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章 唐记食铺  调教大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新人新书,还请各位客官多多垂怜。

    已经过了起点责编的签约审核,嫌字儿太少的客官,可以先收藏,养肥了再杀。

    拼尽全力,即使粉身碎骨也能无憾赴死。小弟必不让客官们失望!

    ————————————————————————————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赵匡胤生怕走了唐末武人乱政的老路,定下了这重文轻武的立朝之本,也成就了这个华夏五千年历史之中,最温和、最可爱的时代。

    地处京西南路的邓州,深居中原腹地远离边患,又有湍河、刁河、赵河、严陵河等几条大河穿境而过,于东南汇于白河,注入汉水。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造就了邓州少山多平原的绝佳地貌。是以,农事昌盛,地产颇丰。

    邓州城不算大,但十却分繁荣。时逢卯时未过,朝阳初升,城内各处以是人声鼎沸,东西两市更人潮如织。各色商铺临街而立,贩夫走卒往来穿梭,一派盛世华年之姿。

    宋人生活极奢,不论官人商贾,还是市井小民,在城镇中生活的大宋娇民,显少在家中开火,尤其是早饭,多是到街面上的早点铺解决。因此宋代城市的餐饮业十分发达,街边巷口酒店饭铺多如牛毛。

    西市接临西城门,西北、北方经由官道南下的客商多由此门入城,西市在邓州也最为繁华。晨光之中,这里开门迎客的早点铺子也最多。

    其中生意最好的,当属西市把头儿的一家——唐记食铺。别家铺子才刚刚开始上客,此家,却已在门外排起了长队。

    与别家不同,唐记食铺把高灶架在了铺子外面,两口平底的三尺大锅并排架在灶上,泛着腾腾的热浪。透过锅盖隐约听见锅里传里呲拉拉的响动,勾得排队的诸位一阵心急。

    排在队首的妇人似是等不及了,对掌灶的那位出言催促道:“我说马老三,唐家大郎怎么就雇了你这么个温吞老汉,快些出锅,家里还等着吃食呢!”

    “嘿。”马老三眼睛一立,“就你急?着急你咋不去照顾别家生意?”

    妇人闻言,指着唐老三左右招呼着笑骂道:“大伙都听见了吧?兀那马老三却是越来越狂,居然都开始赶客人了!”

    众人一阵哄笑,大伙都是街坊近邻,平时开几句玩笑谁也不会当真。再说,唐记食铺现在可算是邓州一绝,别家要是有唐记的手艺,也不至于长队堵街的,非要在唐记苦等。

    妇人伸头朝着店里面吆喝:“唐家大郎,还不出来照顾生意?再由兀那老汉胡乱支应,客人都被他吓跑喱!”

    妇人话音刚落,就见店中出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一身青衣小褂,甚是精神,手里还拿着把木工小刀。

    少年站在店门也不上前,笑盈盈地看着妇人。

    “跑了不怕,只要六婶和众位街坊还来关照小店,就饿不死小子!”

    “端是一张巧嘴!”六婶白了少年一眼,其实心里如沁蜜糖。

    转头又向马老三吃味道:“兀那老汉真是福气,摊上唐大郎这位运财童子。老身要是摊上这样的主家,也要甘当佣户了。”

    马老三虽闷头盯着锅灶,却难掩得意之色。

    “六婶快别夸了!”唐大郎伫立门沿,打趣道:“再夸,小子可就当真了。”

    哈哈哈哈....在众人一阵哄笑声中,唐大郎又折回店中。

    ............

    唐记食铺的早点供应一般外卖居多,店中不像外面那般热闹,反倒清静不少。

    唐奕回到柜台里,看着店外马伯守着锅灶,店内马婶前后支应,一切井然有序,心中说不出的踏实宁静。

    嘴角牵起一个弧度,拿起柜下一块两尺多长的木条,用小刀继续雕琢起来。

    木条为一半弧长形,三指多宽,二尺多长。一面平滑另,一面则带着弧度,形状十分古怪。粗看之下,倒像是半截扁担。

    只是,扁担的一头还连着一块巴掌大的扁平木板,实在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其实这东西宋人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放到现代,九成九的人会认出来,这分明就是一把吉他的琴头。

    ....

    宋人当然不会知道吉他这种乐器,也唯有唐奕这个开了挂的家伙,才会把它带到大宋。

    唐大郎本是千年之后的那个时代,一位普通的硕士研究生,姓唐名奕,与北宋的唐大郎同名。

    毕业之后,回老家接手家里的买卖,不想第一天就出了状况。一声惊天巨响,不单把唐家的私营小厂炸上了天,连唐奕也顺带着被崩的骨头渣子都没剩。

    可能是老天爷觉得,培养一个新时期的高学历人才不容易,死了可惜,于是,唐奕稀里糊涂地跨越千年,来到了这个中华民族最鼎盛,也最悲情的时代。

    前世的唐奕走的“轰轰烈烈”,一声巨声伴他长眠天地。

    这一世的唐奕来的却是“悄无声息”,甚至有些凄零惨淡。

    .........

