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尊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孤独少年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喂,杂种,看好了。”

  一枚铜币,外圆内方,被一只手紧紧钳住,只见这只手用力一甩,铜币旋即深深陷入了石墙之中。

  一个六七岁孩子,被一个大汉像小鸡一样提起。孩子吓得瑟瑟发抖,小脸憋得通红。周围一群百姓为孩子求情,说这么大个人了跟孩子计较什么,快放开吧要不出人命了。

  “小兔崽子,敢偷老子的钱,活腻歪了是不?要不是今天爷心情好,非扒了你的皮不可。”大汉说完重重把孩子丢在了地上扬长而去。

  孩子艰难的爬起来走到墙边,试图把铜币从墙壁上弄下来,却发现卡的死死地,凭自己的力气根本拔不下来。他很想哭,可眼泪到了眼眶就生生止住了,因为一直有个女人的声音在耳边萦绕:“孩子,你要坚强!”他记不起那个人是谁,也记不起自己是谁,他只记得嘶喊声、哭叫声、怒骂声,他只记得被烧黑的土地,惊慌逃窜的女人,满身鲜血的男人,还有野兽的嚎叫,最后一眼看到的,是天空中血色的红月。

  孩子不敢再回忆,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或许就这样死去吧,另一个世界应该就没有痛苦了。最后他迷迷糊糊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好可怜的孩子。”

  不知过了多久,孩子渐渐恢复了知觉,他感觉到浑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他睁开了眼,发现自己在一个温暖的小屋中。这时,从外屋跑进来一个约五六岁小女孩。

  小女孩长得白白净净,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小袄。红润的小脸上镶着一个秀气的鼻子,一双大眼睛闪烁着孩子独有的纯真,粉嘟嘟的小嘴一开一合,显得格外可爱。

  “妈妈,他醒了。”

  随着小女孩的叫喊,进来了一位女人,女人一身素衣,不施粉黛,仍能看出绝世的容颜,想必她只要一笑一定能迷倒万千男人。

  女人慢慢坐于床前,问男孩道;“孩子,你的父母呢?”孩子揉着脑袋,努力的回想着,但脑海里只有火光和惨叫,还有血红的月光。女人见孩子痛苦的神色,一把抱住孩子,对孩子温柔的说:“好了,好了,过去的就不要再想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妈妈好不好?”孩子这次终于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叨念着:“妈妈,妈妈。”孩子哭得很凶,最后哭累了睡了过去。女人为孩子掖好了被子,领着小女孩走了出去。

  星辉城

  “你说什么?孽种还没找到?养你们呢这些废物干什么吃的?”说完中年男子轻飘飘向侍卫打出一拳。侍卫像腾云驾雾一样飞了出去。等等?那堆爆裂的碎肉是什么?当侍卫落地时才发现自己只剩一个脑袋了,原来,那是我的身体。

  其他侍卫都吓得脸色发白,庆幸死的不是自己。

  “王爷,不是小的们不努力,实在是无从查起啊!没准那小孽种早已经葬身火海了呢。”一个胆子较大点的侍卫说道。

  “混账东西,我亲眼看到叶云那老不死的把孽种抱走的,还敢说他葬身火海。”一声闷响,随之而来的是一片惨叫声,十几个侍卫被一拳打出,残肢断臂飞了一地,鲜血染红了大理石地面,一只野狗跑过来舔食着……

  女人看着正在胡吃海塞的孩子,笑着说:“我来自古老的月之家族,我叫月蝉,我女儿叫月馨,以后我们就是你的亲人,你叫什么名字?”孩子先是一愣,然后慢慢把手伸进项间掏出一枚玉佩,上面写着一个大字“辰”

  半个月后

  月辰站在一座巍峨的山下,眼前的山粗狂而冷峻,直入云霄一眼望不到头,这座山好似支撑着天与地,又好似把天地分割开来。山路陡峭,几乎让人站不住脚,路上碎石成片,偶尔还能看到一些叫不出名的杂草。山下是郁郁苍苍的树木,从十几丈的翠谷中生长出来。天空中掠过几只大鸟,一闪而过,好像从未来过。

  月蝉一手拉着月辰,一手拉着月馨,生怕两个孩子摔倒。三人一路向山上走去,不知不觉中已到了晚上。

  三人找了山中一处凹处歇息下来,月蝉开始给月辰讲起关于家族中的种种。

  月之家族起源于百万年前,是精灵族与人族结合而来的后裔,精灵也分很多种族,而家族就起源于月精灵族。月精灵热爱和平,每日吸取月光之力滋补自身,食野果饮露水,精灵个个貌美如画,就连男性也同样俊美,人类中有很多达官贵族贪恋与精灵的美色,但精灵生性高傲,而且拥有极其恐怖的实力,所以很少有人敢于招惹他们,月精灵能使用月光之力,他们用月光之力滋养身体,所以他们不但有美丽的外表,还有强健的体魄,而最为可怕的是他们不同于其他精灵一样使用魔法,而是将月光之力附着于武器之上,他们是唯一的近战精灵。

