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史上第一妖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章各显身手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生灵,之所以是因为有无尽的要求不能被满足,向往世间有轮回,又害怕这世间是无尽的轮回,向往的人留恋这世间的美好,害怕的人,痛恨这世间的鬼魅,并不是因为正义而是因为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鬼魅,再去轮回之下怕没有希望变成人。



  



  紫色种子内中原小蝶盘膝而坐,两个人泪流满面却动弹不得分毫.



  



  “中原哥哥,大长老死了”小蝶声音别的哽咽,大长老一死,说明他们的族人也没有人能活下去。



  



  “小蝶妹妹别哭,等我们吸收完了力量,他们就会带我们出,到时候,我们要亲自为我们的族人报仇”



  



  “嗯,可惜上神化成了金乌,不然他一定有办法,让死去的族人再轮回一次”小蝶伤心的闭上眼睛,一道道紫色的能量开始融入到她的身体内,每融入一丝,锥心般的痛苦冲向她的心脏。



  



  “小蝶妹妹还是别乱想了,轮回又能怎么样,到头来还不是消散掉,化作蔓藤,上神散尽了修为化成蔓藤金乌,可不是让我无限轮回,而是希望我们找到拯救我们世界的方法,现在族人都死光了,我无需再寻求了,我也不想再奢望轮回了,我要让毁掉我们最后希望的人付出代价”



  



  见中原神情如此的严肃,小蝶含着泪点点头,他们知道这些年,族人们一次次的布局,已经有不少东西带出了踏生世界,那些得到这些东西的人贪婪定然会吞噬他们,只要他们能出去,报仇就在眼前。



  



  洞府之内,王小拿瞥了一眼非鲤便丢下自己手里的药草,不耐烦的站起身来说道:“师姐要禀报是吧,这简单”



  



  “非鲤,你好好跟我师姐禀报一下,我打坐恢复下法力,身上的法力消散的太厉害”



  



  非鲤嘿嘿咧嘴一笑,一排排尖锐的牙齿露了出来,舌头刺溜一舔,一滩口水贱了出来,带着腥臭味的口水不客气的喷到了孙西西的脸上。



  



  “嗷嗷”一声,伴随着哐当声,孙西西已经倒地昏了过去,王小拿拍拍脑袋,真麻烦啊真麻烦。



  



  非鲤翻了翻白眼,自己嘎巴嘎巴吃起东西,不在理会王小拿,然而这个时候王小拿却面露沉思之色。



  



  踢了非鲤一脚说道“走吧,可以回去了”



  



  “嗯?有动静了?不是说让他们争抢一番再做计较?”



  



  “那枚种子果然有问题,里面的人果然可以操纵种子,事情怕是没那么简单”王小拿一边说,一边脸色阴沉,果然是陷阱,那大长老是利用自己拖延世间罢了,虽然现在还不知道目的是什么,眼下看来,自己怕是惹上麻烦了。



  



  抬手讲孙西西捞了起来,人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回到了阵法之中,百公里之间的阵法,王小拿已经做到彼此传通了,这一点看起来很难,其实很简单,只要你掌握了传送阵的雕刻法文,消耗一些灵石便能做到自由的传送,当然短距离的传送,对肉身法力上,要求并不高。



  



  来到阵法之中,王小拿便盘膝坐下,既然自己猜的差不多,那么自己手里的阵法的便还需要改进,这个所谓的踏生世界有太多诡异的地方,没办法解释,但是如此强烈的不安,王小拿却从来没有过,他虽然极力在掩饰抵抗,但是这种恐怖的感觉却一直没有消失过,哪怕是在仙家遗迹崩塌之时他都没这样恐惧过。



  



  非鲤不理解哼哼唧唧的扛着孙西西,进入阵法后,王小拿便把孙西西丢给了非鲤,不能吃非鲤抗的很不情愿小声嘀咕道:“有什么好加固的,这法阵对付几个筑基期的小家伙绰绰有余,还得扛着她“说罢便要丢地上不管,但是见王小拿神情严肃,还是悻悻的将孙西西抗在了肩头。



  



  王小拿双手不停地勾勒着,附近的灵气几乎被它调动到了极致,因为灵气大规模调动的原因,天地之间一阵狂风向着阵法的中央席卷而去。



  



  此时此刻,张东已经跟陈来陈往两兄弟打成协议,在他们两人法力的助力下终于将王小拿的阵法撕开了一道口子。



  



  王小拿并不理会他们三人,因为远处的黄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在妖界,肉身是身存立命的本事,所以肉身上的妖术基本上都会想办法炼到极致,尤其是双眼的妖术更是层出不穷,跟仙界双眼的秘法不同,上品的妖界秘术能将双眼炼制成不亚于法宝的存在。而仙界却不同他们法术勾略成双眼可以使用的仙术来达到目的。



  



