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章 冲野洋子的撞鬼物语~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下午一点半。

    克勤除灵事务所的会客室内,山岸荣一愁眉苦脸、衣服杂乱,一副紧张不安的样子。

    端起了跟前桌子上的咖啡,杯子送到了嘴边,鼻子已经闻到了咖啡醇香的气味,他却又叹了口气,把杯子放下,一脸焦急地看向会客室的玻璃窗外——他巴不得,舒允文现在就能立刻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两天,冲野洋子的生活,过的并不好。或者,还可以说是……很差。

    星期四晚上,警察十一点钟的时候才收队离开,冲野洋子也没有独自留在这间刚刚出了人命的房间里的意思,所以让山岸荣一在附近的酒店开了一个房间。

    不过,毕竟是刚刚遭遇了这种不幸的事情,哪怕是山岸荣一陪着,冲野洋子也在半夜四点钟才睡着。而冲野洋子睡着后没多久,便在惊恐中醒来,敲响了山岸荣一的房门——在冲野洋子结结巴巴的话里面,山岸荣一大致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冲野洋子做噩梦了。

    她才刚刚睡着,在梦境中,藤江明义就出现了。浑身是血的藤江明义拿着一把刀,在身后追逐着她,大声地问着“为什么”。最后,她被逼到了死角,藤江明义狰狞地拿到向着她刺了过来,而她也终于从噩梦中惊醒。

    在醒来以后,冲野洋子就不敢独自待在房间里,所以只能吵醒山岸荣一了。

    当时,山岸荣一听着冲野洋子说完,心里面猜测,这应该是冲野洋子受到了惊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才会做这样的噩梦,安慰了几句后,也没怎么当回事。

    可是,他不把这当回事,同样的事情,却在不断发生。

    因为案件保密的缘故,虽然有一些媒体围堵,但冲野洋子受到的影响不大,工作依旧得继续。

    周五上午,在广告拍摄的时候,冲野洋子趁着准备时间,在休息室内打算稍微休息一会,结果才过去没两分钟,就惊叫着逃出了休息室——她闭上眼睛才一分钟,还没睡着,眼前就浮现出了藤江明义拿刀的模样,而且还是直接朝她砍过来的那一种。

    下午,冲野洋子出席了一个活动,结束以后,在工作车上迷糊着睡着,然后又惊醒,依旧是梦见了满身是血、手拿刀子的藤江明义。

    周六一整天也是一样,为此,昨天晚上的时候,他和冲野洋子还一起去看了精神科医生。那位医生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却说冲野洋子只是因为骤然遇到了这种牵连到自己的杀人案,所以心理压力过大,产生了自我心理暗示,才会不断地出现这种情况。

    再然后,心理医生建议给冲野洋子做个心理治疗。结果,舒缓的音乐放着,心理治疗才刚刚开始,冲野洋子闭眼没几分钟,藤江明义又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吓得她从治疗椅上跳了起来,冲出了房间。

    周六晚上,冲野洋子依旧没有合眼。

    今天早上,因为冲野洋子现在的精神状态实在是太差了,事务所给冲野洋子放假一天。

    山岸荣一对待冲野洋子,就像是新生女儿一样,所以,哪怕是冲野洋子提出要给山岸荣一放假,但疲惫的山岸荣一还是主动负责照顾冲野洋子。

    今天快要中午的时候,冲野洋子和山岸荣一待在事务所安排的房间里面,洋子在卫生间洗脸的时候,诡异的情况又发生了。盥洗池前的镜子里面,居然出现了藤江明义的虚影——这一次,山岸荣一就站在旁边,看的是一清二楚。

    他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什么狗屁的心理暗示或者幻想什么的。

    那,就是已经死了的藤江明义!

    这是在闹鬼!

    藤江明义死了以后,变成幽灵,缠上洋子了!

    也就在那时候,山岸荣一想起了案发现场,舒允文曾经说过的话,想起了那个在案发现场给冲野洋子送名片的克勤除灵事务所松下副社长。

    之后,山岸荣一把冲野洋子拜托给了一位事务所的人,自己则按照名片上介绍的地址,亲自前来拜访——他担心打电话的话,舒允文这边会不够重视,有所拖延。

    以冲野洋子现在的精神状态,真的拖不下去了。再拖下去,是要死人的。

    山岸荣一心里面正琢磨着,这时候,会客室的玻璃窗外,两道熟悉的人影闪过,山岸荣一两眼一亮,连忙站起身来,几乎是小跑着出了会客室:“舒允文大人,松下副社长,你们好,冒昧来访,真是失礼了。我是山岸荣一,冲野洋子小姐的经纪人……”

    舒允文微笑着点了点头:“山岸先生,我记得你。我让松下君给冲野洋子小姐发过名片,不过,名片是你接过去的。”

    “没错的,允文大人。”山岸荣一连忙点头,“很抱歉,当时冲野洋子小姐太过伤心。所以,如果她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请您多多见谅。”

    “山岸先生客气了。当时的情况我知道的,怎么会生气?应该说,在那种情况下,我还给冲野小姐发名片,才是真正的失礼了。”话落,舒允文扭头,对站在最后面的安达秘书道,“安达君,请给我泡一杯咖啡,谢谢。对了,松下君,你要喝点什么?”

