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章 求交往的冢本数美~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铃声响起,老师们离开教室,学生们欢呼中,终于放学了。

    鞋柜前,舒允文穿好了鞋子,然后便看到一脸狼狈不堪模样的会泽荣介垂头丧气地站在舒允文跟前,六十五度鞠躬道:“舒允文同学,真的很抱歉,我向你道歉……”

    “是会泽同学啊!”舒允文点了点头,把书包背了起来,“是因为早上的事情吗?我说过,我已经原谅你了……”

    会泽荣介狼狈地挠着头:“可是、可是,我现在还在一直……”

    会泽荣介看向舒允文的目光,显得有些畏惧。

    这一上午的遭遇,在会泽荣介看来,简直就和霉神附体了一样。

    上课的时候就事故不断,凳子、桌子全都坏了不说,好不容易没事儿了,稍微偷懒转个笔,笔能甩脸上,墨水还全都甩了出来,整张脸都“黑”了。课间上厕所,结果在厕所摔倒;洗手的时候,水管里面居然会出现一只死蟑螂。会泽荣介最怕蟑螂这一类的东西了,你能想象一个大男人提着裤子大喊着“有蟑螂”跑出卫生间的样子吗?

    午休时便当里吃出了苍蝇、体育课跑步居然被狗追了几百米……

    反正,今天的他,简直就是倒霉无极限。

    刚才,他的死党加损友,中道帮忙打听了一下舒允文的情况,结果还真的从高三年级那里打听出来一些情况。

    舒允文原先和高三年纪的冢本数美是同班同学,为人谦和,成绩优良,可以说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后来,舒允文全家在外出旅游回来的路上发生车祸,父亲、母亲当场就死了,而舒允文侥幸活了下来,但却昏迷了整整两年,前段时间才苏醒过来。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舒允文家里面原先居然经营着一家除灵事务所!他的父亲舒克勤是著名的除灵师,在关东地区拥有很高的名望,和很多政界、商界的精英人士来往密切。

    舒允文的父亲,是一个很厉害的除灵师!

    除灵师、阴阳师、占卜师什么的,在日本可是很神秘的。

    很多日本人,对这一类都相当迷信。

    会泽荣介以前对这一类的事情都是嗤之以鼻的,但有了今天的经历后,却有些相信了。

    他觉得,他一定是被舒允文给诅咒了。

    舒允文的父亲是除灵师,那舒允文自然也是除灵师了。所以,他现在之所以会这么倒霉,一定是被舒允文诅咒了的缘故。

    舒允文微笑地看着一脸可怜相的会泽荣介,开口道:“如果是诅咒的事情,请恕我无能为力。不过,会泽同学也不需要太过担心。这种诅咒的持续时间并不长,明天早上的时候,一切都就过去了。”

    给会泽荣介解开这巫术,对舒允文来说,自然可以做到。

    不过,他为嘛要这么做?要知道,他现在巫力本来就没多少,像是“霉运随身”这样的巫术,也只能再支撑着使上三次而已,怎么可能在会泽荣介的身上浪费巫力?

    “那……好吧。”会泽荣介无奈,又鞠躬行礼,和两个死党离开了。

    旁边,工藤新一不屑地撇了撇嘴:“什么诅咒?这一定都是巧合!是巧合!”

    正说话的时候,会泽荣介一个没走好,又摔倒在了地上,旁边的中道也被连累,快摔倒的时候,一把抓住了旁边不知道什么玩意站稳,然后才发现,他抓住的是一个女生,其中一只手还按在那个女生的胸部……

    “……啊!色~狼!”

    “砰”的一声,中道被打倒在地。

    工藤新一:“……”

    小兰:“……”

    园子:“……”

    好一会后,小兰才呵呵笑着:“会泽同学的运气,似乎真的很差哦。”

    舒允文微笑着看向工藤新一:“工藤同学如果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骂我一遍试试的……”

    说话的时候,舒允文心里面嘀咕着,“洗衣机”要是真的敢骂,他就舍得浪费一次巫力,也让“洗衣机”尝一尝“霉运随身”的滋味。

    话音落下,还没等工藤新一回答,舒允文的身后传来声音:“允文桑……”

    舒允文闻言扭头,看到眼前的人愣了一下:“是冢本学姐……”

    出现在舒允文跟前的人,正是冢本数美。

    冢本数美目光复杂地看着舒允文:“允文桑,你以前一直都叫我数美的。”

    “是吗?”舒允文努力地回忆了一下,然后才道,“真是不好意思,你知道的,我醒过来以后,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没关系,我会帮你恢复记忆的。”冢本数美说着,“还有,允文桑,以后请直接称呼我‘数美’,可以吗?”

