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一章 阿弥陀佛  参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大晚上的,去坟场干嘛?”南风很是惊诧。

    “害怕就回去吧,我自己过去。”瞎子说道。

    南风一听,急了,“谁说我害怕?早知道你要去坟场咱就该早点儿走,那片儿坟场在城外,现在城门已经关了,咱出不去了。”

    瞎子抬了抬手,“不怕就好,走。”

    “到了城门咱也出不去啊。”南风说道。

    瞎子又抬了抬手,示意他赶快走。

    见瞎子坚持,南风只能牵着木杖在前面引路,白天在客栈待了一天,权当出来溜腿儿了。

    南风带着瞎子走的是大路,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哪怕有路人擦肩而过也看不清他的样子。

    瞎子所说的城西坟场他知道在哪儿,看庙的大爷死后就被送到了那儿,当年他是作为孝子拿着孝棒过去送葬的,那是一片很大的乱葬岗,埋的都是穷人,富人下葬都有口棺材,埋在那里的穷人没有棺材,都是席子被子一裹挖坑儿就埋。

    有些尸体埋的很浅,就会被野狗扒出来,肠肚拖的到处都是,吃死人肉的野狗眼睛是红的,吃人肉的老鼠个头儿比猫还大,那里还有成群的黄鼠狼,也不怕人,就蹲在坟头儿上远远的看着出殡的队伍。

    那种地方就算大白天都没人敢单独过去,更别说晚上了,不过他是真的不害怕,因为他知道城门已经关了,瞎子肯定出不去,用不了多久二人就得调头回来。

    半个时辰之后二人来到了西门,不出所料,城门早就关了,城门下有守门的士兵,见二人过来,远远的冲二人呼喝,让二人明早再出城。

    “您看,我没骗你吧?”南风拉着瞎子就要调头。

    “贴着城墙找处无人的地方。”瞎子说道。

    “您想干嘛?”南风别的问道。

    “找就是了。”瞎子说道。

    南风没有再问,拉着瞎子往北走,他隐约的猜到瞎子可能要利用某种法术出城,市井谣传有些道士会一种名为穿墙术的法术,能够穿墙而过,搞不好瞎子也会这种法术。

    往北走出几百步,南风停了下来,“这里没人。”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自己被人提了起来,双脚离地,耳畔生风,等他发现自己身在空中时,已经越过城墙和护城河开始降落。

    落地之后南风只感觉双腿发软,几乎站立不住,先前那种腾云驾雾的感觉并不好,身在空中,没着没落的。

    “走吧。”瞎子伸出了木杖。

    “真去啊?”南风不敢迈步,他现在双腿发抖,一迈步就得摔跤。

    “难不成还假去?”瞎子说道。

    “好好好,我先喘口气儿。”南风抓住木杖转头回望身后的城墙,长安的城墙有两丈多高,外围还有很宽的护城河,瞎子刚才至少带着他在天上移动了二十几丈。

    喘气儿是假,定神儿是真,片刻过后南风感觉自己双腿不那么抖了,开始拉着瞎子走上了城外的大路。

    “师父,那地方挺远的,走过去得一个多时辰。”南风说道。

    “嗯。”瞎子应了一声。

    南风本不想多嘴,但他年少,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师父,咱深更半夜的去坟场干嘛呀?”

    “找人。”瞎子随口回答。

    南风闻言陡生寒意,“那地方怎么会有人?”

    “活人没有,死人还是有的。”瞎子沉声说道。

    南风一听马上不想往前走了,他一直生活在城里,很少出城,晚上出城这是头一次,周围黑咕隆咚,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秋虫在叫,这时候已经快立冬了,秋虫可能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那叫声怎么听都像是惨叫。

    由于之前说过不害怕,现在害怕了也不能不走了,南风越想越害怕,他跟这个老瞎子才认识两天,第一天瞎子是晚上来的,第二天又是晚上遇到瞎子的,今天白天瞎子一天也没出门儿,还有瞎子知道那道姑是蛇精,搞不好这瞎子也不是人。

    心里有了这个念头就更加害怕,经常听老人说有些妖怪能变成人将小孩拐到山里吃掉,还有那女鬼掏心,妖怪寐人的传闻他也听过不少,这大晚上的,周围又没有什么人,万一出事儿那是叫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啊。

