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章 暗夜行凶  参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结拜能够正常进行得益于瞎子的指点,事后吕平川再次冲他道谢,随后众人铺垫秸秆,躺卧休息。

    莫离跟吕平川躺在西北角落,楚怀柔睡在西南角落,哑巴独自睡在东北角落里,南风和长乐睡在神像前,胖子睡东南角落,瞎子在殿门的右手边。

    篝火逐渐熄灭,殿内陷入黑暗。

    四更天,算命的瞎子开始咳嗽,咳嗽的很突然也很剧烈。

    南风听他咳的难受,爬起来救活了余烬,扔了几根木柴进去。

    “谢过。”瞎子低声道谢。

    “没事儿。”南风回到卧处想要重新躺倒,却忽然发现原本睡在旁边的长乐不见了。

    这时候雨已经停了,南风去茅房看了看,发现长乐没去厕所。

    “老先生,屋里有人出去了,你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南风问那瞎子。

    “我咳嗽之前。”瞎子平静的说道。

    此时南风也没时间去想瞎子的咳嗽是碰巧还是故意,“往什么方向走了   ”

    “往南去了。”瞎子说道。

    南风一听越发着急,立刻叫醒了众人,众人自大殿附近高声呼喊,却并不见长乐回来。

    “结拜之前他说过一句不想连累咱们,现在看来他话里有话,都好好想想,最近是不是有谁得罪他了,我怀疑他是报仇去了。”吕平川推测。

    胖子摇头接口,“不会吧,他这几天病了,都没怎么出门。”

    二人说话的同时,哑巴冲南风一通比划,南风会意,“柴刀没了,他带着刀出去了!”

    众人一听大惊失色,晚上带着刀出去,事情严重了。

    “我出去找他,你们不要乱跑。”吕平川转身出门。

    “我跟你去。”楚怀柔跟了出去。

    “我们也去。”南风和胖子等人也要跟出去。

    楚怀柔转身冲他摆了摆手,“你们留下!”

    众人闻声止步,楚怀柔和吕平川是他们的头领,对于二人的命令,他们都会遵从。

    即便留在破庙,四人也是心神不宁,类似的事情之前从未发生过,他们既担心长乐去伤害别人,又担心别人伤害长乐。

    焦急过后,南风冷静了下来,“胖子,昨天你一天都在庙里,昨天下午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

    “没发生啥呀,你们走了之后我和长乐去后面林子捡柴禾,后来下雨了就让他先回来了。”胖子说道。

    “那时候他心情怎么样   ”南风又问。

    “挺好啊。”胖子答道。

    “你回来的时候他在干什么   ”南风再问。

    胖子想了想,说道,“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躺着了,我跟他说话,他没理我,我以为他睡着了也没多想。”

    “你回来的时候还有谁在庙里   ”南风追问。

    “没人哪,就他自己。”胖子摇头说道。

    南风没有再问,他想弄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长乐的情绪异常,但走到这里貌似进了死胡同。

    片刻过后胖子猛然想起一事,“不对,有人回来过,我回来之后看到桌上有包药。”

    “那包药是我送回来的。”莫离接口说道。

    南风转头看向莫离,“你回来的时候长乐在干什么   ”

    “往庙里搬木头。”莫离说道。

    “你跟他说过话没有   ”南风问道。

    “说过,我回来的时候碰到大哥了,大哥在街头等我,我越急着走,他越不放我走,拉着我问了好多问题。”莫离有些发惊。

    “都问了什么   慢慢说,别着急。”南风轻声安抚。

    “他问我哪儿来的药,我说大姐弄的。他又问在哪儿弄到的,我说在济世药铺。后来他又问我有没有跟大姐进药铺,他还问大姐在药铺里待了多长时间,还问我为什么自己回来了,好像还问了别的,我记不得了。”莫离惊怯的看着南风,“我说的都是真话,没骗人。”

    莫离说完,南风歪头看向胖子,“你亲眼看见长乐打翻了那碗药   ”

    “对呀。”胖子点头。

    南风转身冲哑巴做了个手势,示意她留在庙里照看莫离,转而冲胖子招了招手,“快走,跟我去济世药铺。”

    “去药铺干啥   ”胖子还没反应过来。

    “长乐要杀药铺的大夫。”南风冲了出去。

    到得此时事情的脉络已经很清晰了,长乐怀疑大姐为了给他治病,用身子去跟大夫换药,而济世药铺的坐堂大夫名声好像的确不太好,这加重了长乐的怀疑。长乐打翻那碗药是因为他感觉那碗药脏,而他之所以要去杀那大夫,除了要给大姐报仇之外,还有很大原因是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小男人也是男人,有些屈辱是男人不可承受的。

