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18章 大宋在前进  调教大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从曹府出来,唐奕没有直接回皇宫,既然好不容易出来一趟,那就......

    好吧,除了福康,他已经两个多月没见到老婆孩子了。

    在桃花坞走船,路过桃花庵,唐奕还特意向里面看了半天。

    可惜,柴门紧闭,空无一人。

    ......

    董惜琴随着黑子,跟唐奕去了涯州之后,桃花庵的那一大摊子就都压在了董靖瑶肩上。

    而为了更好的配合华联的情报网络,桃花理容院如今已经开遍了大宋,甚至远走大辽,“夫人社交”的理念为大宋这条战舰提供着更多、更细、更全面的情报保证。

    当年那个火爆的小丫头也不知道在哪里打点着生意,更不知道,她变成了什么样子。

    ......

    上了船,唐奕也不进舱,就站在船头,看着开封的人潮涌动,看着大宋都城的生机勃勃。

    良久,自嘲的一笑,他想起了很多过往,想起了唐记食铺。

    ......

    十七年前,他初到大宋时还信誓旦旦的想闲淡一生,想悠闲的看日升日落,看人来人往。

    可是,谁能想到,十七年后,这人来人往,日升日落竟压在了他的肩上。

    世事无常,唐奕真不知道,明天,又会有怎么的际遇等着他。

    ......

    不过,这种怅然追忆并没有让唐奕生出一丝伤感,反而有些欣慰。

    “您在天有灵,一定看到了吧,大宋正在蜕变,正在往你希望的那个方向....越变越好!!”

    大宋确实在慢慢的改变,这种改变不是有钱没钱,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冲劲儿。

    如今,百姓们眼里,大宋不再是羸弱的大宋,而是输得起,拼得动的大宋。

    人们提到美洲,提到欧罗巴,提到大辽,不再只是自我安慰似的嘲讽那是蛮夷之地,而是越来越想征服,越来越想赢,想让他们看看大宋有多强。

    军队,不再是得过且过的混日子,当兵的羡慕涯州军,仰望阎王营;将领们则是有领不完的军功,打不尽的天下等着他们。

    而一向鼻孔朝天的士大夫们也开始重拾谦卑,重新认识天下,重新审视武人,重新......

    为大宋定下一个更远大的目标!!

    ......

    说简单一点,大宋在变强,从里到外的变强。

    说复杂一点,这个国家正在恢复活力,正在复兴!!!

    ......

    “看着吧!!”唐奕仰望虚空,但却好像那个慈祥的老头儿就在眼前。

    “你的大宋...会君临天下!!”

    “你的大宋...会万古长存!”

    ......

    ——————————

    回到观澜,唐奕发现除了一些教喻和院工,几乎已经没有人认识他这个人了,一个个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这个直直就往里闯的青年。

    不过也好,落得清净,不用一个一个的打招呼了。

    径直走到唐家小楼,唐奕已经近四年没有回来了过了。

    院外的白墙上依然留着他临走之时提的那半阙词,末尾处依就空着,想来是没有人想得出下半阙。

    唐奕忍不住笑了,怎么可能想得出呢?

    “涯州望汴梁,云海天涯两渺茫。何日功成名遂了,还乡,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觞!”

    看上去工工整整的半阙词,其实是特么半阙零一句,到“醉笑陪公三万场”这里是上半阙,“不用诉离觞。”那是下半阙的开头。

    要是按照这个格律去对下半阙,能对上才怪。

    ......

    进得小楼,就见萧巧哥和君姐姐正陪着四个娃娃玩耍。

    看着眼前嬉嬉闹闹的画面,什么惆怅,什么回忆,什么这个那个,完全的拜拜了。

    唐奕张开双臂,“孩儿们!!你们的爹回来啦!!”

    “......”

    下一刻,唐奕惊了。

    本来他已经做好了被四个小混蛋亮白眼的准备,毕竟他们和唐奕不亲,结果....

    “爹!!”

    “爹爹!!”

    出人意料,唐家四小疯见了唐奕,嗷唠一声就冲了上来,默契的一条腿上挂两个,唐奕登时多了四个小挂件儿。

    “什么情况!?”唐奕那叫一个不适应。

    大手搂着四个小娃娃生怕他们摔着,瞪眼看着萧巧哥和君欣卓。

    “老子是不是进错屋了?”

    “爹!!”

    却是唐雨不干了,鼓起小嘴儿,掐起小腰儿。

    “有你这么和闺女说话的吗!?”

    “一点当爹的样子都没有!”

    唐奕无语,老子要是有当爹的样子,岂容你个小混丫头这般放肆?

    可是没办法,这简直就是唐奕的人生污点,看着唐雨那可爱的小脸,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这辈子,注定就是个惯孩子的家长了。

    “爹!!”

    唐奕在这愣神,四个活宝可不允许他愣神。

    “听说你当了辅政大臣?”

    “官是不是很大?”

    “啊...啊?”

    唐奕没明白,什么情况啊?四个小家伙儿加一块儿也没到束发之年,怎么又关心起他爹是不是辅政大臣上来了。

    接下来,唐雨给出了答案。

    “是不是嘛?”

    “那我们是不是就是开封城最大的衙内了?”

    “......”

    “是不是出去受了欺负,报爹的名号就可以了?”

    “......”

    “是不是吃香的喝辣的,能收一堆小弟了?”

