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二十六章 迎娶公主  参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南风笑了笑,他也只是随口一说,成亲是大事,定下的日期总不能随意更改。

    回到住处,只见猪老二正在院门外等候,这家伙虽胖却不经冻,不停地搓手跺脚

    见二人回返,猪老二上前说话,只道皇帝赏赐了婢女下人,请二人前往接收。

    闲来无事,二人便随猪老二去了新建的宅院,里面还在赶工收尾,遣派过来的杂役和婢女都在院外候着。

    十八个婢女,元安宁留下三个年纪较大的,九个杂役,她只留了一个年岁较小的充当门房,余下众人尽数退回。

    刚刚选罢,车马队伍就到了,是运送生活器皿和皇帝各种赏赐的,元安宁等人忙不过来,南风也上前帮手,一直忙到傍晚时分,终于将各处安置妥当,而那几个婢女仍在后院忙活布置洞房。

    御笔匾额也挂上了,没写公主府,写的是七星别院,此前他从未向宇文邕提及自己的情况,这些多是宇文邕派人打探到的,由于是在破庙旧址起的别院,就想到他的一干兄弟姐妹可能会来探访,这一称呼最能令众人感觉欣慰。

    人在什么位置,很大程度上是由智慧决定的,似宇文邕这种心思聪慧,洞察人心的人,想不身居高位都难。

    当晚二人就自新家歇息,次日一早,轿子就到了,这是来抬元安宁的,公主出嫁得自皇宫出发,之前还得有梳妆绞面等诸多繁琐的事情要做。

    元安宁被抬走了,他在家里也不得空闲,与猪老二等人前后忙碌,准备接亲。

    下午,下雪了,下的很突然,雪势也大,鹅毛大雪。

    迎亲队伍出发,前面鸣锣开道,南风骑马行在正中,后面是新娘乘坐的轿辇。

    雪下的很大,街上少有行人,实则这大雪也是他故意左右,此番迎亲不过是给元安宁一个交代,说白了就是二人走个过场,没必要让太多人见到。

    猪老二和老槐为表忠诚,非要随行,一个牵马,一个跑到前面敲锣,这俩家伙都不是人,有异类气息,马匹能察觉出来,很不安定。

    本来就不安定,猪老二还乱敲锣,这匹马原本是战马,听惯了锣鼓声响,猪老二胡乱敲打,令它误以为是鸣锣收兵,冷不丁的调头往后跑。

    也幸亏故意降下大雪,阻碍了他人观看,如若不然怕是真要丢人出丑。

    撵走了猪老二和老槐,队伍继续前行,往皇宫接亲。

    皇宫门口站着几个浑身是雪的老太监,见队伍来到,立刻传旨,可能冻的时间挺长了,一开口牙关都打颤,圣旨一共两道,一是敕封元安宁为公主,二是赐婚加封。

    南风本以为来到娶了就走,未曾想迎娶公主的礼仪异常繁琐,还得考试,第一关是考新郎的武功,几个勇敢的武士拦住去路,向南风邀战。

    大喜的日子,总不能真打,应个景儿也就是了,走过几招,武士认输,吆喝一嗓子,大致意思就是新郎官身强力壮,武功高强,他们几个不是对手,只能让路放行。

    武功高强倒是不假,但身强力壮就纯属撒谎了,他个子不高,长的也瘦。

    第二关是考文才,几个老文官拦住去路,显摆渊博,卖弄风騒,提些三岁孩童也能答的上来的问题,这些问题自然难不住南风,回答过后暗暗鄙视文官小瞧他,净提些幼稚问题。不过转念一想,此事也不能怪他们,倘若真的提出新郎官回答不了的问题,将新郎给难住了,届时娶不走公主,他们的罪过可就大了。

    你问我答,几个回合之后,又开始吆喝,大致意思就是新郎官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准许前进。

    本来两关文武双全也就完了,未曾想后面还有,一群官宦人家的孩子围住去路,讨喜要钱。

    类似的事情他们可能干过,都是富家子弟,铜钱打发不了,南风见他们赖着不走,起了玩心,洒出金锭满地,金锭太大,他们拿都拿不动。

    眼见闹的差不多了,又有人扯着嗓子喊,只道新郎官友好慈爱,心思良善。

    第四关是一群老头儿老太太,也是拦路要钱,这些都是些官员和他们的妻妾,原本都是养尊处优的人,受了皇差在这里乔装拦路,都快冻死了,也只为应个景儿。

    照例给钱,还是那般大手,大手到足以令这些官员动容,暗道真财主。

    接着喊,这次喊的是体恤长者,谦恭敬老。

    成亲是很无聊的,不过这么一闹,反倒挺热闹,实则先前那些叫嚷都是喊给新娘子听的,新娘子能根据喊声猜到新郎到哪儿了,也能加重心中的期待。

    还有第五关,一群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子占据通道两侧,身着罗裳锦绣,素纱红绸,顾盼生姿,秋波暗送。

    南风不明所以,有些疑惑,这大冷的天儿,一个个穿的这么少,冻的嘴唇发乌还在这儿搔首弄姿,这是作甚。

    很快他就知道这是作甚了,那老太监称赞他是正人君子,无视繁花似锦,目不斜视。

    这自然也是撒谎,他不但斜视了,还瞪眼了,不过老太监自然不能说新郎官,‘眼神飘忽,左右张望。’

