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20章 换掉文扒皮  调教大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散了朝,文彦博找上范仲淹和贾昌朝,神情虽有犹豫,但还是咬着牙向两位老相公提出了一些异议。

    “子浩一言独大,是不是....”

    “是不是有些欠妥啊?”

    联金灭辽几乎是举朝同意,唯唐奕一人反对,这事儿就给否了。如此下去,那不就能了唐奕的一言堂了吗?

    对此,贾昌朝淡笑一声,“宽夫既然心存疑虑,那在殿上之时,为何不言?”

    “呃...”一句话就把文彦博顶的屁都放不出来。

    老贾心下之意,不敢当唐奕的面儿说,找老夫来做甚?

    良久,文彦博终于还是臊红着脸开口道:“毕竟是家国大事,还望贾相公莫要见怪。”

    “唉...”却是范仲淹长叹一声接过了话头。

    贾昌朝语气不善,那是有他自己的道理。这么多年被文彦博这些人压着,如今一朝得势,多多少少有点情绪和怨言,也属正常。

    不过,做为唐奕的老师,范仲掩却是不能为难文彦博的。

    “宽夫安心便是,子浩处理的已经很好了。”

    文彦博一怔,拧眉细想,“范公的意思是......”

    范仲淹淡笑,“宽夫心思缜密,自然一想就透。”

    得到范仲淹的肯定,文彦博一脸释然,“学生愚笨,多谢范公提点!”

    说着话,也不多留,告罪离去。

    ......

    ————————

    看着文彦博离去的背影,老贾颇为不屑,“这是来要差使的,你搭理他做甚?”

    “呵。”范仲淹干笑一声。“想要,给他便是,又不是给不得。”

    老贾一拧眉头,“什么意思?你想把与大辽议和之事交给文宽夫?”

    范老爷一摊手,“有何不可吗?”

    文扒皮今天来,表达的不就是担忧吗?担忧朝堂成了唐奕的一言堂,担忧此决定群臣不服。

    可是,真的不服吗??

    听听文彦博的说辞就知道了,他担忧一言堂,却不担忧给辽朝留一口气是祸害。

    这说明,他并不反对唐奕的决定。

    这一点唐奕并不鲁莽,他否决了群臣的想法的同时也抛出了另一个诱惑。

    在大宋这些朝臣眼里,在大辽面前扬眉吐气,比灭掉大辽更来得有诱惑力。

    这是一种报复心理,唐奕抓的很准。

    而文彦博,拿的更准。

    什么人担心一言堂?

    原来的癫王系当然不担心,他们巴不得唐奕威震朝堂呢,当然就是太子党。

    现在,有没有这个担心已经不在重要了。重要的是,文彦博提出来,那你就不得不考虑。

    考虑?考虑什么?

    平衡呗!

    怎么平衡?依当下来看,那就只有在屈辱大辽,扬我国威的功绩上,分一杯羹出来了。

    ......

    这点小伎俩怎么可能瞒得过范仲淹和贾昌朝?只不过,文彦博可能也没打算瞒,今天这是明着来要了。

    此时,老贾有点不乐意。

    在他的设想中,与大辽议和这事儿,范仲淹不好意思争,也不屑去争,那他贾子明当仁不让,就应该是他了!

    现在横插进来一个文彦博,贾相爷能高兴吗?

    象模象样地一拍桌案,满脸怒容,“这个文宽夫,怎么还是这么不长记性!”

    “如今大宋众志成城,他怎可继续利欲熏心!?”

    看向范仲淹,一脸正气,“依老夫看来,文宽夫不适合再在政事堂呆着了。”

    老贾够狠的,不但要抢差事,而且要把文彦博一棍子打死。

    本以为范仲淹会帮文扒皮说几句好话,哪成想,范老爷不按常理出牌啊!

    “确实不太适合。”

    “嘎?”

    老贾噎的不轻,几个意思?范仲淹也同意把文彦博踢出去?

    只闻范仲淹继续道:“对于文宽夫,子浩早有预判。”

    “此人嘛....”

    “如果头上是富彦国这样和气的搭档,是先帝这样仁慈的君上,其才华十成可取十成!!”

    “但是,换了你我这样的老前辈,加上唐奕如此强势的主政者,那十成可尽其半已经是万幸了。”

    说白了,文彦博好钻营这谁都看得出来,他上面不能有人,得是富弼和赵祯这种老实人,他才能放开手脚。

    可是换了现在,文扒皮脑子里就剩琢磨人心了,哪有什么精力干事情?

