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一十四章 君莫言!  我是至尊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孙乘风翻了个白眼,又再向云扬深施一礼之后径自而去。

    看着孙乘风的身影消失在小院门口,云扬沉默着,神念感知之中,孙乘风出了大门,拿了兰无心的手令,收拾了药箱,一路出门,向着城门方向而去。

    “以后若是有缘再见,必当还你一个人情,总不会白叫你认祖宗。”云扬心中默默地说道。

    云扬这一次来到紫幽帝国,对于紫幽帝国所有人,都是没有任何好感,都欲杀之而后快。但这个孙乘风,却是唯一一个例外。

    一个纯粹的医者,值得尊敬。机缘巧合之下,不得不为,利用了这么一个人,云扬自然不会无动于衷。

    所谓一语成谶,他朝两人再见之时,虽则早已是人事两非,然而云扬始终记得今日之誓,予了孙乘风许多好处,总是情真意切的叫了自己好多声老祖,没能力没话说,有能力有条件有资源的时候,自然要给予好处!

    接着,云扬就跟着已经等得满心不耐烦脸上却不敢有丝毫表露的兰无心出门而去。

    途中这一路之上,云扬分明感觉到,这紫龙城现在的气氛,与前两天又有了天翻地覆一般的变化。

    之前表现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但百姓日常生活仍旧照旧,虽有影响,却不至于太甚,然而时至今日,触目所及,大街上竟然几乎都没有了行人。

    随处可见一队队的铁甲军士,来回穿梭,无数的身负刀剑高手,在各个角落,或者直接就在路上,缓缓梭巡。

    一股股强横的神念,在空中排空激荡。

    当真就是天上地下,全方位没有任何死角存在。

    这阵仗,莫说是失去了诸相神通化体的云尊,就算凌霄醉,君莫言之流,也断断无能不被察觉的进入紫龙城!

    隐隐的深蕴杀气,已经彻底的笼罩了整个紫龙城!

    这一刻的紫龙城,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炸药桶,只需要一点点火星,就能全面引爆燃烧起来,进而产生巨大的爆炸!

    云扬衣袂飘飘的走在路上,身侧则是兰无心的打马狂奔!

    在云扬这位老祖宗克制之下的行进速度,兰无心座下宝马全速疾驰,仍旧几乎要跟不上,若不是还需要让他带路,云扬此刻只怕早就没了影子。

    两侧,尽都是侍卫高手,分作左右两队,飞速前进!

    前面彼端赫然已经是目的地所在,刑部天牢。

    云扬只感觉自己心中的血在不断奔涌,蒸腾,难以抑制,眼中,更有隐隐的杀气在凝聚!

    老独孤!

    我来了!

    我来救你出去,让您老人家终生无灾无难,我会孝顺您老人家,让您晚年,尽享天伦之乐!

    七哥血尊还没有来得及做的,我来替他做,全部都由我来做!

    一切,有我!

    前面。

    刑部的主官迎接出来,却是一脸菜色。

    兰无心打马过去,翻身下马,一个踉跄,几乎摔倒:“怎么样?”

    刑部主官一脸菜色:“那位爷还在这里。任何人都不曾靠近。”

    兰无心也是叹了口气,道:“好。”

    走到云扬面前,苦着脸道:“老祖宗,还有点意外之前没跟您说……”

    云扬皱眉道:“什么意外?干嘛不直说!”

    “其实就是您之前所言的疏漏之一,那位天下第一剑客君莫言就在这里。”兰无心苦着脸道:“自从那刺客自损成为活死人之后,这位君莫言就突然赶到,一直守在监室之外,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云扬目光一动:“君莫言?他竟然在此,公然维护那刺客?!他的立场呢?难道他竟忘了故国吗?!”

    云扬/嗯,云老现在的立场可是刚刚得到故国倾尽所有相助,满满尽是故国情怀,还是家最好的大龄乡党,现在有此一说才是正理,然而云扬心下真实思绪却是跌宕起伏。

    不意君莫言这个变数竟是真在此地,他的存在,会否令自己的救援计划生变,延伸至不可预测的方向呢?!

    君莫言,现在竟成当前大出意外,完全不受掌控的巨大变数,岂不叫云扬心惊!

    这次赴紫幽救人之举,当真是一波三折,波澜跌宕,意外层出不穷,变数随处皆是,眼前的君莫言虽然是巨大变数,但云扬还不算太心惊,毕竟自己尚有报恩令在手,必要时能不能加以运用,或者可以反过来多了君莫言一大助力,更添胜算?

    但云扬最担心的是,不知道四季楼之主年先生会不会也突然冒出来,针对九尊硕果仅存的一人,四季楼之主亲身压阵,岂非正在情理之中吗?!

    所以云扬这会真的很头疼,头有点大!

