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圣官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1章 龙争虎斗5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高光说得对,这家伙也太不识相了,也不打听一下我们老大是什么人,不要说是他叫人来查,就是省厅的陈厅长也不敢轻举妄动。从来没见省厅或省里安监方面的人来我们公司找麻烦。以前省里倒也来过检查组,但都是下来走走过场,连矿洞都没进去过。”曹虎冷笑了一声道。

  “这事行,我可以去试一下,一个小小的官员能有什么能耐,只要给他一下,估摸着就能把他给吓个半死。现在谁不珍惜自己的小命?就是一二八惨案也不能让他查清楚,不然的话等他查清此案后,就会腾出手来收拾我们了,那个时候他有了充足的时间就麻烦了。”黑狼把酒杯往茶几上狠狠的一顿,桌子上的东西都跳了起来。

  黑狼的绝技就是飞弹,听说他的飞弹是钢珠,百发百中,击中目标的伤痕只是一道浅浅的凹痕,就是刑警也很难看到这一丝能毙人命的伤痕。

  “教训一下也行,但不要做的太过份,我们还要利用他。如果吓得那家伙尿了裤子,还以为是戴军找人做的反倒不妥了。”谢文一口就把杯里的酒都喝干了。

  “这事我会掌握分寸,老大放心。”黑狼信心满满的说道,压根儿就没把张复放在心上。

  …………….

  省委一号的办公室。赵伟刚坐下来,跟在后面的鲁东副省长就笑眯眯的拿了几张报纸进来递给了他。

  赵伟有些疑惑地接了过来,一看之下那双眼睛就睁大了,嘴里喃喃的道:“这小子到底想搞什么鬼,居然连军队都给搬出来了,胆子也太大了一点吧?!”

  “确实很有魄力,抓了几十个,还不是一般的厉害。”鲁东笑道。

  “他到底想干什么,不会是真的场面失控,去求了郑司令吧?”赵伟皱了皱眉头,扫了鲁东一眼说道,“这衡山市一建闹事的是不是戴强在背后支使人干的?”

  “这个不清楚,不过,戴军现还在公安局临时看守所里,想支使这么多人出来闹事是相当难的。毕竟戴军是被张强严密看守着的,想接近他发布什么消息出去不容易。”鲁东没有直接说出是戴强干的,赵伟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市公安局的警力可不小,可能有千来号人吧。区区百来人难道就拿不下,还得出动军队?再说还有武警啊!这家伙脑子是不是烧糊涂了?郑光也真是的,跟着他一起胡闹。”赵伟显然有些不满意了,脸上的神情顿时严肃了起来。

  动用军队虽说是维持秩序,但有的人显然是会拿此事说事的。如果说是军队镇压请愿群众什么的,追究起来可不是一件小事。郑光很有可能会丢帽子,而张复这个始作俑者更是要负责任的,一起丢帽子都是很有可能的。

  赵伟虽说对张复不怎么感冒,但一来家里老头子慎重交待过,要照顾着一点这个小家伙,而赵伟一直没有怎么重视这个问题。但也不好太过于驳了老头子的面子,老头子的怒火即便是赵伟也是有些忌惮的。

  而且这家伙到衡山市后不久,就为自己争取了一次敲打柯南的机会。他对张复的态度也就已经渐渐的有些改观了。如果这次的事不动用军队,赵伟倒是希望能趁机做点什么,把戴强牵扯进来趁机搅了他入常的美梦。

  但现在已经动用了军队,显然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这事要真的追究起来,他这个省委书记的头都会大的。中央一向对军队的控制极强,是绝不允许任何人乱来的。如果只是以训练的形势调几十个人还可以,现在竟然是公开的镇压那些请愿者了,这影响就太大了,这事要是传到中央,肯定会怀疑自己在这里的控制能力的。

  鲁东没有看出赵为的心思,他则是站在另一个角度来思考的。他当然希望此事闹得越大就越好,只要能把戴强给搅进来,搅黄了他入常的美梦,那自己就少了一个强劲的对手了。对于其它的什么事,那是因为他跟赵伟站的位置不一样,观察的角度和思考的路子也就不同了。

  “听说是西区有两个村子打群架,绝大部分的警察和武警都调过去了。张复也许是无兵可用的情况下才这样做的,那一建的人也闹得太过火了,听说他们市公安局里面现场指挥的一个副局长的脑袋都被打破了。市公安局的干警也被伤了十几个,当时的情况相当危急。

  一建的人全打红了眼,就连挖掘机都在市政府门面摆动着,随时做出一付要砸门的架势。简直就是土匪的行径,说他们是暴乱份子也不为过。张复这样做也是无奈之举。”鲁东为张复说起话来,赵伟当然明白鲁东心里的小算盘。

  目前护着张复对鲁东来说是相当关键的,因为张复是挑战戴强的主帅,而且这家伙胆大包天,就连戴强的面子都没给。才惹得戴强不惜血本的下此重手。小张同志跟老戴闹腾得越凶,鲁东当然就越高兴了。

  “再怎么乱也不能叫军队出手,这事影响太大了。”赵伟并没给鲁东面子,摇了摇头后就挂起了电话。

  ………….