    “子浩的意思是,把文宽夫从参知政事的位置上换下来。”

    “......”

    贾相爷怔在那里,脑子里想的不是要把文彦博撤了,而是....

    “子浩什么时候跟你说的?他怎么没跟夫老说呢?”

    “噗....”范老爷乐了。

    斜眼瞅着贾昌朝,“我们师徒一起吃个饭话个家常,也要与你报备不成?”

    “嘿!!”

    贾相爷更不干了,“吃个饭?话个家常?换掉宰相这是家常吗??”

    “你们师徒过分了啊!!”

    “承认吧....”范老爷突兀的一话,把贾昌朝弄的一楞一楞的。

    “承认什么?”

    “承认你在吃醋!”

    范老爷指着贾昌朝的鼻子,凑到跟前儿。

    “你啊....“皱皱着鼻子,一脸的‘调戏’。

    “和文扒皮一个德性!”

    “满脑子都是钻营。”

    说完,范老爷两手一背,悠哉悠哉走了。

    把贾相爷气的呦,“范希文,你给等着!”

    “抢不来徒弟,老夫抢你的儿子!”

    ......

    ————————————

    数日之后,大内御苑。

    三月的开封不似关外的寒冷,春暖花开,色彩斑斓。

    赵曙、唐奕于亭中安坐,对面则是心绪不宁的文彦博。

    ......

    政事堂里没有什么秘密,范仲淹与贾昌朝的那段关于换掉参知政事的谈话早就传的沸沸扬扬。

    传到文彦博耳朵里,这几天他都惶惶不可终日。

    他知道,唐奕终究还是对他下手了,去找范仲淹和贾昌朝要差使是个昏招,催化了这个结果。

    但是,秋后算账也是意料之中。即使他不去争,那唐奕就能放过他吗?

    ......

    此时此刻,看着面前的官家和唐奕,也许,这是他最后一次以宰相的身份坐在这里......

    可是,文彦博突然不想再争取了,更不想再辩驳什么。

    “说吧....”语气之中透着无力与释然。

    “打算把彦博换到哪里去?”

    “陛下放心,不论去到何处,彦博始终是陛下的臣子,始终会尽心理政,做好每一事。”

    不是虚言,句句真心。

    也许是四十年为相,还太年轻,养成了文彦博的官欲和利己,想在相位上坐的更长,结果却因此失了相位。

    现在真的要离京了,文彦博反倒释然了。他已经是大宋在位最长的宰相了,还有什么不知足呢?

    “即使是去涯州,臣也绝无怨言。”

    ......

    “呵呵....”赵曙和唐奕都笑了。

    唐奕更是一点都不客气,“还想去涯州?美的你!!”

    勉强憋住笑意,“看来你都知道了?”

    “知道了。”

    “嗯,那也省得我废话了。”

    “本来呢,是想亲自把此事与你商量。”

    “不过,老师说宽夫尚需一些磨砺,所以就由老师先透漏出去,让你难受几天也属好意。”

    文彦博恨的牙根直痒,你狠!!还特么好意!?

    可是官家在此,他也不好与唐奕硬刚,梗着脖子点头,算是吃了这个哑巴亏。

    “说说吧,你想去哪儿?”

    “我....”文彦博心说,还行?还能自己选地方呢。

    想来想去,算了,还是别清高了,“若是陛下抬爱,可遣臣回介休,也算是....告老归家吧。”

    “介休?”却是赵曙一皱眉。

    “有点远啊。”

    而唐奕则是撇着嘴瞅着文扒皮,“回老家介休?那介休的官员可是倒霉了。”

    “就您这体格,挺个三、四十年好像没啥大问题,介休官员还怎么升得上去?”

    唐奕这可不是胡说,文扒皮这老货能活到九十一岁,堪称老不死。

    那边文彦博心里一哆嗦,啥意思?还真要三四十年的永远也不让我回来了啊?

    一咬牙,“但凭陛下安排。”

    唐奕闻言,一拍大腿,“这就对了嘛!”

    和赵曙相视而笑,大有看文彦博笑话的意味。

    两人笑的文彦博直发毛,不知道唐奕到底憋着什么坏。

    煎熬...两人越是不说,越是笑,文彦博越是难受。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了。

    终于,赵曙强忍笑意,让李孝光捧着一道旨意到文彦博身前。

    “文卿家自己看看吧。”

    文彦博接过圣旨,抬眼就看见李孝光那扭曲的脸,立马不乐意了。

    特么唐疯子和官家笑笑也就算了,你一个阉人笑特么什么?

    狠狠的剜了一眼李孝光,这才展开圣旨一观。

    “嘎!?”

