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史上第一妖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一如既往的讨人厌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人在发抖的时候,要么是在恐惧,要么是在兴奋,但是但多数情况都是在恐惧,无论修行的妖还是仙,没脱离轮回之河之前,身体的基本反应都你是无法控制的。



  



  所以瑟瑟发抖这种事情,即便是修行者也会发生,孙西西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尤其是被人喷了一身的鲜血,还能维持站立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胸口的一条小鱼,脑袋突然变得硕大,将宋进吞进去的时候,她还没反应过来,不过非鲤这家伙的恶趣味,硬生生的将宋进的身子咬断就太血腥了。



  



  孙西西一屁股跪坐在地上,先是一愣神,然后颤抖的将非鲤松开,双眼恐惧的已经不知道后撤了。



  



  庞大的妖气,让她真切的感觉到了绝对不是幻觉,妖将巅峰的气息,强大到无以伦比的境界,这种强大的感觉,让她觉得即便是她筑基圆满了也不会是对手。



  



  王小拿捂了捂自己脸,忘记嘱咐非鲤不要再捉弄这个傻妞了,这下估计吓坏了,王小拿无奈的一笑,大踏步的走到孙西西身边,弯下腰还没有说话。



  



  孙西西双手便挣扎起来:“不要吃我,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啪嗒”王小拿一巴掌抽在她脸上说道:“清醒点没人要吃你”



  



  孙西西停止了挣扎,还是恐惧的将自己的蜷缩起来,这中恐惧跟碰见宋进,王启时的恐惧不同,同样是死,没有人喜欢被人当成食物。



  



  王小拿叹了口气,这个状态,再这里可不久留之地,还是先闪为妙,自己存放种子的阵法应该能坚持到明天,索性过了今天再说吧。



  



  这片空间虽然跟仙界不同,但是充裕的灵气让这里的灵植并不难以寻找,再加上五千年没人采集了,灵植更是遍地都是。



  



  王小拿开辟出一道洞府后,便布下了阵法,孙西西他已经打晕过去,不打晕自己没办将她抗走。



  



  洞府不大,地面上的碎石也已经清理干净,一堆燃烧的的篝火也已经点燃,王小拿可没有闲着,整理得好得灵植规矩得摆放着。



  



  这个女人受伤很重,王小拿挠挠头,还是要尽快医治。



  



  清洗完自己的双手,王小拿稀稀疏疏得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换完后,便很有耐心的挑拣起来。



  



  这一棵药效恰到好处,但是根茎有些苦,还是去掉,用这一棵替代就好,这棵算了,炼制起来虽然简单,但是用上了,她得拉稀好几天。



  



  这一株么?嗯不错,用了后对她的修为有些帮助,一旁的非鲤化成人形,拖着一条不知名的巨兽走了进来。



  



  王小拿见状赶忙迎了过去:“在外面处理干净了再进来,炼制的丹药,被污染了,药效就打折扣了”



  



  “嗯?炼丹?”非鲤不解道:“你没有丹炉炼什么丹,跟上次一样,弄成浆糊,喂下去不就成了”



  



  “别废话,赶紧出去收拾,今是不同往日,人心啊是最辜负不得的东西”王小拿说完转身走了回去。



  



  没有丹炉,只能用劣质的材料制作一个,虽然一次性的丹炉还好他水平可以一次丹成不难,稀稀疏疏半个时辰,一个精铁制作的丹炉便出现在身边,王小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拍了拍身边的丹炉,不错比想象中的结识。



  



  王小拿打造丹炉的时候,孙西西便已经慢悠悠的醒了过来,可是她不敢睁眼,此刻心中的恐惧还没有褪去,对王小拿身份的猜测也越发的多。



  



  “他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妖将级别的妖兽,为什么会有如此厉害的手段,现在才飞升上来,难道他被妖魔控制了?会不会杀了我,如果不杀我,会不会威胁我,会不会将我控制起来。从此变成修妖者的奴隶”



  



  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身后的王小拿,跟着叹了口气,这个傻妞一根筋,着实让人头疼,最要命的是自以为是的德行,若是不解释一番,她一旦认准了事情,想要改变怕是不容易。



  



  “第一,我不是被妖族控制了,非鲤是我在凡灵界一次奇遇中解救出来了,签下的是主仆契约,这个你可以看一下”说完丢到丹炉一棵灵植,主仆契约的红纹出现在,孙西西的眼前,这个是做不得假的,双方两人的心脉之血牢牢地将两人的元神困在阵法中不得动弹。



  



  “第二,你大可放心,非鲤不会吃你,若不是万无一失的救你,非鲤不能动用自己妖将的实力,因为非鲤身上,还有阵法捆着,你现在看到的红色的锁链纹路便是,如是动用手段,重则身死道消,轻则无法修行之路禁断,所以没人招惹它,它才不会动用自己的妖气,除非迫不得已”



  



  “最后,你还是赶快起来,打坐,身上的伤,在丹药成型之前,你最好能控制住伤势,不然你废了跟我可没关系”



  



  孙西西,听闻赶忙做起来打坐,闭目一刻钟的时间,孙西西睁开眼睛,眼神冲天问道:“你会炼制丹药?”



