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九九章 投资  锦衣春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空山鸟语,碧海潮生。”喃喃道:“如此说来,那两床古琴还真是大有意境。”

    仙儿美眸闪亮,轻语道:“空山鸟语,碧海潮生。”微一品味,才笑道:“侯爷这两句,比我说的更有意境了。难怪京华书会上,侯爷能够傲视群儒。”

    齐宁哈哈笑道:“莫往我脸上贴金,我这人最喜欢骄傲。”只觉得每次和仙儿待在一起,十分的轻松,心情也十分愉悦,问道:“这两床古琴的下落你可听说?”

    “传说五花八门,但都是流言蜚语而已。”仙儿娇美笑道:“这两床古琴若为人所得,也不会对外张扬,必然是当做传家之宝传承下去。仙儿只盼此生能有幸听闻这两床古琴的韵律而已,若当真有此福分,这一辈子也不算白活。”

    齐宁笑道:“仙儿既然喜欢,我也留意一下,瞧瞧是否能寻到这两床古琴的下落。如果真的找到,咱们又不去巧取豪夺,只是听听韵律,想必古琴的主人也不会吝啬。”

    仙儿忙道:“侯爷日理万机,切莫因为我劳心费神。”

    齐宁含笑道:“日理万机?对别人可以这样说,对你倒不必装模作样。其实我如今倒是清闲得很,也只是帮着朝廷练一支兵马,而且练兵之事,还不必我亲自过问。你也知道,我这个锦衣候在朝中只是后辈,听起来似乎很尊贵,但手中其实没什么权利。朝廷百官,各司其职,而且朝中的老臣重臣都是手握权柄。”轻叹一声,道:“权力这东西,就像美酒佳人,一旦拥有,很难舍却,没有谁会将这些东西拱手送人。”

    仙儿抬手掩住樱唇,美眸流盼,轻笑道:“侯爷将权力比作美酒佳人,只怕很多人并不同意。有些人宁舍美人,也不舍权势的。”

    齐宁看她娇美动人,心中痒痒,顺手牵过她手,将她拉到自己怀中,仙儿脸颊嫣红,微扭头不敢看齐宁,齐宁却是抬起手指轻抚在仙儿润泽的肌肤上,柔声道:“一个人一个活法,别人为权势尽管去明争暗斗,我倒是觉得在仙儿这里饮酒听曲,那比神仙还要快活。”

    仙儿扭头过来凝视着齐宁眼眸,脉脉含情,轻声道:“侯爷真的以为在仙儿这里很快活?”

    “莫非你瞧不出来?”齐宁看她秀眉如画,心中情动,不禁低下头,凑过去亲吻仙儿嘴唇,仙儿睫毛颤动,闭上眼睛,四唇相接,都是火热,仙儿嘴唇柔软芬香,齐宁温柔如水,一只手却是不自禁往仙儿胸口攀过去。

    仙儿娇躯轻颤,柔美的身子微微扭动,齐宁一只大手已经抚在仙儿一团沃峰之上,虽然隔着衣衫,却依然能够清晰感受到沃峰的轮廓,尖翘饱满,轻轻一握,弹性惊人,仙儿喉咙里发出一声轻吟,齐宁听得仙儿似有若无的声音,更是情动,手指便过去拉开仙儿衣襟。

    那外衫刚被扯开,仙儿软绵娇躯猛地一颤,赫然睁开眼睛,抬手抓住齐宁欲要解开她衣衫的大手,轻声道:“侯爷,不.....不要.....!”

    齐宁一怔,仙儿含羞带臊道:“天.....天还亮着,待会儿.....待会儿有人来会被看见。”

    齐宁轻叹一声,仙儿只以为齐宁不开心,轻声道:“仙儿已是侯爷的人,侯爷.....侯爷如果想要了仙儿,仙儿心里也欢喜,只是.......!”

    齐宁低头看了一眼,见到外衫下面是一条乳白色的肚兜,两团沃峰将肚兜高高撑起,锁骨之下露出半截子雪腻的肌肤,光洁如同瓷器,却又不似瓷器那般冰冷,充满着温暖的热度,虽然心中情动,却还是用拉过衣衫掩住,柔声道:“不要害怕,只是一时.....一时控制不住。”

    仙儿红着脸,不敢看齐宁,“侯爷.....侯爷如果真想......!”

    “不急不急。”齐宁凑近仙儿耳边,低声道:“侯爷不是一个急不可耐之人,而且这大白天,也不至于白日宣......嘿嘿,来日方长,等我将你安置好,以后.....以后还有机会的。”

    仙儿轻嗯一声,从齐宁怀中站起身,俏脸已然是桃花般红艳艳,问道:“仙儿再给侯爷弹上一曲?”

