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零一章 曲中曲  锦衣春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什么那个这个?”齐宁哭笑不得:“夫人请自重。”

    田雪蓉一愣,心下一阵气恼,暗想你自己不知道庄重,反倒说我不知自重,若是换作别人,美妇人只怕已经发作,但在齐宁面前,却还是没有那胆子,咬着嘴唇,并不作声。

    齐宁确定四下无人,这才轻声道:“夫人擅长琴技,我这里有一支曲谱,夫人能否帮我看看?”

    “曲谱?”田雪蓉本来低着头,那尖尖的下巴几乎要戳到丰满的酥胸,忽听齐宁说起曲谱,有些诧异,抬起头来,却见齐宁从怀中取出一只卷轴,将那卷轴放在古琴边上,又过去将门窗全都关上。

    田雪蓉这时候隐隐感觉自己似乎是多心了,看到那放在古琴边上的卷轴,有些奇怪,伸手想要拿起来看看,指尖还未碰到又缩回手。

    她是个聪明的妇人,方才齐宁神情冷峻,嘱咐不得对外泄露,她便感觉事情有些不简单。

    齐宁关好门窗,田雪蓉心中有些埋怨,暗想宅子里有不少人看到你我二人来到琴室,若是有人望见琴室的门窗都被关上,你我二人孤男寡女处在这里面,就算没什么事情,也难免会被人猜想。

    但这时候又如何敢计较这些。

    齐宁走过来,示意田雪蓉在古琴边坐下,这才在她身边盘膝坐下,拿起卷轴打开来,然后双手展开递过去,田雪蓉急忙接过,扫了两眼,齐宁轻声问道:“夫人,可看明白?”

    田雪蓉瞅了齐宁一眼,她知道这事儿不简单,心里便有些紧张,轻声道:“侯爷,这.....这前面的字我不认识,不过.....不过后面似乎确实是乐谱。”

    齐宁松了口气,道:“夫人能看明白?”

    田雪蓉微微点头,她小心翼翼将曲谱摆在身侧的地面下,细细看了看,忽然伸出雪嫩玉臂,一根笋指挑在一根琴弦上,琴音清亮,寥寥入音。

    齐宁在旁屏住呼吸,以免影响田雪蓉。

    田雪蓉随即连续拨动琴弦,两手十指在琴弦上抚动,琴音出来,舒缓如同流泉,美妙的琴音从夫人十指间流淌而出,如同丝丝细流淌过心间,齐宁只觉得这曲调竟是从未听过,与从前所听闻的音律截然不同。

    正自欢喜,猛听得琴音戛然而止,齐宁立刻盯住田夫人眼眸,田夫人两条细长如柳叶的细眉蹙起,美眸儿盯着曲谱,随即又撩指试了两下,但琴音怪异,与先前那优美的音律全然不符。

    “不对......!”田雪蓉微微摇头,随即抬眼看着齐宁,低声道:“侯爷,这.....这曲谱是不是错了?”

    “错了?”

    “侯爷,这曲谱前面倒也没什么,可是到了这里,琴律忽然调转,琴有五音,各有相连,但是......但是五音之间的转换,自幼规律可循。”田雪蓉正色道:“但这后面连续三处音律完全违背了音律之道,根本无法形成音律。”说完,又试了两下,音调古怪,而且干巴巴的毫无丝毫的音律之美,便是再不懂音律之人也能听出不对劲。

    齐宁皱起眉头,微一沉吟,才道:“你先跳过这里,看看后面是否有顺畅的地方。”

    田雪蓉轻嗯一声,仔细瞧着那曲谱,片刻之后,才道:“这里倒是有些顺畅,不过.....后面马上就乱了,唔,这里.....这里似乎又顺畅了些,这里.....不对,又有问题了。”

    齐宁愈发觉得古怪,问道:“夫人,是否写下这曲谱之人故弄玄虚,故意设下障碍。”

    田雪蓉却并没有抬头,兀自紧盯着那曲谱,片刻之后,才道:“侯爷,真是奇怪。这错乱的地方,似乎.....似乎自成一曲......!”手扶琴弦,一阵空灵的旋律便即飘然而出,夫人俏媚的脸上显出一丝喜色,兴奋道:“是了,我明白了。”

    齐宁精神一振,忙道:“怎样?”起身到得田雪蓉身边,紧贴着夫人,盯着曲谱,两人这时候都被曲谱所吸引,虽然身体相挨,却都没有在意,田雪蓉笋指指着曲谱道:“侯爷你看,这曲谱的音律虽然从头到尾是一体,但.....这其中大有蹊跷,如果我没有看错,其实是两曲混在一起。”

    “你是说这是两首曲子?”

    “应该是这样。”夫人点头道:“只不过两首曲子完全混杂在一起,要一一将这两首曲子择取分开,有些曲调似是而非,看似能够顺畅,但未必是在同一曲之内,需得多次弹奏才能看出其中是否合适。”

    齐宁恨不得立时抱住田雪蓉亲一口,兴奋道:“如此说来,这上面确实是曲谱?”

