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章 揭露凶手,让人作呕的嘴脸~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哟西,现在就把这位小姐……”

    目暮警官似乎认定了凶手,正准备下令把人带走,舒允文忽然开口道:“目暮警官,这位爱子小姐,应该不是凶手。你觉得,以一个女人的力气,拿着一把水果刀,能在那一段隧道里面,成功地切掉一个男人的头颅吗?而且,死者的头颅,你们应该找到了吧?那种切口,应该不是水果刀能切出来的。”

    “啊?”目暮警官扭头,看向一脸正色的舒允文,“允文桑,你这是……”

    至于小瞳,也看向了舒允文,眼中的仇恨之色一闪而逝:“爱子、爱子的力气似乎很大……”

    “小瞳桑。”舒允文打断了小瞳的话,“你这个凶手说的话,似乎并不值得相信。”

    “纳、纳尼?”目暮警官惊讶,“这位女士是凶手?可是,她所坐的位置,似乎是第一排,而被害者是在第三排,中间还隔了允文桑和你的同伴……”

    舒允文听着目暮警官的唠叨,那是直翻白眼——

    这家伙还真的打算充当那个专门质疑正确推理的人啊!

    舒允文伸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说道:“目暮警官,如果你想要知道的真相的话,那就别打断我,听我说完哦!”

    顿了顿,舒允文又扭头看向冢本数美道:“数美桑,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当然可以。”冢本数美也是一脸的惊讶,“允文桑这是要做现场推理吗?真是没想到,允文桑还会推理。不过,不会出错吗?如果要是给警察先生添麻烦的话……”

    “不会的,数美桑。请相信我。”舒允文微笑着说道。

    舒允文这话一出口,冢本数美不再多问,直接点头答应下来。

    旁边,元太、光彦、步美三个小孩这时候也都是一脸惊讶加崇拜。

    元太:“好厉害!允文哥哥要现场推理吗?”

    光彦:“允文哥哥和工藤新一大人是同班同学,难道他也是很厉害的侦探吗?”

    步美:“感觉允文哥哥不是很值得相信的样子。如果要是搞砸了,一定会被警官大人教训吧?”

    光彦:“元太,允文哥哥很擅长推理吗?”

    元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并没有见允文哥哥推理过。”

    步美:“果然很不可靠……”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懒得理会这些个小孩,微笑着对冢本数美道:“数美桑,请坐在这里。对了,在坐下以前,请把你的背包垫在身后。”

    “好、好的。”冢本数美点头。

    “目暮警官,请你坐在第三排,也就是受害者的位置,可以吗?还有,这位警官,请去找一根绳子,其中一端绑个圆圈,另外一端绑在钩子上。”舒允文下达命令的时候,小瞳的脸色越来越白。

    等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好,舒允文又继续说道:“数美桑,因为您的背后垫着包包,所以,只要您身体向下滑的话,应该很容易从安全杠内滑出来。然后,在漆黑一片的隧道里,你的两脚卡在安全杠上,很轻松地就能在空中越过中间的位置,把这个绳子绑成的圆圈挂在目暮警官的脖子上。最后,再把另外一端的钩子挂在铁轨上。如果,这时候云霄飞车在快速行驶中的话,目暮警官的头已经和身体分开了……”

    “……如果要说证据的话,目暮警官,警察应该在隧道内有所发现了吧?”舒允文问道。

    目暮警官扭头看向身旁的鉴识官,鉴识官立刻说道:“警部大人,我们在山洞隧道里面,发现了一些散落的珍珠,还有一根挂着铁钩的绳子……”

    舒允文开口道:“项链,应该就是套在岸田先生脖子上的圆圈吧?只要在进入隧道以后,拿绳子绑住项链的话,就是我刚才说的那种割头利器了。”

    说到这里,所有人几乎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小兰惊讶地看向小瞳。她一直以为,这个哭泣的女人,是一个善良的好人。

    至于元太、光彦、步美这三人组,一个个都兴奋地看着舒允文,大喊着“好厉害”之类的。

    礼子扭头看向小瞳,难以置信:“小瞳,你、你脖子上的项链呢?明明刚才在坐云霄飞车的时候还看到的……”

    “我、我的项链丢掉了。”小瞳本能地伸手捂住了脖子,“可能刚才玩云霄飞车的时候,不小心丢掉了。这位警官,难道仅仅只因为我的项链丢掉了,你们警察就会认定,这一定是我做的吗?或者,做这一切的,就是那个正在洋洋得意地说着这些的男人!他过程知道的这么清楚,很有可能就是他做的!”

