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事档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章 得知真相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得知真相

  成曜拉着夏以愿聊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在夏以愿催促下才挂的电话。

  挂了电话夏以愿站在楼道那边又站了会儿,然后这才朝重症病房那边过去。

  夏江海中夜里的时候血压急降被抢救过一次,不过好在有惊无险。不过是否过危险期还要看这二十四小时的情况。

  早上的时候夏以愿给何莉莉打电话,让她不用去成家别墅那边接她,另外原先下午的活动也让她帮她给推了。

  昨天送夏江海过来的那几个狱警现在就剩下两个人,而之前跟夏以愿了解情况的那个人已经走了,剩下的两个看着比较年轻,可能刚参加工作不久。

  夏以愿一整夜没睡,整个人看着特别疲惫,但是却一点困意都没有,眼睛睁的很大个,甚至觉得自己比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清醒一些。

  这一晚上她想了很多,当初母亲刚走的时候她真的想杀了夏江海的心都有了,可是等司法程序走完,她对夏江海整个人的那种恨意也慢慢减退了,然后当现在这样站着重症监护室外面看着夏江海躺在里面,她才发现自己或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恨他,因为她并不想他就这么死了。

  其实说到底,夏江海跟母亲两个人走到今天这地步,全都是造成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要说可怜,两个人都是可怜人。

  这样想通了之后,夏以愿心中对夏江海的那股恨意也就减退了不少,他动手打死了高素莲她是恨的,但是这股恨当看到法院判了他二十五年有期徒刑的时候也就得到了排解,她对于这样的判决没有任何不满。

  只是恨归恨,今天夏江海如果说是自杀她也无话可说,就算说这样死了也不可惜,她也不会替他流一滴眼泪,但是如果他是被人打成这样然后还被人谎称说是他自己自杀,那她一定是要测查清楚的,夏江海再大的错也应该有法律来给他惩罚,这样平白无故被人打成这样这得有多大的仇和怨!

  成曜因为好几天没有好好睡觉的关系,这一觉睡了将近十个多小时,最终还是被人电话给打醒的。

  伸手去将电话捞过来,闭着眼睛都懒得睁开,略带着情绪的说道,“说话。”

  “成曜,夏江海昨晚自杀,连夜被送进了医院,这个事情无也是早上来上班的时候刚知道的。”电话是成曜之前在警校时候的同学高翔打来的,他现在分管着将城市第一监狱那边的工作,之前夏宇威的事情也是拜托他帮的忙。

  “什么?”成曜猛得睁开眼睛,整个人从船上弹身坐了起来,本能的皱起眉头,对着手机问道,“夏江海为什么自杀?”

  “具体原因我还不知道,只听他们说是自己拿头撞得,当场鲜血淋漓,但是我去看过现场,感觉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高翔这样说道,这也是他一知道事情后马上给成曜打电话的原因。

  监狱这一块里面太复杂,各种小帮小派并不比外面少,尤其里面关着的都是一些有案底的人,真动起手来,打死人什么的也不是没有过的事情。

  “你们通知夏以愿了?”成曜想起昨晚跟夏以愿通电话时候她说不回来的事情,她当时是说朱皖临时给她安排了场活动,所以才没有办法回来,具体是什么活动她并没有说。

  “出了这样的事情通知家属是肯定的,所以我想他们应该是通知了。”高翔据实说道,不过又反应过来,问成曜说道,“所以你老婆没跟你说?”

  成曜没有多说,只对着手机说道,“高翔,你那边帮我查下事情的始末,我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放心,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做,还没有人能在我的眼皮底下动手脚。”高翔说话时候的语气很是笃定。

  “谢啦。”成曜说完,直接进挂了电话。

  挂了高翔的电话之后,没有关手机,立马从通讯录里面将朱皖的电话号码找出来,然后直接进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然后被人接起,“喂。”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虽然就短短的一个字,但是让人听得出来,拿语气里是带着不耐烦得,也是带着生气的。

  成曜倒是觉得这声音听着有些耳熟,但是这个时候他也懒得去想,只对着手机说道,“朱皖中吗,我是成曜,我想找她问点关于夏以愿的事情,麻烦你让她接电话。”干净果断的表面自己这通电话的来意,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

  电话那边安静了一会儿,然后传来朱皖的声音,“成曜,你找我什么事啊?”

  “朱姐,我想了解一下元元这几天的行程,你那边能告诉我一下吗?”

  “我这几天没怎么给元元安排通告呀。”朱皖想起什么,接着说道,“对了,本来今天晚上会有一个小活动来着,我想让她去的,但是她早上打电话来说有事情给推了,我知道她前几天刚忙完训练的事情,下个星期又要进组,所以她训练完之后就一直都没有给安排工作,进当是给你们放蜜月假了。”

  “谢谢朱姐,我知道了。”成曜说完,就想要挂电话,却被电话那边的朱皖叫住。

  “成曜,你问这些干嘛,元元出什么事情了吗?”

  见她这样问,成曜随便想了个借口说道,“没有,我只是想给她一个惊喜,所以提前先了解下她的行程,我也好安排。”

  听他这样说,朱皖只当他想要制造什么小浪漫和惊喜,也没有多问,笑着说知道了,然后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成曜起身洗簌还了衣服,也没有给夏以愿打电话,直接开车朝医院那边开过去,不过只去医院的路上,倒是先给钟建国打了电话,说自己今天可能不过去了,队里的事情让他先多照看着先。

  到了医院之后找人打听了下,才知道夏江海还在重症监护室,眉头微皱,问清楚了地方之后,直接朝那边过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