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八章 恩怨江湖  参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南风闻言扭头东望,此时外面正下着大雨,雨夜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骑马来的,刚自大路拐过来,”瞎子侧耳倾听,“有十五人。”

    “师父,要不要躲一躲?”南风问道。

    瞎子摇了摇头,“他们想必已经看到了此处的火光,避之角落,少做交谈。”

    南风直身站起,将瞎子扶到角落坐下,等他回来拿蟠旗和包袱时,一群高头大马已经冲到了破屋前,马上坐的多是身穿劲装的武人。

    南风将蟠旗和包袱拿到角落,刚刚坐下就有人进了破屋,先进屋的人并没有寻找坐处,而是站立两侧,直到一个身穿麻衣的老年男子迈步进入,方才簇拥着他走向火堆。

    那老年男子行走之时冲坐在西南角落的二人拱了拱手,“雨下的急,借贵处避避雨。”

    南风本来就觉得这个身穿麻衣的老年男子有些眼熟,对方一开口,他立刻想起在法会上见过这个人,此人与护国真人和老和尚一同坐在高高的木台上,姓林,是个什么门派的掌门。

    瞎子没有答话,只是点了点头。

    众人貌似对这姓林的老者非常敬畏,为他打扫出干净的坐处,又是递水又是送毛巾。

    随后门外又进来一些人,南风细心,数了数,发现瞎子没听错,不多不少正是十五人。

    这十五人有男有女,衣着也不尽相同,应该不属于同一门派。

    坐下之后就开始有人发牢骚,确切的说是骂人,骂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召开法会的护国真人龙云子。

    此人开骂之后,众人多有附和,骂那龙云子仗势欺人,狂妄自大,心术不正,狐假虎威。

    在众人大发牢骚之时,那老年男子一直阴着脸没有说话,可以看得出他的心情并不好。

    南风第一次见到此人的时候他就阴着脸,此时的脸色比那时候还难看,此人先前曾在众目睽睽之下说过‘绝不让诸位空手而归’的豪言,现在看来他的豪言可能没有实现,参加法会的武道中人并没有得到参详天书残卷的资格,人家叫他们过去压根儿也没想让他们参详天书残卷,就是为了叫过去揍一顿,教训教训他们。

    众人说的义愤填膺,愤愤不平,南风在角落里坐着,众人的话他都听到了,此前瞎子已经跟他说过天书的事情,实际上这群武林中人没能参详天书残卷是好事儿,因为龙云子手里的天书残卷是假的,如果真的修炼了,练不成真功夫不说,弄不好还会走火入魔,搞得口歪眼斜,卧床不起。

    这群人都是武林中人,武林中人都有江湖匪气,说话肆无忌惮,说到最后就提出了揭竿起义,杀进皇城,把皇帝和龙云子全杀了,以雪龙云子羞辱他们之耻。

    那姓林的老者城府很深,众人七嘴八舌聒噪的时候他并未插嘴,等到众人说的累了,声音小了,他方才沉声开口,“此事怪我,是林某技不如人,方才连累诸位受此奇耻大辱。”

    老者的这句话换来了众人一片赞赏,敢于承担责任,敢于自责的人的确值得尊重。

    “诸位先压下心头怒气,但凡参加此次法会的门派,青龙门皆有黄金千两馈之,林某回山之后就会差门人逐一送至。”姓林的老者抱拳示众。

    众人闻言纷纷推辞,对姓林的老者越发敬重,赞其豪爽,敬其侠义。

    这些人大多带了干粮和酒水,便取出随身携带的卤味和酒具围坐喝酒。

    “什么东西?”其中一人自屁股下面摸出了一物,看了看反手扔到了一旁。

    众人此时正在互相敬酒,没人注意到那人的动作,但姓林的老者注意到了,歪头看了一眼被扔到角落里的窝头,收回视线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后又歪头看了一眼。