    出了破庙之后南风开始拼命跑,济世药铺离众人所在的破庙不过五里路,而此前他们已经耽搁了不短的时间,长乐现在想必已经到了济世药铺。

    “南风,等等我。”胖子在后面叫。

    南风心中焦急,并不减速。

    胖子又嚷,“咱们空手过去也帮不上啥忙,得找家伙。”

    “找什么家伙   ”南风并不回头。

    “当然是干仗的家伙,那老东西欺负大姐,得打死他。”胖子大口喘气,跟的越发勉强。

    “你打得过谁呀。”南风眉头大皱,他的确怕长乐杀人,但他更怕长乐杀错了人,这一切都是长乐自己的猜测,事实究竟是不是这样目前还不能确定。

    济世药铺是个很大的前后套院,在距药铺还有百十步时,药铺后院传来了凄厉的惨叫,惨叫声是女人发出的,在安静的凌晨显得异常刺耳。

    南风闻声心中一凛,疾冲上前,济世药铺有两个门,一个是正南的大门,还有一个是西北的小门,小门这时候是开着的,此时已近五更,晨色朦胧,自门外可以看到门里的狗窝外躺着一条死狗,不远处还有一只死鸡,定睛一看,正是众人昨晚结义时杀的那只。

    南风顾不得多想,进门之后就往北面正房跑,正房的门也是开着的,冲进去之后眼前的一幕令南风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只穿了短裤的矮胖男子倒在了离房门五步的地上,脖子几乎被砍断,只剩下一些皮肉连着。房间里到处都是血,一个中年女子畏缩在墙角,吓的瑟瑟发抖,正在语无伦次的求饶。

    长乐此时站在房间正中,抓着桌上的茶壶在大口灌水,拿在左手的柴刀仍在滴血。

    这一恐怖的情景把南风吓得呆住了,房间里浓烈的血腥气熏的他几欲呕吐,直到长乐放下茶壶他才反应过来,冲过去拉住长乐,“快跑。”

    令他没想到的是长乐并没有跟他一起跑,而是奋力甩开了他的手,“我不会走的,你快离开这儿。”

    南风尚未接话,两个药铺的伙计已然自前院跑进了后院。

    南风顾不得说话,再度抓住长乐的手腕往外拖拽。

    长乐比南风要高出一个头,力气也比他大的多,换做平常时候南风是拖不动他的,但他本就有病在身,先前的争斗全靠一口怒火支撑,怒火消退之后近乎虚脱,被南风拖拽着出了房门。

    那两个伙计见二人自正房出来,又见长乐拎着刀,立刻知道大事不好,其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顺手自墙角抄了根扁担,“你们是什么人   ”

    “阿福,老爷被他们杀了。”房中传来了妇人的哭喊声。

    那名为阿福的伙计听得主母的叫喊,也不敢上前,抓着扁担高声呼喝,虚张声势。

    年轻的伙计没找到趁手的家伙,抓了把扫帚在手里,“我认得他们,是土地庙的小叫花子。”

    “人是我杀的,与我的兄弟无关,你们绑了我见官吧。”长乐又想挣脱南风的拉扯。

    眼见伙计冲了上来,南风抢了长乐的长刀抓在手里,“别过来,都别过来。”

    那两个伙计比二人要高大,待得看清二人不过是个半大小子之后,怯意渐去,一边高喊着杀人啦,一边试图上前攻击二人。

    南风所用柴刀不过尺许长短,扁担比柴刀要长的多,阿福抡着扁担奋力抽打,南风拖着不愿离开的长乐,躲闪不便,接连挨打。

    就在南风叫苦不迭之际,胖子自门外冲了进来,手里抓着一根顶门棍,自后面偷袭,将阿福一棍撂倒。

    “愣着干啥,快跑哇。”胖子偷袭得手之后又去追打另外一个。

    南风趁机拖着长乐跑了出来,刚出门就发现吕平川和楚怀柔自北面向此处跑来。

    二人到得近前,见到南风手里的柴刀和一脸木然的长乐,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把大夫杀了   ”吕平川看向南风。

    “杀了。”二人的到来令南风踏实不少,“大哥,他们认出我们了。”

    吕平川闻言眉头大皱,但他并未慌乱,快速思虑过后出言说道,“破庙不能住了,怀柔,你带长乐走。我回破庙带走莫离和大眼睛。南风,你跟胖子一伙,分头走。”

    “自哪里会合   ”楚怀柔快速发问。

    吕平川摇了摇头,“凑在一起太过显眼,分开走,能走掉一个算一个。”

    楚怀柔重重点头,拉着长乐向南跑去。

    “怀柔,长乐有没有杀错人   ”吕平川问道。

    楚怀柔闻声回头,但她并没有回答吕平川的问题,只是看了二人一眼便拉着长乐匆匆离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