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事档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二章 对话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对话

  成曜看着她,伸手替她理了理头发,平静的问道,“所以你昨天晚上打电话的时候故意不告诉我?”

  “你很累了,我不想你再为这些事情操心。”夏以愿说的是真话,其实昨天晚上刚接到电话的时候她是有想过跟成曜说的,可是听到他那疲惫的语气,她不舍得了。

  成曜摇头,不同意她的这个观点,说道,“在工作上我帮不到你什么,所以在生活上去想尽量能多照顾你一点,所以再操心我也不觉得累。”

  “你这样说会让我有愧疚感!”夏以愿嘟嘴用手戳了戳成曜的胸口,“我也没有再工作上帮到你啊,凭什么都让你在生活上照顾我。”

  成曜握住她的手,放在嘴角亲吻了一下,看着她打趣的说道,“因为我是你男人啊,我有责任和义务给你依靠,做你坚强的后盾。”

  闻言,夏以愿皱了皱鼻子,略带嫌弃的说道,“大男子主义!”

  成曜轻笑,也不反驳,拉着她就要进去。

  夏以愿却不动,看着成曜态度有些坚决的说道,“你别进去了,我一个人可以的,你忙去吧。”

  见她态度这样坚决,成曜有些无奈,看着她妥协说道,“我答应你以后不插手你爸的事情,但是现在他躺在里面,至少让我陪着你等他情况好转我再走。”

  夏以愿沉默了会儿,最终成曜拉着她进去的时候没有再拒绝反对。

  夏江海这一整天下来还算比较顺利,晚上的时候被转到了普通病房,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医院,而夏以愿就坐在旁边。

  “元元……”躺在床上,夏江海这会儿这个人跟之前在家里喝醉酒时候骂骂咧咧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夏以愿看着他,也不说话。

  见状,成曜拍了拍夏以愿的肩膀,然后就出去了,整个病房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见她不说话,夏江海也不再说话,闭上眼转过头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以愿这才开了口,“监狱里的人说你是自杀才弄成这样的。”

  夏江海眼睛睁了一眼,看一眼夏以愿,迟疑了会儿,最终点头说道,“嗯。”

  听到他点头承认,夏以愿突然觉得有些可笑,看着他语气略带嘲讽的说道,“怎么,觉得对不起我妈,所以才想着自杀来着?”

  夏江海不说话,眼睛又重新闭上,似乎是有意的想要避开夏以愿的视线。

  说实在的,见他这样夏以愿还真的是有些不习惯的,以前他们见面总是在他喝多了之后,每一次见面肯定少不了争吵,他说话难听,她说话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每次到最后都是不欢而散,甚至有几次他还对她动了手,所以现在这样安静的气氛真让人有些不太适应。

  他不说夏以愿也不打算再问了,到时另外一件事她这段时间来一直耿耿于怀,转过头看一眼外面,然后深吸了口气,似乎是给自己做了好心理建设之后,这才转过身来看着他开口问道,“夏江海,我就想知道我到底是不是你女儿?”

  夏江海的眼睛动了一下,却并没有睁开。

  “你哪天在警察局的拘留室里,说的话都是真的吗?”夏以愿追问着。

  其实那天之后这个事情在她的心里一直是一个结,她不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但是心里却怎么都过不去,时不时的总会想到这个,然后就很在意。

  之前或许还好,还能自己告诉自己说这不过是夏江海故意这样说的,可是那天在母亲墓前遇到的那个男人,还有她墓前放着的太阳花,心里总有个疙瘩,然后那天夏江海说的话就更挥之不去的在脑海里不断浮现了。

  夏江海睁开眼睛,却并没有朝夏以愿那边看过去,只说道,“我那天说的都是气话。”声音不大,还带着虚弱。

  “我前几天在我妈墓前遇到了一个男的,他知道我妈喜欢太阳花。”

  夏江海眉头动了一下,眼睛盯着天花板看着,并没有去接她的话。

  “我想他不仅仅只去过一次,因为我后来去的时候还看到那花了。”夏以愿接着说着,眼睛却始终盯着夏江海那边,观察他脸上表情的变化。

  夏江海似乎是知道她盯着自己看,索性直接闭上眼侧过头去。

  夏以愿朝他床边过去,“其实我特别想知道,为什么紧紧只是一次生意上的失败,你就整个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你对我对我妈那么好,怎么突然能说动手就动手,我妈跟我说是你因为生意上的失败受不了这个打击,所以只能靠喝酒来排解,然后喝多了才动手,可是为什么后来我赚钱了,也把家里欠的钱给还清了,可你还是这样?”

  “你妈说什么就是什么。”夏江海有些烦躁的说道。

  见他这样,夏以愿知道今天自己是问不出什么来了,盯着他看了会儿,然后直接出了病房。

  等夏以愿出去之后,夏江海朝朝病房的门口那边看去,那眼神里略带着愧疚和歉意。

  成曜一直等在外面,见夏以愿出来,上前去问道,“还好吗?”

  夏以愿冲着他笑笑,点点头说道,“嗯,我没事。”

  见她这样说,成曜没有再多说什么,不过还是有些心疼她脸上的疲惫,拉过她的手说道,“走,我们回家。”

  夏以愿点点头,靠在他的怀里由着他拥着自己朝医院外面出去。

  等坐上了成曜开过来的那辆吉普,夏以愿才突然想起来自己昨天从成家大宅那边开过来的车还停在医院里,忙同成曜说道,“我车还停在医院呢。”

  “没事,明天再来开吧。”成曜并不在意。

  “是从妈那边开过来的。”夏以愿突然觉得有些愧疚。

  “那更简单,我打个电话,让司机过来开走就行。”说着话,成曜直接拿过一旁的手机就要打电话。

  见状,夏以愿伸手将他手机拿过,说道,“还是别了,太晚了,明天我来开回去,顺便跟妈解释一下。”她看得出来那天自己离开的时候婆婆还是挺担心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