    马上就要离开平坦区域进入山区了,南风偷偷回头看了瞎子一眼,瞎子的双眼严重变形,白天还不觉得怎样,但此时看来却是越看越诡异。

    “师父,我有点累了。”南风停了下来。

    “说了不让你来,非要来,”瞎子抽回了木杖,敲打向前,“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

    瞎子走出十几步,南风自后面跟了上来,抓着木杖继续带路。

    “怎么又跟来了?”瞎子问道。

    “这黑灯瞎火的,我怕您掉沟里去。”南风笑道,他在市井中长大,虽然受年纪所限,没什么大智慧,小心眼儿还是有的,他刚才是在试探瞎子,如果瞎子真是鬼魅妖怪,一定会催他赶路,而不会让他留下等候。

    又走了一段路,前方的路旁隐约出现了火光。

    “师父,前面有人在生火。”南风说道。

    “嗯。”瞎子应了一声。

    随着距离的缩短,南风又发现了新情况,“师父,火堆旁好像坐了一群人。”

    “是一群和尚。”瞎子说道。

    “您怎么知道?”南风不解的问道,此时离那篝火还有一百多步,他只能看到篝火旁坐了一群人,是什么人就看不清楚了。

    “因为他们正在念诵经文。”瞎子说道。

    南风没有再说话,拉着瞎子向前走,五十步时他发现瞎子没有说错,那群人的确是和尚,确切的说是有一部分人是和尚,还有一些穿着俗人衣服,没有剃光头。

    南风的视线自众人身上一扫而过,最后停留在了那个正在篝火旁边煮饭的小胖子身上,由于那人背对着他,他不敢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人,就喊了一声,“胖子。”

    煮饭的人闻声回头,没错,就是前夜失散的胖子。

    “南风?”胖子也不确定说话的就是他,因为他和瞎子在暗处。

    南风松开木杖快步跑了过去,胖子也撂下木勺儿迎了过来,二人自中途会合,喜不自胜。

    “你怎么跟群和尚在一块儿?”南风指着不远处的那群僧人。

    “我当和尚了。”胖子笑道。

    “啊?”南风目瞪口呆。

    “啊什么啊?”胖子压低了声音,“我跟你说,龙空寺有门功夫叫般若神功,厉害的很,我要是把它学到手,那就天下无敌了。”

    “当了和尚,你就不能成亲了。”南风正色提醒。

    “嘘~”胖子竖指唇前,回头看向那群僧人,转而回过头,“我是去学功夫的,功夫学到手我就跑,要不你也来吧,咱们做个伴儿。”

    “我可不剃光头,”南风连连摇头,“我觉得他们不太可能传你功夫,收你就是为了抓个不要工钱的劳力。”

    胖子刚想接话,一回头发现瞎子自东面走了过来,便指着瞎子跟南风说道,“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我拜他为师了。”南风说道。

    “拜他为师,他会啥呀?”胖子上下打量着不远处的瞎子。

    “会算命。”南风随口敷衍。

    胖子一脸的不屑,“真会假会?让他先给我算算。”

    “昨天晚上已经给你算过了。”南风说道。

    “算的咋样?”胖子好奇的问道。

    “我们七个就属你命好。”南风笑道。

    胖子不疑有他,“你还别说,这家伙有点道行,不过算命不是什么好行当,你还是跟我走吧,咱俩学功夫去。”

    “正德,饭糊了。”远处有人说话。

    “不能跟你说了,我得忙去了,你真不跟我走啊?”胖子问道。

    “他在叫你?”南风问道。

    “是啊,是啊,我皈依了,有法号了,不对,是法名,正德,这名字咋样?”胖子问道。

    “跟你不大配,”南风自怀里掏出钱袋,将里面的银子挑了出来,“给你,留着傍身。”

    胖子抓过银子往西挪,“有大哥大姐他们的消息吗?”

    “没有。”南风摇了摇头。

    “那行,你多保重哈。”胖子向火堆跑去。

    此时瞎子已经走了过来,南风抓起木杖继续带路。

    路过火堆时胖子正在挨批,一个中年和尚在批评他六根不净,不断尘缘,说白了就是在怪他不该跟以前的朋友那么热乎。

    由于正在挨批,胖子就没敢再跟南风说话。

    即将走远时,南风回头喊道,“三哥,如果过的不顺心就回家,吃住总是不愁的。”

    这话其实是说给那些和尚听的,得让和尚们知道胖子家里有人,免得以为胖子是过去蹭饭的而给他气受。

    胖子没敢正经回话,歪头斜眼来了句“阿弥陀佛。”

    南风引着瞎子继续往前走,两里过后,拐上了前往坟场的羊肠小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