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三章 所寻之物  参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死人怎么能说话?”南风骇然瞠目。

    瞎子摆了摆手,“往回走。”

    南风咧了咧嘴,捡起木杖递给瞎子,左手拉着瞎子,右手拿着孝棒拨草前行。

    “师父,这东西如果让人见着,咱们会惹上麻烦的。”南风不无忧虑。

    身后的瞎子没应声。

    南风又道,“师父,人都死了,还只剩下一个头,怎么说话?”

    瞎子仍然没接话。

    回去比来时走的快,没过多久二人就来到了南风先前掉进去的那处水坑,“师父,前面是水坑,拐弯儿。”

    瞎子不但没拐,反而抽回木杖停了下来,“我要作法,你去前面等我。”

    “没事儿,我不害怕。”南风不走,折腾了半夜,又是串坟场又是找人头,好不容易要开眼界了,他肯定不想走。

    瞎子沉吟过后出言说道,“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不是我有心瞒你,而是你知道了对你没有好处。”

    “哦。”南风点了点头,往南走了一段距离。

    “再走。”瞎子挥了挥手里的木杖。

    南风无奈,只能又走了十来步。

    瞎子将木杖贯插入地,右手虚空环转,反掌下按,随着他右手的动作,水坑里的积水向外溢出不少,瞎子将左手的人头交由右手,用右手将人头放进了水坑。

    瞎子先前貌似是将一个无形气团压进了水坑,人头位于气团之上很是平稳,并不摇晃。

    南风所在的位置能够看到瞎子的动作,此时瞎子正踩着一种奇怪的步子围着水坑转圈儿,但他听不到瞎子说了什么,只能隐约听到瞎子口中念念有词,应该是在念经。

    三圈过后,瞎子停了下来,最后一句声音比较大,南风听清了,瞎子说的是“急急如律令!”

    南风很好奇,急于知道那人头有没有像瞎子所说的那样活过来,就往北挪了两步,就在此时,水坑处传来了男人凄厉的惨叫,“啊……”

    由于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南风被这声惨叫吓的汗毛直竖,急忙蹦了回去。

    “莫要惊慌。”瞎子右手前探。

    瞎子说完,人头停止惨叫急促的说了几句什么,这几句声音还是很大,南风听了个大概,好像是在问瞎子是什么人,还有就是自己现在在哪里。

    瞎子回答的声音很小,南风完全听不到,那人头的声音稍微大一点,南风偶尔能听到几句,好像一直在喊冤。

    这个人头,确切的说是这个人生前好像并不认识瞎子,还有就是他是被人冤枉的,并没有杀人害命触犯王法。

    瞎子问了什么听不到,不过根据人头的回话可以听出些许端倪,此人生前应该是一个客栈的店主,后来店里来了位神秘的客人,这个客人当天晚上就离奇的死在了客栈,官府就认定是他们行凶,一家四口,一个没剩,都被砍了。

    这店主也挺倒霉,别人犯法都是先关进大牢,等秋后问斩,有钱的话在等死的期间就能花钱疏通疏通,但他犯事儿的时间不好,今天出事儿明天被抓,后天就秋后了,死的倒是挺利索。

    在问话的同时,瞎子不时会做出之前那种环臂下压的动作,好像是在补充水中的气团,这是南风自己的猜测,不过他感觉自己猜的很对,因为说话得喘气儿,这倒霉的店主只剩下一个头,想让他说话就得给他打气儿。

    瞎子应该是问了住店人的样貌,死的时间,死的情形等问题,据人头回答,住店的是个老头儿,当天夜里死的,具体什么时辰死的不知道,他还是第二天官兵上门他才知道老头儿死了,老头儿住店时带了个包袱,但事发之后那个包袱不见了。

    令店主感觉冤枉的原因是那老头儿身上没有任何外伤,房间里也没有搏斗的痕迹,而且房间的门窗还被老头儿自里面插上了,别说那老头儿不像有钱人,就算那老头儿很有钱,而他也想要杀人谋财,也没办法进到房间。

    但官府并不听他解释,连堂都不过,审都不审,第二天就跟自己的妻儿还有其他几个死囚一起被砍了。

    瞎子随后应该是问了那老头儿的尸体在哪儿,那店主说是被官府带走了。

    瞎子可能又问了店主一些老头儿住店的细节,店主最终想起事发当晚因为房间透风,老头儿曾经换过房间。

    整个交谈过程大约持续了半柱香,等店主声音消失之后,瞎子又开始念经,念的不长,也就几句,念完之后自水坑洗了洗手,这才抓着木杖向南风走了过来。

    等到瞎子走到近前,南风发现瞎子的表情很平静,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情绪。

    “走吧。”瞎子将木杖递给了南风。

    南风拉着瞎子往南走,虽然满心疑惑却不能发问,瞎子明显不想让他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瞎子好像急着回去,催着南风走的很急,到了大路之后南风扔掉了孝棒,这玩意儿拿着不吉利。

