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二十三章 破庙密室  参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听得南风言语,元安宁的表情变的很是复杂,有惊讶,有激动,有疑惑,但更多的还是感动。

    待得心情平复,元安宁柔声说道,“你的心意我明白,但这样真的不妥。”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放心好了,我自有分寸。”南风正色说道。

    见元安宁忐忑,南风宽慰道,“同时迎娶肯定不成,会多有尴尬,你出身皇家,没甚么亲友,成亲之日也不会有很多宾客。她的婚期定在了半月之后,到时候中土的练气之人怕是都会前来,你虽然在前,却悄然。她虽然在后,却隆重。”

    听南风这般说,元安宁方才略微安心,“这般用心,真是难为你了。”

    “这话应该我冲你说才对。”南风不无歉意。

    见南风内疚,元安宁探抚上了他的右手,“不要这样说,自古至今哪个英雄帝王身边只有一个女子,再看那九天之上的明月,何时不是群星环绕?”

    “你当真这么想?”南风侧目。

    元安宁正色点头,“当真,千古人皇尧舜禹汤无不多妻,便是父皇当年亦有嫔妃数十,而你只有我们两个,并不算多。”

    见南风皱眉,元安宁又道,“你感觉亏欠我是发乎你对我的关爱,实则你并不亏欠我什么,娶妻纳妾人伦常情,自古至今都是这般,只一个妻子反倒少见。”

    “貌似有道理呀。”南风笑道。

    元安宁微笑,“千八百年后会是怎样一种情形不得而知,但就当下而言,你真的不曾做错什么,我也不感觉委屈,你大可不必耿耿于怀。”

    “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还可以多娶几个?”南风打趣。

    “你想做的事情,我何时阻止过?”元安宁轻声说道。

    “我逗你玩的,不娶,不娶。”南风揽了元安宁在怀,孔孟对后世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受他们的熏染,女子非常注重三从四德,千百年来已经形成了习惯。不过不管当下是什么风气,自阴阳的角度来看,还是一男一女一阴一阳最合天道。

    元安宁人如其名,平和安宁,温风和煦,与这样的女子相处,能得心静从容。

    “早些时候的粥饭我舍与了乞儿,此番煮的是新的。”元安宁低声说道。

    男人吃不吃是一回事儿,女人做不做又是另外一回事儿,反过来也是这般,不能总是让元安宁白忙,总得吃一些应应景儿。

    吃完粥饭,南风又走了,瞬移最大的好处就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诸葛婵娟正在泡脚,见南风现身,恶狠狠的瞪他,“咋没累死你呢?”

    “你都想了些什么呀?”南风撇嘴。

    “你都干了些什么呀?”诸葛婵娟瞅他。

    “你个醋坛子,我什么都没干。”南风反击,元安宁是有教养的人,故此很遵循纲常礼法,但诸葛婵娟是个野路子,她可不管什么规矩,只根据自己内心的感受去做事情。

    诸葛婵娟也知道不该吃醋,但她忍不住,又不便明说,只能冷嘲热讽,夹枪带棒。

    南风起初还试图劝慰,到最后也烦了,“投桃报李”的吵了几句。

    吵完了就该说正事儿了,诸葛婵娟在心情好的情况下还是很通情达理的,她喜欢热闹,得知半月之后中土的江湖中人都会前来参加二人喜宴,想到盛况空前,心情大好,主动提出让他一同迎娶元安宁,不能因为元安宁不计较就让好人吃亏,不分妻妾尊卑,只论年龄大小。

    南风提出让元安宁延后,诸葛婵娟立刻否定,只道延后不妥,理应提前,南风故作犹豫,诸葛婵娟好说歹说,方才“勉强”同意。

    想做到两不相负是很难的,相处总是需要技巧,虽然不怕死,却也不能主动找死。虽然不怕事儿,却也不能主动找事儿,这就挺好了,目的达到了,赶紧走。

    走时不是一身轻松,而是筋疲力尽,看来这夫人还是不能多娶,太他娘的累人了。

    近段时间为儿女私情分神不少,得赶紧干点儿正事儿了。

    正事儿是躺着干的,计较推敲斗法事宜也不用搞的正襟危坐。

    当务之急是人选,所有人都可以排除在外,胖子必须上阵,他是地藏王菩萨转世,佛教的菩萨与天庭的大罗金仙等位,自西域是菩萨,来中土得让他证大罗金仙位次。

    此前他曾经改动过胖子的修为,此番想让胖子出战,必须将胖子的修为恢复到洞渊紫气,这一阵几乎是稳赢的,因为以洞渊紫气催动第七重八部金身,同等修为的对手根本就伤他不得。

    “还有什么人选?”元安宁又问。

    南风皱眉沉吟,没有立刻答话。

    “公孙长乐如何?”元安宁建议,“我听闻此人修为不过正蓝三洞,剑法却是举世无双,紫光阁的三十六天罡都命丧他手。”

