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章 沧海桑田一夜间!  我是至尊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识海中生长一棵活生生的莲花。

    这么神奇的事情!

    “天下间,居然还有如此奇异的事情。”云扬震惊莫名。他可以肯定,这种事,在整个天玄大陆,从来没有发生过!

    因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但却真实的出现在了自己身上。

    “对我来说,或者是弥天灾祸,从此被控制,成为什么魔头……也或者是旷世仙缘;从此能够天下无敌……”

    对这件意外的事情,云扬很冷静。

    他很清醒的认识到:事出反常必有妖。

    既然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么,不是福就是祸!

    “但不管是福还是祸……我都能坦然接受!”云扬如同美玉一般的脸上,露出来一丝笑容:“只要能让我为我兄弟们完成未了心愿,并且报此血海深仇,福,我能享;祸,我亦能担!”

    云扬脸上露出来一丝怀念。

    体内那可怜的一丝玄气,开始按照生生不息神功的线路穿行……

    这是一条全新的线路!

    但云扬丝毫没有急躁。

    “……唔!”刚一开始运行,云扬就感觉到一阵针扎一般的刺痛,以他的承受力,竟然也忍不住轻哼出声。

    这生生不息神功每前进一点,那种极致的痛苦,便如是一万把小刀子在云扬的骨髓中疯狂的搅动一般。

    云扬大口呼吸,额头上汗出如浆!

    但他没有丝毫停顿,一直在全力运行!通过去!

    给我通过去!

    再痛,难道还能有我的心痛?痛,是活着!

    是希望!

    到后来,云扬的意识已经痛的模糊了。但那一丝微弱的力量,还在云扬的经脉中艰难的,坚定的前进!……

    不知道过了多久……

    突然之间!

    他骤然感觉体内轰然一震,识海中的莲芽似乎晃动了一下,头顶上一阵剧痛。

    下一刻,轰的一声……

    似乎什么屏障突然打开了……

    随即,体内灵气似乎是找到了新的出口,汹涌而去。

    一个周天完成!

    而云扬的头顶上,清晰地感觉到,随着修炼,一股股灵气,居然透顶而入!

    透顶而入!

    “窍穴突破!”

    云扬瞪圆了眼睛。

    这一刻,险些惊喜的晕厥过去!顿时感觉,就算是更痛苦一百倍,也是值得了!

    这生生不息神功,居然有这等惊天动地的功效!

    这……

    作为九尊之一的曾经的超级高手,云扬岂能不知道,这窍穴突破的艰难之处?

    人生在世,并非每一个人都具备修炼资质!而具备修炼资质的人,并非每一个人都能成为高手!

    所谓先天禀赋,乃是真实存在。在天元大陆武者世界之中,这种等级更加严苛。

    功品十二山,一山一重天。

    武者修炼窍穴,尾闾窍,气海窍,会阴窍,命门窍,绛宫窍,夹脊窍,顶窍,意窍,神窍!

    武者修炼,分为三种。底层元气武者、中层灵气武者、高层玄气武者。

    当然还有更高的,但那种却是凤毛麟角,百年难得一见了。

    元气武者。天生未开窍或者天开一窍、二窍;嗯,最多开气海窍和命门窍;这种武者打磨筋骨,增强气力;以透支人体潜力,来获取力量。以自身本元之气透支修炼,是为元气。这等武者,哪怕如何努力,终身成就也必然有限。

    灵气武者。可谓内劲武者;天开三窍;有阴力在身,可发出体外伤人。静坐可以获取天地灵气,汇聚丹田气海,修为深厚者,可开碑裂石,将后天力量,发挥到极致;此所谓灵。

    玄气高手,六窍通,天地灵,踏江海,接苍穹;乃是先天,修为到了极处,可以熔金化铁,登山涉水,如履平地;来无影去无踪;谓之玄!玄奇也。

    云扬便是天开六窍。在天元大陆,绝对属于绝代天才一列!但,正因为如此,他才更加知道,窍穴突破的难处!恩,不是难,而是绝无可能!

    因为,一个人有几窍通,并非后天努力就可以;而是……这完全是先天生成!你生下来,就是一窍不通,那么,终生无望!

    此便是所谓的“禀赋”!

