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21章 原来如此简单  调教大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让一个既会算计,又小心眼,还特么抠门儿的外交部长去和大辽议和,几乎已经注定辽朝这次是要倒了血霉了。

    被唐奕彻底放飞的文扒皮跟打了鸡血一般,干劲儿十足。整整在家里憋了三天,把议和的目的,谈判的步骤,还有大辽近五年的情报详详细细过了一遍。

    根据唐奕的战略思想,放大辽,灭金五国部,而这个“放”,还不能给大辽喘息之机,让他们半死不活,最好没有喘息的时间,这是最好不过了。

    对此,文扒皮很兴奋。因为把一国玩弄于股掌之上,不但名正言顺,还能名留青史,这样的机会可是不多。

    ......

    ——————————

    十天之后。

    文彦博领北府外相之职,正式于北府外务省职院照会大辽使臣——张孝杰,还有金五国部亲使——完颜劾里钵。

    ......

    呵呵,说起北府职院,其实就是原尚书六部在宫外的职房。

    出于职能的考虑,外务省将来主要是接待和洽谈国务使者,设在皇城之内不大方便,于是鸠占鹊巢,把六部的地方给占了,变成了外务省。

    至于六部去哪儿?这个唐奕另有打算,还没有具体选址,暂且搬到政事堂里,去和中书省、门下省挤一挤。

    且不说这个外务省出来的有多突然,单是这一个照会,就看出来文扒皮到底有多坏吧!

    三国会盟,两家求和,这老货明摆着就是要坐山观虎斗。

    得意扬扬的坐在外务省等着,心里还琢磨着,等辽使和金使到了得怎么摆脸色,让这两家先斗一波,大宋好坐享渔人之利。

    但是,见到张孝杰,还有完颜劾里钵,文扒皮不用“装”着摆脸色了......脸色本来就不好看。

    说起来,这两位和文相公还是有许多共通之处的。同是“少年得志”,权盖一方。

    “张小姐”那是大辽清宁元年状元及第,也就是大宋的至和二年,西历的1055年。

    这才多少年?

    才八年就做到了宰相,简直就是坐了窜天猴儿往上升,比文彦博这个四十岁为相还要牛叉好几条街。

    而完颜劾里钵,文彦博更没法比了。这货才二十四岁,论意气风发,比张小姐还发得狠。

    文扒皮这个不高兴啊,在大宋他算升得快的,可是和人家一比......

    算了,也没法比。

    冷着脸看着二人。

    “说说吧!”不咸不淡的开口。“辽朝勾结属部毁我辽河,围困莱洲,意欲何为?”

    二人一怔,这......这和设想的不一样啊!?

    完颜劾里钵认为,宋朝把辽、金两使同时召来并不是什么坏事,只要大宋一张嘴,那么其意图是亲辽,还是亲女真,是要战,还是要和,也就明了了。

    因为,不管大宋打算和谁议和,都必然要打压各一方。且金辽同召,这里面必然有激将之法。

    也就是说,完颜劾里钵现在就在等,等大宋先冲谁发火,先冲谁示好。

    先冲谁发火,那很可能最后议和的就是谁,反相示好的那一方并不一定笑到最后。

    这很正常,大宋要取得更大的利益嘛,借另一方吓唬吓唬,才能诈出更多的油水来。

    可是他没想到,这个白胡子老头儿看上去文文弱弱,却是这么凶猛,一上来就把大辽和金五部绑在了一块儿。

    啥意思?大宋要一杆子干倒?准备金、辽一起干!?

    ......

    而张孝杰那边和完颜劾里钵的想法差不多。

    虽然他一到开封便得知金五国部也派了使者,就已经预料到了要坏事儿。

    是个人都知道,宋辽乃是世仇,这么好的一个联金灭辽的机会,大宋不会轻易放过的。

    但是,今日前来,也算是准备充分,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被当“托儿”的准备,做好了大宋这个外相摆出一副亲近自己,刺激完颜劾里钵放出更多好处的准备。

    他更是做好了大放血的准备。

    准备用金人给不了,大宋无法拒绝的利益,把这个已经定了九成的败局反转过来。

    但是......

    但是这个文扒皮特么他不按常理出牌啊,一个本应该规避的问题,却被宋人自己第一个提出来了。

    他们要干嘛!?张孝杰实在理解不了。

    这是邦交大忌,大宋再强也没必要两个一起得罪。一个一个的解决,永远比让敌人联合起来成本更低。

    这没道理,更没有逻辑。

    文扒皮这个开场白就像一个无知的政治新嫩,用幼稚到极点的骄傲来彰显自尊。

    ......

    但是,话说回来,就算大宋把大辽和五国部逼到了同一战线,辽金联合应对大宋......

    辽金会赢吗?

    ......

    很难说。

    现在大宋只出动了十五万禁军,就把大辽主力堵在泽州,更别说涯州军在古北关还没出来。

    而这个季节,涯州军已经可以出关了。

    况且,就在前天,张孝杰得知了一个重要的情报,开封左厢营的二十万禁军已经秘密出京。现在,就坐落在外务省斜对面的左大营,是空营。

    二十万禁军去了哪里,张孝杰无从得知。

    但最有可能的去处,就是北方!!

