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零三章 风雨将至  锦衣春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白圣浩点头道:“对方也准时出现,但掩饰的极好,我们担心被发现,所以并没有太靠近,距离有些远,看不清楚那人的长相。那人出现的时候,手里果真提着一盏灯笼,上面也有约定的符号。”

    “灰乌鸦跟着那人走了?”

    “是。”白圣浩道:“接上头后,那人似乎对灰乌鸦说了两句什么,但声音很轻,我们听不明白,随后那人提着灯笼在前面走,灰乌鸦跟在后面。”

    “他们去了哪里?”

    白圣浩神情愈发凝重,低声道:“我们几个远远跟着,十分小心,本来一直将他们控制在视线之内,但是那人十分小心,而且极擅长摆脱跟踪,也不知道他是发现了什么还是小心为上,在庙堂西街口附近来回兜了两次,我们一只跟着,可是忽然之间,就没了他们的踪迹。”

    “没了踪迹?”

    白圣浩惭愧道:“侯爷,是我们无能。本来我们以为盯死了他们,可是.....还是被他们溜了。他们失踪之后,我们在附近找了半夜,带去的两个弟兄也是极擅长跟踪,但却根本找不到一丝他们留下来的踪迹。”

    齐宁见白圣浩自责,含笑道:“白舵主,对方既然谋划周密,肯定是处处小心,你也不必自责。”

    “侯爷,皇帝大婚在即,影耗子恰好在这个时候汇集京城。”白圣浩压低声音道:“却不知这两桩事情是否有牵涉。”

    “白舵主觉得影耗子进京,与皇上大婚有干系?”齐宁立刻问道。

    白圣浩道:“白某也只是猜测,无法确定。”

    齐宁微微颔首,若有所思,沉吟片刻,才问道:“白舵主,咱们做个假设,如果这帮影耗子进京,确实是与皇上大婚有关,那你觉得他们会做些什么?是要破坏皇上大婚?还是要趁皇上大婚之期,在京城制造混乱?”

    白圣浩摇摇头,道:“确实难以预料。不过这几日无论是虎神营还是京都府衙门,都已经加强了京城的巡逻防备,此外神侯府的人也时常在大街小巷冒头,朝廷显然也担心皇上大婚的时候会有人在京中为乱,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备。”顿了顿,才略有不屑道:“侯爷,恕我直言,如果只是一些影耗子,就凭他们的实力想要在京城闹出大乱子来,只怕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齐宁心里其实也很清楚,如果只是一群影耗子潜伏在京城,实际上还真不可能掀起滔天巨浪,毕竟这里是帝国的心脏,卫戍也是异常的严密,区区几个影耗子只要在京城露出头来,只怕瞬间就能被扑灭。

    他只是担心这群影耗子无非是阴谋的一部分,前番京城疫毒至今让人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那帮人心狠手毒,实在难以猜透他们下一步的计划。

    白圣浩见齐宁若有所思,想了一下,才道:“侯爷,说到底,影耗子最大的本事不过是刺杀,召集影耗子的目的,显然还是为了行刺,咱们只需要想明白这帮人行刺的对象,就可以早作防备。”顿了顿,继续道:“如果只是刺杀普通的官员,虽然会让京城陷入一丝慌乱,但还掀不起太大的风浪,而且从段清尘他们付出的报酬来看,影耗子们的目标绝非普通官员。”

    齐宁微微颔首,道:“我也想过这一点,如果只是想行刺几个官员,让京城陷入恐慌,他们其实也不必大费周章。我现在就是在寻思,他们的目标到底是何人?”

    “我猜想应该也不可能是宫里的人。”白圣浩道:“虽然影耗子收银子杀人,并不问刺杀的对像是谁,但按照我对影耗子的了解,有些人他们是不敢动手的。例如大宗师,他们自然不敢触碰,此外宫里的人他们也素来不敢去招惹的。皇上身边护卫众多,防备森严,影耗子应还不至于将黄帝当作目标。”

    “除了皇上,你以为京城还有谁有这样的价码?”齐宁问道。

    白圣浩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道:“侯爷,说句不该说的话,京城百官之中,值那个价码的,也不过区区数人而已。”盯着齐宁道:“四大世袭候或许都在此行列,还有淮南王,自然也是值这个价钱。”

    齐宁皱眉道:“你觉得影耗子的目标会是四大实习以后甚至是淮南王?”

    “王爷千万不要忘记一个人。”白圣浩正色道:“我这两日想了想,有一个人很可能是那群影耗子的目标。”

    齐宁脑中灵光一闪,立刻想到:“你说的.....难道是东齐太子?”