    云扬天开六窍:尾闾窍,气海窍,会阴窍,命门窍,绛宫窍,夹脊窍;此是天生体质。本以为此生成就,最多也就是成为一方高手,无望神话级别;但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只是修炼了生生不息神功之后,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生生打通了另一窍!

    顶窍!

    这种绝对不可能、从来没有过记载的事情,居然如此神奇的出现在了自己身上!

    现在,云扬乃是七窍开!

    这在玉唐帝国历史上,也没有几个人!只是一窍之差,但,与之前的云扬的体质相比,足以用‘判若云泥’来形容。

    现在是云端,之前是在泥土之下!

    这生生不息神功,只是达到这一点,云扬已经感觉到,不愧为天地神功的名字。

    随着修炼,能提升资质!!

    这等于是神仙手段啊!

    而且,现在的一丝玄气的力量,比起之前可是天壤之别。云扬能清晰感觉到,若之前的玄气乃是麻绳,那么现在的这一丝玄气就是天蚕丝!

    就是这样的比喻和差别!

    随着顶窍的打开,澎湃的天地灵气,汹涌而至;云扬功法不断运行,身体各个部位,每一个毛孔中,都有无数的污渍缓缓渗出……

    洗筋伐髓!

    真正意义上的洗筋伐髓。

    云扬心思运转,但,生生不息神功却是一点也没有停下运转。

    云扬不知道的是……

    天空之上,四面八方的灵气就像是遇到了一个黑洞漩涡,不断的聚集过来……汹涌澎湃,前仆后继……

    周围,几位正在修炼的武者,突然间悚然惊醒。

    因为,他们发现,在这一刻,自己所能够吸收到的灵气,居然是如此的微薄;近乎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嗖嗖嗖……

    一道道人影直接出现在房顶之上,举目四顾,感觉着天地之间灵气的异动,一片茫然。

    所有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极致的震惊。

    “是哪一位大宗师,居然来到了天唐城?!”

    天地灵气,化我所用;百里窒息,宗师之境!

    只有传说中的绝代宗师,练功的时候,才有这样的气象;但这样的大宗师,整个天元大陆,才有几个人?

    如今,在天唐城之中,居然出现了一位?

    这代表着什么?

    这位大宗师想要做什么?

    皇城方向。

    一道人影猛然出现在高空中,眼中全是惊震,目光死死的看着西南那强大的气息传来的方向,惊疑不定。

    “是哪一位超级强者来了?”

    另一道人影冲天而起,落在了他的身边;脸色一片凝重。两人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骇然。

    “很强大!”

    “但,竟然无法把握传来的方向……怪哉。”

    “废话,这种存在,就你的微弱修为,还想查出来龙去脉?”

    “这是谁来了?”

    先前那人一脸苦笑:“不管是谁,都是一个我们绝对惹不起的存在。”

    ……

    在云扬的识海之中,那小小的嫩绿色的莲芽,正抖擞着,似乎,在一点点的变大……

    一股精纯的生命力,缓缓地散发出来。

    从地底散发出来,从天顶散发出来……冲上天空,在肉眼根本看不到的情况下,在高空又是猛然暴散……

    整个天玄大陆,所有的植物,在这一刻迎来了一次共同的疯长……

    一夜之间,宛若是沧海桑田已经经历一遍,整个人间界,似乎是完全变了。

    ……

    “我的紫玉参,怎么一夜之间就开花了?”某地,一个老者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院子里,聚灵阵中,那已经绽放了花蕾,阵阵清香传出的紫玉灵参,一头雾水。

    紫玉灵参,自己就这么细心照顾着,已经有二十年,从没有任何变化;更不要说开花……

    但现在,这位老者几乎以为自己眼前的紫玉参乃是被人掉了包了。

    ……

    无尽之森。

    几个刚刚睡醒的人看着周围的景象,一个个瞠目结舌。

    昨晚上大家担心有猛兽来袭,特意在经过一番努力布置之后,将宿营休眠的地方建筑在了大树杈上;结果今天早晨一起来,发现自己等人直接被茂密的枝叶包围了!

    四五个人连同帐篷,都被浓密的树叶包裹得如同粽子一般。

    而这些……分明是自己等人昨晚上已经清理出来的空间啊。

    “这咋么回事啊……”其中一人一头雾水,不断的挠着脑袋:“只是睡了一觉而已,怎么会……感觉过去了许多年?……啊,看,旁边那两棵树,我昨天还砍了两个大树枝做绑靠的,怎么……这两棵树都粗了这么多?我砍掉树枝的地方,也……也都重新生长出来了比之前更粗的树枝?”

