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章 三清九部  参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五个铜钱没白花,火炕是烧过的,被褥是干净的,躺在炕上很是舒服,与透风漏雨的破庙有天壤之别。

    身上舒服不表示心里舒服,南风在为那些不知身在何处的兄弟姐妹担心,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被抓到,有没有东西吃,有没有找到住的地方。

    辗转良久,南风方才昏昏睡去,醒来时是黎明时分,瞎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来了,正站在窗前对着窗户出神发愣。

    南风醒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摸自己的脸,瞎子没骗他,此时他的脸已经恢复了原样。

    南风虽然没说话,但瞎子察觉到他已经醒了,“时辰尚早,你再睡一会儿。”

    “不睡了,不睡了。”南风穿上衣服起身下地,提着茶壶去前院要了热水,回来给瞎子倒上水,又端了水盆出去,给瞎子端来了洗脸水。

    等瞎子洗过脸之后,又帮瞎子买来了早饭,然后开始帮瞎子洗衣服。

    瞎子有些过意不去,要自己洗,南风不让,瞎子什么都看不见,这些平常人干起来很轻松的事情他们干起来就很艰难。

    “老先生,我以后还是喊你师父吧。”南风搓洗着衣服。

    瞎子点了点头。

    瞎子点头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些许愧疚,这一点被南风看在了眼里,之前瞎子不收他做徒弟说的是‘不能收’,这说明瞎子不是不愿收他,而是有别的难处和顾虑。

    南风有很多问题想问瞎子,但有些问题是不能问的,瞎子的来历和真实年纪就不能问,如果瞎子想说会主动说的,瞎子要做的事情也不能问,这也属于不该他知道的,要问只能问无关紧要的一些事情。

    “师父,我昨天在东城看到一些门派收徒,他们挂出了不同颜色的条幅,有好几种颜色,我问那道姑,她说条幅颜色代表了门派老大的修为,您是什么颜色的修为?”南风问道。

    老瞎子这时刚吃完早饭,漱口过后出言说道,“道家灵气修行共有九部,在不同时期其叫法也并不相同,此时道家公认的九部称谓乃是洞神部,高玄部,升玄部,洞玄部,三洞部,大洞部,居山部,洞渊部,太玄部。”

    “哦。”南风应了一声。

    老瞎子又说道,“以上九种称谓乃道家正统,但世人记它不住,分它不清,于是便根据修行中人所发灵气颜色的不同来加以区分,洞神部道人有淡红气息发出,高玄修为者发出的是红色气息,升玄为深红,洞玄为淡蓝,三洞为蓝色,大洞为深蓝,居山为淡紫,洞渊为紫色,太玄为深紫,如此这般,便容易记住。”

    “我在听,我在听。”南风停下手头活计,认真听讲。

    “俗人以红蓝紫三色九等来划分灵气修为的高低,但道门中人不可如此草率,必须牢记道门规仪,具洞神,高玄,升玄三部修为者为道长,具洞玄,三洞,大洞三部修为者为法师,具居山,洞渊,太玄三部修为者为真人。”老瞎子又道。

    “嗯嗯。”南风出言应和,不过应和归应和,他还是没记住那些正统称谓,他只记住了修为由低到高分别是红蓝紫,红的是道长,蓝的是法师,紫的就是真人了。

    老瞎子来了兴致,继续给南风补习常识,“这九部每一部都有修真经文,前六部经文三宗通用,后三部不尽相同,各宗严守,密不外传。”

    “三宗?”南风中途插嘴。

    “道家分为玉清宗,太清宗,上清宗三支,虽同行天道却各奉祖师,玉清宗奉玉清元始天尊为祖师,太清宗奉太清道德天尊为祖师,上清宗奉上清灵宝天尊为祖师。”瞎子如数家珍。

    南风本想问瞎子属于什么宗,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昨晚他问瞎子是不是道士,瞎子回答说曾经是,这就表示他现在已经不是了,不是了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自己走了,要么是被人撵出来了,不管是哪种情况都不能问,一问就揭伤疤。

    “昨天护国真人讲的好像是高玄真经,那个高玄真经是不是就是您说的高玄部道士的修真经文?”南风问道。

    “是的。”瞎子点了点头,“玉清宗对异类最为排斥,哪怕是起坛讲法也不会允许它们旁听。”

    南风没有再问,开始继续洗衣服,将衣服晾上之后去前院吃了早饭,这里离破庙和事发的药铺并不远,不少人知道前天夜里发生的事情,也有谈论的,听些零碎言语,好像官府没抓到人,只是走了个过场,根本没下功夫。

    这一消息令南风非常高兴,没被官府抓到就好,众人本来就一无所有,在哪儿都一样,唯一的遗憾是不能继续待在一起了。

    早饭过后老瞎子想要出去算卦,被南风拦了下来,他身上还有钱,没必要让瞎子出去走街串巷。

    “师父,你来长安是办事儿还是路过呀?”南风问道。

    “办点事情。”瞎子说道。

    “用不用我带您过去?”南风又问。

    瞎子摆了摆手,“不用,天黑之后我自己去。”

    由于闲来无事,瞎子就主动跟南风讲说一些江湖上的事情,和那道姑的看法不同,瞎子认为武学虽然是自道家和佛家的经文衍生而来的,却缺乏对阴阳五行的了解和运用,永远也无法与道术和神通并驾齐驱,当然,练武之人也的确出过几个绝世高手,甚至能够灭鬼杀神,但那并不是武学厉害,而是练武之人自身天赋异禀,这种人如果不学武功而是参习道法,能达到更高的高度。

    瞎子所讲涉猎江湖,武功,道术,妖鬼,神佛,这些对南风来说是一个新奇而陌生的世界。

    讲述的同时,瞎子也会阐述自己的一些看法,瞎子对异类也很排斥,但没到深恶痛绝的地步。对佛教的态度就像看待远道而来的客人,还是比较宽容和善的。

    正如道姑所说,她之所以能够公正是因为她没有立场,瞎子对道家极为推崇,在他看来道家才是华夏正统,道法才是最厉害的技艺。

    而瞎子对于修行的看法也与众不同,在他看来,修行最重要的不是修身而是修心,若是不能做到心明如镜,全无不疑惑,灵气修为再高也终究不得上乘。

    通过一天的接触,南风发现瞎子骨子里并不严肃,一直郁郁寡欢可能是眼睛瞎了造成的,实际上瞎子很好相处,熟悉了之后说话很随意。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瞎子拿着木杖想要出门。

    “师父,我陪您去吧。”虽然知道瞎子是个高手,南风还是不放心他自己出去。

    “你去干什么,添乱?”瞎子摆了摆手。

    “我给您送到地头儿就回来。”南风想跟着去。

    瞎子想了想,点头同意。

    南风很高兴,快走几步拉开了房门,“师父,小心门槛儿。”

    瞎子迈步而出,南风关上房门,拉着木杖在前面带路,出了客栈之后出言问道,“师父,咱去哪儿啊?”

    “城西坟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