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百章 胡思乱想  锦衣春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天气炎热,田雪蓉又是身段丰腴,而且身体极易出汗,所以此刻那额头上已经渗出丝丝汗珠子,看上去更是别具一番风情。

    “侯爷是有急事吗?”田雪蓉丰软的腴臀落座之后,身体微微侧向齐宁。

    齐宁瞥了田雪蓉一眼,见到四下无人,压低声音轻笑道:“非要急事才能过来?不过是想念夫人,所以跑过来看看。”

    田雪蓉脸上更是艳若桃霞,轻咬了一下唇珠,才低声道:“侯爷莫开玩笑,被人听见,那.....那总是不好。”

    齐宁看这美妇人羞臊模样,更是娇美动人,哈哈一笑,才轻声道:“也没有开玩笑,想也是想的,不过倒也不是因为想念夫人才过来。”从怀里掏出厚厚一沓子银票放在桌上,也不等田雪蓉说话,已经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田雪蓉瞥了一眼,自然看出是银票,有些诧异,蹙眉道:“侯爷,这是......?”

    “这是两万两银子,你自己点一点,应该不会有错。”齐宁放下茶杯,将银票往田雪蓉那边推了推。

    田雪蓉更是诧异,即使田家药行算得上是京城有名有号的大药行,但两万两银子对田家药行来说,依然是一笔巨大的数目,一时不敢去碰,心想达官贵人从来都是向人伸手要银子,却从未见过达官贵人突然拿出这样一笔巨款来。

    她毕竟混迹生意场,凡事都会小心,齐宁突然丢出两万两银子,这美妇人心中直嘀咕,亦有些不安。

    “侯爷,这.....这是什么意思?”田雪蓉心下有些慌。

    齐宁看她表情,便猜到她心思,戏虐心情,凑近过来,低声道:“夫人,两万两银子当作聘礼不知道够不够?”

    “聘礼?”田雪蓉更是慌了神,结巴道:“侯.....侯爷,什么.....什么聘礼?”

    齐宁故意将目光在她柔腴的身上扫动,轻声道:“自然是给夫人的聘礼。”

    田雪蓉吃了一惊,条件反射般抬臂横在胸前:“侯爷,你.....你不要说笑,我......!”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准备娶夫人过门,这就是聘礼,不知道夫人同不同意?”齐宁越是看到田夫人手足无措模样,越觉得有趣,故意逗弄道。

    若是换作别的妇人,齐宁倒未必会如此调笑,但他与田雪蓉已经十分相熟,而且私下里十分暧昧,有心要挑逗这妇人。

    田雪蓉咬着红唇,低头不语,片刻之后,才道:“不.....不行,侯爷,这.....这实在太突然了,而且.....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反正......万万不成的。”

    齐宁见她焦急模样,哈哈一笑,这才道:“别怕别怕,只是逗你玩。这两万两银子是投给田家药行。”

    田雪蓉本来一颗心揪起来,齐宁骤然说是聘礼,还真是吓了她一大跳,惊慌之下,信以为真,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听齐宁这般说,这才松了口气,竟是瞪了齐宁一眼,随即觉得有些不妥,红着脸道:“侯爷.....侯爷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

    齐宁微微一笑,再次端起茶杯,道:“药方你也有了,要济世救人,自然是产量越多越好。我知道你这边要扩大生产,银子未必足够,这两万两银子就算我入股,以后该如何分红,你自己看着办。”

    田雪蓉这时候明白过来,本已有些潮红的俏脸瞬间显出兴奋之色,急道:“侯爷不是说笑吗?当真.....当真是要入股?”

    “银子都在你面前,你信不过?”齐宁斜靠在椅子上,似笑非笑道:“你若是不需要,我也可以拿回去。”

    田雪蓉似乎真的害怕齐宁拿回去,白嫩嫩的手儿已经按在银票上,随即又觉得有些不妥,红着脸收回手,道:“侯爷.....侯爷要是真的入骨,我.....我自然是欢喜的。其实.....!”欲言又止。

    “其实什么?”

    “其实最近我一直在想,要往东海郡那边建一座药坊。”田雪蓉显得颇为兴奋,那双迷人的眼眸泛着光彩:“唐姑娘给的药方之中,有一味药对伤寒十分有效,还有一味药最适合南边,可以医治肠游......!”

    “肠游?”齐宁奇道:“肠游是什么病?”

    “肠游是因外感时行疫毒,内伤饮食而致。”田雪蓉经营药材,对诸多病理却也是十分的了解:“导致邪蕴肠腹,气血壅滞,传导失司,以腹痛腹泻,里急后重。这种病一旦发作,高热惊厥,不少会因为厥脱昏迷而亡。南边的潮气太重,此症每年都有蔓延,也因此每年都有不少人丧命于此,可是一直都没有合适的药物治疗。唐姑娘赠送药方时候,写明了药用,我唤那药物为清肠丸。”

    齐宁听她介绍,依稀觉得所谓的肠游应该就是后世的痢疾,想来这个时候还没有医治痢疾的良药,痢疾如今还算是恶症,能夺人性命,唐诺送出医治痢疾的药方,那还真是功德无量。

    “你准备在东海那边建药坊?”