    “……对了,我在隧道里的时候,就是你拿走了我的项链,然后挂上了钩子,杀掉了岸田……”

    说着这一切的时候,小瞳的表情逐渐狰狞了起来。

    “小、小瞳……”旁边,小瞳的好友礼子像是看到了一个陌生人似的,畏惧地向后退缩着。

    爱子则在两个警察的陪同下,流着眼泪,同样一脸陌生地看着小瞳。

    目暮警官扭头看向舒允文:“允文桑……”

    如果小瞳要是坚持这么说的话,他们确实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够证实这一切是小瞳做的。没有足够入罪的证据,哪怕是提起公诉,法官也不会裁定有罪。而且,因为小瞳这倒打一耙,舒允文说不得也得去警视厅里面,配合着录一下口供。

    “可恶!明明这一切就是你做的,为什么、为什么却不承认呢?”元太大声地问道。

    光彦也开口道:“明明允文哥哥已经说明了真相,却还是死不认罪,太可恶了!”

    “而且还倒打一耙,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人!”步美也声援着。

    舒允文目光冷漠地看向小瞳。

    这个女人,这时候就像是本性彻底暴露一样,让他恶心,也觉得恼怒。

    “那个钩子,是你带着的,所以,上面应该会有你的……”舒允文缓缓开口道。

    “哦?你是说,有我的指纹吗?那就去查啊!”小瞳大声道,“如果要是真的有我的指纹,那你们大可把我抓回去!所以,这些根本都算不上证据!这些证据,根本不足以证明是我做的!对不对,警官先生?”

    目暮警官皱了皱眉头,扭头小声对舒允文道:“舒桑,以她的自信,钩子还有那段绳子上,应该并不会有她的指纹。”

    舒允文扭头向着目暮警官翻了翻白眼:“目暮警官,你也被她牵着鼻子走啦?我什么时候说,上面会有指纹了?她既然带来了钩子还有绳子,应该就是装在什么东西里面。只要有过接触的话,钩子和绳子上,就很有可能会粘上什么东西。比如说……绒毛、划痕、皮屑……如果要是查明一致的话,你能说明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小瞳闻言一愣,呆住了。

    旁边,一位女警走上前去:“你好,这位女士,我们需要检查一下你的随身物品……”

    “走、走开!”小瞳保护着自己的包包。

    目暮警官摆了摆手,让别人上去帮忙。舒允文则又伸手拿出了摄像机,发动致命一击:“其实,小瞳桑,你再怎么否认,都是没用的。在隧道里发生的事情,凑巧被我的摄像机拍了下来,里面虽然很暗,但我的录像机有夜间拍摄功能,你拿着带着钩子的项链往岸田先生头上套的一幕,被拍的一清二楚,你要看吗?”

    “真、真的吗?”小瞳还没说话,目暮警官先激动了,“允文桑,请你把手中的摄像机交给我,这是很重要的证据。”

    只要拍下了犯罪画面,小瞳就算是有一百万张嘴,也不可能脱罪了!

    这个女人卸掉伪装后的嘴脸,不仅仅让舒允文他们觉得可憎,就连警察们都讨厌的不行。

    舒允文拿着摄像机,微笑着说道:“交给警官是没有问题,不过……警官你会操作吗?这可是市场上的最新款,操作起来和别的机器不太一样,万一要是不小心把磁带给清洗掉的话……”

    “……”目暮警官无语,“还是请允文桑把影像调出来,让我看看吧。”

    “好的。”舒允文点了点头,开始调整、播放起了影像。

    不远处,小瞳终于被警官拿走了手里面的包包,手上还被戴上了手铐,向着目暮警官的方向走来。

    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忽然间,却见小瞳挣脱开了两个抓着她的警察,劈手抢过前面鉴识人员手里面的铁钩,面部狰狞地向着舒允文冲了过来,铁钩用力地从上往下,朝着舒允文的脸上划去:“去死吧!”

    “小心!”目暮警官来不及反击,索性肥胖的身躯挡在了舒允文身前,准备硬抗这一下。

    舒允文目光冷漠,口中念动着巫咒。入门级的巫咒里面,虽然没有什么有效地反击手段,但一个最简单的小幻象术,躲开一个铁钩还是没问题的。

    小兰惊呼一声,从后面跑了过来,不过才跑了两步,只听“砰”的一声,一个脚印印在了小瞳的脸上,然后小瞳向着旁边,倒了下去,两个警察立刻扑倒,死死地按住了小瞳。

    冢本数美收起了腿,两脚并拢,站在舒允文的身侧,甜甜地笑着:“允文桑,你没事吧?”

    “我?呵呵……”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我当然没事。有事的,应该是她吧?”

    舒允文指了指那个脸上带灰、鞋印清晰、嘴角流血的小瞳。

    等等,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动漫里面,似乎也出现过冢本数美这个人,而且似乎还是……空手道社的主将?

    尼玛,你特么在逗我?

    冢本数美在他面前一直都是很温柔的那种,现在看来,在冢本数美温柔的表皮下,似乎有着一颗暴力的心啊……

    小兰在旁边干笑,停了下来。

    冢本数美的实力,让她都觉得很有压力的。那个小瞳被踢了这么一脚,应该……应该不会死吧?