    “那不会有错。”夫人发现其中的秘密,也是欢喜,俏美笑道:“我虽然琴艺普通,但是不是曲谱,还能瞧得出来。”

    齐宁哈哈一笑,心中却奇怪起来。

    他在东齐之时,东齐国相令狐煦言之凿凿,声称地藏曲谱之众藏有天大的秘密,可以从中找出地藏天书的下落,而且还声称地藏天书共分四卷,能够参透过去未来,齐宁一直是将信将疑,今日听田雪蓉说这确实就是曲谱,心下大生疑窦。

    如果说这地藏曲谱真的只是曲谱,那么又如何藏有地藏天书之密?难道是这音律之中还另有玄机?若并非如此,那么令狐煦为何欺骗自己,声称这里面藏有玄机。

    他心中疑惑不解,田雪蓉这时候发现自己与齐宁贴的太近,又见齐宁在沉思,不动声色微微拉开一些距离。

    “夫人,如果要将这两首曲子择摘出来,需要多长时间?”齐宁沉吟片刻,终于问道。

    田雪蓉道:“两手曲谱合二为一,完全混在一起,如果只是去掉完全不对,也就两三天时间便能分开,但.....这其中有些曲调似乎又能契合在一起,不好立刻分辨出究竟属于哪首曲子,还需要找寻一些乐谱参研,如果真要完全将其分离,少说也要十来天的时间。”

    “十来天?”齐宁寻思这世间倒也不算长,只不过将地藏曲谱留在这里,却不知是否安全。

    他倒不是担心田雪蓉会泄露秘密,只是他心知不少人都在找寻这地藏曲谱,田雪蓉如果在这琴室择摘曲谱,也不知是否被人听见,尔后传扬出去,由此给田雪蓉带来灾祸,虽说被人发现的可能性不大,但却也并非万无一失。

    但他也知道地藏曲谱非同小可,田雪蓉虽然看出是两手曲子,但其中是否还另藏玄机,却难以确定,要想窥透这里面的玄机,自然是要先瞧瞧这两首曲子有何异处,眼下既然已经找到田雪蓉帮助找出其中的蹊跷,自然不好再假手他人,毕竟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他沉吟不语,田雪蓉似乎也看出他心中所想,低声道:“侯爷是否担心曲谱留在这里不安全?”

    齐宁暗赞这美妇人果然是冰雪聪明,微微点头,田雪蓉心知这是齐宁的难处,若能帮助齐宁解决此事,必然会让齐宁欠下一个大大的人情,这对双反最后的合作必将有着极大的益处,轻声道:“侯爷若是信得过,这本曲谱先留在这里,我每天晚上过来,平日里我时常晚上在这里弹琴,不会有人起疑心。我尽快将两首曲子分离,一有结果,立刻请侯爷过来。”

    齐宁心知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想了一下,点头道:“如此就难为你了。只是.....夫人,我先前说的话,你千万莫忘记。这卷曲谱十分要紧,若是泄露出去,很可能有性命之忧,倒不是我要对夫人如何,而是有人想要得到这曲谱,心狠手辣,已经有人因此曲谱而死。”

    其实到现在为止,因为这地藏卷轴失踪的也只有卓青阳,生死未卜,齐宁这般说,也只是让田雪蓉不敢泄露分毫。

    田雪蓉听说因为曲谱而死了人,吃了一惊,绵躯微颤,一犹豫,却还是咬牙道:“侯爷放心,我不会让人任何人知道。”心里却又想到,京城里懂得音律之人多如牛毛,锦衣侯府只怕就有不少此道高人,齐宁并没有找寻他人,而是专门找上自己,由此可见对自己确实是十分信任。

    她见多了世态人心,对外人也素来提防,生意场上更是小心谨慎,从不敢轻信他人,对她来说,信任二字非同小可,所以齐宁对她表现出来的信任,却是让这美妇人心中十分感动。

    “侯爷,你先坐,我给你倒杯茶。”田雪蓉与齐宁近在咫尺,感觉身上有些烘热,她身体本就容易流汗,十分惧热,找了个理由起身来,过去倒茶。

    齐宁也起身来,背负双手在琴室走动,心里却想着自己得到地藏卷轴那一夜,卓青阳的弟子江随云也在琼林书院出现,而且也在搜找东西,当时江随云找寻的明显就是地藏卷轴,也便是说,江随云到京城之后接近卓青阳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地藏卷轴。

    卓青阳那晚受伤之后失踪,是否与江随云有关系,齐宁不敢确定,但齐宁却知道,如果那伙人与江随云并无关系,其目的很可能也与江随云一样,是为了得到地藏卷轴,这些人都想获得地藏卷轴,其目的当然不可能只是为了得到两首曲子,这地藏卷轴之中到底还藏着什么秘密,实在让人疑惑。

    他信步转悠,不知不觉转到一扇屏风后面,这扇屏风在屋子的角落处,很不起眼,齐宁怔了一下,真要转出屏风,却瞧见角落处用黑色的绸布盖着一样东西,也不知道是否担心落灰,但田雪蓉经常来这琴室,又何必担心落灰?

    他心下好奇,不由走过去,到得边上,这时候田雪蓉已经倒了茶,转身不见齐宁,急忙找寻,看到齐宁身影在角落屏风后晃动,急忙放下茶杯,脸上瞬间布满红霞,快步过去,连声道:“侯爷,茶好了,你....你快过来喝茶......!”

    齐宁扭过头来,见到田雪蓉已经转到屏风这边,一脸红霞,额头上直往外冒汗,奇道:“夫人怎么了?”

    田雪蓉勉强笑道:“没什么,侯爷,茶.....茶好了,你快.....快来喝茶。”她说没什么,但两手攥着胸前的衣襟,竟是显得异常紧张,那双秋水般迷人的眼眸儿似有若无往那绸布盖住的东西上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