    松下平三郎道:“一杯清水就可以的。”

    “请稍等。”安达郎平点头应了一声,在旁边准备了起来。

    舒允文向着一脸焦急的山岸荣一摆了摆手,示意他先坐下,笑着说道:“山岸先生,请坐下说话。就算再怎么着急,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的,你说对吧?”

    山岸荣一连忙道:“不,舒允文大人,洋子酱的情况,真的很危险……”

    涉及到了冲野洋子的安危,山岸荣一也顾不得什么失礼不失礼,急匆匆地把冲野洋子这三天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更是跪在了地上,脑袋碰到了地面,恳求道:“……所以,允文大人,请您务必要出手,救一救洋子!只要洋子酱能没事,我、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舒允文微微一笑,道:“山岸先生,您这话说的,好像我们会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似的……我们是正规的除灵事务所,只要你们支付报酬,我们一定会帮你们解决麻烦的。”

    山岸荣一立刻道歉道:“很抱歉,允文大人,我太着急了,所以言语不当,请您见谅。”

    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端起身前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山岸先生,请容我问一句,洋子小姐目前只是在镜子里面看到了藤江明义,对吧?”

    什么叫“只是”?这明明已经很恐怖了好不好?

    山岸荣一心里面吐槽着,连连点头道:“没错的,允文大人。我觉得,这已经很危险了。继续这样下去,藤江明义的恶灵,很有可能会对洋子酱……所以,拜托您了,允文大人!”

    舒允文笑着解释道:“山岸先生请放心,洋子小姐绝对不会有事的。”

    话落,舒允文抬手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两点十五分,在今晚十二点之前,洋子小姐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的。至于今天除灵的最佳时间,是在下午四点五十分……所以,你看这样如何,你现在先回去,我们也需要为除灵做一下准备,等到时间的话,我们再碰面,如何?”

    “这、这个……”山岸荣一犹豫,但和舒允文的眼神一接触后,生怕不同意的话,会被直接拒绝掉,咬牙答应下来,“……好吧。允文桑,这是洋子酱在事务所的联系电话,还有,这是我和洋子酱的拷机号码和手提电话号码。一切,都拜托您了!”

    “放心,我会为你们解决的。”舒允文扭头,“松下君,把我们的拷机号码也告诉山岸先生吧。”

    “是,允文大人。”

    松下平三郎把两个人的拷机号码都告诉了山岸荣一,几个人又客套了几句后,山岸荣一站起身来,鞠躬后匆忙离开。

    他也需要回去做一下准备。

    另外,除灵的事情,也需要告知事务所一声,让事务所有所准备。

    万一那些无孔不入的媒体知道这件事情后,大肆报道的话,也不会出现什么不良的影响。

    山岸荣一离开后,松下平三郎才开口问道:“允文大人,山岸桑说,那个藤江明义的恶灵,已经能在镜子里面出现了。您……能解决掉吗?”

    舒允文不屑地撇了撇嘴:“松下君,你知道什么叫恶灵吗?恶灵,是那种能够直接出现在普通人的跟前,进行攻击的。而恶灵想要形成,也是千难万难。藤江明义仅仅只死了三天而已,哪怕把他放在阴气极重的地方,也不可能成为恶灵。”

    “……他现在,只是一只稍微强大一点的新生鬼而已。至于能在镜子里面显形,应该只是假象罢了。”

    “只是假象?”松下平三郎惊讶。

    舒允文点了点头:“山岸荣一不是带冲野洋子去看过心理医生吗?那个心理医生至少有一点没有说错。他们看到的,都是虚假的。人的眼睛会看到什么,不是取决于眼睛,而是取决于大脑。藤江明义的灵魂力量因为执念而逐步增强,起初只能影响冲野洋子,而现在连山岸荣一也被影响到了。”

    “……他根本就没有出现在镜子里。他只是以自己的灵魂力量影响了冲野洋子和山岸荣一的大脑,让他们产生了,藤江明义在镜子里的假象而已。”

    “如果他真的已经能够在镜子里面显形的话,现在,冲野洋子和山岸荣一已经死了!”

    能够显形的恶灵,可不是他这刚入门的巫师能对付得了的。哪怕鬼巫师对任何鬼怪都有天生的克制,他也得成了初级巫师以后,才能对付得了这种恶灵。

    松下平三郎张了张嘴,不再多问。

    舒允文这回答,真是高大上啊!

    嗯,他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脚。

    PS:感觉本书和原著偏离的越来越厉害了。不过,我写的小说我做主,就是这么任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