    田雪蓉微点螓首:“如果直接在东海建药坊,可以免去从京城往东海的运送,节省许多的本钱。而且东海那边患有肠游的人众多,配制清肠丸的药材在东海那边都可以采买,价格也十分便宜,我仔细核算了一下,在东海建药坊,十分合适。”

    “既然已经决定,大可以在那边建设药坊就是。”齐宁笑道:“既能治病救人,又能扩大田家药行的声誉,两全其美。”

    田雪蓉笑容艳美:“本来刚刚在京城附近开建药坊,投了不少银子,一时半会儿也无法筹措出太大银子来,想着只能等到来年再看看。如今侯爷及时雨一般送来这么一大笔银子,莫说建造一处药坊,在建三五处也是绰绰有余。”秀眸如水,轻声道:“侯爷要是允许,我这几天就派人去东海一遭,先去那边探探风声。”

    “探风声?”

    “各地有各地的规矩。”田雪蓉解释道:“东海那边有当地商会,我的药行在京城,不属于东海商会的人,我是担心往那边开设药房,会遭受刁难。”

    “建造药坊,那是为了治病救人。”齐宁道:“药行商会的目的难道因为自己的利益,就不顾百姓的死活?这事儿你尽管去做,真要是有人阻止,回头我亲自过问此事。”

    田雪蓉听齐宁这般说,更是喜上眉梢,越看这小侯爷越顺眼,甜甜笑道:“侯爷都这么说了,这事儿准成。”瞧了那银票一眼,又悄悄齐宁,齐宁忍住笑,微微点头,田雪蓉这才喜滋滋收起银票,起身来,道:“我这就去给侯爷写字据。”

    齐宁伸了个懒腰,也站起来,道:“什么字据?莫非我还不相信你?再说了,你一个小妇人,还敢坑我侯爷不成?”

    田雪蓉心下更是欢喜,双目笑得如同月牙儿般,“侯爷精明过人,且不说我一个妇道人家没那个胆子,就真有那个胆子,也坑不了侯爷。”

    齐宁嘿嘿一笑,这才道:“夫人现在可有空闲?”

    “啊?”田雪蓉心情愉悦,这两万两银票拿在身上,就宛若吃了人参果一样,浑身上下一阵舒爽,道:“侯爷是否还有什么吩咐?只要侯爷在,便是再忙,也要陪着侯爷的。”

    “那好,你带我去你琴室。”齐宁道:“我正好有一件要紧的事儿要向你请教。”

    田雪蓉一听到“琴室”二字,心弦立刻绷起来,勉强笑道:“侯爷.....侯爷有事不能.....不能在这里说吗?”

    齐宁一愣,但瞬间明白她的担忧,皱眉道:“你别多心,是正经事,而且必须在琴室商议。”

    田雪蓉虽然心里奇怪,但感觉齐宁似乎有些不快,不敢违抗,只能道:“那侯爷....侯爷随我来。”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正堂,演着青石板小道往后面的琴室过去,田雪蓉心里始终有些忐忑不安,齐宁则是被背负双手跟在身后,瞧着田雪蓉妖娆多姿的背影,虽说田家庭院格局也是不俗,但是比起田雪蓉柔美的背影,对齐宁可说是毫无吸引力。

    到了琴室,四下无人,田雪蓉推开门,随即让开,请了齐宁进屋,齐宁扫了一圈,才问道:“这附近不会有人吧?”

    田雪蓉心中本就狐疑,听齐宁这样一问,一颗心更是提起,暗想他为何要问附近有没有人?留了个心眼,道:“平日里也.....也没人过来,只是.....只是也说不准,也许......也许有急事,他们就找过来了。”

    她那点小心思,齐宁如何不懂,心下好笑,这才走到那床古琴边上,犹豫一下,见田雪蓉站在门边没过来,微皱眉头,招了招手,田雪蓉无可奈何,只能靠近过来,低着头,忐忑道:“侯爷.....侯爷有什么吩咐?”

    齐宁心想老子就算对你有兴趣,也不可能青天白日在这里对你怎么样,搞得像是防贼一样,神情冷峻,低声道:“我接下来说的话,你自己听见就好,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你更不可透露一个字,否则......!”眼中寒光划过。

    田雪蓉娇躯一颤,心想大事不妙,看来这小侯爷真要在这里做见不得人的事情,还威胁自己不要对外张扬,顿时两腿有些发软,呼吸微促,沃胸起伏,结结巴巴道:“侯.....侯爷,咱们......那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