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 八字生平  参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眼见来人是个瞎子,众人暗暗松了口气。

    “此人来的正好,算卦的想必懂得结拜的规矩。”楚怀柔说道。

    “嘿嘿,想吃王八就来了个鳖。”胖子笑道。

    听到庙里有说话声,瞎子停了下来,“朋友,能容我进去避避雨吗   ”

    “谁也不能带着屋子赶路,进来吧。”吕平川瓮声说话,力求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个大人。

    “谢过。”瞎子出言道谢,敲打着木杖继续前行,进得大殿之后摸索着自门口东侧靠墙坐了下来。

    殿内有篝火,借着篝火的光亮,众人看清了瞎子的长相,此人个子不高,样貌无奇,虽然闭着眼睛,却能明显的看出他的眼珠已经萎缩变形,可能是常年在外漂泊的缘故,肤色很黑,满面风尘。

    瞎子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坐下之后卸下了背在身上的包袱,摸索着打开,包袱里面有一身换洗的衣服和一双旧鞋,还有一些算卦的东西,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纸包,里面是两张面饼。

    瞎子拿出一张面饼,送到嘴边缓慢咬嚼。

    众人一直住在这里,穷人和乞丐前来借宿的事情时有发生,故此瞎子的出现并没有令众人太过在意,加之瞎子先前已经打开包袱向众人展示了包袱里的东西,众人对他戒心尽去,热水烧好之后,南风送了碗热水过去,瞎子道谢过后就着热水吃那面饼。

    回到原处之后南风又看了那瞎子一眼,先前送水的时候他发现那瞎子的牙齿非常齐整,毫无牙垢污渍,这一点有违常理,此时别说五十多岁的人,就是三十岁的人也很少有这么齐整的牙齿。

    瞎子将面饼吃完,吕平川走过去求教结拜的规矩,瞎子予以解答,此人说话语速不快,但也不慢,吐字清晰,少有顿挫,平和舒缓。

    得到瞎子指点之后,众人开始行动,吕平川带着莫离出去搞香烛黄纸,南风带着胖子出去找公鸡,所谓搞,其实就是偷。找,自然也是偷,因为他们没钱。

    南风和胖子先行离开破庙,外面还在下雨,不过已经小了很多。

    “给我喝一口。”胖子冲南风伸手。

    “啥呀   ”南风随口说道。

    “酒哇。”胖子腆脸讨要。

    南风连连摆手,“没多少了,得留着结拜用。”

    “就一口。”胖子继续要。

    南风摇头。

    “咱们可是患难兄弟,喝口酒你都不肯   ”胖子用激将法。

    南风不理他,上了大路之后快步向东。

    胖子没讨到酒,很沮丧,闷头跟在后面。

    走了几十步,南风停了下来,自怀中掏出酒壶递给了胖子,“咱可说好了,就一口。”

    胖子满口答应,伸手抓走了酒壶。

    眼见胖子不是对壶嘴而是拔瓶盖,南风急忙伸手去抢,但他抢晚了,胖子已经灌了一大口。

    南风晃了晃酒壶,只剩下个瓶底儿。

    见南风有发火的征兆,胖子急忙先堵嘴,“我说话算数,只喝了一口。”

    南风又摇了摇酒壶,确定剩下的那点酒不够一人一口,随手将酒壶又塞给了胖子,“等会儿咱们分头走,你去偷鸡,我再去搞一壶。”

    “行啊,行啊。”胖子欢快的抱住了酒壶,“对了,吃饭的时候你跟长乐说啥了   ”

    “长乐好像有很重的心事,问他有什么事,他也不肯说。”南风摇头说道。

    胖子点头附和,“这家伙是不大对劲儿,你没回来的时候楚老大喂他喝药,他发脾气把碗打掉了。”

    “等有空我再问问,”南风停下来环视左右,“我往南走,待会儿从这儿会合。”

    胖子摆了摆手,往东走了。

    酒是粮食酿的,这时候粮食都不够吃,酒自然是奢侈品,酒馆和客栈对酒看的很严,想自柜上偷酒难度很大,而柜上的酒也不是南风的目标,柜上的酒归店家所有,总在这片转悠,不能吃窝边草,但房间里的酒都是住店的客人要的,拿了也没什么后患。

    深秋本来就冷,下雨天更冷,住店的客人大多要了酒水驱寒,半个时辰之后南风得手了,对于叫花子来说偷是生活技能,单纯乞讨早就饿死了。

    回到会合地点时胖子已经在那儿等着了,光着膀子,褂子在手里拎着,里面鼓鼓囊囊。

    二人原路回返,回到破庙时吕平川和莫离已经先回来了,神像前的空地也打扫干净了,结拜是大事,众人都自庙后的水缸里洗了脸。

    回到破庙之后,众人尽数看向吕平川,吕平川再度向坐在墙边的瞎子求教,“先生,您老帮个忙,指点指点我们。”

    老瞎子此时已经躺倒,听得吕平川的话,撑臂起身,倚墙而坐,“结义乃人生大事,按规制需礼三牲,备五谷,报八字,述平生,书祈立誓,祭告天地。”