    “八嘎!你们这些饭桶,连人也看不住!”目暮警官开始大声训斥手底下的这些废物。所有被目暮警官阴影笼罩的警察们都苦着脸,低着头挨训。

    小瞳在简单的治疗后,一副仇恨的表情看着舒允文:“八嘎八嘎!你刚刚明明跟我说过,我杀了岸田的事情,你会帮我遮掩过去的!”

    目暮警官愣了一下,扭头认真地看向舒允文:“允文桑,她说的都是真的吗?”

    帮助犯人掩盖罪行,这在警察的眼里,是不容宽恕的事情。

    舒允文心里面狂翻白眼,微笑着说道:“目暮警官,这怎么可能?我在看过录像以后,就确定她是凶手,之前和她聊天,也只是想试探她的作案手法而已。我怎么可能会帮助这样的一个人,掩盖她的罪行?她可是杀人犯啊!揭露真相,抓住杀人犯,才是我会做的事情。”

    冢本数美站在舒允文旁边辩解道:“目暮警官,允文桑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小兰也开口道:“目暮警官,舒桑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舒桑昨天不是才帮警方破了一件杀人案吗?如果舒桑是那样的人,昨天就不会帮助警方了。”

    目暮警官愣了一下,然后才不好意思地笑着挠头道:“允文桑,刚才怀疑你,真是太抱歉了……”

    而且,小瞳这个女人,在目暮警官的心中也十分可恶,根本不值得相信。

    “没什么的,目暮警官。”舒允文微微笑着,冷漠地看着小瞳。

    那个已经被舒允文吸收掉的岸田或许是个混蛋,但现在这副模样的小瞳,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或许,还要更坏一些。

    “八嘎!他真的答应了要帮我遮掩罪行……”小瞳依旧说着,但却没人相信他。

    元太、光彦、步美这三人组又开始嘀咕了。

    “她都已经被抓住了,却还想陷害允文哥哥。”元太很不满。

    “是因为允文哥哥帮助警察抓住了她吗?她真是一个坏蛋,比假面超人里的怪兽还坏!”步美双手握拳。

    “是啊,她真的是个很坏很坏的人。”光彦右手捏着下巴,一副推理ing的模样,“不过,如果按照允文哥哥的说法,他是靠着录像知道凶手是那位坏坏的大姐姐,然后才开始查作案手法的。所以,他实际上并不是靠着推理找出凶手喽!”

    “对哦!”元太点头,“这么说来,允文哥哥也不是很厉害嘛!”

    “啊!亏我刚才还以为,允文哥哥是一个不逊色于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的名侦探……”步美酱很失望的样子,“果然还是一个普通大叔吗?”

    舒允文听着这几个小鬼头的碎碎念,头上又开始浮现“井”字了。

    小兰“呵呵”笑着:“其实,舒桑也很厉害啦……”

    一群人正说着,却听人群外有人大声喊道:“请让一让!让一让!让我进去!谢谢……”

    然后,一个很臭屁的人从人群里面挤了进来:“听说这里有案件发生?嗯,我可以帮忙哦!不管有任何案件,都难不倒我工藤新一!”

    没错,这个挤进来的家伙,就是工藤新一。

    小兰看到了“洗衣机”,很高兴地迎了上去:“新一,你来了?你刚才到底跑去什么地方了?”

    “啊?是小兰啊!等一下啊!”工藤新一摆了摆手,然后把目光看向了目暮警官,“警官先生,听说这里发生了杀人案件,对吗?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地方吗?”

    “哈哈!是工藤同学啊!你特地赶来,真是麻烦你了。不过,今天的案件,已经解决了,凶手也已经抓住了。”案件已经解决了,目暮警官心情还算不错,热情地和工藤新一打了声招呼。

    “已、已经解决了吗?”工藤新一有些惊讶,还有些失望。

    目暮警官一下子不爽了,斜着眼睛:“哦?工藤同学看样子好像很失望啊!”

    “怎、怎么会?”工藤新一连忙站直了。

    小兰也走了过来,道歉道:“目暮警官,新一他绝对没有那个意思的。新一,解决案子的,是舒桑哦!”

    舒允文和冢本数美也走了过来:“你好,工藤同学。”

    “你好,舒同学,冢本学姐。”工藤新一问候一声,心里面很不爽。

    果然,解决案件的,就是这个舒允文吗?

    哼!一个爱出风头的家伙!

    好吧,其实,工藤新一真实的心理活动,是觉得自己的风头被抢了才对。

    当然,这种事情,身为伟大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嗯……绝不承认!

    PS:写同人,当然得改剧情啦~

    要不然,还不如推荐大家去看《名侦探柯南》的动漫,你们说对不对?

    PS2:这个改动,感觉还是可以的。其实,动漫里面,我个人认为,这女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杀人就杀人,还诬陷爱子,不见得是好人……

    PS3:下一章洗衣机就要变小了,想一想还激动啊~

    PS4:字数这么多,我的诚意又是满满的~

    PS5:看过的收藏下,推荐下,至少让咱看着数据好看点儿呐~

    PS6:下面没有PS了,我发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