    大喜的日子,过五关也就行了,斩六将就免了。

    终于进门了,一群老后宫围绕着元安宁,这帮妇人年纪都很大了,有些可能还是元安宁的姨娘,见新郎进门,都围着元安宁哭。

    按成亲的规矩来说,哭也正常,是不舍得女儿出嫁,不过这帮家伙可是真哭,也不知道是不是趁机发泄心中的悲苦,哭的南风头皮发麻,心里发毛。

    元安宁身穿彩凤大红嫁衣,凤冠霞帔,碧玉珠履,浑身上下的首饰珠宝怕是有好几十斤。

    人靠衣裳马靠鞍,这话一点儿不假,元安宁原本就好看,此番穿上了嫁衣更加好看,说好看也不对,因为蒙着盖头看不到脸,确切的说是更显从容贵气。

    便是早就熟了,此番看到心中还是别有一番感触,叫花子娶了公主的那种感触。

    便是看到了新娘,也不能立刻带走,还得吃上一顿酒,酒宴早就准备好了,宇文邕坐主,三公九卿作陪。

    哪怕明知道宇文邕有心示好,南风也好生感动,将众人逐一敬过,最后坦言欠下宇文邕人情。

    宇文邕求的就是他这句话,与他往来八大碗,喝的南风心惊肉跳,也幸亏他有灵气在身,如若不然定然喝宇文邕不过,论智慧,宇文邕与陈霸先也就在伯仲之间,不过此人身体里留着胡人的血,骁勇果敢,大有魄力。

    齐了规矩,牵着元安宁出门,一出门,雪停日出,阳光普照,上轿之后,大雪再度降下。

    众人不明所以,惊呼神奇。

    回程时多了两个人,一个是轿子里的元安宁,还有一个老宫女,跟随在轿子左右。

    由于中途耽搁了时间,回来时都入更了,给了赏钱打发队伍离去,猪老二和老槐又带着一干土地庙的旧识过来与南风道贺。

    看得出来它们是想留下吃酒的,但南风哪有心思陪这群妖魔鬼怪,给了喜钱,打发它们去外面吃酒。

    早就认识了,也不用紧张了,也不用金矶子挑,直接用手把盖头拿了,一笑,回一笑,这就算成了。

    晚饭是对坐吃的,吃完饭,丫鬟收走了碗碟杯盏,南风过去插门,见到那自宫里跟出来的老宫女站在外头,就冲她摆了摆手,“下去歇着吧。”

    待得插门回来,元安宁已经坐到床边了。

    南风左右挥手,灭了灯烛,走上前去,嘿嘿一笑。

    是否经历人事还是有区别的,十五岁经历了人事那也是妇人,三十岁未经人事那也是女孩,女孩总是会害羞的,害羞就免不得垂眉低头。

    南风笑过之后也就没了动作,左看看右看看,斟酌如何下手。

    端详过后,坐到旁边伸出手去。

    “你想做什么?”元安宁斜肩避开。

    “我想遵行天道。”南风笑道。

    “何为天道?”元安宁笑问。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南风答道。

    元安宁愣神过后方才明白南风的话外之音,歪头一旁,紧张期待。

    南风也有些紧张,直身站起,“忘了喝交杯酒。”

    “不喝。”元安宁说道。

    “也好,省得一张嘴一股酒糟味儿。”南风笑道。

    元安宁不接话。

    南风走到床边脱鞋登榻,冲元安宁招手,“都这么熟了,别客气,快来损我。”

    元安宁没动静。

    “三十岁的老姑娘了,还害羞呢。”南风笑噱。

    元安宁不愿听,摘了只镯子扔过来打他。

    南风接过镯子,主动上前,帮元安宁拆卸首饰,叮叮当当,单是镯子就几十只,发簪也一大堆,还有配饰和挂件,单是拆卸这些就耗时不短。

    接下来就容易多了,三下五除二,解围之事大多是南风做的,元安宁只在他寻不到纽扣和绳带时才会动手。

    之前看过一些,却不曾看的这般全,元安宁纤细苗条,自然不会凹凸有致,却是身形婀娜,公主十个有九个肌肤白嫩,原因也简单,黑不溜秋的妃子皇帝也不会宠幸。

    接下来就是顺理成章,然后是行云流水,即将水到渠成之际,屋外传来了一声尖利的叫喊,“时辰到啦。”

    这声叫嚷来的很是突然,吓的南风一个激灵,疑惑回头。

    “是敬事女官。”元安宁轻声说道。

    见南风不解疑惑,再度解释,公主出嫁朝廷都会指派一名敬事女官,此人的职责是控制公主和驸马云雨的时间,限时一刻钟。

    “要是一刻钟不够呢?”南风哭笑不得。

    “那只能下次了。”元安宁说道。

    “怎么有这种规矩?”南风皱眉。

    “公主大多孱弱,驸马多为武将,皇家是发乎关爱之心才定下这样的规矩。”元安宁说道。

    元安宁话音刚落,屋外又是一声时辰到了。

    南风气急恼怒,翻身下地,开门探头。

    “驸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