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百九十一章:恐怖事故【第一更】  黑暗王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殿下,需要我立刻派人去翼族么?”索尔立即问道。

    杜迪安瞥了他一眼,“派谁去?你去?谁能留住乌莉塔?还是说派人去打草惊蛇?”

    索尔心头一跳,忙道:“属下不敢!”

    “传令给翼族,让他们立刻配合王城张贴告示,通缉乌莉塔,如果三日内仍不得遵令,一律以叛乱罪处置,另外,传奇寄生魂虫的事,让他们再出一条!”杜迪安冷声道。

    索尔脸色微变,低头道:“是,大人。”

    杜迪安让诺伊斯跟着索尔,熟悉王宫里的大小事务,以及王宫里的各个官员的职位,及相应的权利和工作,另外,他让卡奇回到外壁区,将黎塞留,鹰眼等人及他们的亲信召到内壁区中,让他们跟王室的关系网进行接洽,他准备尽快将内壁区完全掌握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黎塞留不是第一次来到内壁区,却是第一次来到王城,以及王宫中,他感到难以置信,当初杜迪安夺走他的教皇之位时,曾扬言要攻下内壁区,但他只当笑话来听,毕竟,内壁区的高手有多少,他数都数不过来,单是他所知道的那些大人物,随便一根手指就能碾死当时的杜迪安。

    但转眼间短短时日,这离奇的事却成真了,仿佛神迹!

    他不知该喜还是该悲,不过从杜迪安的表现来看,他一颗心安定下来,知道杜迪安没打算将他杀人灭口。他仔细想想觉得也是,自己先前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如今王权都掌握在杜迪安手里,哪还需要杀他灭口?即便他将以前的事全都抖露出来,又能造成什么威胁?

    “虽然壁主归来后,一切都将成泡影,但我的命早就跟他绑在了一起,能在临死前享受享受这样的生活,倒也不错……”黎塞留心中安慰自己。

    跟黎塞留相比,鹰眼和剑王等一众黑暗教廷的长老们则有些激动兴奋,在他们心中,内壁区从出生时就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他们无数次幻想过内壁区的风景,直到今天才见到,而且一见就是在内壁区最高权利中心,王宫当中,这对他们来说有些不可思议。

    “黑暗教廷今后依然保持黑暗教廷的风格,在内壁区也是如此,修道院在外壁区玩弄的光暗把戏,在内壁区也能上演,修道院没那个能力做到这一步,但我们有。”杜迪安向鹰眼等黑暗教廷长老说道:“稀有魔痕,王室会免费提供给你们,神浆你们需要多少尽可来取,务必尽快提升实力,限你们在一个月内,让内壁区的人知道你们的存在,而你们,也要知晓这里各个城市的事情,包括某位伯爵的女儿喜欢穿什么颜色的内衣,知道么?”

    鹰眼等人膛目结舌,顿感压力,不过一个月的时间,有杜迪安的王权撑腰,要办到这个还是大有希望的,没有人敢摇头。

    时间很快。

    两天后,翼族传回消息,在翼族地界中张贴出了通缉乌莉塔的消息,这个表态,意味着归顺。同时,他们也递交上了一只传奇寄生魂虫,蝙音者,以及五只稀有寄生魂虫,附加翼族来使亲自来到王宫,向杜迪安赔罪道歉,苦口婆心的诉苦,恳求原谅。

    杜迪安见此,也没继续相逼,让索尔送走了翼族来使。

    得手的三个传奇寄生魂虫,杜迪安将狩影者交给了欧若拉,岩族的食金者交给了诺伊斯,而翼族的蝠音者,他暂时还没有人选,本来他打算给吉妮丝,但考虑到吉妮丝有时心肠会软,担心她听到什么机密,却因为会牵扯到无辜的人太多,而隐情不报。

    “可惜,格莱莉不在……”杜迪安心中叹息,格莱莉算是他的一个朋友,最早相遇,在他出狱后,梅隆财团派她来暗杀自己,但她却放过了他,算是有救命之恩。

    “这些神浆,你们每天使用到自己承受的极限为止,不要过多,也不要太少,根据夏曼森博士的估测,以你们如今的实力,欧若拉你大概两个月后,就能成为拓荒者,记得抓紧时间磨练格斗,你们两个的狩魔器,我会尽快让人给你们打造出来,欧若拉,你平时多去壁外磨练一下。”杜迪安向欧若拉说道。

    欧若拉眼眸发亮,她如今也不再是那懵懂的小女孩了,知道狩猎者上面的强者阶位,拓荒者基本已经是内壁区的一流高手,而且经历过入侵者的创伤,如今内壁区的拓荒者数量大减,她提升到拓荒者地步的话,已经算是较为强劲的战力了。

    诺伊斯望着杜迪安,“少爷,我呢?”

