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兵至如归  唐朝小闲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那安市城的统帅杨万春原本以为薛仁贵、高侃所部攻打建安城,主要还是为了攻打安市城,那么切断他们的补给,在坚守一些时日,他们就成强弩之末,可围歼这一路唐军。

    故此,当他占领辽河东岸时,还在沾沾自喜,这下唐军可就回天乏术了,没有补给你们打个球啊。

    哪里知道那薛仁贵、高侃这一路就奔南边去了,什么补给,什么后勤,我们才不在乎。

    这杨万春完全看不懂了,其实南边的石城和积利城战略位置不是那么重要,你占领了那里,对于平壤以及高句丽的核心地带不具有太多的威胁,那只是边陲之镇,而且,就算让你占得那里,可一旦唐军被击退,你们还得老老实实的将城池还回来,因为唐军是守不住那里的,光靠海上补给,你怎么守?

    而且薛仁贵、高侃都是轻装上路,不然不可能跑那么快,带着那么一点点粮食,你们能够支持多久?

    最为重要的是,你们这一走,你们中军的侧翼不就完全暴露了出来么。

    这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如果杨万春早知道他们是奔石城去的,一早就跑去救援新城,夹击李绩的中军,他也害怕这是唐军的引蛇出洞之计,如果他去打李绩,万一薛仁贵他们回过头来,安市可就守不住了,安市城最大的优势,就是它的防御系统,杨万春可不敢轻易离开这一座堡垒。

    直到薛仁贵、高侃与刘仁愿回合拿下积利城和石城后,杨万春才幡然醒悟,敢情你们还真是奔着那两座城池去的,差点没有气得吐血,原来老子遇到的是几个不懂军事常识的家伙呀!

    但是他已经失去了攻击李绩侧翼的最好时机。

    薛仁贵和高侃实在是太快了,这个计划就是要打时间差。

    但是还有一点令杨万春想不通,就是唐军的补给怎么办?一块饿死吗?因为他已经将陆上的所有补给线都给封锁住了。

    他知道唐军一直靠海运将粮草运往营州,但是运往营州,还要为了陆上运输,他没有想到,这一回唐军是将大部分的粮草全部放在船上,营州的粮草只是为北路大军准备的。薛仁贵、高侃在得知刘仁愿、独孤无月成功登陆之后,便毫无顾忌跑了过来,因为那边也没多少粮草,这边才是真正粮仓。

    杨万春对此是一无所知。

    韩艺的到来,令杨万春彻底感到了绝望。

    韩艺亲自统帅着五百余艘粮船浩浩荡荡的来增援石城。

    仅仅这一个时辰三个码头就全部建好了,船队陆续靠岸,大量的粮草倾泻到岸边,要是杨万春看到这些粮草,估计他会重新预估一下此次战役。

    因为韩艺在莱州的这段时间,就在莱州练习如何快速建造码头,建造粮仓,甚至于押粮车,关于码头的一切材料,都已经在作坊全部做好了,来到这里就是组装而已,大量且反复的操练,已经变成了后勤军的一种本能。

    而韩艺也在石城郊外跟刘仁愿、薛仁贵、高侃他们回合了。

    “哈哈!将士们,咱们饭菜来了。”

    高侃见到韩艺,当即哈哈大笑道。

    周边将士也是高举兵器欢呼。

    韩艺受宠若惊道:“我以前还只是认为自己只生得英俊帅气,今日才知道原来我还有厨师的气质。”

    高侃笑哈哈道:“你可不是厨师,你是咱们的财神爷啊!”

    刘仁愿道:“要我说呀,此战韩尚书乃是厥功至伟,若非他的计谋,我们也不能顺利的在石城登陆。”

    韩艺抱拳道:“不敢,不敢,我那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想要夺取这石城,还得凭真本事,所以将军才是头号功臣,我的功劳是准时将粮食送到,这你们可是抢不走的。”

    几位将军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高侃说得没有错,韩艺的到来,预示着他们的伙食将会得到极大的改善。

    不一会儿,在熊弟的安排下,这热腾腾的饭菜就送到了将士们的手中,韩艺只负责计划,具体事宜,他从不管,任何事都是如此,熊弟心思细腻,做事细致,韩艺干脆就让他负责。

    这仗打赢了,必须得奖励,午餐还有外加的点心,那就是一个大肉包子,分量十足。

    因为百济那边大赚一笔,从而也导致更多的人运送粮草到莱州,希望能够赶上这末班车,换一点人力和资源,韩艺手中有太多的军备物资,虽然都是一笔笔的账,但问题是,不借也借了,这打不赢,就没法还账,他也没有退路,所以他尽量给士兵吃好,吃饱,这样才能打胜仗,要是能够攻破平壤城,就直接发鸡腿、发肘子给士兵吃。

    只要能够打赢,什么都好说。

    士兵们大口大口的吃着丰富的午餐,这真心比他们在家里还吃得好一些。

    而且还不仅仅是伙食的补给,还有衣服、鞋袜、兵器,这衣服破了个口,直接换新的,鞋破了,换新的。

    当然,这可不是有钱任性。

    这些换下来的,可不是要扔了,而是召集城内的妇女,将这些破损的衣物全部缝补好,等那些新得破了,再换上去。

    这士兵打了一场仗,那就跟过年似得,基本上都换了新衣服。

    另外,伤员也得到很好的照顾,这一边则是有卢师卦亲自带队,帮伤员服药,煮药给那些水土不服的士兵喝。

    正如韩艺当初许下的承诺,要让将士们宾至如归,不但吃得比家里要好这穿得也比家里要好,而且还有专门的郎中为自己看病,不是战争中生得病,也顺带给治了,反正也不要钱。

    唐军士兵满满都是幸福感呀,敌人主场作战,都没有他们吃的好,穿得好,当兵还得当大唐的兵。

    而刘仁愿、薛仁贵、韩艺他们这些统帅则是在大帐里面吃,此时城里冤魂太多,戾气太重,不宜进城,故意韩艺将后勤军的大本营驻扎在城外。

    “啧啧,韩艺,我就弄不明白,以前咱们打仗,哪里有这么好的饭菜吃,为啥你一掌管后勤,咱们就能吃得这么好。”