    一睁眼,唐奕就发现,这个北宋的唐奕还真是惨的可以。

    家人死光了不说,家产也被这具身体的败家爹祸害光了,自己更是在家败和丧父的恐惧中一病不起,这才让千年后的唐奕钻了空子。

    唐家原本是邓州大户,传到唐大郎之父唐冠宇这一代,更是家财万贯,田产颇丰。盛极之时,唐宅光使唤佣人就有十几二十个,一时风光无二。

    唐老太爷英年早亡,把诺大家业留给了独子唐冠宇,唐冠宇就是唐奕在宋朝的便宜老子。

    这位唐官人是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没几年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不说,还把唐家诺大的家业败得精光。唐妻见家道日渐衰落,苦劝无果,郁郁而终。

    所谓天作有雨,人作有祸,醉生梦死的唐冠宇终于醉死在烟花柳巷,只剩下唐奕孤儿一个。

    唐冠宇最后的几年已经败光了家产,只能靠遍卖祖业为继,家里使唤佣人的佣资更是一拖几年。唐大官人一死,几十个长工使女眼见拖欠的佣资是要不回来了,哪里还顾得上唐家还有未成年的小少爷。

    情急之下把唐家几乎搬空,卷财而走。唐家被搬得几无可搬,连厨房做饭的大锅都让人搬走了。

    但,凡事都有例外。

    在忙着搬空唐宅的一众家仆之中,唯独一对老夫妇未动,就是马老三一家。

    按说,最恨唐冠宇的就应该是马老三。

    马老三育有一子二十有三,早就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但是古代娶妻,三媒六娉可要不小的一笔银钱,马老三一家又穷得叮当响,本以为一家三口在唐家做工,攒下些银钱好做迎娶之用。哪成想,在唐家干了四五年,一个大子儿都没拿到,唐家就败了。

    唐冠宇一死,马老三也不是没有想过和别的佣工一样,搬些唐家财物变卖,好为儿子娶上一门亲。但看到唐奕还是幼年蒙童,又一病不起,马老三实在下不去这个手。

    忠厚老实的马老三一咬牙,不但没有落井下石,还担负起了抚养唐奕的责任。

    马家父子在街面找些为商户搬运的活计勉强为继,马婶也接些帮人浆洗之活,贴补家用。

    刚到大宋的唐奕放眼望去,除了空空如野的唐宅,就剩了三个忠仆。

    不但锦衣玉食没有,美婢娇妾欠奉,还要眼看着年近五十的马老三夫妇日夜操劳,二十大几的马家大哥无钱迎娶。

    唐奕顾不上思念千年后的父母亲人,更顾不上埋怨当下这具身体的死鬼老爹是个神坑。摆在面前的问题就是,如何让自己在这个时代过得安逸,如何让身边的好人不再受苦。

    经过一段时间对大宋朝的了解,唐奕发现,他虽贵为高科技人才,但是在千年前的大宋,他的前世所学,特么根本没什么卵用。

    至少依他现在的处境没卵用,谁能告诉他,一个‘高分子化学’硕士生在大宋怎么玩得转?

    无奈之下,唐奕只得从最基层做起,.把目光转向了餐饮业。

    大宋的餐饮业十分发达,在这个中餐体系初步成形的时代,后世的一些菜品十分适合宋人的口味。

    在这个植物油还只用来点灯,炒菜还被京城里的大酒楼当做独门秘技藏着掖着的朝代,唐奕就算卖生煎包,也能挣个盆满钵满吧。

    于是,唐奕不顾马老三的极力劝阻,毅然卖掉了祖宅,在西市街面上盘下了一间铺面,开起了“唐记食铺”。

    唐记食铺卖的,就是生煎包。

    冷静下来的唐奕想的很简单,前世生活在快节奏、高压力的现代都市,没办法他只能被隆隆向前的大时代推着向前走,不得不妥协,不得不随着人流忙忙碌碌。

    但是,老天给了他重生一次的机会,而且是最安逸平和的北宋中叶,那不享受享受生活,都对不起老天爷的一番苦心。

    家藏市井凡民中,

    财如清溪自来投。

    醒时美妾评茶笑,

    梦入山水天地游。

    这特么就是唐奕的终极目标!

    一间小店,不用自己多操一分心神,小有盈余,足够他应付当下的生活了。

    等过几年,攒下一些银钱,再干点宋人都干不了的买卖,挣钱之后...

    挣钱之后,当然是干点现代人干不了的事儿。

    比如.....

    娶上一堆老婆....

    至于吉他,纯粹是把唐奕憋的没法儿的产物。

    宋朝虽然是繁华至极,但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还是太过单调。况且,大宋朝那些“找乐子”的地方,他一个十四岁的孩牙子也去不了啊。

    实在无聊,唐奕就想把后世他唯一的爱好——吉他鼓捣出来。

    虽然他只会弹,不会做,但是玩了那么长时间,他对这种乐器的了解还是很深的。没做过不要紧,慢慢摸索着来吧,反正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总有一天会做出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