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圣官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4章 龙争虎斗8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当时的现场并不是‘镇压’请愿群众,而是犯罪分子蒙蔽一部分群众攻击政府,这个什么镇压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混淆视听的,关于此事,我会向省委宣传部提出交涉的。士兵们过来也只是协助公安机关维持一下秩序,并没有动手伤人。当然,对于那些存心攻击市政府,打伤公安人员的歹徒,我们也不能手软的。当时的现场是我在指挥,郑司令只是迫于形势配合市公安局罢了。根本就不存在‘镇压’一词。”

  张复把责任全揽了下来,倒是令得于慎心里有些讶然了。他本来想开口就给张复扣个大帽子,把这次事件的主要责任硬扣在张复的身上,想不到自己还没抛出话题,人家倒是主动承揽了全部的责任。他不由的隐晦地观察起张复来,心里暗暗佩服这个小家伙的胆识。想到这里就说道;

  “张复同志,你可要想好了,这件事的责任相当的大。即便是有这些材料,但是如果你不能完全调查清楚,向组织讲清原因,其后果是相当严重的。”于慎有些感动了,特地提醒了王志一下。

  “我明白,谢谢于司令的提醒。”张复的态度非常坚决。心说人家赵伟早就导演好了,你也只是局中人之一而已。

  调查组在进行全方位地调查。他们已经查到衡山一建了。张复很淡定的坐在办公室查看着最近一二八惨案的动向,这时李强来了电话,说是他监视的那个疯女人李玉最近的表现很是诡异,好像越来越像个疯子,但是,好像又越来越像个正常人了。

  最近她经常在西区的那个玉石矿转悠着。特别令人费解的就是,她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离虎山集团公司有3里之地的,一个叫马家坳的地方转悠。而且一转就是大半天。

  “马家坳在什么地方?”秦仁心里一动,问道。

  李强黙想了一会才说道;那里离矿区有3里地左右。是一个不起眼的山头。但那里也是属于西区玉矿的范围,那个山头周围都种着一种高达二米多高的特殊的带刺植物,有点像是人工种植的。”。

  “既然是有刺植物,李月是怎么进去的?”张复问道。

  李强笑着道;“她很聪明,由于她的身材瘦小,而那些有刺植物底下的刺有些老化了,有一个一尺左右的空隙就可以爬进去,她在警校的时候是一个很优秀的学员。做这样的事没有一点难度。而且她做得很隐秘,矿区专门有一个巡逻组,分成三个班巡逻,每班有八个人,一天要巡视矿区好几次。不让外人进入矿区,被抓住的都会被爆打一顿,警告一番才会放人。而她每一次都会很巧妙的躲过那些人。”

  “哼,好大的势力,矿区竟然变成他们的禁区了。”秦仁沉吟了一会又说道;“你继续监视她,我打算过几天调查组走了以后跟她试着接触一下。她这疯病看来还真是装的。只是她的目的是为了什么?难道那马家坳有什么秘密不成?你暗中去看看,看是否能找到什么可疑之处。张复说完就挂了电话。

  张复组织局里几个核心人员探讨了一二八惨案的动向,制定了侦破惨案的计划,对每一个成员都进行了分工,每一天的晚上总结一次,全局的干警都行动了起来。

  “张书记,虎山一建的账目已经查清楚了,公司近两年赚了不少钱。按他们接手的工程量来算,纯利润绝对达到一个多亿,有些暗中的还查不出来,估计还不止这个数。”田飞队长汇报说道。

  “这就怪了,一个多亿,这么大笔钱怎么可能连工资都发不出来?钱去什么地方了?不然的话那些职工干部们也不会闹事了。”林放副局长有些疑惑的问道。

  “全被戴军这个总经理给刮走了,账头上显示,一部分进了衡山矿业集团,另一部分被戴军直接提走的,估计有五千多万,只是不知用在什么地方。”田飞也是一脸不解的说道。”

  “查查用途,查仔细一点。”张复看了田飞一眼道,“衡山集团的事查得怎么样了?明天你亲自带人去查一查。”

  “张书记,这个有点师出无名,他们是不会让我们进去的。如果有个名头就好办了。”田飞看了张复一眼道。

  “这个好办,调查组的乔波同志不是兼职着省委督察室主任吗?我已经跟他商量过了,他说可以以省委督察室牵头,联合税务,安监、矿检、土地,公安部门对整个衡山市的矿山进行一次综合性的大检查。当然,这些都是幌子,我们的目标是虎山矿业集团。”张复笑着道。

  “好,有这名头我们就好办事了。”田飞高兴的说道。

  ……….