  



  “废话你这不是看到了”



  



  “那为什么,之前给我的药那么难吃,还有那么强烈的副作用,你不要以为我不懂,你都可以炼制丹药,那样简单丹液,你想处理好可是手到擒来”



  



  王小拿撇撇嘴,又重新添加了几枚灵植:“若不是见你为了宗门没希望的师兄弟如此奋战,你以为我会给你炼制丹药,再说了,我欠你的?能剩力气的事情我干嘛要费劲”



  



  “你~”孙西西脸都气绿了,王小拿就是故意,想象自己肚子不适的症状,一脸羞愤之意再也无法掩饰:“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自私自利,惹人讨厌”



  



  这个时候,丹药已经成型,王小拿也不生气,将丹炉中的丹药取出来说道:“我可没你们鸿鹄小组伟大,尤其是你那伟大的大师兄,我就一根基奇差的修行者,怎么敢跟日月争辉,吃了这丹药,你还是赶紧找你的大师兄去吧,这矿脉可不一定能保住”



  



  孙西西抬手接过王小拿抛过来的丹药,塞到嘴里,沉寂下去,一股暖流从自己的灵台流窜都四肢百骸,身体在慢慢恢复。



  



  “不行,王小拿,你必须跟我一起保护矿脉,这矿脉对宗门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清楚”



  



  王小拿呵呵一笑说道:“我还是那句话,你确定你大师兄会答应跟我分享矿脉,还会与一众同门分享”



  



  “那是自然,我师兄是何许人也,如何能不信守承诺,只要你跟我的一起,坚持都师兄前来,他定然会如此做”



  



  “呵呵”王小拿耸了耸肩膀,所谓的大师兄,王小拿自然有印象,被人众星捧月般的奉承的人,你想不注意他都难。



  



  正因为如此,大师兄的气息,王小拿在熟悉不过了,他留下的阵法告诉他,这位大师兄跟,混山宗,唯器山门的人一样,正在研究自己的阵法。



  



  直觉告诉王小拿,所谓的大师兄,可不是什么心慈之人,怕是做的一切都有目的,这个傻妞不出意外是被人利用了。



  



  “王小拿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不要以为你救了我,就能侮辱我大师兄”或许是因为非鲤没有进来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大师兄在她心中的地位非同一般的缘故,王小拿的态度,引来了孙西西的不爽,言语间的嘲讽,毫不掩饰的嘲讽王小拿。



  



  王小拿揉了揉脑袋上的头发,强迫自己去对自己讨厌的人产生好感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明明已经被人抛弃了,却不自知,活在梦里还能如此开心的人也只有孙西西一个人了,她那位大师兄既然能追踪到大长老的那里,还能寻到自己丢下的种子。



  



  孙西西的境遇,他不可能不知道,混山宗的人什么德行,他也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大师兄还是选择放弃了孙西西,去追那枚紫色种子,这一切的一切,都可以证明,孙西西没那么重要,一个与自己如此亲近的师妹都没那么重要,其他道观的弟子死活,他岂会在意,这样简单的道理都不用深想。



  



  孙西西,能够站起来的时候非鲤已经将东西处理好走了进来,远远的冲着孙西西呲牙一笑。



  



  孙西西的脸再次变得煞白



  



  “非鲤,别在捉弄她了,赶紧吃饱,还有事情要办,我思前想后,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非鲤将巨兽架在篝火上擦了擦口水:“他们反正也破解不了你得阵法,想拿到种子没那么简单,再说了拿到不拿到,我们又不在乎”



  



  王小拿对着火堆烤了烤自己得手掌说道:“事情太不合乎常理了,大长老竟然会如此得相信我,换作是你,会么?他应该知道我不懂这种子真正的用途,仅仅因为我没有杀那两位孩童,就把如此重要得东西交给我?你不觉得交给我,跟交给混山宗,唯器山门没什么差别?既然没有差别,又何必浪费这样得周折呢,目的又是什么”



  



  一旁得孙西西傻眼了,她不知道王小拿在说什么但是王小拿不搭理她得态度很明显了,而且他跟非鲤讨论得什么事情,让她心中好奇得紧。



  



  “王小拿,你不要太过分,我可是你师姐,有什么事情,你该给我汇报,我来顶夺,而不是在哪里擅作主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