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六章 冲野洋子的自杀前男友~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纳、纳尼?死者,真的是自杀吗?”目暮警官立刻出声质疑,“不过,就如同是毛利老弟你之前所言,如果死者真的是自杀的话,又怎么能自己刺中自己的背部呢?正常人都看得出来,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相较这个结论,我反倒更加偏向于,杀人凶手是这三位嫌疑人中的一位。”

    目暮警官出声质疑,冷厉的目光在冲野洋子、山岸荣一、池泽友子三人的身上扫过。

    至于舒允文,则已经把目光看向了沙发那里。

    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柯南现在就应该躲在沙发后面,用那个能变声的蝴蝶结模仿着毛利小五郎的声音吧?真想看看,他如果要是忽然凑过去,会不会把柯南给吓得蹦起来……

    柯南躲在沙发后面,手里面拿着蝴蝶结,脸上也有些郁闷。

    事实上,之前的时候,他也一直在怀疑着冲野洋子他们这三个主要嫌疑人。如果不是舒允文一言点醒的话,他现在还在迷宫里面转悠着。一想到,舒允文又有可能先他一步,解开谜题,柯南心里面就分外不爽。这个家伙,简直就是在抢他名侦探的饭碗嘛!

    “不,凶手并不是他们!冲野洋子小姐,还有山岸荣一先生,他们两个如果是凶手的话,肯定会提前准备好自己是无辜的证据才对。而事实上,他们两个都没有这么做。还有池泽友子女士,如果她是犯人的话,是不会说出自己来过这里,并且遇到过男人的事情……”毛利小五郎那里又传来声音,“至于我所说的,被害者是自杀,按照常人思维的话,当然不可能。不过,如果是稍微准备一下的话,还是可以做到的。”

    “准、准备一下?”目暮警官头上顶着问号。

    “没错。目暮警官,你还记得,死者死亡现场的地板吗?木质地板上,有一个奇怪的凹洞,那个凹洞,现在可以确定,是杀害死者的那把刀的刀柄留下的,没错吧?”毛利小五郎的声音。

    目暮警官扭头看向鉴识官,登米立刻翻了一下鉴识报告:“没错。那个凹洞,确实是死者背上的那把刀留下来的。”

    “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毛利老弟?”目暮警官依旧还是不明白。

    柯南继续拿着蝴蝶结说道:“地板上的血迹中带有水渍和冰箱内容物,刀柄在地板上留下凹洞,尸体旁边的椅子,还有室内空调的温度开的很高……把这些线索一一整合的话,我们不难想象出事实的真相……”

    “哈?”目暮警官依旧还是一脸茫然。

    不难吗?他为毛觉得好难,现在还摸不着头脑?

    等等——毛利这个家伙,是在鄙视他们警方吗?

    目暮警官又问道:“毛利老弟,拜托,你能不能说的更明白一些?我还是不太明白啊!”

    毛利小五郎的声音传来:“允文桑,你既然能够看出死者是自杀,那想必,对真相也已经了然于胸了吧?死者先用一块大冰块把刀子固定在了地板上,然后站在那里的椅子上,直接从背后倒下,刀子自然就插在了他的背后。再然后,因为室内空调高温的缘故,冰块慢慢融化,就形成了这种好像有人从背后攻击他,把他杀掉的假象。”

    “我说的,应该没错吧?允文桑。”

    柯南正太的最后一句话,居然是在问舒允文。

    舒允文的记忆也苏醒了一些,隐约记得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笑着挠头道:“这个……应该是这样子吧!毛利侦探果然厉害啊!我是靠猜的,您这可完全靠的推理。”

    躲在沙发后的柯南翻了翻白眼,而目暮警官却又开口道:“等等,毛利老弟,你的推理虽然环环相扣,无懈可击,但……这从逻辑上根本说不通啊!按照冲野洋子小姐、山岸先生所说,他们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那,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在冲野洋子小姐的房间内自杀,而且还要伪装成他杀的样子?”