  局长,发生大事了,衡山矿业集团那伙人跟我们发生了冲突,那些人相当的强悍,就连李强这个四级高手居然也给打伤了,这就叫蚁多压死象。林放副局长一进张复的办公室就大声的说道。

  张复早就得到了这个消息,躺在桌子上拍了一掌道;“这个谢东,看来不给他有点颜色看看是不行了,这一次一定要把他拿下来!”张复一声冷哼,立即冲安民说道,“立即召开局班子成员紧急会议。”不一会九个委员除了李强不在,韦明伤还没好,其它的全到了。

  “同志们,市局今天遇上了一个强劲的对手,公然抗法不说,还打伤了人。给社会造成了极端恶劣的影响。而洪杰作为西区公安分局的局长长,做事拖拖拉拉,完全没有一点的责任感,致使市局派去的十多人都负了伤。

  而虎山矿业集团成长到今天这种近乎于恶霸的地步,跟西区公安分局的纵容不无关系。洪杰现在已经不再适合担任西区公安分局的局长,西区政法委书记一职。

  我建议把洪杰调回市里,西区公安局长一职由市局另外派人下去接替。”张复一脸严肃的说道,他扫了政治处主任黄明一眼道,“黄主任,你的看法呢?”

  “张书记,公安系统是双重管理。西区区委对公安分局的管理比我们市公安局更有力度。

  我们市公安局关注的是业务指导方面一块,对于公安分局的人事安排,特别是局里的一把手的任免抽调都有着相当难度的。首先就得通过西区区委,而洪杰又兼任县政法委书记一职,要调整他的工作,还得市委常委会讨论才行。这事相当的棘手。”黄明说的都是实情。”

  “如此不作为的公安分局局长,还留他有什么用?我赞成张书记立即拿下他再说。至于说西区区委,我们可以强烈建议,然后上报到市委。虽说我们只有业务上指导方面一块,但毕竟我们才是他们的上级主管部门。”副主任张霖接口说道,态度鲜明的支持张复。因为张霖有亲人死在一二八惨案里,当然是力主破案。既然现在案子的苗头已经有指向衡山矿业集团,张霖当然希望去查一查。

  “洪杰并没有大错,我们拿下他的理由有些牵强。什么叫不作为?总得拿出证据才是,不然的话难以服人。这样苍白的理由又如何能让西区区委采纳?更难以在市委通过。与其到时搞得两面不是人,不如督促洪杰加强办案的决心,还是教育他一小比较好。”副局长胡刚隐晦地表示不赞同。

  “嗯,理由是有些牵强。关键是西区的云书记那一块没办法通过,到时我们市公安局的通知下去就成了一纸空文,沦为笑柄就更不妥了。”副局长白雄接茬道。

  “沦为笑柄,我看未必。洪杰很明显地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对于市局的工作不但不支持。居然眼见着虎山矿业集团的人行凶打人,作为西区公安分局的一把手,此种工作作风极为恶劣,态度更不用说了,根本就是不作为。这样的渎职行为我们如果再不加以整顿,如果大家都像他们这样,公安部门就形同虚设了。虽说西区区委有推荐洪杰局长的权力。但是未经得我们市公安局认可,他也是无法通过的。市局对下属单位人事调整这是正常现象,又不是拿下洪杰。只是抽调回来另有任命,这样做有何不何?”挂职副局长谢林听说要高升了,而张复对他的挂职评议是相当重要的,所以,也是表态坚决支持张复。”

  “不要说了,洪杰抽调回市局。这是我们局党组班子会议集体决定的。他能眼巴巴的看着市局刑警队被人围攻而无动于衷,这种人还留在西区的话,还如何解决西区衡山矿业集团的事?他连一点起码的道义,同事之心都没有,一二八惨案到时因为他这样的人拖拉造成破不了案子,陈厅长是绝不会答应的。”张复摆了摆手,霸气十足的说道。

  “那好吧,我赞同把洪杰同志抽调回市局,至于职务方面,张书记有什么指示?”黄主任无奈的点了点头,知道张复很强势,而且此人有极大的背景,自己再不答应的话,估计会惹恼他了。到时丢了帽子就划不来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