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黑曜契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一十八章 曾经的第九骑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赤壁猛然间觉得双手一颤,全身的骨骼都像是被打散了一样!



  清晰的碎裂声从盾面传来,神前的嘴角微微上扬,将右手的镰刀抛向空中,紧接着一拳砸在了裂痕上,强力的一击瞬间将巨盾打的四分五裂!



  “什么?!”赤壁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这面盾自从跟随自己以来一直都没有被击碎过,在龙骨中有着绝对防御的称号,没想到今天居然被神前三两招就轻易破坏!



  “萨那特斯的死亡之刃!”



  巨盾被击穿,赤壁的胸前彻底失去了防御,几乎破绽百出。



  神前一手接住刚才扔向半空的镰刀,黑色烟雾凝聚成巨大的死神从背后升起,两柄黑镰飞快地从空中坠下!那攻击速度异常惊人,丝莉娜甚至根本没有机会打断他的武技或是将赤壁从他的手下拉出来。



  “轰——”



  地板剧烈震荡起来,整个医疗部的灯光瞬间熄灭,依稀能够听到上面几层塌陷的声音。



  “咳咳咳……”烟尘呛得丝莉娜睁不开眼睛,只能紧紧地抱住四宫躲到角落,刚才那一击的威力就算是巨盾没有被击破,赤壁真恐怕也难逃一死,更何况是以肉身径直接下那种攻击,“糟了,赤壁先生……”



  神前挥起镰刀散去前方的烟尘,而此刻他从容的表情却突然变得谨慎起来。



  “诶?”丝莉娜用手搧着呛人的烟雾,同时将感知力放向了不远处,她惊奇的发现赤壁的气息并没有任何变化,难道是他躲过了神前的武技吗?



  “没想到你居然会打破自己立下的誓言。”神前看着从烟尘中缓缓走来的身影。



  一阵强烈的风袭来,彻底清散了大厅内的尘埃。



  “天马老师!”四宫睁大了眼睛看着站在赤壁前方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她从未见过天马参与战斗,也没有从任何人那里听说过他除了医疗方面以外的本领。



  “我可不能让你对我可爱的学生下手啊,上人。”天马张开右手,一道黑色的闪电突然间轰在了神前的胸口,他丝毫没有反应的余地,后退了几步用镰刀柄撑住了地面。



  “刚才的攻击也是天马老师抵消的吗……”四宫难以置信道。



  神前站稳身形,嘲讽似的笑道:“看来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啊,成天老师老师的叫着,却根本不知道他的过去。告诉你吧,站在这里的男人可不只是医疗部部长这么简单。”



  “龙骨创立之初,清水奉一共定下了九名黑骑者,除去一到第八骑,还有另外一个第九骑的存在,而那个人就是你所看到的医疗部部长,新垣天马。”



  神前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这件事就连身为老成员的赤壁都完全不知情。



  “啊,第九骑,的确有过这个称号呢。”天马淡然一笑,“不过人如果不失去些什么宝贵的东西永远都不知道今后该走什么样的道路。”



  “那个誓言也可以当做没发生过吗?”神前问道。



  “誓言?”



  天马知道自己和神前的实力之差,如果现在不将自己的过去向四宫全盘托出的话,可能这一战过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她是自己最喜爱的学生,她有权利知道一切。



  “十年前,我受清水小姐之托出任了第九骑,一个只会看病开药的医生无论努力多少年也无法站上这个高度。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结识了我的副手,一个叫宫内川的少女。那个时候龙骨急缺人手,她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人类,但她也是少数知道异世界生物存在的人类之一。她的父母被怪物所杀,是清水小姐救下了她,并把她留在了龙骨。”



  “一次任务中,川所带领的队伍与总部失去联系,而当我赶到的时候,她已经浑身是血,精神被一种叫尤彻的花控制,在控制之下,她杀死了自己所有的队员。”天马的声音愈发低沉,他似乎不愿意再去回想起这么久之前的记忆,“那个时候她已经中毒过深,哭着哀求我结束她的生命。我忍痛对她下了杀手,而那一天我失去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两种东西,一个是川,另一个是战斗的信念。”



  “我是个医生,我救过无数病人的性命,但是有一种病连我也治不好,那就是死亡,而且是由我亲手造成的死亡。或许是对她的愧念深切,或许是我的胆小怯懦,所以我立下誓言,今生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医学中,不再参与任何战斗。从那以后,第九骑就从龙骨消失了,变成了现在的医疗部部长。”