    老瞎子说完,众人面面相觑。

    “先生,能简单点儿吗   ”吕平川皱眉开口。

    “结义岂是儿戏   ”老瞎子摇了摇头。

    吕平川接口道,“先生,我们几个本来就情同兄弟,今天只不过走个过场。”

    老瞎子没有立刻接话,沉默片刻出言说道,“此时左为尊,按长幼自左及右,面跪土地神像。”

    老瞎子说完,众人开始排位跪倒,楚怀柔跪在了最左,吕平川左二,胖子在左三,最右是那个名为莫离的小男孩,右二是偷酒的南风,右三是那哑巴女孩。

    “长乐,快来。”吕平川冲靠坐在大殿木柱下的长乐招了招手。

    长乐看了吕平川一眼,摇了摇头。

    吕平川见状眉头大皱,抬高了声调,“快过来跪下。”

    眼见吕平川发怒,长乐深埋其首,“我不想连累你们。”

    “说的什么屁话   ”吕平川怒目相向。

    “长乐,快来,”楚怀柔冲长乐招了招手,“咱们是一家人,哪有连累一说。”

    长乐看了看楚怀柔,又看了看发怒的吕平川和一直看着自己的那些同伴,直身站起,走过来跪在了胖子和哑巴女孩之间。

    “通述八字生平。”瞎子的声音从南墙处传来。

    “楚氏,名怀柔,丙午已巳乙未丑时,年十四,岐南县岭西村人氏。”楚怀柔最先说话,由于之前洗过了脸,相貌看的就比较真切,楚怀柔鹅蛋脸,五官柔和,长的很是面善。

    “吕姓,名罡,字平川,丙午丙子戍寅子时,年十四,长安人氏,原大理寺评事吕正乾之子。”吕平川高声说道,吕平川的五官极为硬朗,双目有神,眉宇之间暗藏英气。

    “大哥,我该咋说   ”胖子歪头左望。

    吕平川回头看向算命的瞎子,“先生,我们都是孤儿,有几个连生身父母都不曾见过,别说生辰八字了,连名姓也没有,这该如何是好。”

    “随意。”算命的瞎子随口说道,这些小叫花子的结拜在他看来无异于一场闹剧。

    “胖子,十三岁,好像是临县一带的人,应该是四月为人。”胖子说道。人的胖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先天血脉,胖子从小到大都很胖,但他骨架不小,虽胖却不矮,此外他的眼睛很大,只是缺少灵动。

    “公孙长乐,十三岁,六月十八中午出生。”长乐说道。虽然年纪尚轻,但他的五官轮廓已经定型,与吕平川相比更加刚硬,颧骨偏高,眉骨外凸。

    那大眼睛的女孩是个哑巴,说不得话,正犯愁,一旁的南风冲她做了个手势,意思是帮她说,女孩连连点头。

    南风清了清嗓子,手指哑巴高声说道“她也没有名字,我们都喊她大眼睛,也是十三岁。”

    听不到声音不表示看不懂口型,哑巴感激的看着南风,等南风转头冲她笑的时候,她却匆匆移走了视线。

    “十二年前我被人丢在了这座庙的庙门外,是看庙的大爷救了我,捡到我的那天刮的是南风,我就有了这个名字。”南风说道。

    “幸亏那天没刮西北风。”胖子撇嘴。

    吕平川瞪了胖子一眼,转而出言说道,“莫离,该你了。”

    “我叫莫离,是大哥捡回来的,我原来有一块玉,上面有莫离两个字,但那块玉现在已经没有了,前几年胖子生病,大哥把那块玉当了,大哥说以后会赎出来还给我,对了,我八岁了。”莫离年纪还小,说的毫无条理。

    见众人说完,算命瞎子再度开口,“明誓。”

    “跟我念,”吕平川环视众人,待得众人点头,高声宣誓,“苍天在上,今天我们七人结为兄弟姐妹,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焚纸上香。”瞎子再度指点。

    众人起身,烧纸上香。

    “歃血。”瞎子又道。

    众人不懂什么意思,但吕平川和楚怀柔懂,楚怀柔看向胖子,“出去把公鸡拿进来。”

    酒不多,只能倒一碗,倒上酒之后吕平川催促胖子,“磨蹭什么,拿过来。”

    “大哥。”门外的胖子表情有点怪异。

    “闷死了   ”吕平川问道。

    “没有,还活着。”胖子说道。

    “那等什么,快拿过来。”吕平川又催。

    “这个,这个,黑灯瞎火的,我也看不清楚……”胖子懦懦着不进门。

    “他肯定抓了只鸭子回来。”南风笑道。

    “是鸡,就是……”

    就在胖子无比尴尬之际,算命的瞎子给他解了围,“你们之中有女子,用雌鸡也是可以的。”

    胖子一听这话,这才抓着母鸡走了进来。

    吕平川自腰间拔出匕首,割破了母鸡的脖子,滴了几滴血到了碗里,蹲下身让莫离喝了一口,然后是南风,等众人喝完,将剩下的酒尽数喝干,转而将酒碗奋力摔碎,“若离心离德,手足相残,有如此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