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九七章 乌蟒鳞  锦衣春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仙儿娇躯轻颤,却并无去接银票,齐宁将银票放在桌上,感受到仙儿身体轻颤,轻轻用手托起仙儿下巴,见得仙儿泪眼婆娑,忙道:“又怎么了?”

    仙儿取出香帕,拭了拭珠泪,勉强笑道:“没有什么。”她梨花带雨,当真是我见犹怜,忽地想到什么,从齐宁身上起来,牵过齐宁手,柔声道:“侯爷,你随我来。”

    齐宁不知她要做什么,却还是起身,仙儿牵着齐宁的手转过舱中的大屏风,后面就是香榻所在,齐宁心下一跳,暗想难不成仙儿太过感动下,要以身相许。

    后舱内一片清雅的幽香,仙儿牵着齐宁到得屏风后面,让齐宁背对香榻,轻声道:“侯爷,你先站着,可不许回头。”

    齐宁笑道:“我不回头。”

    仙儿过去之后,齐宁也不知她是在做什么,有心想要回头,却又怕仙儿看到,说自己不守承诺,没过多久,听到后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有些好奇,暗想难道仙儿是要给自己一个惊喜,脑中却是浮现出香艳景象,待会儿一回头,很可能看到一具完美无瑕的雪嫩身子。

    正自浮想联翩,却听仙儿道:“侯爷,你.....你转过身来!”

    齐宁心下激动起来,感觉血液开始燃烧起来,故意咳嗽一声,一副谦谦君子之态转过去,本以为眼前会出现一具美好的身体,等回过头时,顿时有些失望,仙儿一片衣襟也没有褪下,只是双手拎着一件极为古怪的衣物。

    齐宁见那衣物似乎是一件内衫,但通体纯黑,甚至有些油亮,很是特别,走过去疑惑道:“仙儿,这是什么?”暗想难道仙儿是想穿上这衣物,来一出制服诱惑?

    仙儿却已经甜美笑道:“侯爷,你先脱下衣服。”

    “脱衣服?”齐宁心想看来自己所料并没有错,故作犹豫道:“仙儿,天还亮着,这时候脱衣服,是不是太早了?要不.....我晚上再过来?”

    仙儿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脸颊一红,低头道:“侯爷,你.....你多想了,不是.....不是那个意思。”

    齐宁干笑两声,仙儿已经道:“你听仙儿话,脱了上面的衣衫。”

    “这也不大好吧。”齐宁口中这样说,但还是开始解衣衫:“仙儿,我当着你一个姑娘家脱衣衫,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一直都是很腼腆,内心和外表完全不同的。”

    仙儿听他言不由衷,眼眸中的笑意更浓,亦更显得娇媚不可方物。

    齐宁脱衣服的速度确实不慢,三下五除二,便光了上身,仙儿倒有些不好意思,脸上绯红,却还是过来,将手中那件奇怪的黑色内衫递给齐宁,道:“侯爷,你穿上这个试试合不合身。”

    齐宁奇道:“这是你给我做的?”接过来,却发现十分轻便,而且有一种油滑之感,与丝绸的顺滑感觉大不相同,他一时也不明白这衣物到底是什么材料所制,但却知道绝非丝绸布麻那类料子。

    最让齐宁惊讶的是,这类紧身衣物,密不透气,按理来说在这炎热夏天会让人感到一阵闷热,可是穿在身上,不但不敢炎热,反倒有一种清凉之感。

    这内衫如同背心一般,齐宁从头上套下去,立时便感觉到这内衫的弹性惊人,可以任意伸缩,不由啧啧称奇。

    等套上去之后,内衫紧贴在肌肤上,宛若和肌肤融在一起。

    仙儿上下打量一番,笑盈盈道:“大小正合适。”

    齐宁暗想你这黑衫可以伸缩,无论是胖子还是瘦子穿上,也没有什么不合适,笑道:“仙儿,你怎地有这奇怪的衣衫,是自己做的还是买的?”

    仙儿道:“侯爷,仙儿有一件事情要求你,你能不能答应仙儿?”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

    仙儿笑道:“侯爷不许问我这件衣衫是从哪里来,反正你永远也不许问,好不好?”

    齐宁更是奇怪,但看着仙儿那一双美眸儿带着乞求之色,叹了口气,笑道:“不问不问,永远不问。仙儿,我不问它从何而来,但你总要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

    “这是乌蟒鳞!”仙儿依然打量着衣物,眼中却显出欣慰之色:“侯爷,你以后出门的时候,就一直穿着它。这是仙儿送你的礼物,你穿着它,就像仙儿在你身边,你说好不好?”

    “乌蟒鳞?”齐宁听这名字十分古怪,隐隐感觉这件乌蟒鳞绝不简单,刚穿在身上,确实有些紧绷感,算不得舒服,“仙儿,难道这件衣衫是蛇皮所制?”

    他这样一说,还真觉得这乌蟒鳞有点蛇皮的感觉,但又似乎不同,乌蟒鳞明显是以材料缝制而成,只是工艺精细,几乎难以辨识出缝线之处,也看不出是用什么丝线缝成。

    仙儿故意噘嘴道:“侯爷,你说是蟒皮制成还有些差不离,蛇皮和蟒皮才不同。巨蟒化龙,蛇可化不成龙。”

    “啊?”齐宁一愣,“这.....这真是蟒皮制成?”