  神前是曾经的第一任第六骑,这件事也只有当时的第一任黑骑者才知道,如果今天不是他要对四宫下手的话,天马恐怕会继续隐藏下去。



  “真是精彩,没有什么比亲口吐出自己的过去更加舒服了吧。那么,新垣天马,以你现在的力量,还能够被称为黑骑者吗?”神前拍了拍胸前的灰烬,天马的闪电似乎并没有退步,速度和力度还是十年前的那般。



  “一试便知。”



  “呵。”神前和天马的身影同时消失,只听见一道闪电落下,两人这才各自现身,而这时神前的背后则多出了一块被闪电击中的痕迹。



  “赤壁,丝莉娜,带着四宫退远一些。”天马的眼神逐渐认真起来,左侧腰间的白大褂被划出了一条破口,下面略微渗出了不少的血迹。



  神前看着天马腰间的伤口,心里似乎有了数,他的力量虽然没有退化,但是战斗的意识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察觉不到对手的杀气和瞄准的部位,这样一来他迟早会受到更严重的伤害。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挡住刚才的武技,但是这一击,你绝对挡不住了。”神前躲避着闪电的落点,天马的命中降低,导致他的精神过度紧张,紧绷的状态下他更加没办法预判到神前究竟会如何行动。



  “这种小把戏我还是可以分辨的。”天马将黑色结晶包裹在双手上,那些结晶与干燥的空气摩擦,再由活性化武装将其力量放大,产生难以想象的强大电流,瞄准神前左右飘忽不定的身影,在他即将停下来的时候朝着更加虚一些的影子砸去!



  “可惜。”



  “什么!”天马的一拳挥空,根本没有任何实感,而紧接着传来的是右臂和大腿的剧烈疼痛,两柄刀刃虽没有对自己造成致命伤,但这也极大程度限制了自己的行动能力。



  “天马老师!”



  “呆在那里不要动!”天马厉声喝道,四宫也被吓得定在了原地,她从没见过老师发这么大的火,可她知道,这火气的来源正是他那颗想要保护自己的心。



  “新垣,如果你们一起上的话,说不定能击退我,可是你却一个人来迎战。”



  “如果只是击退你的话,这就足够了。”天马微微一笑,双眼闪过几道雷光,漫天的雷声响起,宛如巨人们在践踏着大地一般!



  空气中忽然浮现出众多铭文,每一个铭文都包裹在雷电之中,那些铭文聚在一起,构成了一辆通体浸在闪电中的巨型战车!天马跃上战车,手中紧握着一柄闪烁着雷光的战锤,顿时间,医疗部大楼如同一座发电厂,向外部释放着大量雷电!



  “时隔十年的招式,居然还记得使用的方法吗。”神前凝视着雷神下凡般的天马,将手中的两把镰刀转动了一圈,镰刃的红色轨迹停留在空中,形成了两扇浮在身后的红色圆门,红门合成一扇,大门缓缓打开,一股神秘的力量喷薄而出,“你本来可以不用死的……”



  “索尔的雷神战车!”



  隆隆的雷声带着无数闪电朝着神前飞驰而去,牵引着战车的两头闪电组成的山羊飞快地奔驰着,战锤骤然间落下,耀眼的光芒冲上天际,迎合一道更加猛烈的雷电倾泻而下!



  雷光中的神前丝毫没有畏惧之色,而是淡定的推开那扇红门,身子仿佛鬼魅一样慢慢漂向门前,一滩半透明的红色液体淋在了他的身上,布满了他身体的每一处皮肤。



  “萨那特斯,不死之躯。”



  “轰——”



  雷光持续了约有几秒钟才逐渐散去,神前已经在雷电中化为血水,而天马也褪去了那身雷电的装束,喘着粗气退到后方。



  “天马老师,你伤的太重了。”四宫急忙唤出权杖为天马治疗腰部的伤口,刚才的武技撑裂了这条原本并不致命的血痕,现在却成为了险些取了他性命的威胁。



  “换了其他人恐怕死上十次都不够吧?”正当众人以为战斗结束之际,那滩血水竟然慢慢汇聚起来,再次凝成了神前的身体!“这是我的二段武技,虽说没有什么攻击能力,但是即便这种东西也能够骗掉你最后的力量。”



  天马远没有想到神前已经获得了二段武技,在不死之躯的作用下,他回复了之前耗费的全部力量,并且以全新的形态出现在众人眼前。



  “啪~”



  一道微小的静电划过神前的眉梢,他不屑地笑了笑:“新垣,这难道就是你最后的力气吗?”



  “星火燎原,幸好我还留了一手……”天马用剩余的全部力量将空气压缩到极限,随着电光的消逝,火星引发了空气的剧烈扭曲爆炸,瞬间将神前震飞到了大厅外!



  “混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