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剑在手,君、莫、言!  我是至尊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一言不合,剑气杀人!

    从那浓郁到极点的杀气,还有压抑同样到了极点的戾气来看,君莫言当真是将这种想法压抑了很久很久。

    所以当这一次这个官员当众挑衅的一刻,终于让他有了杀人的借口!

    所以那个官员死之该然,势在必行!

    亦因为于此,令到君莫言的怒气有了宣泄的余地,至少累积到顶峰的怒气,稍泻了一点半点,至少不再处于之前的极端!

    兰无心叹了口气,大声道:“君前辈,纵使刚才那人的口气或者不怎么好听,但这道理却是事实!你如何能够就这么痛下杀手?会否太辣手了一点!”

    君莫言缓缓抬头。

    云扬终于看到了那如同大理石雕像一般完美的面孔。

    然而此刻,那张面孔上流溢的却唯有满满的极致愤怒,再不见其他任何情绪。

    只听他的声音缓缓地,似乎是强行克制着响起:“呵呵,原本你们也有将我当做了紫幽帝国的人么?”

    君莫言从来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

    江湖传言:君莫言面冷心冷,惜字如金。整个人,就像是一座移动的冰山。

    剑山。

    这一点,无论从江湖传言,还是刚才所见,乃至他的性格特点表现都能感觉得出来。

    然而这一次,却似乎是将怒火突然打开了闸门,让云扬都有些惊讶了。

    君莫言一连串的话,纵使已经采用了尽量平静、尽量控制的口气,却仍旧让众人感到好似有火山爆发一般的威势强势而临。

    “你们争霸天下,涂炭生灵云云,于我无关。帝国的存在,本就是为了内安百姓,外阻强敌,泽被苍生。单这一点上来说,你们为此干什么都无可厚非,无论是否紫幽国人,都无指摘立场!”

    “你们要捉拿刺客,因为这个刺客刺杀了朝廷官员,这也是应有之义!你们将他捉拿,将他刑讯逼供,甚至将他当场击杀,我君莫言都没有什么说的。因为,我们之间的情谊终属私交,你们所为乃是国法,两者对立之时,国法自然为先!”

    “纵使我因此事而为朋友报仇,是应有之义,也是后话,尽都于当前无关!”

    “这是我的认知,也是我的立场!”

    “然而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将紫幽帝国这顶大帽子强行扣在我头上。一直以来皆口口声声指我为紫幽帝国之人,然后用这个大义来利用我,完成你们的阴谋布局!”

    君莫言平静的眼神,似乎是浮层掩盖之下的沸腾的岩浆:“一切个人恩怨,确实该当给国家大义让路;此点我亦并无异议,但你们的后续却让我怒火难抑,你们不满足,还要继续利用我!”

    “利用我,来让我的朋友出现心神空档,然后你们对他进行搜魂!看看此计不成,便又生一计,利用我的名气,来传递消息,布下陷阱,引诱他的朋友亲人故旧前来。”

    “兰无心,兰大丞相,你跟我讲事实,那就讲事实,事实就是你们利用我和我朋友的感情,来进行这些鬼蜮勾当!”

    “身为紫幽人,以国事为先,克制一下自己的情感和原则,这点乃是该有之义,当为之事,不用你们教我!然而该做的,我都做了。可是那些不该做的,你们还要钳制我做?!是非曲直,如何分说?!”

    君莫言的目光,如同在虚空中闪亮的长剑剑光,纵横捭阖,淡淡的嘲讽的笑了一下,道:“你们当我君莫言是什么?!”

    “一直到了现在,你们居然还要拿着国家大义来压我!”

    君莫言讥诮的笑了笑:“不知道你们是太看得起自己,还是太看不起我!我是紫幽人没错,但我忠诚的乃是这个国家与民族,而不是你们这帮官僚!”

    “你们一直以国家大义压着我在这里动弹不得,看着自己的老友,恩人,被你们折磨,被你们搜魂,被你们设置陷阱,再去对付他的亲人好友,而我,居然还要做陷阱的一份子。你们让我君莫言将来在这江湖上,在这天下间,如何自处?若是不曾极力克制,刚才那一剑,目标该是你,兰大丞相!”

    君莫言一口气说出来这一大段话,令到对面的兰无心心下怔怔。

    平心而论,难道真的过了么?