    “也不全是蟒皮,还有其它材料。”仙儿已经帮着齐宁拿过衣服,似乎要服侍齐宁穿上外套:“若全都是蟒皮,热也热死了。这里面还有其他药材,冬暖夏凉,侯爷夏天穿着它,便可以避暑了。”

    “你送我这乌蟒鳞,是让我避暑?”齐宁哭笑不得:“仙儿,你说实话,这.....这衣物到底是做什么的?”

    仙儿嗔道:“侯爷那么聪明,自己总会明白的,为何非要仙儿说?”

    齐宁看她娇中带嗔的模样,心中一荡,忍不住一环臂,将仙儿抱在怀中,仙儿“啊”轻叫一声,却没有挣扎,只是红着脸,声音微颤:“侯爷,你.....!”

    “我要你告诉我,否则今天便不放手。”齐宁抱着仙儿香软的娇躯,嗅着她身上淡雅的清香:“快说快说。”

    仙儿眨了眨眼睛,才道:“那侯爷答应仙儿一件事情,你要是答应,我现在就说。”

    “又要答应事情?”齐宁笑道:“说吧,看我的仙儿能提出什么要求。”

    “仙儿刚才也说了,以后.....以后出门,你要穿着乌蟒鳞。”仙儿声音柔美:“这样仙儿就在你身边,你.....你要是不答应,仙儿就不说。”

    齐宁还以为是什么条件,闻言笑道:“仙儿说穿,我就穿,以后出门一定穿上它。”

    仙儿甜甜一笑,这才道:“侯爷你先放开我。”

    “不喜欢在我怀中?”

    “不....不是,仙儿.....仙儿早就将自己当成是侯爷的人,侯爷.....侯爷想怎样,仙儿.....仙儿都依你的。”仙儿不敢看齐宁眼睛:“仙儿要告诉侯爷乌蟒鳞有什么用。”

    齐宁哈哈一笑,松开了手,仙儿这才含羞带俏地看了齐宁一眼,走到窗边,俯下身子,齐宁从后看过去,见到群裾裹着腿儿,圆润丰满,形成美好的轮廓,而仙儿从枕头下面很快摸出一把匕首来,齐宁看到匕首,皱起眉头:“仙儿,你身边怎么带着这种利器?”

    仙儿走过来,低头道:“仙儿只当自己是侯爷的.....侯爷的女儿,不会让别人欺负。秦淮河上每天都有稀奇古怪的客人,有些人还醉酒闹事,仙儿.....仙儿想着要是有人在这里闹事,仙儿就.....就和他斗到底。”

    齐宁心下一阵爱怜,柔声道:“等我帮你赎了身,你便不用在这里呆着了。”又奇道:“那你拿匕首做什么?”

    仙儿微歪着螓首,俏皮道:“侯爷怕吗?”将匕首往前戳了戳,比划一下:“侯爷怕不怕仙儿有朝一日用这把匕首刺你?”

    “仙儿要刺我?”齐宁一愣,随即笑道:“仙儿如果真有朝一日要刺我,我肯定不怕,只是.......!”顿了顿,却没说话。

    仙儿忙问道:“只是什么?”

    齐宁抬手指了指自己心口:“只是这里一定会很疼。”

    仙儿一怔,她自然明白齐宁意思,眸中顿时一片柔情,道:“侯爷待仙儿这么好,仙儿就算是将匕首刺入自己身体,也不会伤害侯爷分毫。”

    “不要胡说。”齐宁皱眉道:“好好的说这些没影的事情。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出了什么样的事情,都不许你伤害自己,你可听见?”

    仙儿娇美一笑,也不多说,将匕首递给齐宁,齐宁接过来,仙儿自己做了个手势,却是要让齐宁刺自己手臂,齐宁愣了一下,看了看匕首,有看了看乌蟒鳞,一瞬之间,明白什么,惊讶道:“仙儿,难道......?”

    仙儿似乎猜到齐宁要说什么,微微点头,浅浅一笑:“仙儿不敢骗侯爷,侯爷如果不信,可以试一试,如果有一丁点儿伤痕,仙儿便罪该万死。”

    “不许再说那个字。”齐宁瞪了仙儿一眼,但心中立刻兴奋起来,一咬牙,手起刀落,用匕首在手臂上刺了下去,那乌蟒鳞被刺中之后,只是往里面陷入一些,但韧度惊人,手臂上竟然没有丝毫伤痕。

    这把匕首算然说不上是神兵利器,但也是锋利异常,普通的衣物,轻轻一划便要割开口子,更不必说如此刺下去,等匕首收回,乌蟒鳞迅速恢复原样,手臂安然无恙,就像从无经受任何的触碰。

    “刀枪不入!”齐宁眼睛睁大,其实他前世的时候,倒也知道有些贴身宝甲刀枪不入,不过那种物事珍贵异常,可遇而不可求,但万万没有想到,今日卓仙儿竟然送了自己一件刀枪不入的珍贵宝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