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是个冒牌货!  我是至尊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兰无心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终于进去了!

    终于有希望了!

    终于……

    走到此时此刻,走到这里实在太难了!

    兰相爷欣慰至极,就等着老祖宗出来,告诉自己,已经可以……

    等等!

    不对,还有一关要过,这位君莫言就堵在这里,自己之后又怎么能派人对那个刺客施以搜魂?他会同意吗?

    这个当前的关键,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啊!

    兰无心叹了口气。国家大义,明显已经不能制衡君莫言了。

    那么……就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

    就是……陛下亲自出马!

    以陛下的地位,该当可以成功。

    若是陛下亲自出马还被拒绝,那么君莫言在紫幽帝国的名声,便是彻底的臭了,任何一个紫幽子民都会鄙夷之,相信这样的结果,非是君莫言所乐见,已经愿意接受。

    而对于亲自出马这件事,相信陛下也该当早已经有所准备了吧……

    等等……

    我好像是忽略了什么?忘记了什么?

    兰无心皱着眉,冥思苦想。

    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一时半会儿却又想不起来……

    这种想不起来的别扭感觉,让兰相爷的心底生出一种极端慌乱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但到底是什么让我忽略了呢?

    老祖宗此际已经进去好长时间了。

    对,老祖宗!

    对!

    老祖宗之前不是说过……他认识君莫言么?

    怎么现在,君莫言看到老祖宗,貌似是并没有任何的……熟悉感啊?

    他们的交流对谈状态,貌似不像是彼此认识的熟人呢!

    这……这是怎么回事?

    兰无心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慌慌的。

    兰大丞相想了半天,其实早有答案,当前状况不外两种可能。

    第一种是老祖宗撒谎,他跟君莫言根本不认识;至于第二种可能,则是老祖宗面貌变化太大了,君莫言一时间的没有认出来。

    “应该是没有认出来!绝对是没有认出来!一定要是没有认出来啊。”

    可怜的宰相大人口中含含糊糊喃喃自语,整个人都有些神经质的感觉了。

    这件事情上若是出了问题,那可不仅仅是自己的人丢大了的问题,而且还是整个紫幽帝国完整的被人耍了猴啊!

    太严重啊!

    绝对不能啊!

    一定要是变化太大,致令熟人当面不相识啊!

    嗯,一定是这个样子,肯定是这个样子,今日之云老跟之前的云老单就外貌上,确实分别极大,根本就是一个少年人,认不出来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现在势成骑虎的兰大丞相只能沿着这个思路想下去了!

    ……

    云扬这会已经进入到了这间小屋子的内中。

    刚才君莫言在外面的表现,让云扬感觉到这人还是非常靠谱非常不错的一个人,但是……事关始终太过于重大,云扬岂敢有半点掉以轻心?

    无论如何,君莫言终究是出身紫幽,他可以对老独孤抱有善意,可是自己这个四国头号公敌,双手沾满四国儿郎鲜血的恶魔,还是不要太声张的好!

    君莫言白衣如雪,跟在云扬身后,长剑不知道何时,已经静悄悄的归鞘了。

    云扬能够感觉到,君莫言的眼神刺在自己背上,那种刺痛感。

    就如同每走一步都会被长剑刺一下那样子。

    “你是谁?”君莫言道。

    云扬道:“一个医者而已,来此只为疗复伤者伤势,你却又何必执着于我是谁?这于伤者何益?!于阁下何益?!”

    君莫言冷冷的哼了一声,道:“传闻中紫龙城这段时间里来了一位世外高人,非但修为通天,更能号令玄兽,还被医仙家族奉为老祖宗……想必就是你了?”

    云扬淡淡道:“若是没有别人的话,那么就是我了。”

    君莫言怪异的笑了笑,道:“只可惜,你并不是凤弦歌!”

    云扬道:“哦?”

    君莫言冷冷的一笑:“你是一个充别人壳子的冒牌货!”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道:“何以见得?阁下识得酒神?”

    君莫言冷静冷淡的声音:“没什么何以见得,就只因为是我说的,所以你就是冒牌货!”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既然知道我是冒牌货,为何不在外面将我拆穿!?”

    君莫言冷冷的笑了笑,道:“你这般兴师动众大费周章地混入紫龙城,既然不是凤弦歌,那么你就肯定是……那边的人!”

    云扬心中抽了一下:“剑者的说法未免太过武断。”

    君莫言叹了口气,道:“你不用慌张,我不会拆穿你,既然他们当你是凤弦歌,我也可以当你是凤弦歌,又或者你就是凤弦歌,维持这个现状才是当前最好的状况!”