  张复的办公室,田飞正在汇报工作;“事情已经查明,这次的事是有预谋的。是一建的副总田东组织人手干的。”田飞一脸凝重的说道。

  “田东应该只是执行者,挖出了幕后主使人没有?”张复板着脸问道。

  “这事明摆着是戴家人干的。”田飞随口说道。

  “调查过了吗?”张复皱了皱眉头,觉得田飞在这件事上处理得有些轻率,他一脸认真的看着田飞道;“有些事表面上是这个样子,实则不然,不管什么事,总得调查一番才行。不然的话中了别人的圈套,这样是会吃大亏的。你是老刑警了,一切以证据和事实为主。没有证据的东西空口说白话是会误事的,下次注意着点。有时随便一点就会影响办案的方向,方向性错误就会酿成重大后果,你明白我的意思没有?”

  “我……我是有些急燥了。”田飞一脸歉意的说道;“张书记,关于田东……”

  “盯上他没有?”张复问道。

  “他没有要走的意思。”田飞说道。

  “马上抓捕,立即审讯,挖出幕后主使。我就不信我们市公安局被人阴了还得憋着气,现在还是党的天下。”张复一拍桌子哼了一声道;“另外,这次机会到了。彻底查查一建的账目,我是说包括暗地里的。把财务人员都请到局里来,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挖出他们的底细才是最重要的。

  一建真的揭不开锅了吗?应该不会。那么多工程被戴军垄断,按理说应该是富得流油才对,怎么会连工人工资都发不上。不然的话,即便是田东,他想出手也得有理由才对。”

  “我马上去办。”田飞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不一会李强也进了办公室,一见到张复就说道:“事情已经查清楚了,范峰夫妻是接到了恐吓电话才改口的,说是小心他们俩在燕京的孩子。夫妻一听就害怕了,所以就改口了。”

  “孩子有事吗?”王志问道。

  “已经出事了,刚刚接到那边的消息,他们的两个孩子在学校失踪了。学校领导已经报案,案发在一个小时前,只是那个时候恐吓电话已经打过了,估计是怕范峰夫妻再做证人,也就对那两个孩子下手了。”李强一脸愤怒的说道。

  “骂了隔壁!这些家伙太猖狂了。”张复说完以后打了一个电话给王武,把情况具体的说了一遍。王武当即表态说他马上亲自去处理这事。

  “要是范峰的两个孩子死了就麻烦了,范峰肯定认为是我们市公安局摆布他的…”

  李强的话还没有说完,张复就摆了摆手道;“不会死的,他们要挟范峰的目的是让他闭嘴,戴强的脑子应该没烧糊涂。虽说先前范峰已经提供了一些证据,只是这些证据虽然很重要,但如果他改口就没有作用了,戴强也会拿此事说事,他可以说是我们是刑讯逼供,有意陷害戴军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做到铁证如山,但还要让范峰有安全感才行。”

  “就看王部长的了。”李强点了点头道。

  “那边打架的事处理好没有?”张复问道。

  “很麻烦,打架是暂时控制住了。不过水的根源没解决掉,想彻底解决这事是不可能的。我有些担心他们两个村还会打起来,暂时我留了四个人分别驻点在村里,防止突发性事件。不过,真打起来四个干警也没用。还得从根本上解决水的问题才是治根之道。”李强皱了皱眉头看。

  “西区的领导你们联系过没有?”张复问道。

  “说过了,不过西区的书记云成好像有些怪异,对此事不怎么热情。我们跟他说这事时他都有些爱理不理的。”李强说道。

  “那区长是什么态度?”张复问道。

  “县长去党校学习了,现在县里是云成一人当家。”李强说道。

  “衡山市姓云的人好像不少。张复皱了皱眉头,把办公室主任安民找了过来,一问,才知道云成居然是原财政局长云蕾的亲堂哥,难怪对市公安局是不冷不热的了。他想了一会才对李强说道;“有关水源的事由西区政府去办,你们全力调查在那里故意挑起事端的人。最近虎山集团的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很复杂,现在查起来一头雾水。知情者都有顾忌,根本就不敢吐雾真言。再说,我们又是暗中在调查,那些知情者更忌惮了,不过总算是惊动了他们,最近几天里,我总感觉有人在背后跟踪我。跟踪的人估计也是一高手。我只是有感觉,居然无法找到那人。李强有点无奈的说道。

  想必那人已经跟踪你到了我这里。只要惊动了他们就好办。”张复冷笑了一声道。

  ……………

  雷平带着省委调查组到了衡山市,他并没有立即展开调查,而是在衡山宾馆先休息了一天。

  深夜的珠江看去相当的平静,一条豪华的游轮靠在江边,几十个大红灯笼高高的挂着,在微风中轻轻的摇晃着。

  船头上有两位身着旗袍的美貌女子一脸微笑的面对着大路上。船上已经莺歌燕舞,热闹不已。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