    ......

    ————————

    想到这里,张孝杰有点怕了,对面的文彦博彻底打乱了他的算计,心中对大宋要决战两国的想法越来越生疑,越来越不敢笃定。

    想着想着,张孝杰猛然一震,又想起了另一个细节。

    前天,就在前天,那个同在大宋馆驿暂住的西撒克斯国王向宋臣进出了严正抗议,还在馆驿里大发了一次脾气。

    张孝杰虽然听不懂他吼叫的是什么,不过,敏感的张小姐出于慎重,还是花重金买通了翻译,得知西撒克斯国王的怒火原来是源于海贸。

    大宋知会爱德华,在未来三年之内要暂停整个欧罗巴,还有阿拉伯世界的商贸往来。

    这对已经开始依赖大宋商货的西撒克斯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

    ......

    本来张孝杰以为这个情报无关大辽,钱是白花了,可是现在一想到此事....

    表现上看还是无甚忧关,但是细想之下,张孝杰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船队!大宋现在急需船队!!

    废止海商,不是大宋不想挣钱了,而是他们现在所有的舰队都在支撑西方战场,还有西方贸易。

    他们要抽调船队,至于抽到哪去儿,这根本不用去想。

    渤海,一定是渤海!

    大宋舰队要争夺渤海的制海权,他们真的要和辽金同时开战。

    要知道,大宋的巨舰早已名声在外,一但让它们进入渤海,那就凭大辽那五万水军,可就没法象现在这般舒服了。

    只凭这五万水军,大辽阻断了辽河口与大宋本地的联系,阻断了燕云对莱州的海上支援......凭的是什么?

    不就是大宋的海船都忙着在给西方运粮、运兵、运商货,都在跑西方航路,来不了渤海吗?

    可是,大宋一但放弃了西方贸易,那闲下来的舰船要往哪儿停?

    此时此刻,张孝杰脸色煞白。

    他不敢想象,在封锁了海面的坚舟巨舰之下,大辽的五万水军能不能守住海岸线,甚至能不能守住内河,大宋是不是可以在任何一处有水的地方登陆?

    他更不敢想象,十五万燕云禁军,加上六万涯州火神炮,再加上二十万京师禁军......

    这样的阵容,大辽能不能顶得住,加上一个金五部能不能顶得住。

    ......

    ——————————

    张孝杰不知道,文彦博只是一句话,他就已经乱了方寸;更不知道,完颜劾里钵那边也同样茫然无知。

    等待他们的是一场互殴,也只能是一场互殴。

    虽然他们的政治生涯比文彦博光彩得多,虽然他们也是“少年得志”,意气风发。

    但是,老而不死,是为贼!!

    两人还太嫩,和当了十六年宰相的文扒皮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这个....”

    张孝杰抹了一把冷汗,对于文彦博质问辽金合谋害宋之事....

    “文相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这......”

    “只是一个巧合。”

    说完,还暗暗撇了一眼完颜劾里钵。心中暗道,你可得顶住啊,绝不能承认!

    他哪知道,完颜劾里钵早就承认了,特么向大宋觐的表册里就把大辽卖了。

    而且,现在文扒皮这么一吓唬,完颜劾里钵更是打定主意,赶紧把五国部撇出去,

    “宋臣明鉴!我女真各部远在重山万水,又怎会觊觎大宋之壮丽河山呢?”

    “辽河口不但没有威胁到我们女真人的生活,还给我们带来了财富,我们欢喜还来不及,又怎会无端攻伐呢?”

    “这一切,都是辽朝皇帝耶律洪基挑唆所至。望大宋原谅女真人的鲁莽,重修旧好,共讨奸贼!”

    ......

    把张小姐气的哟,恨不上去挠这个鼠尾辫儿的蛮子一个大花脸。

    他-娘的,全无节操可言,果然是不可信的野人!

    ......

    那边文彦博都憋不住乐,这女真人还挺会说。

    可是,面儿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冷笑一声:

    “重修旧好?共讨奸贼?”

    “怎么好啊??大宋与女真!有什么好!?”

    “抢出来的‘好’吗!?”

    完颜劾里钵气势一弱,自知理亏...还真是抢出来的好。

    “这个...”

    “若大宋......”

    “别!!”一听完颜劾里钵开始放好处了,文彦博立马打断。“我天朝地产丰饶,富庶无缺,真看不上你们那点小恩小利。”

    “回去吧....”

    “回去等着接战书,咱们沙场上见!”

    完颜劾里钵心里一突突,真要打啊?

    立马急了,说白了,金五部还没到一甲子之后那个程度,不论大宋,还是大辽,抢一票就跑还行,真要摆开阵势大干一场......一来没那个实力,二来没那个精气神。

    一咬牙,“我女真各部愿世代奉大宋为主,纳土归降!”

    反正给辽朝当孙子也是当,给大宋当孙子也是一样,完颜劾里钵干脆使出惯用伎俩,认怂。

    可是,他忘了,边上还站着个张小姐呢!

