....”

    完颜劾里钵彻底迷糊了,叫老子来就问我有没有儿子?怎么这就赶咱走了?

    “您看这纳降之事....”

    “回去等着吧。”唐奕一笑和煦。“会让你满意的。”

    说着话,不由分说,让内侍把完颜劾里钵带了下去。

    只不过,看着完颜劾里钵背身的眼神,却是渐渐冷了下来,心中还不住念叨:

    “劾里钵啊,劾里钵....”

    “不是哥们手黑...”

    “要怪...就怪你那没出世的儿子叫...完颜阿骨打吧。”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