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章 改头换面  参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排水的河渠宽过两丈,说话的女子在河中央,此时正在仰头上望。

    “你在水里干嘛   ”南风疑惑的问道,由于居高临下,那女子的样貌他看的不太真切,只能看出对方年纪不大,还有就是头发很长。

    “我的东西掉到了河里,我下来寻找,快把衣服还给我。”女子再度讨要。

    南风没有接话,攀着树枝下到地面,蹲在岸边看那女子,这女子的年纪应该在十八到二十岁之间,瓜子脸,尖下巴,眼睛很大,可能是水里太冷,面色有些苍白。

    “这包东西是我捡的。”南风说道,他有恃无恐,对方在水里,他在岸上,如果对方态度和善,他就把钱袋拿走,把衣服还给对方。如果对方强硬蛮横,他连衣服都不给对方留下,那女子现在是光着的,就算他逃走,对方也不能上岸追他。

    那女子貌似猜到了他心中所想,“那些银两送给你,包袱还给我就好。”

    “说话算数   ”南风加以确认。

    “绝不反悔,”女子和声劝说,“我那衣服你要了也没有用处,还给我吧。”

    南风想了想,改变了主意,“这样吧,我也不要你的钱袋,你上岸之后陪我去买身衣服,再买点儿吃的给我,成不成   ”

    那女子急于讨回衣服,痛快的答应了。

    南风将包袱放到岸边,拎着钱袋往后退了几步,背对对方,“好了,你上来吧。”

    片刻过后,身后传来了穿衣服的声音,南风还小,对女人不感兴趣,没有回头偷看。

    “你走吧。”身后传来了女子的声音。

    南风转过身去,只见那女子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在盘挽发髻。此前他只是注意到包袱里的衣服是青色的,待得女子穿在身上他才发现原来这件青色的袍子是件道袍。

    “咱们之前说好了,你得陪我去买身衣服。”南风说道,他之所以让这女人带他去买衣服是为了掩人耳目,他是个叫花子,叫花子拿钱买衣服会令人起疑。

    那女子一边盘头一边上下打量着南风,头发盘好之后开口说道,“你是个乞儿   ”

    南风点了点头,“是啊,你是个道士么   ”

    女子没有正面接话,“你如果没什么事情,今天就跟着我吧,我管你温饱。”

    道姑的提议令南风很意外,本想问“跟着你干啥”,想了想又憋了回去,痛快答应,“好啊。”

    “走,带你买衣服。”道姑冲南风伸出了手。

    “我跟着你就行。”南风犹豫着没伸手,一来自己手上全是灰,二来自己虽然不是大人,却也不算小了,被女人牵着多少有些别扭。

    道姑主动拉住他的手,迈步向前。

    指间传来的滑腻令南风很是别扭,没话找话,“你的东西找到了吗   ”

    “什么东西   ”道姑反问。

    “掉进水里的东西呀。”南风行走之时环视左右,那些劳役已经压好场地,拉着石碾子走了,一些可能是宫女的年轻女子正在整理场中的桌椅等器物。

    “嗯,找到了。”道姑随口说道。

    人成熟与否并不取决于年纪的大小,而是取决于经历事情的多少,南风虽然年幼,却一直生活在市井,见多识广,懂得察言观色,他根据那道姑的语气判断出对方应该没说实话,但除了下水捞东西,这道姑似乎也没别的理由大清早的跳到河里去。

    西城的布店只卖布料,没有成衣,因为成衣太压本钱。但东城的布店有成衣出售,道姑给南风挑了件蓝布袍子,换下了破烂不堪的单衣。

    本来说好的只是买套衣服,道姑又大方的送了他一双鞋子,随后又让他洗了头,帮他挽了个发髻。

    道姑上下打量着南风,满意点头。

    南风也很满意,现在这身打扮就算是破庙附近的街坊也认不出他了。

    “你叫什么名字   ”道姑牵上了南风的手。

    “南风。”南风说道。

    “走,带你吃东西。”道姑带着他向不远处的食铺走去。

    到得食铺门口,南风停了下来,“我不进去了,你买个烧饼给我就成。”

    道姑也不勉强,但也没有松开他,拉着他进门买了个烧饼。

    “你怎么不吃   ”南风啃吃着烧饼。

    道姑随口说道,“我吃过了。”

    “你不常出门吧   ”南风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   ”道姑回头看他。

    “你刚才用的是大钱,一个大钱可以买五个烧饼。”南风说道,此时的钱币并非只有一种,单是铜钱就有三四种,不同的铜钱价值也不相同。

    道姑笑了笑,没有接话。

    找店铺买衣服和鞋子用了半个时辰,等二人回到正阳门时,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的民众,木台上的座位还是空的,木台下的两列座椅也是空的,不过座椅两侧的那些棚子里已经有人了。

    这些棚子前面都拉有字幅,字幅颜色各异,长短不一,上面都有字,不过南风不识字,不知道那上面写的什么。

    到得场地外围,道姑停了下来。南风再度左右张望,试图自人群中找到吕平川等人,昨天晚上众人说好今天来这里的,说不定有人跟他一样的心思。

    “你在看什么   ”道姑问道。

    “我在看那些布条,那些棚子上面的布条上写的什么   ”南风随口搪塞。

    “门派的名字。”道姑说道。

    “布条颜色为什么不一样   ”南风又问,此时场外至少聚集了上千人,想找人谈何容易。

    与南风的左右张望不同,道姑垂眉低头目不斜视,“横幅颜色代表了本派话事人的修为。”

    道姑这话南风没听懂,他搞不懂颜色和修为之间有什么关系,不过细辨之下可以发现这些布条有六种颜色,分别是深红,淡蓝,蓝色,深蓝,淡紫和紫色。三种蓝色占了多数,深红色不多,淡紫很少,不过五条,纯正的紫色布条更少,只有一条,位于场地东面。

    南风心中充满了疑问,但他并没有喋喋不休的追问,向人请教固然省事儿,但是问多了人家会烦,如果所问问题对方不回答,还会碰一鼻子灰,为了避免惹人烦,能少问就尽量少问,靠自己的眼睛和脑子进行观察判断。

    “紫色最厉害,蓝色差一点,红色最弱,对吧   ”南风问道,通过自己的观察得出结论,然后请对方确认,这种情况通常不会惹人烦。

    道姑点了点头。

    观察过后他又得出了另外一个结论,“是不是道士的武功最厉害,和尚和练武的都不如道士   ”

    “为什么这么说   ”道姑笑问。

    “拉着紫色布条的棚子有四个是道士的,有两个是和尚的,只有一个里面坐的是练武的人。”南风说道。

    道姑摇了摇头,“也不能这样讲,道士修行的是法术,僧尼领悟的是神通,而武学则是自道法和神通中衍生出来的技艺,三者修行的都是灵气,只有修为的差距,没有本质的高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