    “我不担心他能否获胜,我担心的是他是否适合担当大罗金仙。”南风说道,三清圣祖早已超脱物外,极少过问三界之事,三界的真正主宰实则是天庭的十二位大罗金仙,此番众人争夺的就是这十二个席位,不管是谁晋升大罗,都会拥有莫大的权力和能力,如此严肃的事情当真不能用人唯亲,胖子眼下神智未开,一旦晋升大罗,自会重获地藏王所拥有的超然智慧,故此他可以入选,但长乐不比胖子,他只是一介凡人,最主要的是他心性阴郁,行事狠辣,太过偏执。

    江湖上多有公孙长乐的传闻,尤其是在他将紫光阁三十六天罡一举斩杀之后,名头更盛,元安宁也听过一些关于他的事情,便知道南风在担心什么,沉吟过后出言说道,“且不管他行事风格怎样,只说他品性如何?”

    南风的回答也很干脆,“他是个好人。”

    “正蓝三洞之中,他是第一高手,又是你的兄弟。”元安宁不会代替南风做出决定,她只会陈述事实,供南风参考。

    “大罗金仙也需要狠角色,就他了。”南风点头。

    “你确定能够请的动他?”元安宁问道,在他的印象当中公孙长乐是个很孤僻的人,平日里与南风的接触也不多。

    “我确定。”南风说道。

    “还有谁?”元安宁问道。

    “容我想想。”南风言罢,自脑海里将熟悉的人逐一捋过,三宗道人属于天庭一方,不能邀请出战,排除了他们,可供选择的人就很有限了,此事非比寻常,不能以亲近远疏来决定是否出战,还得考虑到灵气修为和技艺威能。

    见南风久久不语,元安宁出言说道,“你与他们可曾定下与外物有关的约定?”

    “有,我担心他们取巧使用法器法宝,所以与他们约定不可使用兵器之外的器物。”南风说道。

    元安宁点头过后又道,“蠃鳞毛羽昆,人为蠃虫之长,还余下鳞虫水族,毛虫走兽,羽虫飞禽,昆虫甲类。另有阴物,阴魂,草木,顽石,如此算来单是七窍之外的就占到了八名,扣除定下的两人,实则我们只需要再寻两人。”

    南风不曾接话,实则元安宁所说的这些都不难寻找,难的是寻到合适的人选。

    “倘若它们武艺不精,百日之内能不能提携弥补?”元安宁问道

    南风摇了摇头,他明白元安宁为何有此一问,因为品德和能力往往不得兼顾,品性好的人可能能力差,而能力强的可能品德不好,在德才之间,肯定得选德,这可是关系到社稷民生的大事,万一选错了人,让坏人占据了大罗之位,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不需着急,慢慢来。”元安宁宽慰。

    南风点了点头,“等半月之后江湖中人到来,提供了线索,咱们才能有的放矢,现在着急也没用。”

    元安宁应声。

    南风又道,“另外,我们的人手明显不够,不能只从自己人中挑选,还得自外人里选出两个,你帮我斟酌几个确定品行的法子,届时若是有了合适人选,也可以尽快甄选辨别。”

    “好。”元安宁微笑点头,此前南风不管什么事情都是亲力亲为,参悟天书脱困之后这种情况有所改变,经常会将一干琐事交由她来代劳。

    随后二人谈论的不再是具体某一件事情,而是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以及怎么做对己方最有利。

    见识过天庭的卑劣,就应该前瞻到他们可能会做出的事情,虽然上清宗和太清宗都与他私交甚好,但那也只是之前,道人代天巡狩,直接听命于天庭,天庭极有可能选派与他熟识的道人出战,令他投鼠忌器。

    对方要做什么,没办法改变,只能事先想到各种可能,提前做出应对和防范。

    此外,己方是不得使用法术的,单靠武功也很难取胜,挑选四人之外的八个异类,最好选择那些天赋异禀,有着特殊能力的。

    随意谈论,一直到四更时分二人方才闭眼安歇。

    南风有心事,在元安宁睡着之后去了一趟外邦吐浑,当年寻找天书时遇到的那只癞头鼋万中一仍在吐浑,此人品性良善,又有威能,可惜的是它气呈正紫,乃洞渊修为,与胖子相同。

    确定此人不得出战,南风便不曾现身扰它,施了瞬移,回到长安。

    次日,二人谈论的仍是此事,繁琐的推敲之后逐渐有了脉络,长乐是蓝气三洞,在他之下的四人全部选派异类出战,灵气修为不足,就只能依仗强大的本体和肉身。

    不过这样的人选也很难寻找,因为灵气修为越低,神智越不齐全,本体越强大,想要幻化成人所需的灵气修为也就越高。

    傍晚时分,院外传来了敲门声。

    南风穿鞋下地,开门出去。

    外面下着小雪,猪老二正站在门外跺脚搓手,见南风出来,急忙弯腰见礼,“大人。”

    “进屋说话。”南风说道。

    “不了,不了,”猪老二连连摆手,“大人,公主府邸的筑建出了点变故,皇上派我来向您禀报此事。”

    “什么变故?”南风追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