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二章 城西坟场  参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由于不经常有人来,这条山路很是荒芜,宽不过三尺,左右两侧都是齐膝的野草。

    “唧!”一声刺耳的叫声自脚下传来。

    南风本来已经不那么害怕了,突如其来的叫声让他的心再度提了起来,下意识的蹦了起来,一道黑影快速蹿进了路旁的草丛。

    “是只老鼠。”瞎子将木杖递了过来。

    “哦。”南风红着脸抓着木杖继续前行。

    有了前车之鉴,南风放慢了速度,走的小心翼翼。

    见南风走的如履薄冰,瞎子就出言提醒,“十步外有条蛇。”

    “多大呀?”南风不敢走了。

    “放心好了,咬不死你,快些走。”瞎子出言催促。

    天黑,视物不清,南风只能用力踏地,惊走那条蛇。

    没走多远瞎子再度提醒,“五步外有只黄鼠狼。”

    “嘿,嘿。”南风跺脚呼喝,果不其然,一道黄影受惊之后往北跑了。

    “师父,您怎么知道它们在哪儿?”南风好奇的问道。

    “世间万物皆由阴阳二气化生,修行中人能够感觉到它们的气息。”瞎子说道。

    南风不太明白,“气?就是我们喘的气?”

    “不尽相同,小心,八步外又有一条蛇。”瞎子再度提醒。

    得瞎子提醒,南风行走的时候用力跺脚,前方草丛传来一阵唰唰之声。

    “师父,您的意思是不管什么东西都是气变的?”南风问道,实际上他发问有一半是好奇,还有一半儿是为了通过说话来给自己壮胆儿。

    瞎子点了点头,“气散则无形,气凝则有物。”

    “师父……噗通……”南风话没说完已经掉进了水坑,坑里的水不算深但也不算浅,到大腿。

    由于担心水里有蛇,南风急忙往外爬,爬的时候一把抓了个柔软滑腻的东西,扔掉之后才发现是个癞蛤蟆。

    “师父,您怎么不提醒我?”南风被吓坏了。

    “阴阳化生之物气息较重,五行本物气息较平,不易辨察。”瞎子说道。

    南风弄湿了衣服,有些恼火,心里有火反而不那么害怕了,重新拉着瞎子的木杖绕过水坑继续往北走,“师父,您刚才说世间万物都是阴阳二气化生,五行又是怎么回事儿?”

    “混元之气分为阴阳二气,阴阳二气再分为五行之气,实则阴阳便是五行,五行亦是混元,混元也是阴阳,你可能懂?”瞎子问道。

    “这有什么难的呀,无非是一个东西分成几块儿呗。”南风说道。

    “不错。”瞎子缓缓点头。

    翻过一道土坡儿,南风停了下来,“师父,到了。”

    瞎子点了点头,抽回了木杖。

    这处坟场位于西山阳麓,地势比较平,南北长有五六里,南北宽有三四里,坟场里树木不多,但杂草很深,不计其数或大或小的坟包儿无序的分布在坟场各处。

    坟场周围树木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偏东区域有几棵老树,上面有夜猫子,一阵阵嘿嘿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

    “师父,能生火吗?我有点儿冷?”南风问道。

    瞎子正在闭目凝神,沉声说道,“你是怕还是冷啊?”

    “我刚才掉水里去了……”

    南风话没说完,瞎子就打断了他,“你是在骗我还是在骗自己?记住,只有正视恐惧才能克服恐惧。”

    见瞎子语气很重,南风只能低头承认,“我是有点儿害怕。”

    “这就对了。”瞎子点了点头,“东北方向,百丈之外,带我过去。”

    南风答应一声,拉着瞎子往东北方向走,走了几十步后发现远处有一群野狗,便随手自一处坟头拔了根孝棒抓在手里。

    随着距离的缩短,可以看到那群野狗正在撕扯什么东西,空气之中血腥气非常浓烈。

    “嘿,滚开,滚开。”隔着老远,南风就开始呼喝驱赶。

    那群野狗吃惯了死人,对人早就没了畏惧,听得南风的呼喝并不退去,反倒呲着牙围了上来。

    南风慌了,“师父,怎么办?”

    瞎子没有答话,上前一步,侧身扬手,随着其左手的虚抓和左臂的屈伸,十几步外的一条野狗陡然离地,升空丈许之后急坠下落,重重的摔向地面,哼唧两声就断了气。

    瞎子摔死的那条野狗离二人最近,这条野狗一死,另外那些吓的调头就跑。

    南风惊骇的看向瞎子,他已经知道瞎子能够根据气息确定活物的位置,但他没想到瞎子能隔着十几步将那条凶狠的野狗摔死。

    “这里有几具尸体?”瞎子问道。

    “七八个。”南风说的并不肯定。

    “看看尸体有没有穿戴赭衣?”瞎子说道。

    “赭衣?”南风没听懂。

    “囚服。”瞎子自怀中摸出了火捻子。

    南风眉头大皱,接过火捻子磨蹭着往前挪,走了几步发现脚下踩到了条形的东西,以为是蛇,急忙跳开,拿孝棒一挑,却发现是一段肠子。

    肠子发出的腥臭之气熏的南风想吐,但他强行忍住了,到得近前吹亮了火捻子,只见地上是几具鲜血淋漓的尸体,野狗吃东西可能喜欢先掏肚子,尸体的腹部都被撕开了,各种脏器被拖的到处都是。

    “师父,看不清啊。”南风说道,囚服都是红褐色的,这些尸体所穿的衣服都沾上了鲜血,已经看不出颜色了。

    “是否身首异处?”瞎子又问。

    这时候杀人都是砍头的,南风知道瞎子是想确认这些是不是囚犯的尸体,便闭着气又往前走了走,仔细一看,“师父,没头。”

    “胡说什么!”瞎子训斥。

    “我说死尸没头。”南风快速退了回来。

    “找一找,看看它们的首级是不是在这附近。”瞎子又给南风指派了任务。

    “师父,火捻子不够亮,生堆火吧。”南风说道。

    “不可生火。”瞎子摇了摇头。

    南风无奈,只能拿着火捻子,用孝棒拨草寻找,在寻找的同时暗暗嘀咕,看来跟着瞎子并不是给他带路,给他洗衣服这么简单,还得干这种很晦气的活儿,完事儿之后得赶紧问问瞎子,看瞎子要教他什么功夫,如果不中意,他就不伺候了。

    这周围的杂草被野狗踩的横七竖八,找了好长时间南风才自尸体的东南草丛里找到了一个尕拉,这是一种北方特有的用草编织而成的器物,可以用来盛装柴草。

    尕拉里装的全是人头,其中有死不瞑目的,火捻子一照,眼睛还反光。

    “师父,找到了。”南风高喊,当受惊成为常态,也就不知道害怕了。

    “拿过来。”瞎子说道。

    南风伸手想要提起那个尕拉,结果没提起来,尕拉里有七八个人头,足有四五十斤重。

    提不动就只能拖,南风将那尕拉拖到了瞎子面前,“师父,拖回来了。”

    瞎子点了点头,蹲下身,将木杖放在一边,伸手去摸那些人头,一摸之下发现外面有尕拉包裹,随手便将那异常坚韧的尕拉扯断。

    “师父,您要挖它们的眼睛吗?”南风问道。

    瞎子摇了摇头。

    尕拉里共有八个人头,瞎子逐个拿起摸索,摸到第五个的时候拿着人头站了起来。

    瞎子手里抓着个人头,这一情形令南风毛骨悚然,“师父,您到底想干啥?”

    “我要让它说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