    山岸荣一抢先开口道:“他一定是冲野洋子小姐的崇拜者,而且还对洋子她不满,才想要做出这么一出戏,来诬陷洋子!对,一定就是这样的,一定就……”

    “够了,山岸先生!”冲野洋子打断了山岸荣一的话,“这、这个人我认识的,而且,他还是我高中时候交往的男友,他叫藤江明义,和我念同一所高中……可是,他为什么要选择自杀?为什么……”

    冲野洋子说话的时候,跪在了地上抽泣着。

    “洋子……”山岸荣一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继续说什么。

    小兰站在不远处,喊了一声“洋子小姐”,但却又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场面,一时之间沉寂下来。

    这时候,一位警官匆匆走了进来,汇报道:“目暮警官,死者的身份已经查明。他叫藤江明义,今年二十二岁,港南高中毕业后,在角红商事上班……”

    (咳咳,解释一下。因为舒允文着急回家,提醒了柯南,所以推理展开早了一些,藤江明义的身份因此成了在推理中才调查明白。)

    “嗯。”目暮警官伸手按了下帽子,表示知道,又转而看向毛利小五郎道,“可是,毛利老弟,就算是这样,他在冲野洋子小姐的房间里自杀,并且伪装成他杀的动机,依旧还是显得有些牵强。”

    柯南又继续用蝴蝶结变声器说道:“刚才,柯南偷偷告诉我,他发现洋子小姐的经济人山岸荣一假装摔倒,从死者的手里面拿出了一根头发。那根头发,应该是洋子小姐的头发,对吧?”

    目暮警官又瞪着眼睛看向山岸荣一:“山岸先生,有这样的事情吗?”

    “我、我……”山岸荣一结巴了两下,最后低头道,“是的,没错……我还以为,杀害了藤江先生的是洋子,所以,我就……”

    “嗯……”目暮警官又瞪了山岸荣一一眼。

    冲野洋子哭泣着问道:“可是,藤江他、他为什么要不惜自杀,也要诬陷我?”

    “这大概是因为,他依旧还深爱着你的缘故。”柯南继续推理,“大家有没有发现,池泽友子和冲野洋子小姐的背景非常相像?如果我的推理没错的话,事实的真相,应该是藤江先生来这里找洋子小姐,结果却把闯入洋子小姐房间的池泽友子,误认为是洋子小姐,想从背后和她说话。然而,惊吓之下的池泽友子推开了藤江先生逃走,让藤江心中深藏的爱意,变成了怨恨和绝望。”

    “……在池泽友子逃离之后,藤江先生做了我之前所说的那些布置,从你的梳子上找到了一根你的头发,抓在手里,自杀了……”

    舒允文听着柯南推理完,又在藤江明义的鬼魂那扫了一眼,撇了撇嘴,开口道:

    “没能得到你,这家伙就要选择自杀,还诬陷你,想要把洋子小姐你的一生也毁掉。按我说啊,你的这个前男友,也不是什么好人,根本不值得你为他哭泣!”

    舒允文这话,说的可是心里话。

    你自己选择自我了断,就自我了断呗,还要诬陷冲野洋子,这个你曾经深爱的人……

    藤江明义的选择,不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而且还给别人惹下了大~麻烦。

    这货,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舒允文的话一落,冲野洋子的哭声,反倒是变得更大了一些。冢本数美在舒允文身侧,轻轻推了推舒允文,小声责怪道:“允文桑,不要这么说话……”

    毛利小五郎的声音又再度传来:“允文桑,你说的或许也有道理。不过,在我看来,藤江明义应该是想用这种办法,让洋子小姐一辈子都忘不了他吧……只不错过,他选择的方法,确实是错误的。”

    舒允文耸了耸肩,不再多说,转而向着沙发后面走了过去,好奇地往沙发后面一看,凑巧看到柯南收起蝴蝶结变声器的一幕。

    柯南抬头,也看到了舒允文,连忙摆出了一副无辜的正太脸,手舞足蹈的:“哦!哦!玩捉迷藏喽!捉迷藏喽!”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

    好吧,事实胜于雄辩。

    工藤这货变小以后,确实像个逗比。

    伸手在柯南的头上摸了摸,舒允文微笑着说道:“小鬼,这儿可不是玩捉迷藏的地方哦!”