    怔怔抬头看着唐奕和赵曙,“不......不......不离京?”

    唐奕心情这个好啊,难得见文彦博那不死不活的样子。

    “谁说让你离京了?”

    “呃....”文彦博一窘,心说,还特么是唐疯子会玩哈!

    谁能告诉他,旨意上写的这个“北府参邦使”到底是个什么“使”??

    大宋有宣徽使、召讨使、枢密使、三司使......哪有什么参邦使?

    瞪着眼珠子抬头看着唐奕,“这个北府....是何府啊?”

    他彻底懵了,大宋有东府也就是政事堂,有西府也就是枢密院,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北府。

    啥意思?两府变三府?那这个北府是管什么的啊?

    没错,文彦博猜对了,就是两府...变三府。

    此时,唐奕眼神一眯,不再逗弄文扒皮,“不知道是什么官儿吧?”

    “这是专门给你设的一个官职!!”

    “专门....”

    正在文彦博怔怔之际,唐奕看向赵曙。

    小赵曙立时会意,站起身形,原本的戏谑荡然无存,小脸上满是严肃认真。

    “文卿彦博,上前听封!”

    文彦博不敢大意,立时下拜,“臣...在!”

    “朕命你拣选精于外务之得力属官,开设北府外务省。”

    “领参邦使之职,统政北府,振我大宋!!”

    “......”

    .....

    文彦博都听傻了,一时之间竟忘了接旨。

    “北府...外务省...”

    “与礼部同权?”

    邦交礼节这是礼部的职权,怎么还多此一举,闹这么大动静?

    “不是同权。”唐奕给文彦博解释道。“礼部管邦交之礼,而你....管的是邦交!!”

    “从今往后,大宋与万邦诸仪还是礼部主理,但是大宋与谁有邦交,与谁为敌,却是由你文彦博替礼部拣选了!!”

    “包括外派使臣、设立使馆、友邦诸事,还有维护我大宋威仪,也由你文彦博一肩挑起!”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大宋脸面,是大宋的‘外相’!”

    “对外言论皆出你嘴,是宣是和,皆由你定!!”

    ......

    “这....”

    文彦博怔在那里,外相?原来还是宰相啊?

    可是,有必要这么隆重吗?专设一省,再开一府来处理邦交?

    “文相公。”唐奕看出了文彦博的心思。“别觉得轻松,现在的大宋和以往大为不同,甚至和任何一个朝代都不一样。”

    “我皇宋攻略几万里,打到了地中海,横渡大洋远走美洲。”

    “天下被越走越大的同时,也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紧密。”

    “这个时候,邦交之事就不是来了哪个使臣,要出什么规格的礼节招待的问题了。”

    “如今,需要建立使馆的邦国就已经不少,而且以后还会越来越多,需要和大宋时时保持沟通的国家更多!!”

    “大宋需要一张嘴,一张对外的嘴。”

    “我们的敌人也在变多,他们也需要一张嘴,一张彰显大宋天威的嘴。”

    “毫不客气的说....”

    唐奕逼近文彦博,“其职之重,其谋之详,其事之繁,绝不亚于任何一个宰相!”

    “宽夫肩上的担子很重,而且...会越来越重!!”

    “你...能胜任吗?”

    “我....”

    文彦博一阵支吾,让唐奕这么一说,他还真有点肝儿颤。

    “没关系...”唐奕一挑眉头。“不行可以换人,让你回介休养老。”

    你大爷!

    文彦博急了,有宰相不当回家养老,你当我傻啊?

    “干!!”恶狠狠的咬着牙。“端是干得!!”

    “嗯。”唐奕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好!”

    “那现在...”

    “做为外相,文相公第一个任务就是....”

    “是什么?”

    “榨干大辽!”

    ......

    说到此处,文彦博还没等应下,上首的赵曙竟然两掌抱前,给文彦博作了一揖。

    “外邦诸事,就拜托文卿了。”

    “......”

    文彦博怔在那里,他猛然意识到,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躬身下拜,一揖到地,“陛下放心...”

    “臣彦博,必当尽心竭力,肝脑涂地!!”

    ......

    看着文扒皮那视死如归的劲头儿,唐奕心情大好。

    所谓物尽其用,连王天真那头倔驴都有他的用武之地,何况一个文彦博呢?

    这老货头上不能有人,那就给他放权,给他个外交部长当当,让他那扒皮死抠儿、一心钻营的心思都用到外面去吧.

    “来....”

    “咱们现在就聊聊,要怎么榨干大辽!”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