    中途路过胖子等人露宿的地方,南风本来还打算趁机再跟胖子说几句话,却发现胖子等人早已经睡了。

    回到城外,瞎子如法炮制的带着南风跃过了城墙,这次南风有了心理准备,发现只要不害怕,腾云驾雾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知不知道福运客栈的所在?”瞎子问道。

    “不知道,”南风摇了摇头,“师父,咱的东西还在原来那家客栈呢。”

    瞎子抬了抬手,“我给你指路,往东城去。”

    这时候三更都快过了,南风又困又乏,但瞎子要去,他又不能不去。

    瞎子好像之前去过那处客栈,南风是在他的指点之下找到那家位于长安城东北角落的小客栈的,客栈大门朝西,外面是个两层木楼,里面是个套院,客栈大门的门板上贴着官府的封条。

    瞎子没走大门,而是绕到了东面,带着南风自后墙一跃而过。

    事发至今可能没几天,鸡窝里的鸡还活着,拴在院子西北角的黑狗也没饿死,见二人侵入,有气无力的叫了几声。

    “带我去东厢第一间厢房。”瞎子说道。

    南风拉着瞎子来到瞎子所说的那处房间,瞎子推门而入,“在外面等我。”

    南风点了点头,留在了外面。

    这个院子不久之前死过人,换做平常时候他如果待在这里肯定很害怕,但是跟城西坟场的阴森和人头说话的诡异相比,死过人的房子也算不得什么了。

    南风自房外的台阶上坐了下来,那条黑狗凑了过来,见它饿的有气无力,南风动了恻隐之心,解开了拴着它的绳索,拉开后门的门栓把它给放了。

    放了狗,他又想喂喂那些快饿死的鸡,刚拿出火捻子想去柴房找谷子,就听见瞎子在房间里叫他进去。

    南风转身走向东厢,只见瞎子正蹲在火炕的灶口前,“你辛苦一下,爬进去看看里面有没有藏着什么东西。”

    “啊?”南风不乐意,跟着瞎子不是串坟地就是翻死尸,现在还得钻炕筒子。

    “若是我能亲为,必不让你受这污秽。”瞎子也很无奈。

    眼见瞎子说的客气,南风也不好意思拒绝,便脱了袍子往炕里面钻,烧炕的灶口比做饭的锅台灶口要大一点,但他往里钻的也并不轻松,是挤进去的。

    “师父,您说的东西是什么样儿的啊?”南风问道,炕下都是草灰,很呛人。

    瞎子尚未答话,南风便自蓬松的草灰里摸到了一样东西,是个扁圆形的东西,不是很重。

    “师父,我找到个圆东西,好像是个瓷片儿。”南风说道。

    “出来。”瞎子伸手将南风拉了出来,转而摸索着自他手中接过那件事物,略作揉捏之后放进了怀里,“走吧,尽快离开这里。”

    南风蹭了一身锅底灰,提着袍子跑到院子里掬了水缸里的水冲洗,瞎子摸索着走了出来,反手带上了房门。

    “狗呢?”瞎子察觉到狗不见了。

    “放了。”南风随口说道。

    瞎子一听陡然皱眉,沉吟过后冲南风说道 ,“把鸡舍打开。”

    南风本来就想那么干,就拎着袍子过去把鸡笼子拉开。

    瞎子没有再带南风跳墙,二人自后门走了出来,南风想把门带上,瞎子没让。

    “师父,刚才那是个什么呀?”南风拉着瞎子走的很快,瞎子让他钻炕筒无疑是为了让房间保持原样,目的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来过,但他不明所以,此前把狗给放了,这就破坏了瞎子的计划,瞎子让他把鸡也放了,还不让他关后门,目的就是制造招贼的假象,瞎子为什么这么做他并不关心,他好奇的是刚才找到的东西是什么。

    瞎子眉头微皱,没有立刻答话。

    南风也没有再问,刚才那东西有巴掌大,不重,不像金银,那东西可能对瞎子有用,但对他来说没什么用处,眼下最重要的是问问瞎子肯教他什么功夫,这个对他有用。

    就在南风犹豫是现在开口还是等回到客栈再问时,瞎子开口了,“那是片龟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