  可眼前黄山就颇为诡异了,双眼的术法根本没有法力的运转,他的法力都集中在了脚下的怪鸟上面。



  



  阵法产生的幻术在他双眼之下竟然被破击了不少,这还不算,它脚下的木鸟直勾勾的指引着他向着种子的方向走去。



  



  回过头,王小拿发现,不仅仅是木鸟怪异,混山宗那两人的折扇也有那样作用,张东的葫芦亦是如此。这不过这三人在破解阵法上比较缓慢罢了,王小拿想罢摆摆手张东三人面前的阵法,在他们无法察觉的情况下消散几分。



  



  黄山的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黄山在面对极度开心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



  



  “哗啦”黄山穿过了最后一道阵法,撕开阵法后那枚紫色种子终于出现在眼前,黄山脸上的面罩竟然划出一个微笑的弧度。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黄山兴奋之余,还不忘安抚身边的木鸟,抬手间一道漆黑的手套出现在,他的手。



  



  黑色的手套?王小拿不自觉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那枚紫色的种子,自己直接用肉身接触的。



  



  自己并没有感到不适啊,这个时候王小拿腰间白玉剑发出一阵打嗝的声音,察觉到王小拿的目光,这白色的短剑再次缠绕上王小拿的手腕,再王小拿的手掌上如同蛇一般的寻找着。



  



  很失望没有发现什么,却发现了远处紫色的种子,瞬间兴奋的抬起了头,对就是抬起了头,王小拿清晰的感觉到了它的兴奋。



  



  慌乱间王小拿一把将它拉住,硬生生的塞到了剑鞘之中,王小拿不傻怕是在自己不之情的情况下,吞噬自己绿刃的东西帮了自己。



  



  没弄清楚具体情况之前,他不打算放任这东西乱来,心中这个恐惧的念头没散去之前,王小拿打算多看,少做。



  



  就在黄山靠近紫色种子的时候,一枚红色巨剑劈头斩了下去,幸是黄山警觉,巨剑仅仅斩下了他一律发丝。



  



  黄山狰狞回过头,陈来陈往兄弟二人跟张东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怎么会如此快”黄山心中虽然诧异,冷哼一声便向他们三人走去。



  



  “黄山师兄,想要独享这种子?“陈来的话枚说完,地上的土堆开始沸腾起来,一只只老鼠从地下涌了出来,黄山显然是没打算给他们几人说话的世间。



  



  这些诡异的老鼠便将陈来三人围困之中,陈来冷哼一声,根本枚见他掐诀,一阵狂风便在身边席卷开来,地上这些诡异的老鼠全被狂风倦了向空中,消失不见了。



  



  “黄山师兄用同一法术,对付我们兄弟二人,未免将我们兄弟不放在眼里了,师兄还是省省这些雕虫小技罢。



  



  黄山沉寂了一下,抬起右手指着陈来说道:“你很烦,得死”



  



  一阵剧烈的奔腾之声在远处传来,身居在阵法之中,与自己得法器便已经可以随意沟通了,不像是在阵法外面,自己得法力跟自己宝物完全隔绝开来,根本探知不到。



  



  身后得轰隆隆声让陈来陈往两兄弟暴跳起来,反应比较慢得张东,在看清来物时,那里还敢有半点犹豫,纵身向后挑去,同时身上的法力急速凝聚,隐藏的法器从衣袖中跑了飞到自己后背,三个人此刻根本无暇顾及身后得黄山了。



  



  一堆老鼠凝结而成得巨兽奔腾而来,巨兽身上数不清得老鼠头叫嚣着发出密密麻麻得吱吱声。



  



  猛地看去,像是无数得老鼠头,长在了一头猪得身上,看起来有多恶心便要多恶心。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得黄山得衣袖飞速得甩了出来,两条衣袖,变得非常得粗长不仅如此,这衣袖蕴含的力量让周围灵气发出一阵恐惧的呼啸声。



  



  陈来两兄弟与张东,也不是吃素的,三人飞起来的时候三种不同的口诀也随之打了出来,口诀的变换几乎瞬间完成。



  



  张东的嘴里喷出一道雾气,雾气迅速的将的她包围起来的,张东的身形消失在空中。



  



  陈来的手段很简单抬手三道红色巨剑同时出现身后,转舜间便出现在黄山的眼前,恐怖的是黄山根本没有躲闪的意思,抬起手掌,三柄巨剑便撞了上去。



  



  “砰砰砰”三声巨响过后,巨剑便消散而去化作一粉尘消失不见。



  



  “怎么可能,师兄火焰巨剑”陈往手里的惊呼声刚喊出来,手力的冰盾便被黄山的衣袖扫中了,一口鲜血喷出来,人便撞向了陈来。



  



  一击之后黄山的衣袖便恢复的正常,雾气散去,张东的嘴角也挂着血迹,陈来的额头开始渗出汗水,这黄山的修为,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跟自己预想的根本不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