    前方迎候之人眼见兰相与一人偕同来到,自然而然地闪开一条大路,刑部经年不开的大门霎时洞开,众人依次进入。

    随着众人涌进去,突然一股凌厉剑气从内中激荡而出,四面八方,无远弗近,尽数感觉到了那股森森寒意。

    触目所及,剑气之源头乃是来自于一个小院子。

    这小院子表面看来合共就只得五间房子,然而下方别有天地,设有地下密室,原本乃是刑部权宜的隐秘刑讯之地,但凡抓到了重要犯人,都要先在这里审讯一下,经过判决,再决定是否打入天牢之中。

    如今这个小院子反而是刑部中人进不去了。

    其实又何止刑部众人,紫幽帝国上上下下的每一个人,包括皇帝陛下在内,也进不去的!

    因为在这里面除了一个一直躺在床上人事不知的刺客之外,还有另一个人也在,亦正是这个人令到这个空间变成了紫幽禁区!

    君莫言!

    一人一剑,震慑紫幽!

    一个侍卫上前一步,走到紧闭的院门之前,提气说道:“君前辈,现在有神医到来,前来医治里面刺客,请打开大门,让神医进去,若是耽搁,只是在延误那刺客的生机。”

    话音才落,空中的剑意陡然一变,杀机大盛。

    在场所有人,但凡腰间佩带有长剑的,无有例外尽都锵锵一阵乱响,悉数自鸣,却是里面的剑意突变,引动了天下万剑反应。

    一个冰冷的声音淡淡道:“神医?什么神医?号称天下第一神医的医仙家族家主尚且治不好我兄弟,此世还有那个人能够比他的医道更为高明,还是你们又有什么阴谋诡计要玩,真当君莫言不敢动杀么?”

    不等外面人说话,那声音冷峭的说道:“也罢,便是有诡计,不过鬼蜮伎俩,又能如何?我便看看你们请来的是什么人,有什么本事!敢言能医我故人!”

    随着这句话,距离众人二十多丈那紧闭的黑色大门突然间缓缓打开,这个院子,这个紫幽禁区,终于展露在人前,展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触目所及,目的地彼端乃是黑漆漆的五间房子,连里面的树木,房上的瓦片,窗子,台阶,也都是黑色的。

    视野所见,简直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黑色地洞!

    但,就在这一片黑色之中却犹有一片白色,倍显耀眼刺目!

    而就在院子正中间,最中间的房子正门之前,一个白衣人盘膝而坐!

    除了随风飘拂的一头黑发之外,浑身衣着皆是雪白纯然之色!

    在他面前的乃是一张桌案,他就坐在桌案之后。

    桌案是黑色的!

    上面有一个剑架,也是黑色。

    在这个剑架上面,一把长剑,赫然横在上面,闪烁着冷漠的寒芒!

    这把剑,搭眼乍看起来事实很是普通,与一般兵器谱出售的凡兵劣剑,造型样式并无什么不同。只不过这口剑的剑鞘是红色的,剑锋剑刃一片雪亮,雪亮得有些迥异寻常而已。

    这把剑虽然只是很随意地架在那里,却似乎能够自动发散出一种朦胧的光芒,将天地间的灰尘,屏绝在外。

    而那一身白衣的人,就那么安然坐在桌案之后,不但剑一尘不染,他人也是一尘不染。

    一阵风来,白衣漂动,黑发飞扬,但他的人,却仍旧纹丝不动。

    纵然明知道面前已经聚集了千百高手,但他头仍旧连抬都没有抬一下,甚至连眼神也都没有丝毫变化。

    他看也不看面前的众人,一双眼睛就只是凝注在眼前剑上,淡淡道:“若是有把握治好我朋友,就进来。但须得谨记一点,治不好的病者,医者便要赔上一命!医仙家族本医者仁心前来,我可以放一条生路出去,但别人却是不行,莫要自讨没趣,徒添遗憾!”

    兰无心身边的一位刑部侍郎大声道:“君前辈,请你不要忘记,你也是紫幽帝国的人!现在,国家危急时刻,每个人都应该为本国出力之时;这个刺客,乃是我们的敌人!你这么做……”

    坐着的君莫言不动,只是抬眼看了看,眼神冷漠。

    一道剑光,一闪而逝。

    这位正在叫喊的官员突然间噗的一声,摔倒在地,他的额头上赫然多出了一个细细的洞。

    鲜血如同头发丝一般,从伤口中喷出来,而整个人却已然失去了生命,一命呜呼,魂走九泉。

    只是一眼目光,就杀了一人。

    在场众人尽都是心中一凛,不寒而栗。

    君莫言淡淡的声音响起:“正因为我是紫幽帝国的人,我现在才会坐在这里。若我不是紫幽帝国的人,这座城,早已经血流成河,鸡犬难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