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二十四章 过去曾经  参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密室?”南风疑惑皱眉,他不记得破庙有什么密室。

    猪老二点头,“对,一处不大的密室,里面好像有些杂物,还有一具奇怪的尸体。”

    “什么样的尸体?”南风追问。

    “我也不曾亲眼见过,据说是一具奇怪的女尸,您还是亲自过去看看吧。”猪老二说道。

    “走。”南风摆了摆手。

    猪老二先行,南风走出几步,想了想又转身回来,冲房中的元安宁招了招手,那里将会是元安宁日后的住处,那里发生的事情得让她知情,顺便也趁这个机会带她去看看庭院的建造进度。

    元安宁穿了大衣出来,将一件披风帮南风披风,“出了什么事?”

    南风抬了抬手,示意边走边说,途中将猪老二所说的情况详细转述。

    听罢南风讲说,元安宁问道,“那里有密室吗?”

    南风摇了摇头,“我自那里住了十几年,从未发现什么密室。”

    “那处庙宇是何时建造的?”元安宁又问。

    “年头可不短了,据看庙的阿伯说,在他之前还有七八位庙祝。”南风说道。

    天上正在下雪,地上积雪打滑,南风伸手过去,牵了元安宁并肩前行。

    元安宁伸出玄铁右手,指向走在前面的猪老二,“它可曾说过那是怎样的一具女尸?”

    南风摇了摇头,“没说,不过那具尸体好像大有蹊跷,不然它也不会请我亲自过去。”

    元安宁的住处离破庙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一刻钟之后,二人到得破庙近前。

    朝廷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不管做什么都快,在日夜赶工之下,一处三进院落的建造已经接近尾声,院落占地不广,房舍也不多,很明显走的是大道至简的风格,不过用料却很讲究,非石即木,无金无土。

    破庙位于院落正中,已经开始拆除却还没有被彻底拆除。

    院落周围有官兵守护,工匠已经被驱到了外围,当日宇文邕登基,猪老二等人是出过力的,想必被宇文邕封了个甚么官职,出示金牌之后带着二人直接往破庙去。

    破庙里的杂物已经被搬走了,东侧的地砖也撬开大片,洞口就在破庙的东北角落。

    猪老二负责请人,老槐负责看守,见三人进来,老槐快步迎了上来,手指洞口冲南风说道,“大人,就在这里。”

    南风冲老槐点了点头,转而问道,“这处洞口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一个时辰之前,”猪老二说道,“最先是工匠发现的,告知了监工,监工下去探看,受惊不小,急忙上报。”

    “都有谁下去过?”南风又问。

    “好像只有那个监工,他现在就在外面,要不要喊他前来?”猪老二问道。

    南风摆了摆手,迈步走向洞口。

    洞口不大,长宽不过五尺,下行的台阶是土砖铺就,垒砌的并不仔细。

    在南风打量洞口的同时,老槐自旁边说道,“大人,卑职先前曾与那监工说过话,据他所说这里面是一具衣衫褴褛的女尸,也不知道是何时葬在这里的,尸身一直不曾腐朽。”

    “衣衫褴褛?”南风挑眉追问。

    这个问题老槐自然不得回答,因为它也没有亲自下去过。

    南风也没期望能够得到回答,他之所以发问只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和疑惑。

    见南风神色有异,元安宁猜到他想起了什么,便向他投去询问眼神。

    “可能是大眼睛。”南风低声说道。

    “就是你们七人之中一直不曾露面的那个姐妹?”元安宁反问。

    南风点了点头,“她当年就睡在这个位置。”

    元安宁轻轻点头。

    南风定睛辨察气息,他有龙目天眼,任何异常气息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但此时站立此处,却并没有察觉到地下有什么异常的气息,这说明密室里没有活人。

    “走吧,下去看看。”南风冲元安宁说道。

    “大人,我们自这里守着。”猪老二很是识趣。

    南风点了点头,迈步踏上下行台阶。

    洞口很窄,下去时需要弯腰低头,下了几道台阶,密室里的情形便一目了然。

    这是一处不大的密室,类似的密室在长安很多人家都有,大多用来躲避战乱,与李朝宗别院的地下密室相比,这处密室小的可怜,长宽不足两丈,里面有一些瓶瓶罐罐,还有一些破旧的桌椅和简单的生活器皿,在密室的西北角落,有一张南北放置的矮床,床上躺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具尸体。