    完颜劾里钵越这么低声下气,张孝杰越是恨。恨女真人无信无义,恨当初怎么相信了这么一帮奸贼。

    张小姐打定主意,回到大辽,必将今天所闻尽数转告耶律洪基。

    以大辽皇帝那个暴脾气,不用大宋,大辽就不能容忍这帮混蛋!

    ......

    ——————————

    这正是文彦博要的效果。

    牵一个打一个,或者说,亲一个疏一个。看似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大宋从中也确实可以把利益最大化。

    但是,此为下策。金辽都不傻,让大宋牵着鼻子走一时,不可能走一世。

    将来让他们缓过气来,再联合起来打大宋,那就不美了。

    ......

    与其留有后患,不如上来就让两家互怼。

    看张孝杰和完颜劾里钵那表情就知道,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

    当然,情绪上的对立还远远不够,让金辽互掐,得有实际利益的冲突。

    接下来,文彦博开使和稀泥。

    见火候差不多了,又把张孝杰赶了出去,单独与完颜劾里钵聊了聊。

    当然,文扒皮可不是和完颜劾里钵在议和,而是明确的告诉他,若想议和也不是不行,让完颜乌古乃亲自入宋请罪。

    对此,完颜劾里钵当然不肯同意。

    他又不傻,特么来了还回得去吗?

    ......

    他不同意,那没办法了,文彦博直接送客,反正压根就没打算和女真来软的。他只不过是搂草打兔子,万一完颜乌古乃脑袋一热真来了呢?

    那他又能立上一功。

    这一出是专门给辽人看的,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大宋要钓的大鱼其实是大辽。

    在门外等了半天的张孝杰见完颜劾里钵出来,二话不出就要往里闯。

    该轮到他了吧?“张小姐”急坏了。

    从早上到现在,那个文扒皮根本不给他谈条件的机会。特么不管是和是战,起码你得听听吧?你就一点都不好奇?

    但是,他想说,文彦博偏偏不想听,直接把张孝杰拦在了门外。

    “时辰不早,马上就要用中饭了,张使臣还是大后天再来吧!”

    大后天??你特么怎么不一杆子支明年去?

    张小姐不淡定了,“文相公看...外臣过了晌午再来...可好?”

    “不好。”文彦博摇着头。“老夫下午要面见我朝官家,尚有要事要议。”

    “那明日....”

    “明日休沐,不起国事。”

    “哦....”张孝杰点了点头,倒是淡定了不少。

    说实话,文彦博这么拖着不见不谈,反倒让张小姐安心不少。

    大宋要是真想打,也就不用拖着他了。

    说明大宋还是想谈的,只不过人家占了优,要抻着你罢了。

    狠一咬牙,心说,这两天能不能等?

    能等,只要大宋想谈就行!

    但也最好不要等,再多两天,意味着左厢营的禁军离大辽又近了两天,意味着大辽又要更加的被动。

    “不瞒文相公,孝杰就直说了吧!”张孝杰打算摊牌了。

    也不进去了,就站在门口,当着完颜劾里钵的面儿,准备亮底牌。

    “只要南朝退兵,我朝皇帝已然示下,莱州、辽河口两地百年租税可尽数免除。”

    “南朝与我朝之岁币...亦可不付。”

    “且大辽愿以每年五十万贯宋钱之数......与岁大宋,以补莱州之失!”

    说到此处,张孝杰见文彦博毫无动心之意,知道这个筹码还是不够,犹豫再三......

    “还有!!”

    文彦博淡笑着看着他,“还有什么?”

    “还有就是...”张孝杰神情极为难看,终还是勉强道。

    “以泽州为界......”

    “以南...我朝再不设刀兵!!”

    ......

    那边完颜劾里钵都听傻了,知道大辽这回想和就得放血,但是没想到,放的这么彻底?

    等于彻底割让莱州和辽河,不但免除宋辽岁币,反过来还要给大宋岁币。

    更牛逼的是,耶律洪基疯了,泽州以南不设防?相当于把防线退后两百里,大宋的古北关立时没了压力。

    这本钱,还真不是金五国部出得起的。

    但是,这条件文扒皮能答应吗?

    屁!!

    扔几个岁币就想把大宋打发了?那他也就不是文扒皮了。

    他想要更多,多到......

    大辽无法承受!

    ......

    淡然一笑,此时文彦博发现,好像是他自己把问题想复杂了。

    大宋已经不是那个绞尽脑汁,要夹缝里求生存的大宋了,今非昔比,使得和辽朝掉了个个儿,咱们也能试试什么叫简单粗暴,什么叫以大欺小。

    看看张孝杰那股绝然无助,拼上所有的劲头儿,还有完颜劾里钵刚刚还坚决不同意让完颜乌骨乃来宋,现在却纠结到不行的表情,文扒皮就知道,多余了。

    绕这么远干嘛,一棍子闷倒就得了。

    背起手来,转身入屋。

    “进来说吧!”

    张孝杰提的那些条件,也就只够一张进屋的门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