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九章 太玄真经  参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师父,他回来干什么?”南风不解的问道,此时雨已经停了,但他并没有听到马蹄声。

    瞎子没有答话,抽回木杖,敲打着走回了破屋。

    南风环顾四周,没有看到人影也没有听到马蹄声,转身回到木屋,冲已经走回墙角的瞎子问道,“师父,他到底想干什么?”

    南风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极其轻微的踏地之声,扭头一看,只见林震东已经出现在了门外,他没有骑马,周围也没有别人,只有他自己。

    林震东缓步进门,进门之后微笑的看着已经坐回墙角的瞎子。

    “大侠,你怎么回来了?”南风问道。

    林震东没有答话,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瞎子。

    瞎子自然知道林震东已经进门,但他也没有说话,靠着身后的土墙,垂眉闭目。

    眼见气氛异常,南风没话找话,“大侠,你是不是遗漏了什么东西?”

    林震东走到东南墙角,捡起了地上的那个窝头,笑着冲南风问道,“这个窝头是你们掉落的吗?”

    南风没有答话,这个窝头是不久之前他扔给那个女鬼的,女鬼吸走了窝头的气息,林震东起初可能并没有注意瞎子,是这个窝头让他起了疑心。

    林震东能跟护国真人站在一起,灵气修为肯定很高,只要他细心观察就不难发现窝头被鬼魂享用过,而破屋里只有他和瞎子两个人,普通人若是遇到鬼,一定会吓的屁滚尿流,但他们二人不但没有被吓跑,还扔了窝头给鬼魂,这就说明他们不是普通人。

    这些细节虽然会让林震东起疑,却不足以让他猜到瞎子的身份,他能确定瞎子是谁,应该还结合了一些其他的情况,但他具体结合了一些什么情况就不是南风能够猜到的了。

    南风不答话,林震东更加确信自己没有猜错,扔掉窝头冲瞎子抬手行礼,“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真人。”

    瞎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林震东的这句话不是冲他说的。

    南风很惊讶,惊讶的不是林震东知道了瞎子的身份,而是林震东对瞎子的称呼,只有身拥居山部紫气修为以上的道士才能称真人。

    瞎子不答话,林震东也不在意,走到火旁蹲下身,往火堆里添加柴草,“真人的遭遇林某亦有耳闻,但人死不能复生,真人还需节哀顺变。”

    南风认识瞎子的时间不长,瞎子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经历过什么事情他一概不知,不过听林震东的意思,一个对瞎子来说很重要的人可能死了,这个人应该是瞎子的亲人,因为只有失去亲人才能用节哀顺变这个说法。

    不过瞎子对林震东的宽慰并不领情,倚靠后墙仍未答话。

    林震东站了起来,“真人为何来到魏国地界?”

    这次瞎子没有沉默,而是平静开口,“林掌门有何赐教?”

    林震东接口说道,“林某对真人敬仰已久,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真人若有用得着林某的地方尽管开口,林某定会竭力相助。”

    “林掌门的好意我心领了。”瞎子的语气仍然很平静。

    南风站在一旁暗暗忧心,虽然林震东说的客气,但他的来意却不明朗,根据瞎子之前的言语不难发现他并不喜欢林震东,林震东去而复返,极有可能是为了瞎子怀里的那片龟甲。

    林震东又道,“真人乃清高之人,松鹤之体,此处鄙陋,不堪踏足,真人若不嫌弃,敢请真人前往青龙门盘桓几日,容林某略尽地主之谊。”

    “无功不受禄。”瞎子摇头说道。

    “真人何苦拒人以千里之外?”林震东的语气仍然很和善。

    “林掌门,”瞎子对着林震东所站的位置,“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究竟意欲何为?”