    密室的地面上有着厚厚一层尘土,尘土上有两行脚印,一行较浅的脚印直通西北矮床,一行较深的脚印走到了密室正中便调头折返,在转身的位置上还遗留了一具熄灭的火把。

    较深的脚印无疑是那名监工留下的,较浅的脚印则属于躺在矮床上的那个人。

    “看脚印此人年纪应该不大,进来之后便没有再出去过。”元安宁说道。

    南风没有接话,下得台阶,缓步走到矮床近前。

    “是不是她?”元安宁问道。

    “是。”南风点了点头,他先前猜测无误,矮床上躺着的确是大眼睛,虽然其脸上和身上附落了大量灰尘,却仍然能够清楚的看清她的样貌,大眼睛还是当年的样子,没有任何变化,在看到这张面孔的一瞬间,他竟然产生了时光倒流的错觉。

    “她怎么会在这里?”元安宁打量着床上的大眼睛。

    “怪不得这些年一直寻她不到。”南风答非所问。

    元安宁没有接话,她虽然家道中落,却一直吃穿无忧,很难想象穷人的艰辛,床上的这具女尸个子不高,极为消瘦,只有长期食不果腹的人才会是这般样子,南风早年落魄的样子她不曾见到,但根据这具女尸就能推断出他们几个当年的落魄和贫苦。

    短暂的出神之后,南风抬手挥去了落在大眼睛身上的灰土,由于他灵气拿捏的极为精准,所发灵气只是拂去了灰尘,并没有毁坏已经腐朽的破旧衣裳。

    对于早年的事情南风记得很清楚,大眼睛穿的还是当年的那身衣服,只是比当年更加残破,残破和破旧是有区别的,衣衫褴褛和衣不蔽体也不一样,大眼睛此时应该用衣不蔽体来形容,她的衣裳和裤裙都被撕扯的很是严重,明显是人为所致。

    “她手里握了什么。”元安宁指向大眼睛的左手。

    南风闻言歪头看去,只见大眼睛的左手紧紧的握着一件事物,通过指间缝隙可以看出那是一锭银子,只是地下潮湿,银子已经发黑。

    端详过后,南风伸手出去,自大眼睛手里拿下了那锭银子,估算重量,十两左右。

    虽然元安宁没问,南风还是主动解释,“这锭银子是大哥卖了莫离所得,大哥一两也没用,全给了她,可惜她也没来得及使用。”

    元安宁黯然点头,转而指着大眼睛的手臂和面孔,“她身上有伤,生前曾经与人打斗过。”

    南风缓缓摇头,“不是与人打斗,而是遭人殴打,她臂上的抓痕明显出自男人之手,衣裳也被扯破了,很显然是有人想要欺辱她。”

    “她如此瘦弱,甚么人这般狠心?”元安宁惊讶且气愤。

    “卑劣之人比比皆是,”南风苦笑摇头,“我们早年经历过的那些事情,你想都想不到。”

    见南风情绪低落,元安宁安抚道,“那银两还在手里,说明恶人不曾得逞。”

    南风点了点头,元安宁的判断他是认可的,但他的依据却不是大眼睛手里握着的银子,而是大眼睛的尸身保留了下来,这说明有人在大眼睛遭遇危急的时候出手救了她,实则对方救的也并不是大眼睛,而是太阴元君,来人虽然救走了大眼睛,却也带走了太阴元君。

    “她的肉身何以保留了下来?”元安宁问道。

    南风没有说话,而是延出灵气探手感知,片刻过后自其口中感知到异常气息,气息很微弱,应该是驻颜珠一类的珠子。

    “她口中有一枚奇异的珠子。”南风说道。

    “想必是太阴元君本人想要留下肉身,他日还会再回来。”元安宁说道。

    “她最好不要再回来。”南风解了披风下来,包住了大眼睛。

    便是南风说的缥缈,元安宁却能明白他心中所想,太阴元君对他并无善意,也不曾帮助过他,与他有旧的是躺在床上的这个瘦弱女孩。

    “可有办法挽救?”元安宁问道。

    “她的魂魄已经不在了,这么多年怕是早已转世投胎。”南风将大眼睛抱了起来,大眼睛很是瘦弱,虽不是形同枯槁,却也是骨瘦如柴,抱她起来的瞬间,南风心头闪过大眼睛早年偷塞食物与他的情形,心中大悲,“若是不曾发生意外,陪在我身边的应该是她。”

    “莫要悲伤,总有办法可以补救。”元安宁柔声安慰。

    南风摇了摇头,“有些事情是没办法补救的,休说救她不活,便是救得活,我也不会与她重续前缘,她也不会再喜欢我,我想念的只是以前的她,而她喜欢的也只是以前的我。”

    “你有何打算?”元安宁轻声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