    看罢窝头,林姓老者将视线移到了瞎子和南风所在的西南角落。

    正好有人前来敬酒,那姓林的老者便收回视线与对方喝酒,放下酒杯之后又歪头看向二人。

    不可否认江湖中人非常豪爽,大块儿吃肉,大口喝酒,称兄道弟,高声谈笑。但江湖中人也多有粗鄙,这十几人中有几个女子,酒后失德,多有放荡言语,那些男人也多有不守规矩者,以污言戏之,以手眼亵之。

    但那姓林的老者一直正襟危坐,虽不阻止众人嬉闹,却也并不参与。

    见他如此,南风越发敬佩,此人确有大侠之风。

    在众人开怀痛饮之时,姓林的老者站了起来,端着酒杯拿了一条鸡腿向二人走来。

    见他过来,南风急忙站了起来,错愕的看着他。

    那姓林的老者将鸡腿递给南风,“都是江湖粗人,嗓门大了些,扰了二位休息,这只鸡腿给你吃。”

    南风伸手接过,“谢谢大侠。”

    姓林的老者笑着冲南风点了点头,又将那杯酒递向瞎子,“雨夜天寒,喝杯酒暖暖身子吧。”

    瞎子摇了摇头,并不接那酒杯。

    “不碍事的。”姓林的老者再度递送。

    “大侠,我师父看不见的,”南风伸手接过那杯酒,先喝了一口,“谢谢大侠。”

    姓林的老者微笑点头,转身回到原处,与同行之人继续喝酒。

    众人对他的仁善之举赞不绝口,多有赞美之言,说他富不忘济贫,强不忘扶弱,有仁者之风。

    等了片刻,不见异状,南风将那杯酒递给了瞎子,“师父,喝一口吧。”

    瞎子点了点头,抬手拿住酒杯将酒喝掉,转而将酒杯递给了南风,“还给人家。”

    南风将酒杯送了过去,又有江湖中人抓了个猪脚给他,南风道谢收下,拿了回来。

    “师父,这是猪脚,你吃。”南风将猪脚递给瞎子。

    瞎子摇了摇头。

    “那你吃鸡腿。”南风又递鸡腿。

    瞎子又摇了摇头,“你吃吧。”

    那群江湖中人喝酒之际也会谈论一些江湖之事,但与瞎子条理清晰的冷静不同,这群人在讲说之时虽然说得热血沸腾却毫无条理,对于是非对错的判断也简单而浅薄,正如瞎子所说,江湖的是非恩怨归根结底都是源自利益。

    二更时分,雨停了,众人离开破屋启程上路。

    众人剩下了不少残羹冷炙,南风就过去收拾,乱七八糟拾了一包。

    “扔掉。”瞎子沉声说道

    “都是肉,扔掉多可惜。”南风不舍得。

    “记住,你不是乞丐。”瞎子站了起来。

    眼见瞎子语气严肃,南风虽然不舍得,却也只好放下了那包食物。

    “收拾东西,离开这里。”瞎子说道。

    “怎么了师父?”南风不解的问道。

    “林震东不比旁人,他可能认出我了。”瞎子说道。

    南风这才知道那姓林的老者叫林震东,虽然他对此人印象很好,但瞎子要走总有他的道理,瞎子说完,南风就开始收拾东西。

    实际上他们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拿了蟠旗和包袱就能走。

    “师父,去哪儿啊?”南风站在门口踌躇去处,外面刚下过雨,到处都是水。

    “向西。”瞎子说道。

    南风闻言暗暗叫苦,往西是树林,这深更半夜的他肯定不愿往树林里走,但瞎子的话他不能不听,便拉着瞎子走出了房门。

    “回屋吧。”瞎子停了下来。

    “怎么了师父?”南风疑惑回头。

    “他已经回来了,咱们走不掉了……”

    .

    .明天广州有场签售会,我现在要赶去机场,24号下午就能回来,这几天只能单更,大家见谅。广州附近的朋友可以参加见面会,具体地点和时间在我公众号里有详细讲说,风御九秋的拼音就是微信公众号,大家可以关注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