    “你就陪在我身边,我会请人来给你陪练的。”杜迪安向他道:“内壁区还不算完全平定,难免会有些叛乱的人想要暗杀我,他们没那个力量,只能通过投毒这样的手段,还得靠你替我试吃我的伙食呢。”

    诺伊斯心想也是,他有些无奈,虽然他的魔痕从稀有提升到传奇,但工作似乎没变,依然是为杜迪安当试毒员。

    “索尔,魔物研究所那边可有消息?”杜迪安看向旁边的索尔。

    索尔低头,“还没有消息,但您之前让我派人过去提取的神浆,他们如数给了。”

    “给了神浆,倒也算态度。”杜迪安沉吟少许,道:“你再传信给他们,让他们张贴乌莉塔殿下的通缉告示,另外派人来王城,替我们打造狩魔器,还有,告诉他们,王城今后会提供他们诸多便利,方便他们的研究,如果他们‘需要’的话,可以再送他们一座城。”

    “大人,您这是打算恩威并施?”索尔看出杜迪安的用意,略微沉思一下,说道:“大人,我有些不解,想冒昧请示您,以您的力量,完全能直接镇压魔物研究所,让他们归顺,以他们的积蓄,根本无法与您抗衡,魔物研究所除了还有一头蛰爪龙蛇魔物比较棘手外,根本没有其他人能与您匹敌,即便是那蛰爪龙蛇,以大人您的力量,也完全能将其斩杀,何必直接武力降服?”

    杜迪安瞧了他一眼,“我今后还有不少事情需要他们配合,能够让他们主动归顺最好,武力降服,难免会有旧怨,说起来,你对魔物研究所是不是有什么看法?”

    索尔微怔,低头道:“不敢,只是我以前跟随我老师学习时,就曾听说,壁主大人和公主殿下,都有意地压制魔物研究所,这消息不知是真是假,但这么多年,魔物研究所立功不少,但壁主的赏赐却很一般,一旦出了事,反而会加倍责罚,这难免有点奇怪,所以我认为,您若是给魔物研究所一座城,并且提供他们便利的话,我担心,魔物研究所会超出您的控制……”

    “有这事?”杜迪安有些诧异,思索一下,道:“所以你觉得,壁下压制魔物研究所,是忌惮他们的发展,会变得不可控?”

    索尔低头,没有说话,但态度已是默认。

    杜迪安手指微微点在王座上,思绪转动,这魔物研究所说白了,就是专门研究魔物,以及相关东西的科研人员,在旧时代什么最危险?答案毫无疑问,科研人员。

    即便是一位愚蠢的统治者试图发动全球战争,都未必能够摧毁地球,但科研人员可以做到。

    这便是科研人员的恐怖之处,这位壁主多半是知晓这点,所以处处压制。

    “看来,这魔物研究所以前过的并不愉快。”杜迪安想到自己初次偷入内壁区时,在荒原上看见魔物研究所在放牧魔物,可见魔物研究所的这些实验,不但会给平民带来恐慌,也会给贵族带来恐惧和厌恶,更会令壁主忌惮,而这种种,必然说明,魔物研究所曾做过震惊世人的大事。

    “魔物研究所曾经制造过什么灾难么?”杜迪安向索尔问道。

    索尔微怔,点头道:“有过,而且不止一次,在最早的两百年前时,当时还没有叹息之壁,壁内一片和睦,后来魔物研究所在一次研究事故中,泄漏了行尸病毒,结果带来大面积感染,情况比我们内壁区前不久爆发的尸乱还要恐怖,当时我们壁内的人数有两千多万,但那次病毒泄漏事故爆发后,人数减少到一千二百万,死了足足八百多万人!而叹息之壁便是在那个时候建造的,目的是隔离被病毒感染的行尸。”

    杜迪安目光微动,道:“还有呢。”

    “第二次是上百年前,魔物研究所制造出了一只恐怖的怪物,当时的壁主拼尽全力,才将这怪物杀死,而壁主也身受重伤,后来不治身亡,这位壁主便是我们现在亚里士多德壁主的父亲,所以壁主他才会处处压制魔物研究所,如果放任魔物研究所的研究,指不定他们还会不会再制造出更恐怖的东西。”索尔说道。

    杜迪安心中吃惊,魔物研究所在上百年前制造出了匹敌壁主的怪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