    他的目光看向房内,有些伤感的说道:“那里面之人是我最好的朋友和兄弟,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这一生实在欠他良多,负他良多。”

    “现在两国交战,立场森然,我无法不顾自己的立场,更不能抹杀我的出身故国;不管我漂泊在外多少年,我始终还是当年的那个紫幽少年。”

    “所以他现在仍旧躺在这里,我有心有力,却不能救他出去。这是一份巨大压力,亦是一场难言的折磨!这段时间里,我的良心就像是被狗吃了,不复存在了!”

    “我可是一个剑客啊!素来宁折不弯,绝不肯抹杀良心的剑客!”

    “可是现在我的心……”

    君莫言长叹一声。

    云扬也跟着叹了口气,他完全可以了解明白,君莫言此际这一声叹气是什么意思——

    顶尖剑者的心,从来都不应该存在瑕疵,任何一点一滴的瑕疵都不该存在!

    任何的愧疚,后悔,遗憾,诸如此类的负面情感,都不应该存在!

    一旦存在了,便会影响剑心镜明,对于未来剑道,亦会生有阻力。

    然而君莫言现在却明显就是左右两难,进退不得。

    若是顾全私谊,放了自己的朋友,不管他在江湖上有多么崇高的地位,但,他出身紫幽帝国却是事实,为私情而纵敌,就是卖国奸贼!

    剑心如何通透?!

    反之,若是能救而不救,坐视朋友死去,受折磨等等……

    却只会更加的良心不安!

    剑心何能澄明?!

    所以云扬/云老的到来,当真可能是给了君莫言一个契机,一个圆满解决这件事的契机!

    “若是没有他的事情,两国交战,天下争霸,我会选择置身事外。”君莫言似乎是在表白什么。

    这种表白,出现在这种绝世大高手身上,让云扬有一种极端荒谬的违和感。

    “所以,我希望你真的能救他,并且能带他安然离开。”

    君莫言沉默的说道:“我固然不会帮你逃走,但也不会阻拦你。而在你带着他离开这里的那一刻起,君莫言,就已经不在紫幽了!”

    云扬淡淡道:“说到底不外就是我必须得依靠自己的力量闯出去。如果闯不出去,我和你的朋友一起死在这座城里,也是与你无关的了!”

    君莫言沉默了一下,道:“不错!这是我能够给予的仅有便宜!”

    云扬呵呵一笑:“君莫言,你真的是一个很纯粹的剑客!”

    君莫言目光中有两把剑差点飞出来:“注意你的言辞!”

    云扬嘿嘿的笑了笑,从空间中摸出来那一块报恩令,随手扔了过去,淡淡道:“还以为这东西能有些用处,结果却就只是一个屁!你收回去吧,这屁用没有的玩意,在我这里就只有占地方的份了。”

    君莫言一时愣然:“你是云扬?”

    云扬不客气的道:“什么云扬,老夫是云老,医仙家族的老祖宗云老!”

    君莫言默默的收好报恩令,沉声道:“在不牵扯国家民族的前提下,我可以帮你任何一个忙!”

    云扬从来不是斗气的人,闻言眼睛一亮,道:“既然这样,倒真的有事情要麻烦你。”

    君莫言:“……”

    你丫的刚才不是很清高么?

    不是很不想搭理我么?

    我的报恩令不是屁用没有么?!

    不是……

    怎么突然间画风突变呢?

    “什么事?你说吧,只要不涉及紫幽帝国,我一定帮你完成就是,君莫言的报恩令,绝不空回!”

    “太好了,外面四季楼的人实在是太多的。”云扬道:“你帮我将这些人都宰了吧。这个怎么说也不牵扯国家民族,只是单纯的江湖仇杀吧?!”

    “……”

    君莫言登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我还不如帮你统一天下呢……

    外面那些四季楼高手,单打独斗我或者没有敌手,可是当真玩命火并,年先生等高层一定会出现,最后玩完的一定是我好么?

    “这个还真的是无法保证!”君莫言愁眉苦脸:“我顶多只能在离开的时候,顺手帮你清理一批。我所知道、明显是四季楼之人,就只有三四个。其他的根本无法确定。”

    云扬无所谓的说道:“没所谓,你只需要将你能够确认的那三四个全宰了就行,从此以后,我们家与你两不相欠,彼时再见,不说情谊,只论立场。”

    君莫言:“……”

    这还赖上我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