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级小道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1章 昆仑界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师叔,我们现在是去哪里?”虚风问。

  “昆仑界。”卢长安说,“去找张果老的鱼鼓!听说这仙器有占卜未来的能力!”

  “我们能行嘛?掌门都说自己是被驱逐出来的,那我们去岂不是………”虚风说。

  卢长安打断他的话语,呢喃着:“总得试一试,掌门他还得忙活魔教的事,这事只能咱俩来。魔教之人现在知道禁魔窟的事,定会扰乱整个修仙界!我们得快点寻得仙器,才能避免生灵涂炭。我继承了吕洞宾老祖一些记忆才知道,里面魔头有多恐怖。到时候不管天衍宗还是魔教,能活着的并不多!”

  天衍宗。

  掌门看着卢长安和虚风离去的方向,那是家的方向吧。

  掌门其实来自昆仑界,那个被称为天机泄密者的地方。那里活着的人极少,却各个都精通卜卦算卦,因为那里就是张果老所化的小世界!他们很少会去算卦,因为他们知道,一旦开始窥探天机就要受到惩罚,如果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而窥探过多,那面临的将是轮回世代之苦!

  “诶~”掌门摇摇头,想起了自己的过往,轻轻地说了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定不会选择与你相遇!”

  原来掌门没到人界之时,曾经跟一个来自异世界的女子相爱了。可是昆仑界有规定,此界人不得有男女之情!因为昆仑界占卜之人若不是处子之身,一心向天,那占卜后所得的惩罚将是几倍加身,而且与他交合之人也需要承受惩罚!年轻的掌教并不相信天,亦然带着心爱的女子出逃。等到有一次女子死在了自己的怀里,掌门才后悔莫及,再也没脸回去。这才留在人界,当上了天衍宗掌门!

  “希望你们一切顺利。可以的话,代我向族人道一声歉。”掌门摇头叹气。

  卢长安和虚风看着虚空中的波纹,虚风用手指穿透过去,却没有什么异象发生。

  卢长安站在一旁发笑,“穿越一个世界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即使你知道界门位于何处,没有信物,也别想进去。好在我们有掌门的信物,你在这等着我吧!我进去!”

  虚风白了一眼卢长安,努嘴说:“我只是试一试,又没说一定要进去。”

  卢长安嘿嘿一笑,也没有犹豫,拿出掌门给的信息,嘴里念叨着什么,身影就突然消失了。虚风跑过去摸了摸,啥也没摸着,就找着个地方盘腿坐下了。

  卢长安一进来,便是白茫茫的一片。心眼顿开,发现还是如此。心想应该是昆仑界之人的防护措施,当下便单膝跪下作礼,大声叫:“在下卢长安,来自人界!今来到此地,特求贵地鱼鼓救世,用完之后保证完整归还!”

  卢长安忽然歪头,一股火光射过去了。他有些恼火,但是还是强行压住了,“若是没有此仙器,禁魔窟封印被毁,毁的肯定不止人界,昆仑界也无法存活!”

  “噗呲”又是一道火光飞向卢长安,卢长安终于有些压制不住火,抬手挡下。天空突然传出声音,“你是地仙实力,我们会以地仙阵法困住你,出来了,方才有资格与我们说话!”

  “欺人太甚!”卢长安大叫一句,随即大踏步向前。

  周围环境忽然变化,无数个门出现在卢长安身边。若从高处看去,才会知道,这竟是一个八卦阵!

  卢长安闭上眼睛,才知道自己心眼被强行关闭,就连道气也丝毫不剩!也就是说,他只能靠体术闯过这里!

  “东三西六!”卢长安并没有心慌,他隐约猜到这个阵法是八卦阵。想过生门,往东闯三门,西闯六门。

  “有道气了!”卢长安惊喜地发现身上道气恢复了一丝。惊喜不足一刻,就发现身后传来异样,才发现后面出来一个狼头人身怪物扑面而来。刚想用道气攻击,才意识到自己的道气根本不够自己这样滥用!只能用体术堪堪躲掉。

  缠斗几十招最终找到能够用这些道气一击致命的时刻,卢长安毫不留情,道气化剑一剑捅下去。道气耗尽,怪物也死了。可是阵法并没有破,卢长安没有休息,继续上。

  东一,东三西四,正中……

  似乎掌握了规律,破阵慢慢变得轻松。

  “最后一步了!”卢长安看着前面八卦中心,虽然身体已经遍体鳞伤,但这次也让自己对阵法有更深刻的理解。

  卢长安纵身一跃,八卦阵被毁,在天空中组成一个人像,四周依然是白茫茫一片。然后渐渐有了画面,左边世间被无数怪物摧毁,生灵涂炭。右边画面是自己的亲朋好友被杀。

  “你只能救一边,你救谁?”人像忽然开口说话。

  卢长安心理燃起一股莫名的火,“你是谁?”

  “张果老。”

  “为什么一定要问这种问题?”

  人像摇摇头。

  卢长安深吸一口气,强行压制住怒火,眼神坚毅地看着八仙之一张果老,“我没有权利决定任何人的生命,是我,两边都会救,没有办法也想尽办法救!另外,我不会让这种情景出现的,绝对!不会!”

  张果老忽然大笑,人像消失,白茫茫的一片散去,卢长安眼前出现十二个披麻戴孝者。

  带头人手握着仙器鱼鼓,走向卢长安。

  “我父亲在你来之前卜了一卦,用命偷取天机。临死前却什么也没来得及泄露,只能说了句将鱼鼓送给将来之人。”带头人深吸一口气,“我不想来的人是个庸才!所以,才设了这个法阵。请见谅。”

  虽然没有听出带头人言语中的歉意,但是卢长安懂得他父亲为了苍生的心意。卢长安接过鱼鼓,“尊父谓何?”

  “张泉灵。”

  卢长安突然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虚风也跟着照做,站起来拿着鱼鼓反身走出去。

  他知道他们这些人其实知道很多,也不用去刻意解释什么。他现在只需要做好这件事,以告慰张老的在天之灵!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