    这家伙惊慌失措的一把揪住旁边的人的胸口:“兄弟,兄弟,我们到底在这里待了多少年了?可怜哥哥我上个月才新婚燕尔,可别回去之后就看到你那嫂子就已经鸡皮鹤发了啊……”

    旁边几个人也都是呆若木鸡……

    是啊,一夜之间,沧桑巨变!

    这……到底怎么回事?

    ……

    已经黎明。

    云扬轻轻呼了一口气;感觉着如同新生一般的身体,焕发出澎湃的生命活力,嘴角有一丝微笑。

    “生生造化莲;一叶九重天;当年初苞绽,混沌天地现;沧海桑田后,天缘不知年;金莲重开日,玉碟清浊天;本为开天主,万世待有缘;今日造化开,君临大道前。”

    云扬眼睛眯起来,轻声道:“生生造化莲……”

    这段话并不难理解。

    当年初苞绽,混沌天地现;也就是说,第一次莲子发芽开花,才有了鸿蒙宇宙天地;第二次发芽开花,结出来的乃是造化玉碟;正因为有了造化玉碟,才有了天道诞生。而云扬这一次得到,乃是……生生造化莲第三次生根发芽!

    所以,今日造化开,君临大道前!

    “了不起的宝贝呀……”

    云扬强行压抑着心中翻腾的激动之意。

    再深入神识之中看到那小小的嫩绿芽儿的时候,就顿时感觉到更加亲切了。

    生生不息神功,只是生生造化莲所附带给自己的第一个福利;基础功法。唯有达到了一定的条件,第一片莲叶圆满,第二片莲叶开始生长的时候,或者自己就会得到更多……

    但,如何才能让生生造化莲生长越来越迅速?

    云扬蹙起眉头。

    因为这个根本没有任何的提示。

    云扬用手拖着下巴,细细沉思。

    “这颗莲子,从天上掉下来,砸晕我。之后就一直在我胸前挂着……”

    “一直到那次死战之前,并无半点异样。而战后,我本来早应该死去十七八回,却突然活了,而且……胸膛的伤口也没有了,莲子就是那时候不见了。”

    “想必是莲子融合了我的血脉,在那个时候,进入了我的身体。”

    “但只是进去,却也没有任何的动静出现……我的伤势一直没有好转,修为一直没有半点恢复……一直到了今天。”

    “我杀了吴文渊的时候,曾经感觉到一股力量突然产生……而这股力量,却似乎是吴文渊的尸体上传来……”

    “而有了这力量之后,莲子才突然出现,让我知道。”

    “然后我丹田中恢复了生气,开始产生力量,开始修炼生生不息神功……”

    云扬眼中闪过一丝明悟。想起来生生不息的神功口诀:“……混沌无极,大道生一;无中生有,生生不息……吸尽天下,不平之气;舒我生灵,无尽冤屈;大道前行,无愧恩义;莲心虽苦,生养之基;心意为刀,万恶辟易……诛恶屠灵,莲子芽成。辉映寰宇,尘尽光生……”

    “无中生有,生生不息……不平之气……诛恶屠灵,莲子芽成……”

    云扬喃喃的说道:“……是要杀人,才能得到生生造化莲需要的能量?而……诛恶屠灵,说明……要杀恶人?至于吸尽天下不平之气,舒我生灵,无尽冤屈,也就更好理解了……”

    云扬静静的沉思着。

    “兄弟们,若是我估量的没错的话……我应该,很快……就能为你们报仇了……”

    “是福我享,是祸我抗。只要能让我有力量为我们拿回这个公道,纵然成魔……我云扬又有何惜!”

    ……

    “公子,今天三月初九,九尊的祭奠仪式,已经开始了。”老梅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今天是英雄们牺牲一周年的日子。再过一个时辰,皇帝陛下和文武百官就将到英魂碑前了。”

    云扬的思绪瞬间从意识空间抽回,眼中闪过一丝难言的痛楚。

    “公子,您去不去?”

    “去!”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

    无数的画面从心头一闪而过。

    他咬紧了嘴唇。

    “我岂能不去送我的兄弟们这一程!”

    “死,也要去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