    齐宁摇头道:“不急。我手头上还真有事情要去做,等过几日再来瞧你。”起身来,道:“我会派人来处理赎身之事,到时候如何办,你尽管告诉他就是。皇上要大婚,我虽然是个闲人,但说不准就有什么差事要派下来,这几日未必能赶过来。”

    “侯爷公务要紧,不必担心我。”仙儿靠近过来,眉宇间显出不舍之色。

    齐宁握着仙儿手,想了一下,才道:“皇上如果还派人过来接你去弹琴,你也不必让他晓得我已经知道此事。”微微一笑,道:“回头我会私下和皇上说,便说已经和你私定了终身,等你从秦淮河上离开,那小子.....唔,皇上到时候也不好意思再打扰你了。”

    仙儿微点螓首,道:“仙儿一切都听侯爷吩咐。”

    齐宁轻揽仙儿,凑过去在她额头亲了一下,这才在仙儿服侍下整理好衣衫,出了船舱。

    仙儿瞧着齐宁下楼,又回到舱内打开窗户,很快便瞧见齐宁已经跳上了岸,回头朝窗开这边挥挥手,仙儿带着甜甜笑容,也向那边挥挥手,随即看到齐宁翻身上马,纵马而去,直等到齐宁没了影子,仙儿依然没有收回目光。

    齐宁先回到侯府,将收好的银票取了出来,正要出门,想了一想,又过去将藏起来的地藏曲谱也揣进怀中,这才出了门,径自往田府过去。

    他既然知晓老太婆始终在掌控着锦衣侯府,便未雨绸缪,必须要给自己找寻固定的经济来源,以免老太婆切断自己的经济。

    身在京城,如果手中没有银子流动,实在是很难办成什么事情,这个道理古今皆同。

    齐宁本来手里的银子到不在少数,几次也收下了不少银子,不过此前并无防备侯府还有老太婆那样的巨大威胁,此前收回来的银子,虽然自己也确实留下了一部分,但大多数却都是入了府库,本意是想减轻顾清菡缺少银两的负担。

    不过如今既然明白过来,在自己掌控侯府之前,自然不会再往府库送银子,手头上加起来也还有两万多两银子,他自己留下了几千两银子以备不时之需,点了两万两银子的整数往田府送过去。

    要有固定的进项,最好的方法自然是做生意。

    只是楚国的朝廷有规定,朝中官员不得从事经商,虽说许多家财豪富的达官贵人在背后掌控,派人出面经营各种商铺,但毕竟官员不好明目张胆出面。

    齐宁也知道两万两银子绝对不是小数目,买上十间八间铺面都不在话下,但要找到信任之人出面经营,却并非易事。

    他对侯府中的人已经没有多少信任度,而且知道就算找到信任之人,一切从头开始,终归要耗费不少的精力财力。

    如今田家药行的生意蒸蒸日上,唐诺提供的药方都是独一无二,药效奇佳,田家药行与唐诺的配合简直是天作之合,有灵丹妙药在手,田家药行如今缺的不会是客源,而是要扩大生产规模。

    田家药行虽然在田雪蓉的操持经营下,早已经开始转亏为盈,但在疏通进入太医院的生意之前,也谈不上收益丰厚,毕竟京城各大药行不在少数,竞争不小,再加上此前药材的利润也不算高,而且田家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银子必然不是很阔绰,这从田雪蓉之前出手颇有些吝啬便可见一斑。

    虽说如今生意开始好起来,但毕竟时日不长,局面还没有完全打开,而且生产规模也才刚刚起步,要建造一处药材加工处,所花费的成本也不低,田家还要留出一笔银子作为周转,齐宁知道自己这两万两银子投入进去,必然会让田家药行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田雪蓉当然期盼有银子投入加大生产,而齐宁也需要一个长期投资而且收益不错的买卖,可以说与田家药行的合作正是各取所需,对双方都有利。

    到得田府,早有人禀报,又将齐宁迎入正堂,茶还没上来,风姿绰约的田雪蓉已经快步来到正堂,瞧见齐宁正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成熟艳美的俏脸上立刻现出笑容,扭着腰肢过去行礼道:“侯爷安好!”

    齐宁瞧见田夫人过来,笑道:“夫人来得好快。”

    “侯爷来了,怎敢耽搁。”田夫人笑盈盈道,这时候家仆已经送上茶来,田夫人过去接过,示意家仆先退下,这才端茶过来,“侯爷,这是好茶!”

    齐宁哈哈一笑,立时想到当初来到田府之时,田夫人为了节省开销,上了最为普通的茶叶,端起茶杯品了一口,道:“还不错,夫人的性子似乎改了不少?”

    “性子改了?”田夫人眨老眨眼睛。

    齐宁身体微微前倾,含笑道:“夫人以前可舍不得拿出这等好茶招待客人。”

    田夫人脸颊一红,她样貌本就娇美动人,脸上这一红,更是娇艳欲滴风情诱人,微嗔道:“侯爷莫要取笑人家。”她与齐宁接触多了,倒也不似从前那般拘束,若是在深更半夜两人独处,或许还有些不安,但青天白日又是在正堂,便显得落落大方。

    齐宁抬手示意田夫人先坐下,顺眼扫了扫田夫人,注意她穿着浅白色的丝绸半臂,绸衣虽谈素净,但色泽略显暗淡,而田夫人的肤色白皙,在那浅白色的丝绸衬托下,肌肤看起来更是如同白玉一般,隐隐有着青春健康的光泽。

    田夫人素来佩戴首饰极少,但十分简单的配饰,让她丝毫不显朴素,杏眼桃腮,唇红齿白,一身合体的衣衫裹着她腴美浮凸的柔美身段,无论从哪个方向看,都算是妇人中的极品身材,没了少女的青涩,多了妇人的风韵,当真是秀色可餐。

    ----------------------------------------------------------------

    ps:锦衣发布之后,固然有许多老兄弟不离不弃的支持,也多了许多新书友。不少新朋友对沙漠的作品不大了解,沙漠简单说一下。

    目前沙漠一共创造了四部作品,首部《江山》,其后是《权臣》、《国色生枭》,《锦衣春秋》是沙漠目前正在创作的作品,四部作品都是首发在网,大家有时间也可以去阅读一下前面的作品,应该还是能够打发时间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