    “......”

    “!!!”

    唐奕彻底懵了,这他妈的都什么跟什么啊!?

    抬头看着君欣卓和萧巧哥,“这都谁教他们的?”

    “怎么能教这些?”

    君欣卓闻声,也是一脸无奈,“可怪不得我们,还不是你那好小舅子。”

    “我那好小舅....”

    唐奕一下子噎住了,半天才见鬼似的瞪着眼睛,“赵宗麒啊?”

    瞪时脸就绿了。

    “小兔崽子!看老子不扒了他的皮!”

    不管几个磨人精,唐奕开始教训起老婆来,“我说你们啊,可不能这么惯孩子....”

    “照这么下去,再大一点那还了得??”

    “不得把开封城都给拆了?”

    对此君欣卓还算听进去了,暗自点头,打算以后严厉一些。

    可是萧巧哥,板着个脸,不咸不淡地斜了唐奕一眼,“这你可怨不得我们姐妹,还不是那些老的给惯出来的?”

    掰着手指头给唐奕算了起来,“在涯州的时候有吴相公,尹师父。”

    “回到京城更不得了,孙师父、欧阳师父、王老爷子,还有你范师父。”

    “对了,提到范师父,属他老人家最过分!!”

    “前天从京里回来,把他们四个叫过去呆了一下午,唐颂把胡子都给他拔了,也不让人说。”

    “范师父还有特别有理,老人家说了,管什么?他爹小的时候比这皮多了,也把开封作了个底朝天,不也成器了?”

    .....

    “......”

    唐奕一阵无语,心说,范老爷啊,不带这样儿的,感情不是你亲孙子啊,照这么下去,再过个五六年,开封四大纨绔......

    不对,再加上一个赵宗麒,五大纨绔,不就让唐家包圆儿了吗?

    哦,合着爹退下来了,儿女接班,多新鲜啊!?

    ......

    ——————

    “不行!”

    唐奕越琢磨越不是味儿,“咱不能在观澜住了,得离那些老家伙远点!”

    在院子里来回踱着步,“明天,明天就搬到城里去!”

    “要搬你搬!!”萧巧哥冷冷地甩下一句。

    “反正见天的也看不到人,在哪儿都一样!”

    说完,甩着身子,上楼去了。

    ......

    唐奕这才发现萧巧哥的情绪今天有点不对,“她......她这是怎么了?”

    君欣卓则道:“她心情不好,你担待一些。”

    “心情不好?”唐奕瞬间懂了。

    “那我上去看看她。”

    君欣卓点头,带着四个孩子到院子里玩去了,把整个小楼都留给唐奕和萧巧哥。

    ......

    唐奕上得楼去,见萧巧哥房门虚掩,也不打招呼轻轻推门而入。

    屋内,萧巧哥见他进来,依旧面无喜色,“你来做甚?”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多陪陪雨儿吧....”

    唐奕靠到她身边坐下,“来陪陪你。”

    说着话,揽过萧巧哥的身子,抱在怀里,“别多想,没事儿的。”

    萧巧哥顺势往唐奕怀里靠了靠,手臂环住唐奕的腰,语气却是软了下来,“小妹不是冲你,就是心里烦闷。”

    “我知道。”唐奕柔声回着。

    “北方的金蛮是大辽有意弄到辽河口的,自然要听大辽朝廷的话,他们不敢把萧家怎么样的。”

    “可是....”巧哥眼泪就下来了。“可是既然如此,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猛的从唐奕怀里起身,眼中满是泪水,“他们......他们不会打下了辽河口,就转头去打辽阳吧??”

    “我娘,还有我的两个哥哥,不会有事儿吧?”

    .....

    “不会的,我保证!!“

    说着,唐奕再次把萧巧哥抱在怀里,紧紧的搂着她,眼神却是有些迷茫地看向窗外。

    嘴上虽这么说,可是在心里,唐奕还真没底。

    ......

    金五部南侵辽河口,所造成的直接结果就是阎王营全军覆没,这对大宋来说,是损失是惨痛的、巨大的。

    若非狄青围泽洲施救,可能还会有更加无法接受的损失。

    但是,若论长远影响,其实大辽并不占便宜。

    首先,耶律洪基做梦也想不到,金五部就是一头喂不熟的恶狼,一口叼向辽河口没占到便宜,转头就趁大辽急于解围泽州的机会,把獠牙对准了大辽。

    一路南侵,差点打到了临璜。

    大辽北部一片狼藉,如同蝗虫过境,被抢了个精光。

    这样一来,不但大辽腹背受敌,而且以辽河口为界,东西两侧彻底被金五部切断了。

    大辽的东京辽阳,、抚州等地(也就是后世的大连,辽东半岛一带)一下子成了飞地,只靠海上联通。

    如此一来,大辽难受,大宋也难受。

    为了继续控制辽阳、抚州,耶律洪基不得不在渤海以北与大宋争夺治海权,以求保住与辽东的最后一点联系。

    而大宋呢,如今的辽河口已经是废墟,为了一座空城和完全废止的北方贸易,不可能和大辽在渤海以北过于拼命,使得身在辽阳的萧家与大宋彻底的断了联系。

    ......

    但是,唐奕实在不敢相信,疯了一样的金兵会放着近在咫尺的肥肉不吃,辽阳......

    不可能太平!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