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二十五章 入土为安  参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眼见南风抱了尸体出来,守候在外的猪老二和老槐立刻迎了上来,“大人?”

    “辛苦你们了。”南风抱着大眼睛向庙外走去。

    元安宁冲一脸疑惑的二人点了点头,快走几步,跟上了南风。

    待二人跟出庙门时,南风和元安宁已经消失了踪影。

    瞬移回到住处,南风将大眼睛暂停西屋,转而看向元安宁。

    见南风欲言又止,元安宁立刻猜到他心中所想,“你且去安排,这里交给我。”

    一柱香之后,南风回来了,元安宁仍在西屋忙碌,南风搬拿柴草,自灶间烧火温水。

    半个时辰之后,元安宁自西屋出来,冲南风轻声说道,“好了。”

    “多谢你了。”南风茫然道谢。

    元安宁摇了摇头,“何时入殓?”

    “明日卯时,我不想让她走的太远。”南风转头看向元安宁。

    “那就留她在家里,也方便祭奠。”元安宁点头。

    “谢谢。”南风点头。

    元安宁拍了拍南风的肩膀,转而直身站起,“你去休息,我与你煮饭。”

    南风摇了摇头,“我去趟东海,将莫离寻回来。”

    南风走的时候眼圈是泛红的,但他有没有哭过却无人知晓,半个时辰之后带回了一具很小的尸体,那是一个具七八岁男童的尸体。

    元安宁什么都没说,因为她知道莫离的遭遇,也能理解南风的心情。

    夜幕降临,破庙方向灯火通明,不消说,这是在连夜赶工。

    南风一直自西屋坐着,门是关着的,元安宁没有过去打扰,只是自灶间静坐相陪。

    三更时分,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眼见西屋没有动静,元安宁便出去开门,来的是猪老二和老槐,二人抬着一口偌大的箱子,将箱子抬进正屋之后,二人冲元安宁道别。

    “来得及吗?”西屋传来南风的声音。

    听得南风声音,猪老二急忙停步拱手,“回大人,来得及,两处地宫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垒砌完成,棺木也放置妥当,眼下正在往里面搬移殉葬礼物。”

    猪老二言罢,不见南风回应,再度冲元安宁拱了拱手,与老槐出门去了。

    箱子里是两套千古衣物,内里上下,无不齐备,但只有一套合用,另外一套男子寿衣明显属于大人。

    元安宁默默的为大眼睛穿戴完成,转而看向南风。

    在此期间南风一直是闭着眼睛的,安静的令人害怕,但她却能看的出来,南风虽然看似安静,实则心中很乱,如若不然,绝不会前后不一,分明与武帝讨了大人的寿衣,却带回了孩童的尸体。

    眼见时辰临近,元安宁只能出言提醒,南风睁开眼睛,将寿衣缩小,亲手与莫离穿戴。

    卯时,二人重回破庙,破庙已经不在了,在破庙旧址上赶建了两处地宫,一处在东北角落,一处在西北角落,二人早年就睡在这两处位置。

    猪老二和老槐等在这里,待二人来到之后,将一道圣旨交予南风,转而主动退了出去。

    先葬莫离,入殓,盖棺,移动石板封闭地宫,所有事情由南风亲手完成。

    元安宁自一旁安静的看着,并没有上前帮手,她能够理解南风此时的心情,南风之所以将莫离还归早年的样貌,应该有两个原因,一是莫离尸身不全,无法全部寻回。二是他不愿面对莫离行差踏错沦为霪贼的事实,更希望莫离还是他记忆中的样子。

    大眼睛的地宫与莫离的同等大小,但其中殉葬品却多了不少,入殓,封闭地宫仍是南风亲手做的,但盖棺和宣读敕封圣旨却是假手元安宁,之所以由她来做,是因为南风不想说话,也不想看到大眼睛的容貌有任何的变化。

    待元安宁出来,南风移动沉重的石板封闭了地宫。

    元安宁将一枚鸽卵大小的莹珠递向南风,南风摇头未接,他命元安宁取出这枚珠子是不想让大眼睛再受打扰。

    元安宁收起那枚珠子,伸手出去,握住了南风的手。

    南风握着元安宁的手,长喘了一口粗气,天道公平,有得有失,自拥有的那一刻起,实则就已经注定迟早都会失去,失去固然令人悲伤,但不能因为惧怕失去而不去拥有,因为哪怕最终还是会失去,至少曾经拥有过。

    “延期。”元安宁轻声说道。

    “如期。”南风平静开口,他虽然心情悲伤,却明白超然,真正明窥阴阳就应该看透生死,实则大眼睛和莫离并没有死,他们永远都活在他的记忆里。

    二人离开之后,猪老二和老槐立刻命人继续赶工,因为宅院还有些许细节不曾完工,必须赶在明日之前结束。

    元安宁原本还担心南风沉溺悲伤,未曾想他很快就自悲伤之中走了出来,早饭是在外面吃的,馃子和肉羹南风吃了不少。

    南风的这种表现在元安宁看来并不正常,面对元安宁关切的目光,南风随口说道,“其实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至少我知道她从来没有害过我。”