    林震东没有立刻答话,转睛想罢方才出言说道,“实话不瞒真人,林某和一干同道此前在长安受到了龙云子的欺压和羞辱,颜面丧尽,威风尽失,练气法门粗浅不精乃是落败根源,今日有幸得遇真人,实乃无上造化,林某厚颜斗胆,想向真人求教太玄练气之法,真人若肯指点一二,林某定会永生铭记,真人若有差遣,便是赴汤蹈火,也绝不推辞。”

    南风闻言恍然大悟,心中的疑云尽数散去,原来林震东并不知道瞎子身上有龟甲,他想要的是太玄部的练气经文。

    瞎子曾经说过,居山,洞渊,太玄三部真经是密不外传的,前两部只有掌教的亲传弟子才得到传授,而精深的太玄真经,更是只有下一任掌教弟子才有资格修行,林震东已经猜到了瞎子的身份,所以才会请教太玄真经,如此一来瞎子的身份就非常清楚了,他是太清宗掌教选定的下一任掌教弟子。

    知道了瞎子的身份,南风除了震惊,更多的还是担心,此前瞎子曾经说过可以传授他法术,但不能尽数传授,当时他还不明白瞎子为什么这么说,现在才知道瞎子不能传授给他的是只有掌教弟子才有资格修行的太玄真经。

    瞎子虽然离开了太清宗,却一直恪守太清宗的规矩,瞎子没打算传授他太玄真经,就更不会将太玄真经传授给林震东。

    而林震东去而复返,明显是冲着太玄真经来的,瞎子如果拒绝了他,林震东极有可能翻脸。

    虽然林震东说的客气,瞎子却并不买账,而是沉声问道,“若我不肯指点,你又会怎样?”

    见瞎子这么说,南风的心瞬时提了起来,不过他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林震东没有恼羞成怒,而是长长叹气,“真人言重了,先前所求乃是恳求,绝非胁迫。”

    瞎子没有接话。

    林震东随后也没有再说话,站立片刻之后方才冲瞎子拱手开口,“林某知道真人确有为难之处,林某不该强人所难,时候不早了,真人早些休息,林某告辞。”

    “请。”瞎子应了一声。

    林震东自腰间解下一口小布袋,上前几步塞给了南风,“真人乃千金之体,行宿饮食怠慢不得,这点钱你收下,好生照顾你师父。”

    南风歪头看向瞎子,瞎子闭目而坐,并没有阻止他拿那钱袋,但也没有点头允许。

    就在南风犹豫该不该收下钱袋之时,林震东转身出门,屈膝踏地,腾空南下。

    “师父,他怎么走了?”南风走到火堆旁,往即将熄灭的篝火里添加柴草。

    “此人心机极重,明白翻脸也得不到经文,故此才会先行离去,但他绝不会就此罢休。”瞎子面色凝重。

    “他已经走远了。”南风说道。

    瞎子摇了摇头,“林震东乃西魏绿林魁首,咱们身在魏地,行踪逃不过他们的耳目,随后一段时间他会想方设法让我改变主意,若是我一直坚持不授,他绝不会允许我们走出西魏地界。”

    “师父,我不该扔窝头给那女鬼。”南风很是自责,整件事情都是由那个窝头引起的。

    “此乃意外,与你无关。”瞎子再度摇头。

    南风为篝火添加了柴草,转身走到瞎子旁边坐了下来,“师父,现在怎么办?”

    “容我仔细想过。”瞎子说道。

    “这些钱怎么办?”南风打开林震东给的那口小口袋,只见里面全是黄色的金豆子,他本以为是银子,没想到是金子,他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这么多金子,至少也有一百多两。

    此时一两金子可以换到十到十二两银子,一两银子可以换一千个大钱,这么多钱足够一户人家衣食无忧的过上一辈子。

    “便是弃之不用,他也不会放过我们。”瞎子说道。

    这么多钱,南风也不舍得扔,瞎子也没强迫他扔,他就揣进了怀里,二人要离开魏国还需要很长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可以尝试逃脱对方的监视和窥察。

    随后一段时间二人都没有说话,瞎子眉头紧锁,不问可知是在思考如何化解这场危机。

    半个时辰之后,瞎子叹了口气,“睡吧,明天还要赶路。”

    南风根据瞎子的神情语气判断出他并没有想到破解的方法,好在情况虽然恶劣,却不危急,可以慢慢想办法。

    在睡下之前,南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师父,您到底是谁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