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二十一章 问罪于天  参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南风瞬移消失之前听到诸葛婵娟在骂他,诸葛婵娟若不骂他,他还有些许愧疚,这一骂,愧疚没了,前一刻还在绝天岭,后一刻就到了长安。

    唯恐吓到元安宁,便自屋外现身,推门而入。

    元安宁正在灶下烧火,见南风来到,直身站起,关切问道,“他们来了不曾?”

    “来了,也同意了咱们的提议。”南风穿过灶间,去到东屋,往炕上一躺,四仰八叉。

    元安宁往灶下添了些柴草,来到东屋自炕边坐下,“何时开始?”

    “已经开始了,”南风伸着懒腰,“来年正月初八开坛斗法,就按照咱们之前议定的那般,地点定在了黄河北岸的云华山,那里是三国交界处,受邀宾客前往观礼也方便一些。”

    元安宁点头过后出言问道,“你有何具体打算?”

    “眼下离约定日期还有三个多月,也不急于动手,看看风头再说。”南风说道。

    “有没有把握?”元安宁问了与诸葛婵娟相同的问题。

    “有把握还叫赌吗?”南风反问。

    元安宁点了点头,“吃饭不曾?”

    “我不饿,就是有些困,今晚我要在这屋睡。”南风笑道。

    元安宁浅笑不语,转身离开。

    白日里与子神天尊和元阳真人约定细则,苦竭心智,好生疲惫,躺下之后很快就睡着了,醒来时是二更时分,元安宁就自其身旁坐着,见南风睁眼,微笑开口,“我与你盛粥。”

    元安宁说完就想歪身下地,却被南风一把拽住,上下其手,轻薄了一番。

    元安宁原本还有些抗拒,很快就放弃了抵抗,但是在她放弃抵抗之后,南风竟然也收手了,“好了,不与你玩闹了,你先睡吧,我出去一趟。”

    元安宁没问他要去哪儿,也没问什么时候回来,只说‘多加小心’。

    南风应着,瞬移离开。

    此番他并没有瞬移很远,仍在长安城内,现身之处是北周皇宫,宇文邕的气息在中宫大殿,那里是皇上临朝的处所。

    虽是深夜,大殿里却是灯火通明,身穿龙袍的宇文邕正在与几个近臣议论政事。

    南风也不曾隐藏身形,直接现身大殿。

    陡见大殿出现了外人,几个大臣好生惊慌,急切起身挡在宇文邕身前,与此同时高呼“护驾。”

    待得看清南风样貌,宇文邕拨开众人,下得龙椅,他之所以登基如此顺利,全仗南风暗中相助,不但帮他除去权臣宇文护,还留下了一干土地庙的衙役供他差遣调用,行些寻常兵卒不得作为之事。

    宇文邕走到南风近前,冲他拱手见礼,“真人安好。”

    有外人在,礼数还是得讲上一讲的,南风稽首回礼,“福生无量天尊,皇上万寿。”

    与南风见礼过后,宇文邕冲那几个大臣介绍南风,“这位就是寡人与你们提及的那位仙长。”

    听得宇文邕言语,众人纷纷冲南风见礼,南风耐着性子一一回礼。

    见礼过后,分宾主落座,南风自然不会依着宇文邕的谦让去坐那龙椅,也没有占据左右文武官员的位置,而是自台下凝变座椅,随意坐了。

    这些人都是宇文邕的心腹,宇文邕也不曾避讳他们,待南风落座之后,先是郑重道谢,转而询问来意。

    南风也不曾圈绕,直接说明来意。

    听得南风言语,几位大臣面色大变,自古至今都是祭天敬祖,何曾有人责备天地,檄文问罪。

    与这些大臣相比,宇文邕还算沉稳,只是微皱眉头,并不见如何惊讶。

    短暂的沉吟之后,宇文邕侧目看向左侧一名老臣,“依真人所说书写檄文,明日辰时寡人亲往天坛诵唱祭发,再颁授文旨官书,发于诸郡,遍告黎民。”

    那老臣闻言骇然大惊,颤抖起身,“皇上?”

    “即刻办理,不得延迟。”宇文邕正色说道。

    那老臣见宇文邕态度坚决,只得躬身领旨。

    “真人为何有此一举?”宇文邕看向南风。

    南风歪头看向宇文邕,宇文邕很会做人,先应承,后发问,极力体现对他的尊重。既然如此,理应将内情说与他知道,于是便规整思绪,简明扼要的解释了几句。

    听罢南风讲说,宇文邕窃喜不已,在南风到来之前,他们议的正是如何驱逐僧道一事,正所谓国无二君,家无二主,一个国家只能有一人掌权,那就是皇帝,而僧人和道人虽然享受朝廷优待,不税不赋,却并不视皇帝为主上,他们信奉的是本教的佛祖和神灵,这就导致了皇权和王权的对立冲突,而南风要做的事情也正是他最想做的事情。

