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黑曜契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一十五章 危险名单中的一人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八乙女大人,第一骑回来了。”



  “知道了。”八乙女站在樱树下,花瓣缓缓飘落在她手中的酒碗中。



  云井压着军帽走进庭院,单膝跪在地上,轻声道:“八乙女大人,任务完成了。”



  “算了,碍事的人暂时除掉了一个,还剩下五个人,如果能够将那五个人全部解决掉,我们就胜券在握了。”八乙女轻抚着树干,指甲在上面刻出了一道深深的印记。



  “难道现在不是吗?”



  “呵,你以为抓到了樱间又打败了清水奉就是胜利吗?”她轻抿了一口酒,透过樱花望着头顶有些暗淡的太阳,“春鉴,世界上有一种动物即便没有心脏也能够活下去,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春鉴不知道。”



  “是龙,因为那是人类所想象出的生物,所以它不需要心脏也可以存活。龙骨就是那条龙,就算没了心脏,他们也不会轻易消亡,因为某些特定的事物还在,就像是那些幻象出龙的人类。所以,这场战争并非我们具有压倒性的优势。斩草必须先除根,能做到的话,新世界就会从这场战争中胜出。”



  “所以您才不让我杀死清水和樱间吗?”



  “是的,因为杀死她们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或许奉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个组织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羸弱。心脏不是唯一重要的因素,意志才是真正凌驾一切的东西。”八乙女放下酒碗,缓缓转过身来,靠在树上轻呼了一口气,“春鉴,今天的任务,你认为自己完成了多少呢?”



  云井顿了顿,随后说道:“百分之五十。”



  “我想剩下的百分之五十,你应该有自己的目标了吧?”



  “对不起,八乙女大人,春鉴不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里,请明示。”



  “也对,你对龙骨的了解仅限于黑骑者,这不怪你,你能知道自己还剩下一半的任务没有完成就好。”八乙女将黑曜上的信息传给了云井,“赤染宗十郎。”



  “这个人看起来不像是危险的家伙。”



  “春鉴,不能以外貌断定一个人,他可比你想象中危险的多。那些狡诈的计谋和阴毒的手段,如果让他找到一丁点破绽,我们必输无疑,所以我要你先除掉他,再之后就只剩下四个人。”



  “是,春鉴明白。”



  “我会治好你身上的伤,然后悄悄的送你去现世,记住,行事低调谨慎,否则是不可能抓到他的,听明白了吗?”八乙女挥动扇子,云井破损的衣服和断裂的手臂开始慢慢的被黑元素扯到一起,逐渐愈合之后,那些黑元素才回到她的扇子里。



  “明白。”



  焕然一新的云井离开了新世界,在八乙女的帮助下悄无声息地抵达了现世。



  “你似乎很看重他。”云井走后,一旁屋子的门慢慢敞开,走出了一名赤着上身的男子。



  “那个灵魂需要一副配得上他的肉体,不是吗?”八乙女的面容变得阴险起来,像是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中,“只要赤染一死,我们就可以立刻进攻现世,和早,属于我们的世界近在眼前了。”



  “我知道你从不会让我失望。”



  来到现世的云井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在龙骨总部的上空观察了一段时间。



  被樱间疏散的工作人员已经重新回到了总部,并着手修复墙壁地面以及恢复电力的工作上,那里暂时乱作一团,可是却没有宗十郎的影子。



  他记得很清楚,当自己降临在这里的时候,没有任何人从传送室出去过,也就是说宗十郎至今还流落在这附近的某处,如果他还不想办法回去的话,迟早会被自己找到。



  “八乙女大人,我需要一小时前的影像。”



  脑海中很快便接收到了八乙女所传送过来的一段画面,这是总部内的人刚刚开始撤离的时候,而他也在另一侧的大门发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线索也如期而至。



  “哼,这种家伙根本不值得八乙女大人如此大动干戈。”云井已经大致知道了宗十郎的所在地,他为了防止有人找到自己,所以摘掉了黑曜消除了气息,摘掉的黑曜只不过是个普通的饰品罢了,本身也不会散发任何力量,不过即便是这样明智的做法还是会有漏洞可循。



  云井向着南方飞行了一段距离,最终来到了奈良市一处公园附近的荒山。



  这山上传来不该有的热量以及几个大功率的电器设备,现在云井彻底可以确信,他的目标就藏匿在这座山上,这种一般人不可能找得到的位置,终究还是被他所发现!