    一个紫幽官员愤怒地说道:“君前辈,我们敬你是前辈高人,始终不曾冒犯,自认在礼数上也没有缺失之处。本官认为,为了国家大业,唯有立场抉择,纵然是损失一些,委屈一些,也都是理所应当之事,无谓计较多寡。下官万万是想不明白,君前辈这样子义愤填膺,到底是所为何来?”

    君莫言怪异的笑了笑,道:“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下官黄为善,今年二十五岁,不过是刑部一小吏!自然不在君前辈眼中。”黄为善昂然说道,昂首挺胸,大义凛然,言之凿凿,很有点气势的款!

    君莫言淡淡道:“黄为善,既然你如此忠心为国大义凛然,想必为了这份大义而不顾私谊是吗?!”

    黄为善庄容道:“这是当然,大义之前,何者不可舍弃!”

    君莫言表情仍旧淡淡,道:“说得好,如此你现在就回家将你的父母妻儿杀了!”

    黄为善涨红了脸,愤怒的道:“你说什么?这是为何?”

    君莫言淡淡道:“因为这便是我的条件!只要你立刻去杀了你的父母妻儿,让我看到你的就义决心,我马上就让开房门。你杀了你的父母妻儿,便是为了紫幽大业做出了你作为紫幽臣子的本分!相信无论是此地的兰相,还是不在这里的紫幽国君,都会记你一大功的!”

    黄为善大怒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君莫言讥诮的道:“岂有此理?你刚才不是还在慷慨直言,大义凛然吗?难道父母亲眷不该为国家大义让步吗?你的立场呢?不过区区一刑部小吏尚不想杀你的父母妻儿,却只知道逼着我这位天下第一剑客牺牲自己的朋友兄弟?虚伪无耻,道貌岸然,你当真是好大的胆子!黄为善,到了下辈子,千万不要忘记了你的本名,你叫伪善,而不是为善!”

    剑光一闪,这位名叫黄为善的官员登时身首异处,追赶之前那个官员而去了!

    兰无心睚眦欲裂:“君前辈,你!”

    君莫言睥睨说道:“兰大宰相,我觉得,你似事只记得了君莫言乃是紫幽帝国人,却忘记了关于他的一句话。”

    兰无心心头陡然一震,下意识的问道:“什么话?”

    君莫言目中厉光一闪,淡淡道:“那句话便是……一身纵横人世间,一剑在手,君莫言!”

    他沉沉说道:“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说:当我手中有剑的时候,通通给我闭嘴!不然,就死!”

    这一刻,不知是兰无心,在场所有人全都是心中一凛。

    这句江湖传言,便如是一柄锋锐的剑,虚空悬浮在众人的咽喉之间,让每个人都清晰地感受到了那股凌然杀机,随时都可能一剑夺魂,亡命红尘!

    便在此刻,一个满满苍老韵味听来却极尽清雅的声音语调,夹杂着笑意平和响起:“君莫言果然是君莫言;果然是霸气绝伦。老朽自觉也活了许多念头,却还是首次见识到!”

    君莫言眼中如有剑芒一扫而过:“你是谁?报上名来!”

    云扬青衣身影昂然上前一步,道:“我便是被他们请来为你朋友恢复神魂之人!”

    君莫言道:“你有这本事?”

    云扬微笑:“你看我能不能打得过你?”

    君莫言目光如同利剑,在云扬身上一扫而过,冷笑道:“你之实力固然不弱,但尚不是我的对手!欲求尔命,一剑足矣!”

    云扬大笑一声:“那岂不简单,若是我最终不能为他恢复,你杀了我便是,何须多言!”

    兰无心大惊失色:“老祖宗!”

    云扬一摆手:“此事就此定论,相信我的主张!”

    君莫言凝目看了他半晌,突然仰天大笑:“既然如此,你便进来!其他人,就留在外面!”

    他目光中厉芒一闪,一字一顿的续上最后三个字:“不、准、动!”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对着兰无心点点头,迈步往前走去。

    周围跟来的一圈四季楼高手尽都有些懵逼。

    之前不是说好了让我们前来旁观?你现在就只得自己一个人进去……连声招呼也不打,却是几个意思?

    那我们跟在你屁股后面,一路一路的来来去去的,又是在做什么?

    耍猴么?

    我们差点都要对上那君莫言了好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