    就此事进行了简短的交谈之后,南风又说了另外三件事情,这三件事情都与元安宁有关,一是为元安宁的父亲平反正名并加封谥号,二是恢复元安宁的公主身份,三是为元安宁准备成亲所需的一干事物。

    对于南风所请,宇文邕自然不会拒绝,不但没有拒绝,反倒暗自欢喜,似南风这种人物,寻常人等是攀附不上的,能与他做些事情,也能结下交情,多条后路。

    赏赐宅院,加封尊号,这些都是宇文邕钦定的,为了体现对元安宁的重视,宅子得盖新的,南风也不与他客气,直接指明地点,就在当年所居的破庙奠基,那里已经被诸葛婵娟给烧毁了,现有建筑是灵气变化的结果。

    寻常的公主只有名号,没有尊号,尊号是冠在名字之前体现尊荣的,宇文邕赐予元安宁十八字尊号,南风感觉太过,只留四字,贤淑恭谦安宁公主。

    殿内有大臣主管此事,因为要打造凤冠霞帔以及出嫁礼服,便询问元安宁的身形体态,南风随口讲说,具体详实,他先前上下其手,看似是在与元安宁玩闹,实则是在测量她的肩宽臂长以及臀围腰身。

    大臣询问日期,南风答曰越快越好。

    正事儿说完,南风就想起身告辞,未曾想其中一名大臣趁机向他提出请求。

    事情也很简单,宇文邕登基时,北周境内的僧尼总数已经超过了两百万人,各处道人亦有数十万,僧尼道人是不劳作的,为了促进民生,也为了集权朝廷,统一信仰,宇文邕便颁下圣旨,强令僧尼和道人还俗,此事自然遭到了僧尼和道人的反对和愤恨,不久之前有一有道高僧恐吓宇文邕,言之宇文邕灭佛伤德,将会暴毙亡故,永坠地狱。尽管宇文邕自己不以为意,但身为臣子的他们却无比忧,故此希望他能出手化解危难。

    这大臣是想趁机表忠的,但说完之后宇文邕却暗暗皱眉,这个不长眼的家伙,如此一说,南风便知道他先前痛快答应颁发责天檄文是顺水推舟之举。

    待此人说完,南风只是随口回了一句,“放心好了,他说了不算。”

    这句话看似随意,却是霸气暗藏,众人闻言心中大定。

    南风也不多待,起身告辞。

    离开北周皇宫,南风心情大好,同样一件事情,得看什么人来做,此事若是换做十年前,怕是不会如此顺利,而今得了这惊天修为,连皇帝都得礼遇买账,这种感觉甚是爽利。

    平心而论,他很是享受这种爽利,亦享受的心安理得,休说之前取得天书是何其艰险,便是此前十年自黄沙岭的孤苦修行,便不是常人所能耐受的,既受非人之磨难,就该得过人之威能。

    此番去的是江南陈国,此前自北周皇宫耽搁了半个更次,此时已是半夜时分,陈霸先已然睡了。

    睡了可以叫起来,不久之前他曾经为了追寻吕平川的下落来陈国见过陈霸先,亦顺手惩治了印光和尚,陈霸先见识过他的威能,见他到来,好不惶恐,“真人可曾寻得吕将军?”

    南风点了点头,也不说闲话,径直说明来意。

    陈霸先的反应与宇文邕的很是相似,只不过他是询问在前,应许在后。

    陈霸先的这种反应也在南风的意料之中,虽然皇帝登基大多打着受命于天的旗号,实则没有哪一位皇帝会喜欢受到天庭的操控和左右,毕竟受制于人的感觉并不好。

    向陈霸先详述天庭五宗大罪之后,又与陈霸先定下檄文颁发的具体时辰,南风这才瞬移离开陈国,现身北齐皇宫。

    高洋醉的烂泥一般,是被他用冷水泼醒的,醒来之后立刻跪地求饶,他也见识过南风的本领,亦知道前几天捉拿的那霪贼是他的义弟,只当南风此番过来是取他性命的。

    高洋宿醉未醒,惊魂不定,南风说什么他就应许什么,唯恐他记不住檄文内容,只得寻来文吏,代为记录,规定时辰,让他亲往诵焚责天。

    自北齐停留的时间不短,回返长安已是五更时分,元安宁不曾入睡,仍在等他。

    见南风回返,元安宁亦不曾问他往何处去过,只是问他是否饥渴。

    有灵气支撑,身体倒不感觉如何乏累,但一日之间做得这么多事,颇有些心力交瘁,吃过米粥便与元安宁并卧睡了。

    辰时三刻,元安宁唤醒了他,“快起身,有天官腾云现身。”

    南风撑臂坐起,“现在何处?”

    “已到得皇宫上空。”元安宁抬手东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