  山上有些泥泞,大概是奈良刚刚下过一场雷阵雨的缘故。



  两只兔子跑进了云井的视野,它们短暂停留了几秒,才窜进了另外一边的树林之中。



  “嗖——”



  两枚导弹突然间从树林中飞驰而出,云井的注意力完全被兔子所吸引,不过这种人类武器的速度还不足以让他来不及反应。下一秒便猛然转身握住了导弹的尾部,冰霜瞬间爬满了它们的外壳,爆炸物也被彻底冷却,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对付其他人倒是足够了。”云井一脚踢开导弹,炽热的高温开始在导弹内部蔓延,几秒种后在两侧的树林间爆炸开来!



  “轰!”



  爆炸的声响惊起了大片的鸟兽,而这时他也发现了处在林间的一座小木屋。



  就在云井打算冲进房子的时候,装有黑元素的容器忽然从地底的装置中弹射出来,黑色的烟雾顿时遮住了他的视线,那东西对黑曜级来说虽然并没有什么效果,不过几秒种后云井便察觉到了那烟雾中的异常。



  “咳……”他的口中喷出大量黑色的血液,他吸入了隐藏在那黑雾中的特殊结晶,那些结晶只要被吸入体内就会开始破坏内脏,每动一下都是致死的举动!



  “人型黑曜级连陷阱都无法分辨吗?还是说你认为人类的武器对你造不成致命伤?”黑雾外,一个娇气的声音响起,可是云井身处黑雾之中什么也看不到。



  “那些结晶有麻痹神经的毒素,放弃吧,你的性命我就收下了。”



  云井这才感到不妙,结晶在体内肆意作乱,那些毒素早就已经深入血液!



  “再见。”



  两根黑刺从脚下的地面刺出,一声闷响后就再也没了动静。



  宗十郎散去黑雾,只见云井已经被黑刺贯穿,黑色的血液流了一地。



  “真是精彩呢。”



  宗十郎的瞳孔猛地放大,难以置信地看着从胸前冒出来的冰刃。



  “如果那一切都是真的,我大概已经死在你的手里了吧,果然八乙女大人说的没错,你的确是个危险的人物,可惜,你已经没有机会威胁到新世界了。”身后的云井拔出冰剑,而这时被黑刺戳穿的人居然变成了一只兔子!



  “不可能……那个应该是你的真身才对……”宗十郎捂着胸口跪倒在地,眉间不停地抽搐着,他很确信之前命中的是云井的真身,不可能会被他骗到!



  “等价交换,生命是平等的,所以我用兔子的命代替了我,没弄清楚敌人的能力就敢迎战,不过你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尽力了,这句话该让我还给你了。”云井一脚将宗十郎踢翻,左手抓住了他的领子,右手的冰剑狠狠地刺进了他的心脏,“再见。”



  宗十郎的眼睛失去了光泽,心脏被瞬间切成了两半!



  云井走到兔子的尸体前,揪着它的耳朵放在了树林的边缘,不久后,之前出现过的另一只兔子拨开了灌木丛安静地趴在了它的身边,再也没有移动过。



  “八乙女大人。”



  “完成了吗?”



  “是的,他的确有一手,不过我并不认为他值得让您列进危险名单。”云井检查了一下宗十郎的生命体征,他已经彻底死亡,不可能有复活的机会。



  “是吗,我知道了,你先回来吧。”



  “是。”



  云井最后看了一眼宗十郎的尸体,并随手毁掉了远处的那座木屋,这才安心地从八乙女开启的传送门回到新世界。



  几分钟后,血泊中宗十郎的尸体开始变暗,最终化为黑色的沙尘,随着微风消散。



  ……



  维多利亚,龙骨高层总部。



  “不可以!清水小姐绝对不能这样做!”早津强烈地反对了清水的意见,大声喊道。



  “早津先生,你的意思是樱间不值得我们去营救吗?”清水的声音略显沙哑。



  早津看着清水那副眼神,无奈地摇了摇头:“不,一直以来,樱间表现的十分出色,如果清水小姐真的有什么不测,我们每一位高层也会全力推举她当上最高指挥官。但是,这样的行动实在太过冒险,我们不知道那个第一骑口中世界的重合是什么意思,在这样未知的情况下我认为不可以采取你的行动。”



  “本城先生。”清水向本城投出了目光,可他也摇着头否决了。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各位,清水小姐,这是从奈良发来的影像。”一只机器人走到会议桌前,将影像投到了会议桌中央的全息投影中。



  这段录像正是云井和宗十郎之间的战斗,摄像机记录了一切,最后被云井摧毁。



  “宗十郎……死了吗……”清水的心突然一阵绞痛,不过她始终坚信着宗十郎不可能就这样死掉,这如果是他的计谋,就说明他一定还在策划着反击的行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