    元安宁微笑点头,南风的心情她能理解,同样是失去,反目成仇比消失远去更令人难以接受。

    不过如释重负的同时也有些许担心,“她们既然留了这肉身在此,想必是因为有朝一日还会用到。”

    “我就葬了,她能怎地?”南风冷笑,他之所以将大眼睛嘴里的驻颜珠取出,就是不想这具肉身再被太阴元君使用,大眼睛是大眼睛,太阴元君是太阴元君,他不会允许二者混淆重叠。

    元安宁执壶为南风倒茶,没有接话。

    见元安宁面有忧色,南风宽慰道,“不用管这些,既然已经定下赌约,他们不会再生是非。”

    “他们若是守约之人,此前便不会……”

    南风打断了元安宁的话头,“此前他们以太岁设计害我,是因为那时还不曾立下赌约,而今赌局已经开始,檄文也都发了,他们不会再背后搞鬼,至少在赌约结束之前不会。”

    元安宁轻轻点头,“实则你完全不必以身涉险。”

    南风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转而放下茶杯出言说道,“你看的还是不够明白,我且问你,我现在修为如何?”

    便是知道南风明知故问,元安宁仍然答道,“你已然能够与天庭分庭抗争。”

    “对,”南风点头,“我再问你,似我这种能够与天庭分庭抗争的人,会无缘无故出现吗?”

    “自是不会。”元安宁说道。

    南风再度点头,“天道承负,事有因果,天道既然与我这么大的造化和能力,必然是要我去做旁人做不得的大事,不管我愿意与否,天道都会左右我去做,与其坐等天道催逼左右,倒不如我主动去做。”

    “眼下情势不明,你如何知道你现在所做的事情正是天道需要你做的?”元安宁问道。

    “我不知道,但我不敢等待观察。”南风说道。

    “为何不敢?”元安宁问道。

    南风没有立刻回答,犹豫片刻方才说道,“天道要左右一个人,必然会从他在乎的人或事开始,我之所以主动出手,是因为担心天道会通过伤害你们来逼我动手。”

    元安宁心中感动,却不曾溢于言表,“便是如此,也没必要豪赌一掷。”

    “赌约是你们帮我想的,怎么反倒怪起我来?”南风笑问。

    见南风苦笑,元安宁反驳道,“是你打定主意要与他们对赌,我们只是与你思虑方法。”

    “如果有别的路可走,我绝不会与他们对赌,”南风说道,“我也想与他们正面相搏,杀个痛快,但我不能,他们也不能,只因我们都拥有超人能力,若是正面开战,必定荼毒三界生灵,打来打去,我们没死,凡人先遭殃了。”

    南风言罢,见元安宁神情有异,循其目光看向邻桌食客,只见几个江湖武人正在一脸鄙夷的看着他。

    “看什么看?”南风瞪眼。

    “这般威武,看你都不成啊,”一个秀士打扮的江湖中人笑道,“兄台胸怀天下,怜悯众生,我等凡人是不是该感恩戴德,感激流涕才是?”

    秀士言罢,余人哄笑。

    “无知夯货,赶紧冲我道歉。”南风恐吓。

    “我们若不道歉,你便要荼毒三界生灵?”众人只当他先前是在诳语妄言,胡说八道。

    “那倒不会,不过我会送你们去东海看海鸥。”南风说道。

    南风言罢,众人面露惊恐,转而抓起兵刃,嘴里说着得罪,惊慌跑了。

    南风回头时,元安宁正在抚弄右手衣袖,不消说,此前她曾亮出玄铁右手,提醒众人不要冲撞得罪。

    “你便不提醒他们,我也不会真把他们送去东海。”南风笑道。

    “你若起了玩心,什么干不出来?”元安宁掏拿银两付了饭资,连跑掉的那桌也一起付了。

    二人出门,踏雪而归,途中南风想起一事,问道,“此前你与诸葛商议对赌,可与我留下了退路?”

    元安宁摇了摇头,“赌约斟酌的很是公平,不然他们不会同意。”

    “万一我败了怎么办?”南风问道。

    “你不会败。”元安宁说道。

    “万一呢,而今已经骑虎难下了,输了就是输了,不管哪一方都取不得巧,也做不得弊,我便是参悟第九片龟甲,那也是出尔反尔,会贻笑大方。”南风说道。

    “你若有心参悟最后一卷天书,也不会等到现在了。”元安宁避重就轻。

    “我怎么感觉你俩都不紧张呢?”南风有些疑惑。

    “我们不是不紧张,只是已经想好了后事。”元安宁说道。

    “你们要殉情陪葬啊?”南风笑问。

    元安宁摇了摇头,欲言又止,犹豫片刻,含羞说了,“我们会为你延续血脉,留下子嗣。”

    听得元安宁言语,南风哭笑不得,“你的意思是不是孩子你们给我养着,我可以放心去死了?”

    “不准胡说。”元安宁嗔怪。

    便是二人只是说笑,南风却也生出了顾虑,“要不延期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