    “好的,数美桑。”舒允文看看眼前的女子,越发觉得自己的前身和冢本数美的关系应该并不一般。

    冢本数美甜甜地一笑,紧接着问道:“允文桑一会有时间吗?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想请允文桑喝一杯咖啡……”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很抱歉,数美桑,我今天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你知道,我最近才刚刚醒过来,有很多的事情,所以……”

    “没关系的,允文桑今天没空,那就改天吧。允文桑,再见。”冢本数美转身离开。

    舒允文摸了摸鼻子,腰间的呼机忽然响了起来,拿起来看了一眼后,立刻和还在发呆中的工藤新一、小兰、园子挥了挥手,向着校门的位置走去。

    这时候,工藤新一、小兰、园子他们才反应过来。

    “啊?刚才那个真的是数美学姐吗?我从来都没见数美学姐这么跟人说过话!”工藤新一一脸地惊讶。

    冢本数美在他的印象里面,一只都是很强硬的女汉子好不好?

    刚才那个模样……是被灵魂附体了?

    “数美学姐好像想和舒桑约会,可是舒桑居然拒绝了!”小兰也惊讶。

    园子浑身上下八卦之火都在燃烧着:“他们两个之间,绝对有什么秘密!”顿了顿,园子又紧接着说道:“对了,我记得日高那家伙曾经说过,数美学姐在一年级的时候,好像和什么人交往过。难道说,数美学姐的交往对象,就是那个大叔模样的家伙吗?”

    小兰连忙道:“园子,不可以背后议论学姐的。还有,舒同学也很古怪的,难道你不怕诅咒吗?”

    园子就好像没有听到小兰的话似的,挥舞着拳头,一副战斗力爆表的圣斗士样子:“……接下来,就看我园子大小姐查明事情的真相吧!”

    “呵呵呵……”小兰一脸无奈地笑着。

    工藤新一翻了翻白眼,快步走了出去:“小兰,走啦!”

    ……

    学校外。

    一辆停在外面的黑色车子车门打开,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在看到舒允文招手后,立刻道:“你好,舒桑。我叫山崎明二,八菱银行的总经理,是你父亲克勤大人的朋友……呃……您、您原来还没有死?那真是太好了,克勤大人……我的朋友岩田大二郎遇到了一些奇怪的‘麻烦’,如果有您帮助的话,那一切都会没事的……”

    山崎明二本来在说着话,但在看到舒允文的模样后,伸手用力地揉了揉眼睛,态度顿时恭敬了许多。

    舒允文无奈苦笑一声:“山崎先生,您误会了。我是舒允文,不是我的父亲。我的父亲确实死于车祸,而我之所以会看上去这么苍老,是因为修炼了家传除灵法术的原因……”

    “是、是吗?”山崎明二愣了一下,又仔细看了看,这下子真的认出来了。

    舒允文的左边脖子有一颗痣,而舒克勤的脖子上,则没有。

    他确实认错了。

    “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失礼了。”山崎明二道歉一声,然后才又继续说道,“对了,舒桑,我让你带来的那种、你父亲绘制的灵符……”

    “请稍等。”舒允文说话的时候,从身上掏出了钱包,拿出了一张黄褐色、所谓的灵符,递给了山崎明二,“山崎先生,这是您要的灵符。”

    山崎明二接了过去,看了一眼后,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又双手奉上了一张支票:“真是麻烦舒桑了,这是这枚灵符的费用,请收下。”

    对于灵符的真假,山崎明二并没有什么怀疑。

    日本是一个信用国度,越是有地位的人,越看重信用。像是除灵师这种职业,尤其如此,因为只需要一次错误,立刻就会在特定的圈子里面传开,然后身败名裂。

    所以,山崎明二相信,舒允文不会在这件事情上作假。

    舒允文接过支票,扫了一眼。

    五万?

    便宜老爹当初的灵符都这么便宜,才五万日元?

    又仔细一看——

    好吧,原来货币单位是美刀啊!这么算下来,相当于五百万日元,倒是比较合理了。

    舒允文把支票收好,然后才又说道:“山崎先生,您虽然拿到了灵符,但灵符毕竟不是万能的。不知道您的朋友是否方便,我想亲自拜访,确认一下。至于我的能力……还是有一些的,或许能帮到什么忙。”

    舒允文这请求,可不是没事找事。

    他以后毕竟得在柯南世界里吃饭不是?

    山崎明二的朋友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他也不太清楚。要是真的遇到了什么邪灵之类的,就这“然并卵”的灵符,能起个毛线作用啊!万一要是出点什么事儿,名气坏了,想要再挽救回来,可得费上不少工夫呢!

    所以,还不如现在去看看。

    小心无大错嘛!

    “那……麻烦舒桑了。”山崎明二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下来,“我的朋友岩田大二郎今天府上正好有一场宴会,你能去,他一定会非常高兴。”

    “多谢山崎先生了。”舒允文再次道谢。

    PS:咳咳……大家猜猜这个山崎明二是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