    “知、知道了。”柯南说话结结巴巴。

    舒允文点了点头,又转而看向冲野洋子道:“洋子小姐,请你一定要记住哦!这两天,如果要是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一定要记得和我们事务所联系。我们,会帮你解决麻烦的。”

    冲野洋子依旧还在哭泣,倒是山岸荣一,鞠躬向着舒允文道谢一声。

    这时候,毛利小五郎也醒了过来,目暮警官一把握着毛利小五郎的手:“毛利老弟,你今天的表现很不错,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这件案子,如果不是你帮忙的话,我们或许要过很久才能查明真相……”

    毛利小五郎一脸的懵逼:“是、是吗?”

    舒允文一瞅,这还有个开心果呢,立刻也凑上前来,微笑着恭维道:“毛利名侦探,您的推理能力,真是太厉害了!我和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是同学,不过,依我看,工藤新一和你比起来,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柯南在一旁狂翻白眼。

    “哈哈哈!那是当然!”毛利小五郎得意忘形地笑了两声,然后才发现了哭泣中的冲野洋子,顿时一副怒气冲天的样子,“该死!洋子小姐怎么在哭?是谁欺负她了?是你吗?是你吗?”

    舒允文微笑着整了整衣服,转而看向目暮警官道:“目暮警官,您看,真相也已经查明了,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了?家里人还等着我回去吃饭……”

    “这样啊……”目暮警官想了想,点头道,“你们可以离开了。不过,之后可能需要你们去警视厅做一份笔录,真是麻烦你们了。”

    “目暮警官客气了。配合警方办案,本来就是我们公民应尽的义务,不是吗?”

    舒允文微笑着回答了一句,然后向着元太摆了摆手:“元太,走啦!回家啦!美惠姨今天晚上有做鳗鱼饭哦!”

    “嗯?鳗鱼饭?鳗鱼饭!鳗鱼饭!今天晚上吃鳗鱼饭?!”元太立刻跟在了舒允文身旁,口水开始流了。

    舒允文又微笑着向小兰、毛利小五郎、步美、光彦他们一一道别,然后又摸了摸柯南的头:“江户川小朋友,我走喽!期待我们下次见面。”

    “啊……允文哥哥再见。”柯南连忙应声。

    舒允文又再度道别,走到了快门外的时候,送舒允文他们出来的目暮警官忽然开口问道:“允文桑,我很疑惑,你进来现场以后,似乎只是稍微看了看,怎么就能断定,死者是自杀的?”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目暮警官,我不是说了,那是我猜出来的吗?”

    目暮警官摇了摇头:“允文桑,这种回答,只能骗三岁小孩子的。”

    “要我说真话?”舒允文把脸凑到了目暮警官身前,“警官大人,您应该知道,我的身份吧。我是一个除灵师,所以,我能在短时间内知道死者的死因,当然是因为……死者亲自告诉我的了……”

    话落,舒允文转身,带着元太、数美他们一起离开。

    目暮警官无奈,按了下帽子:“这回答,还是只能骗三岁小孩。”

    死者告诉你的?谁信?

    ……

    晚上,九点一刻,小岛家。

    “妈妈,今天晚上不是吃鳗鱼饭吗?”元太看着眼前的食物——

    嗯,这特么是咖喱好不好?

    小岛美惠拿着饭勺:“谁说今晚吃鳗鱼饭了?今晚就是咖喱,要多吃一些哦!”

    小岛元太看了看旁边吃的正香的舒允文,眼睛刚瞄了两眼,立刻就被舒允文一眼瞪了过来,顿时老老实实地“哈伊”一声。

    允文哥哥……怎么可以骗人嘛!

    太可恶了!

    PS:冲野洋子的这个前男友啊……也是醉了。

    自杀诬陷洋子,哎……感觉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