    白圣浩点头道:“原来侯爷也想到了。不错,我思来想去,东齐太子很可能就是这次影耗子行刺的目标。”

    齐宁这时候隐隐觉得白圣浩的猜想还真是的大有可能。

    “虽说东齐太子身边的守卫也不少,但毕竟无法与皇帝相提并论,如果那帮人精心布置,未必不能找到行刺东齐太子的机会。”白圣浩神情严峻:“在楚国京城,想要破坏皇帝的大婚,难如登天,而且影耗子的实力有限,他们做些偷偷摸摸的事情或许还能凑合,真要亮出-台面,根本是不堪一击,只要神侯府一个衙门的人出动,便可让那群影耗子片甲不留。”

    “所以我这边一直都很小心,以免惊动了他们,让他们改变计划,到时候就更难对付。”齐宁也是神情冷峻。

    白圣浩道:“要想破坏这次大婚,直接冲着皇帝去自然是不成,最后的方法,便是对东齐太子下手。”

    齐宁微微颔首:“如果东齐太子在楚国境内被刺,那么两国的姻亲自然也就到头,而且立刻便会成为死敌。”

    “不错。”白圣浩道:“所以如果那伙人的目的就是要破坏大婚,东齐太子的处境将十分危险。”轻声道:“侯爷,此事是否私下要知会神侯府那边,让神侯府保护东齐太子,以免被影耗子得逞。”

    齐宁道:“其实东齐太子进入楚国境内之後,这边就已经是全力戒备,神侯府必定也已经暗中在保护东齐太子。”想了一想,才道:“东齐太子身边也是高手众多,而且还有楚国这边的保护,想要接触到东齐太子并不容易。我现在只担心,如果对方的目标不是东齐太子,而我们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东齐太子身上,反倒让那伙人在其他地方可以趁虚而入。”

    白圣浩微微点头,齐宁想了一下,才道:“想要阻止他们的阴谋,最好的办法并不是防御,而是要弄清楚他们到底要怎么做。我现在只希望灰乌鸦能够给我们带来好消息,即使灰乌鸦没有音讯,也要竭力找到这伙人的下落。”

    “侯爷觉得灰乌鸦是否已经出卖了咱们?”白圣浩问道。

    齐宁想了一下,摇头道:“此人虽然接触不多,但我瞧他倒确实是个守信诺之人。最为紧要的是,他服下了药丸,如果出卖咱们,就是自寻死路,他只是一个影耗子,绝不可能为了段清尘那伙人而牺牲自己。”大拇指在脸颊上轻刮了刮,才低声道:“灰乌鸦应该不会出卖我们,但是他现在必定被严密监控,所以一时找不到机会与咱们联系。”

    “侯爷的意思是灰乌鸦可能在找寻机会向我们通风报信?”白圣浩问道。

    齐宁点头道:“此次行动计划周密,他们连接头也是异常小心,如果我猜的没有错,这个时候他们召集的影耗子应该已经聚集在了一起,而且已经准备动手,但动手之前,段清尘他们必定担心影耗子擅自行动会走漏消息,所以一定会在行动之前的这段时间对那些影耗子严加控制。”想了一下,才道:“白舵主,你是否与灰乌鸦有约定好碰头的地点?”

    白圣浩立刻道:“有,就在这附近的一处僻静宅子,我也一直派人守在那里,提防万一灰乌鸦真的过来无人接应。”

    “好。”齐宁道:“白舵主,我想让你帮我忙,不知方不方便?”

    白圣浩笑道:“侯爷,你可千万别说这样的话。你对我丐帮的恩德,咱们无以为报,当初若不是你,鬼金羊分舵只怕也剩不下几个人,早已经名存实亡,一众兄弟的性命都是拜你所赐,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来,只要我们能办,绝不推辞。”

    齐宁微微一笑,才道:“你和灰乌鸦约定接头的地方,布置好人手,如果灰乌鸦果真到来倒也罢了,如果是其他任何人摸过来,立刻将他抓住,绝不能让他跑了。此外你找一些可靠的弟兄,暗地里帮我搜找那些影耗子的踪迹,看看是否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侯爷放心,这些事儿我立刻去安排。”白圣浩道:“不过影耗子如果在动手之前都潜藏起来,要找到他们,也不容易。”

    齐宁道:“尽力而为就好。”想了一下,才道:“还有,明天皇上便要起驾前往皇陵,东齐太子是东齐人,自然不会跟随去祭拜楚国的皇陵,应该会留在京城。他如今住在外使的官驿之内,你们丐帮明日也派些人手在馆驿附近盯着,看看是否有闲杂人等靠近驿馆,若真的发现有情况不对,丐帮无需出面,暗中通知虎神营那边。”

    白圣浩拱手道:“侯爷放心,我定会安排妥当。”

    齐宁抬手拍了拍白圣浩手臂,这才微仰头,心头已经感觉一场风雨即将袭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