  而百万年前的那次灭世之战,精灵族几乎全灭,各大精灵族长带着仅存的少数精灵逃到了一个地方,而月精灵却没有走,因为月精灵中出现了可怕的变异,包括族长在内的十几位强大的战士变得极为狂躁,到最后竟然变得敌我不分,造成了大量伤亡,而且他们青色的月辉之力,也就是月光之力竟然变成了红色。月精灵族长也就在那时战死,那次可怕的变异被后人称为“血月之灾”。

  月精灵没有走,而是和人类生活在了一起,所以就有了月之家族这个强大的种族,而以后出生的纯血月精灵都未成年就夭折了,所以到了现在,已经没有月精灵了,有的只是月之家族。没人知道月精灵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们曾经的荣耀,会在月之家族身上重现。

  月之家族秉承月精灵的修炼方式,每天静心坐于山崖之上吸收月辉之力,然后将月辉之力滋养身体或是注入武器之中,两者要合理分配,滋养身体的多了,武器就会太弱,同样的,如果武器注入的太多,身体也会成为弱项。作为战士,一般这两者要达到平衡才好。

  值得一提是,月之家族和月精灵用的武器并非金属打造而成。精灵族每个人都会有本命精魄,本命精魄通过觉醒而来,可以注入元素之力进行化形,化形可以是任何形状,除月精灵之外的其他精灵都会把本命精魄化形为魔法水晶,然后镶于魔法杖之上,魔法水晶最利于施展魔法。而月精灵和月之家族则把本命精魄化形为各种武器。本命精魄所化武器用起来就跟手臂一样灵活,在身体一定范围内,可以随意控制,而且可大可小,当然有一定范围的。本命武器还可以被强行破坏,武器不会消失,可以慢慢修复,当然武器的主人也会遭到反噬。

  随着精灵越来越强大和时间的积累,武器中的月辉之力越来越多,当一个神级精灵出现时,它的武器也将成为神器,所以月之家族的人拥有极其强大的实力,可以说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在同级别的战斗中,一般都具有优势。

  月辰虽然听不太懂,但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问:“妈妈,我不是精灵,那我怎么觉醒本命精魄呢?没有本命精魄怎么化形本命武器?那我以后不就是一个废物了吗?”月辰急的都快哭了。

  月蝉摸摸月辰的脸,亲切的说:“辰儿,人类也有自己的修炼方式,只要你有天份,你肯努力,再加上家族的秘法,你一定会变强的,好了,别想太多了早点睡吧。”

  月辰紧了紧身上的衣物,看了眼旁边已经睡熟的月馨,在火光的照耀下,小女孩的脸红扑扑的,显得格外可爱。又看了眼旁边正准备入睡的月蝉。心里想到:“妹妹、妈妈,这就是家的感觉吧。”

  渐渐的起风了,月蝉给两个孩子紧了紧衣服,看到月辰在梦中甜甜的笑,轻声叹道:“可怜的孩子,在你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呢?以前你总是在梦中哭泣,今天总算是笑了,你还小,不应承受这么多的痛苦。”

  天渐渐亮了起来,三人收拾一下东西开始准备出发了,今天天气格外的好,阳光照耀着大地,一眼望去,整个世界都是光明的。月辰月馨在前面一左一右,蹦蹦跳跳,两人打打闹闹,发出了愉悦的欢笑声。月蝉跟在后面,看到两个孩子如此开心,也在不觉中笑了起来。

  大约到了中午时分,月蝉停了下来,并叫住了两个孩子。她微笑着对两个孩子说:“好了,我们就在这休息吧,等晚上家族就会派人来接我们了。”

  “家族到底在哪啊?为什么我们不慢慢走过去呢?”月辰问道。

  “傻孩子,走着你是永远进不去的,我们家族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必须通过传送阵才能过去,传送阵只有少数的强大家族才有的,这可都是上古时期的宝贝呢。”月馨学着妈妈的语气骄傲的对月辰说道。

  月辰张大了嘴,傻傻的站着,他毕竟还小,不明白所谓的传送阵到底是什么。

  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到了晚上,今晚的月亮格外的圆,格外的大,格外的亮,突然天空中落下一道青色光束,随后闪出一道人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