    高侃一边啃着烤羊腿,一边纳闷道。

    韩艺淡淡道:“因为我借了不少钱。”

    “你真够意思。”

    高侃指着韩艺道。

    韩艺耸耸肩道:“千万别这么说,钱是我借的,但这债是你们来还,我完全没有压力。”

    “咳咳咳!你---你说什么?”高侃闻言,差点没有噎死。

    韩艺道:“因为这得拿人和地去抵债的,你们拿下的每一寸土地,就等于还了一笔债。我看这一片区域足够你们吃很多顿了,你们尽情吃就是了,不要有心理压力。”

    “是么?那我吃的就安心了。”高侃点头笑道。

    薛仁贵突然正色道:“韩尚书,我们不能在此逗留太久,明日我们就得出发,继续攻打安市城,这补给的话。”

    韩艺笑道:“薛将军还请放心,补给方面完全没有问题,这路线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你们只管打仗,后勤问题,不用你们操心。”

    高侃乐呵呵道:“仁贵,咱们可得好好巴结一下韩尚书,要得罪了他,咱们饭都没得吃。”

    韩艺摇摇头,很认真道:“我不否认这一点。”

    高侃顿时一脸郁闷,我多这句嘴干嘛?

    刘仁愿突然道:“这安市城有重兵把守,而这边的敌人已经全部消灭,要不我与二位将军一块去攻打安市城,留独孤校尉在此善后。”

    他也是总管来的,他可不愿当辅助,当辅助也没有韩艺厉害,两头不着岸,他也想建功立业。

    薛仁贵点头道:“我们也正有此意。”

    高侃哼道:“这回我们不但没有了后顾之忧,而且兵力要更足了,又可以迂回到安市城的后面进攻,我倒要看看杨万春那老妖精如何抵挡住我军的进攻,直娘贼的,要是让老子攻入城内,我要全部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韩艺忙道:“靠!别呀,这可都是钱啊!”

    高侃一挥手,道:“安市就免了,其余好说。”

    韩艺皱眉道:“你方才还说不得罪我的?”

    高侃一愣,随即道:“韩尚书,你有所不知,这安市几番都令我军吃尽苦头,不杀他们,难泄我等心头只恨。”

    薛仁贵默默的吃着,没有做声,显然他也是这般想的。

    因为唐朝注入了胡人血液,这体内是有狼性的,心怀仁义的将军还真是不多,饶是读过圣贤书的李靖等将军,也都是这个德行。这也是为什么高句丽百姓将士不愿投降,要抗争到底,因为中间发生了很多无情的杀戮,也包括高句丽当初坑杀中原子弟,这仇都已经结下了,那只能以鲜血来终结一切。

    现在还没有到讲仁义的时候。

    .....

    盖因积利城在石城的侧后方,如今后勤军还没有达到积利城,高侃所部攻下积利城就回石城去了,他得马上迂回到安市城去,没空在这里逗留,他们南下就是为了迂回到安市城的后方,这里当然是交给身为晚辈独孤无月来处理。

    而此时积利城正在清扫战场,只见唐军押着城内的百姓抬着尸体扔入刚刚挖好的坑中,这尸体会导致疫病,得及时处理掉。

    “校尉,那边有一人还未断气?”

    一个小将官来到独孤无月身旁禀报道。

    独孤无月淡淡道:“帮他断气,然后扔进去,今后这种事,就别来问我了。”

    “是。”

    救?怎么可能,救活这么一个身负重伤的人,得耗费多大的精力,自己这边都这么多伤员顾不过来。

    忽听得一阵粗犷的叫喊,“无月!哇哈哈,我可算是找着你了。”

    独孤无月听到这声音,眼中立刻闪过一抹诧异之色,举目望去,只见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骑着一头高头骏马疾驰而来,正是元烈虎。

    片刻间,元烈虎便来到独孤无月身前,他跳下马来,激动一把抱住独孤无月,“无月,你可想死我了。”

    什么情况?

    一旁的将士都看愣了,有那么些人眼中还稍稍透着一丝羡慕之色,就独孤无月这姿色,哪怕是一个男人,也想去抱一抱啊。

    不过独孤无月本性是豪爽的,这兄弟久别重逢,这是应该的,他也没有怎么反抗,过得一会儿,见元烈虎还没完没了了,这才将元烈虎给推开,问道:“你怎么来呢?”

    元烈虎当即哼道:“你莫不是忘记我们小时候的约定,如今竟想撇下我,亏你还好意思问我。”

    独孤无月苦笑道:“我不过是一个校尉,能够来这里,也算是老天也垂怜,我可没有能耐带着你来。”

    元烈虎哈哈道:“所以我自己来了,从今日开始,咱们兄弟两又可以并肩作战了。”

    独孤无月问道:“你是跟韩尚书一块来的?”

    元烈虎眨了眨眼,挠着头道:“这事就有点复杂了,我们是与韩艺一块来的,但是我跟我爹是坐自个的船,应该说是结伴同行。”

    独孤无月惊讶道:“元叔叔也来呢?”

    话音刚落,就听得一个非常贱笑声,“小无月,有没有想叔叔啊?”

    独孤无月看到此人,额头上开始冒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